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淫妻交换 >

都市寻艳录未删节121-165 章作者hahabmy
栏目分类:淫妻交换   发布日期:2016-04-28   浏览次数:


字数:94791

链接:

第121章

院子里的竹林中间有一付摇椅,在早晨9点多的太阳下面显得是静谧而又温馨,我在那儿躺着,边上有三个孩子,有两个小一点的在蹒跚学步,福利院里几个有经验的妈妈在照顾他们,大一点的孩子已经会自己玩儿了,他把边上的泥土弄的那儿那儿都是,有的时候