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淫妻交换 >

色情岳母
栏目分类:淫妻交换   发布日期:2016-04-28   浏览次数:

             第一话好美有多美


  来到莹莹家小院外面的时候,莹莹家院门关着。我想她大概是在睡午觉吧,
夏天的的中午,外面闷热而沉寂,除了睡觉,真的没有什么好做来消遣的。


  莹莹是我的女朋友,她的年龄还只有十八岁,我在她放学的路上遇见她,
第一眼就被她的清纯美丽打动,身高有165公分,短短的校裙下面一双修长的
腿晶莹圆润,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一双腿。


  现在的女孩子都已经很开放,高中时期已经开始知道恋了,在我激烈的攻
势下,莹莹很快被我的热情打动,答应做我的女朋友。


  我还在部队服兵役,在我们这里,不好好读书的男孩大有两个选择,第一是
去当兵,退伍以后指望国家分配一个工作,第二是走后门考个集体招工什么的,
总之都是简单的找个饭碗。


  在部队混了两年,临近快要退伍的时候,部队的管理已经不是那么严格,只
要和领导关系搞好,很容易就能骗个病假什么的,可以经常回家看看。


  这次回来,就是用两条好烟混来一个月的假期。


  其实我并不是特别想家,最近半年里面,我已经回来很多次了,家里人也不
再对我像第一次探亲时那样无微不至的照顾和热情。我只是想莹莹,上次探亲的
时候,我们突破了男女之间最后的防线,她娇柔软的身体给我带来的欢悦,让
我在回到部队以后无数次失眠。


  回到家之后,我简单的换了衣服,立刻兴致冲冲的来找莹莹了。正是暑假时
间,莹莹应该有的是时间陪我,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再一次拥抱莹莹的身体。


  我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敲门,这个时候打扰别人的休息,应该是很不
礼貌的,虽然莹莹的家人对我很好,可是毕竟我去她们家次数还少,每次见到莹
莹的妈妈还是会有点不自觉的紧张。


  终于还是决定翻墙而过。两年的部队生涯,对我而言翻越这种院墙而又不发
出一点声音根本是轻而易举,在墙头上我仔细地观察了两分钟,确定莹莹家里人
全部在睡午觉之后,我悄无声息地落进院子里。


  推开堂屋的大门,我松了口气。客厅西面,莹莹卧室的门开着,毕竟是小女
孩,在睡觉的时候也没有把房门紧锁的习惯,东面她妈妈的卧室,门就紧闭着。


  想起马上就可以尽情享受拥莹莹入怀的快乐,我下面涌起了一股热流,这么
热的天,莹莹应该是怎么样的睡态呢?白的三角裤,紧身的小背心?雪白修长
的腿,柔嫩挺拔的胸膛……


  我走进去,却没有看到我想像中的美丽景像。


  卧室里面空着,雪白的床单上,并没有我想要的雪白的女孩。我心里一阵失
望,毕竟我和莹莹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对她的生活,我能了解的还很少,在这
种情况,我不能立刻想起一些她此刻应该在的地方。


  堂屋的门并没有锁,家里肯定有人在。我心中升起一丝希望,会不会莹莹和
她妈妈一起午睡?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莹莹的爸爸是个海员,一年里面难得有
时间和家人在一起,说是一家人,其实家里大多数时间只有妈妈和莹莹妹。


  莹莹和妹妹的卧室里都没装空调,在这大热天里,很可能都挤到妈妈房间里
睡觉了。


  我走出去,走到莹莹母亲的卧室门前,像大多数家庭习惯一样,门上插着钥
匙,我只要轻轻一拧就可以进去,可是我不敢,毕竟我是翻墙进来,也就是说,
此刻的我,就像个贼一样。


  我在门前犹豫了片刻,打算再翻墙出去,然后按响门铃堂堂正正像个客人样
进来,我一直希望莹莹的家人能对我有个好的看法,和莹莹在一起,绝对不是我
一时的冲动,我爱她,真心希望等莹莹长大之后,能娶她做我的妻子。


  在转身出去的一瞬间,门里面似乎传来某种奇怪的声音。这种声音很奇怪,
房门的隔音很好,能传出声音来,在房间里面应该是不小的动静了。


  我侧耳倾听,仍然只能听到一些很模糊的东西,像是谁在呻吟。


  仔细听了很久还是不能听清楚之后,我有些好奇,同时也有一种担心,那种
声音分明是从人喉咙里发出来的,会不会是谁生病了,正在承受某种痛苦?


  我鼓起勇气,在门上轻轻扣了两下。屋子里好像突然静了下来,我听到莹莹
的母亲问:「谁呀?」


  我忙应了一声:「是我呀阿姨,我是阿丁。」


  屋里没有了回应,传出的是一阵杂乱的不明所以的声音,然后咕咚一声,像
有人摔倒在地上。


  我本能的拧动钥匙,推门闯了进去,里面的情景让我吃了一惊,我没有想到
进来之后会看到这样一个场面,一时间我站也不是,退也不是,呆呆的楞在了门
口。


  梅姨,也就是莹莹的妈妈,赤裸着雪白的身体,尴尬的站在床边,同样被我
的突然闯入惊呆了。


  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只有梅姨妖艳异样的美丽。


  之前我一直以为年轻的少女身体是最美的,可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比起我
经历过的大多数年轻女孩,甚至比起我认为身体最美的莹莹,梅姨也毫不逊色,
甚至更多了一种风韵——那种一直以来,只能从遐想中理解,却不能言传的被称
为「风韵」的东西。


  那是经历了从少女到少妇洗礼之后的美丽,如果莹莹的美是蓓蕾,梅姨的美
就是盛开。在这一刻,梅姨把那种美丽完美的,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我眼前。


  我不能确定自己的目光凝聚在哪里,是饱满圆润的乳房还是梅姨下体神秘妖
异的隆起,我完全傻了,傻到忘记了一切。


  时间仿佛停滞,我呆立着,我的生命在这一刻,甚至都为之停顿了。不知道
过了多久,梅姨发出一声惊叫,我被梅姨的惊叫惊醒,这时候我才发现,梅姨的
脚下躺着一个同样赤裸的男人,和梅姨的赤裸比起来,他的赤裸多少有些狼狈,
有被吓怕的惊慌,也有被摔疼的伤痛,刚才那咕咚一声巨响肯定是他在慌乱中摔
出来的。


  我忽然意识到场面的尴尬。在这种情况下,除非这个男人是莹莹的爸爸,我
退出房门当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大家的颜面还能有那么一点保存的可能。不幸的
是,我虽然不认识这个男人是谁,可是我却清楚的知道他绝对不是莹莹的爸爸。


  我后悔自己的鲁莽,不管怎么说,撞破自己未来岳母的奸情,都不是我希望
发生的事情。我飞快的退出去,虽然在离开的最后一瞬,我的目光仍舍不得离开
梅姨丰腴的裸体。


  走出堂屋大门之前,我听到梅姨在叫我。我不能肯定为什么,是为了确认我
是否离开还是要我留下?


  我停下来,想等一个肯定的结果。我冲着房间里面说:「梅姨,我先走了,
你能不能告诉我莹莹去了什么地方?」


  房间里有一阵轻微的交谈,然后那个男人低着头走出来,已经穿好了衣服,
他没有看我,迅速的从我身边走过,踏过庭院,院门发出轻轻地一响,我往外看
时,他已经消失在庭院外面的世界。


  等我回头,梅姨已经走出来,就站在我的身后。


  在客厅里坐下来,望着梅姨微微发红的面孔,我几乎怀疑自己作了一场梦。


  刚才我看到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局面很尴尬,我不知道该怎么打破,
我在喉咙里咳了两声,还是没办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还是梅姨先开口说:「你抽不抽烟?」


  我偷偷看了一眼客厅的环境,在前两次来莹莹家的时候,我都没有当着梅姨
的面抽烟,为了给她留个好印像,我一直努力作出彬彬有礼很有教养的样子。


  梅姨笑了起来:「我知道当兵的男孩子大都会抽烟的,你不用拘束,该抽就
抽,我不会怪你的,再说,我也不反对男人抽烟。」


  我尽量放松自己,笑了笑说:「我自己有。」


  香烟点燃之后,气氛似乎轻松一些,梅姨说:「我知道你抽烟的,我在莹莹
房间里看到你走后留下的烟头。其实没什么的,当了兵,算是个大人了,你可以
决定自己的生活习惯。」


  谈了一会部队的情况,梅姨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说:「刚到家,我换了衣服就来看莹莹了。」


  梅姨问:「你怎么进来的?我没有听到院门响动的声音。」她犹豫了一下,
「莹莹给了你我家的钥匙?」


  我有些不好意思:「没有,我是翻墙进来的。我怕耽误你休息,又急着想见
莹莹。」


  梅姨的头忽然低了下去。


  我忙说:「对不起,梅姨,我不是故意的。」


  梅姨脸上闪过一阵红晕,我更加不好意思起来:「你不要生气,梅姨,你相
信我,我绝对不会乱说的。」


  梅姨的眉头皱了皱,看上去有些生气:「你不会乱说什么?你看到了吗?你
有什么好说的?我告诉你,其实什么都没有,刚才那个男人,他是来帮我……帮
我……」她口里帮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最后的理由,毕竟脱光了衣服才能帮
忙的事情这个世界上实在太少。


  可是,她问我:「你明白了吗?」


  我一点都不敢马虎,用力点着头:「我明白,我明白。」


  梅姨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小屁孩一个,你明白什么呀?」大概她也发现,
刚才她要强加给我的理由实在太勉强了。


  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梅姨脸红了一下,站起来去卧室去接,我想大概是怕
我在旁边听到什么吧,在我的感觉里,应该是刚才离去的那个男人的电话,梅姨
一定也是这么想。


  可是梅姨小声的喂了一声之后,声音立刻欢快起来:「莹莹呀?你现在在哪
呢?爸爸那里好不好玩?」


  我暗暗叫了一声倒霉,我迫不及待地回来,原来以为暑假里面莹莹可以好好
陪我玩一个月,结果她去船上找爸爸去了。正在心灰意冷,听到梅姨说:「阿丁
回来了,就在客厅坐着,你要不要和他说话?」


  我连忙冲进卧室,眼巴巴地望着梅姨手中的话筒。梅姨把电话递给我,我对
着话筒说:「莹莹,是我,我是阿丁。」


  莹莹说:「你什么时候回去的?能在家里多久?早知道你回来,我不来找爸
爸了。我想死你了,你呢?有没有想我?」


  我连声说:「我当然想,不然我回来干什么呀?……」


  电话里传来一阵奇怪的电流声,呜呜的什么都不再听到,我大声喂了几声之
后,电话里嘟嘟的响起了忙音。我失望的放下电话,看来这次回家,是一个彻底
的失败。


  梅姨劝我说:「船上的电话是这样的,常常会中断,不要着急,说不定过一
会她就会打回来了。」


  我点点头。梅姨说:「还是年轻好,彼此之间这样互相牵挂。真羨慕你们年
轻人。」


  我说:「梅姨,你也很年轻呀,我听莹莹说,你18岁就生了她,现在也只
有30岁多一点。你这么漂亮,德叔一定也很知道牵挂你。」


  梅姨苦笑了一下,很轻地叹了一口气,想说什么,终于没有说出口。不知道
为什么,在那一刻,我仿佛感觉到梅姨心的有种莫名的压抑,那应该是很深很深
的一种不快乐。


  我想安慰安慰梅姨,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望着梅姨的脸,我忽然发现她怎
么看也不像30多岁的女人,也许美丽可以让人忘记岁月的沧桑,也可以唤醒某
种心底深处的柔情。在那一刻的感觉里,梅姨不再是莹莹的母亲,只是一个美丽
的女人。


  梅姨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或许我眼里真有种让人一眼就能明白的东西。


  她白了我一眼︰「怎么这样看我?别忘了,我可是莹莹的妈妈,你要叫我阿
姨的。」


  我摇摇头︰「我知道,可是,我怎么也不觉得你像个长辈。如果不是因为莹
莹,可能永远我都不会叫你阿姨的,你最多也就能做我的姐姐。」


  梅姨叹了口气:「你不用哄我高兴,莹莹都这么大了,再过两年,我就成彻
底的太婆了。」


  我笑了起来︰「老太婆?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老太婆这么漂亮的,如果老太
婆都像梅姨这样,我希望自己快点变老,娶个老太婆回家。」


  梅姨问我︰「娶个老太婆回家?莹莹那?莹莹怎么办?哦,我明白了,原来
你在欺骗我的女儿,你等着,莹莹回来,我再也不允许她继续和你在一起。」


  我连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真心爱莹莹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
梅姨一点都不老,从男人的角度来说,我喜欢莹莹,也喜欢梅姨。如果不是已经
爱上了莹莹,在你们中间要我选一个的话,我说不定会选择梅姨。」


  梅姨有些吃惊的望着我。我说︰「以前见到你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发现你的
美丽,因为那时候,我几乎不敢正面看你。出于对莹莹的爱,心里拿你当长辈,
所以,你美丽与否我都不曾正视过。但是今天,在我推门进来的时候,看到……


  看到……之后,我才发现,梅姨原来这么漂亮。「


  梅姨的表情很复杂,分不清喜怒哀乐。她的嘴唇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
口。


  我望着梅姨的眼睛,这一刻我是真诚的,我以我的良心打赌。我相信梅姨也
能够感觉到我的真诚,也许,正是这份真诚正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的原因。我
停了停,继续说︰「真的,当我看到梅姨的身体,只觉得漂亮。这种漂亮在我心
里,没有色情的意味,只有欣赏。」


  梅姨沉默了很久,低低的说︰「色情?今天在你面前,我也只有谈谈色情的
资格了。被你撞到这种场面,我也想给自己一个高尚的理由,可是除了色情,我
找不到可以给你的答案。」


  梅姨苦笑了一下︰「这种事大家虽然不说,心里都很清楚,只不过是人生里
面一种调味品而已。但你是莹莹的男朋友,或许以后就是我的的女婿,你们这么
年轻,除了爱情,对色情你们能了解多少?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但是面
对你,我觉得自己很下流。」


  我用力的摇头︰「梅姨,你不要多心,我真的没有觉得……色情是种很下流
的事情。」


  梅姨的眼光里闪过一丝安慰︰「看得出来,你没有在刻意骗我。这说明,在
你面前,我们可以谈谈色情这个东西。记得你今年应该是二十岁,已经算得上成
人了,能不能告诉我,对色情,你了解多少?」


  我张了张口,不知道该说什么。


  梅姨笑了︰「是害羞还是怎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和莹莹有没有上过床?


  也就是……做爱?「


  我感觉自己的脸烫了起来,我点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何况在我心里,
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隐瞒是因为难以启齿,绝对不是因为自己错了。


  梅姨嘉许的给我一个奖励的眼神,然后她迟疑了一下,问︰「你希不希望我
们的谈话继续下去?如果你希望,在我们的谈话中,就不要有什么隐瞒,我不再
把你当小孩子,因为这不是小孩子的话题。」


  我说︰「我当然希望。」


  梅姨说︰「像真正的朋友那样?毫无保留,畅所欲言?」


  我说︰「当然,不然谈下去有什么意义?」


  梅姨说︰「那么你告诉我,在莹莹之外,你还有没有和其它女孩子做爱?」


  我犹豫了一下︰「有。」


  梅姨问︰「快乐吗?和莹莹比起来,有什么区别?」


  我说︰「快乐。单纯从做爱的角度来讲,其中的快乐没有区别。」


  梅姨的眼睛亮了起来︰「你老实告诉我,如果你有机会,能够继续和莹莹之
外的女孩子做爱,在不伤害其它人的情况下,你会不会做?」


  我点点头︰「我会,在不伤害莹莹的前提下,我不会放弃自己可以得到的快
乐。」


  梅姨舒了口气︰「你是个诚实的男人,也是勇敢的男人,比我想像中的还要
勇敢。本来我有些担心,你会因为无意间碰到今天尴尬的场面而受到某种伤害,
看来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我笑了笑,说︰「本来就是多余的,我才不会因为这个受到什么伤害。如果
不是担心因为自己的鲁莽会给你带来不安和伤害,现在我应该已经回到家里,舒
舒服服的睡着了。你知道,我刚坐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


  梅姨望着我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一种特殊的东西,让我感到心动。


  「我知道为什么莹莹会那么喜欢你了,除了可爱,你还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男
人。」梅姨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是问诚实而勇敢的男人的。从我套上这件
睡衣见你之后,你的眼睛一直这件睡衣上扫来扫去,你究竟在扫什么?而且我发
现,你的小弟弟好像一直都在硬着,能不能告诉我它兴奋的原因?」


  我咽了口口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难道要我告诉她︰我想看清楚这件睡衣
里面还有没有其它什么包着她的身体,而我的小弟弟,从看到她身体的那一刻,
好像已经不再受我的控制?


  梅姨似乎脸又一次红了起来︰「诚实的孩子应该受到奖赏。勇敢的男人应该
得到回报。如果你有力气把我抱到床上,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我愿意给你一
点你想要得到的快乐。」


  梅姨说︰「不过这一次,我不希望再有什么人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对快乐来
说,这种打扰是致命的。」


  所有的房门都已紧锁,所有的色情开始启程。脱去睡袍的梅姨躺在雪白的床
单上,真的分不清床单和梅姨哪一样更白。我望着梅姨艳丽四射的胴体,有种做
梦的感觉。我真的可以拥有这样的美丽?我真的可以拥有这样的快乐?


  梅姨问:「你还在等什么?」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能确定一切是不是真实
的。我甚至舍不得立刻冲过去,把梅姨拥进我的怀里。


  我无法放弃这种视觉上快感,这样的身体,不知道应该属于天使还是魔鬼。


  我说:「你好美。」


  梅姨问:「好美有多美?」


  我再一次哑口无言。好美有多美呢?我远远地看着,无法定义,不知道不舍
得冲上去占有的女人的身体是一种怎样的美丽。


  我喃喃地说:「让我这样看着,我愿意看一辈子。」


  梅姨低低的问:「你不想?」


  她的声音低得近乎沙哑,带着一股致命的诱惑。她的身体轻轻在颤抖,不知
道在颤抖什么。她分开腿,手指轻轻揉动早已经汁水淋漓的桃源,喉咙里发出一
声诱人的吟哦。


  我听到她说:「给我。」所有的理念立刻崩溃,我上去,拿开她的手,一下
子就刺进她的身体。


  没有前戏,没有酝酿,原来赤裸的色情就应该是这样,直接的插入,直接的
撞击,直接的奸淫,直接快乐。


  快乐在我的舌头,快乐在我的双手,快乐在我的胸膛,快乐在我的阳具。更
大的快乐,在我的身下。梅姨闭着眼睛,我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在做爱的时候大多
数时间在闭着眼睛,现在我知道了,闭着眼睛是为了更细致的品尝快乐。


  因为在我插入梅姨没有多久,我的眼睛似乎也闭上了。身下的梅姨仿佛每一
寸肌肉都在动,都在抚摸,都在安慰,同时也都在索取。闭上眼睛之后,我清晰
的感受到梅姨身体的一切奉献,也更清晰的明白了征战欲海的每一分钟的满足。


  我用力驰骋着,没有一丝保留,脑海里已经容不下别的什么,美与丑,乐与
怒,荣与辱,甚至生与死都已置之度外。只有燃烧,我觉得我整个人正在燃烧,
直到我变成灰烬。


  梅姨四肢张开,很久一动不动,我就在那张开的四肢里,忘记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小弟弟渐渐软化,慢慢从梅姨身体里面滑出。我艰难
的挪动身子,在梅姨身边躺下,梅姨依旧一动不动,毫不理会流出的东西弄脏了
床单。我轻抚着梅姨的身体,梅姨的乳房饱满弹动,硬硬的乳头像两颗红豆。


  这不像是生了两个孩子之后女人的乳房,没有松软,没有疲惫,连淡淡的乳
晕都还是粉红的。这似乎是一双成熟少女的乳房,却多了一种母性的,可以抚平
伤痛的美丽与温柔。


  我又一次忘记了身在何处,一遍又一遍感觉着梅姨乳房在我掌心里的弹动挺
拔,激情澎湃,感动莫名。朦胧中,我听到梅姨说:「你好棒。」


  我张开眼睛,望着梅姨:「你好美。」


  梅姨淡淡的笑了起来,脸颊有一抹淡淡的少女般的嫣红:「有多美?」


  我说:「要多美有多美。」


  梅姨依过来,半伏在我的胸膛上,一只手在我的胸膛慢慢游走:「比莹莹还
美?」


  我点点头:「是的。」我没有说谎,在这一刻,梅姨的美是无可比拟的,梅
姨的风韵,是莹莹身上不曾具备的东西。


  梅姨在我的胸口轻轻拧了一下:「骗人的东西,同时还是个花心的东西。不
要在和我说什么美不美的问题,记住我们之间,没有美与不美,只有色情。」


  我心中一片迷茫。


  难道这一切,只是色情吗?我无法确定。


  我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挪到了梅姨的下体,丰腴的双腿之间,激情后留下了一
片狼藉。或许只能是色情吧,除了色情,我不知道还应该多有些什么。


  梅姨的唇压过来,我忍不住呻吟一声,任舌头彼此温柔的交缠,双手用力环
拥梅姨软软的腰肢,小弟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一次兴奋起来。


  梅姨跨上来,套着小弟弟用力坐下。我闭上眼睛,听到梅姨伏在我的耳边低
声地说:「记住了,除了色情,我们之间没有别的东西。别忘记,色情之外,我
永远只能是你的阿姨。」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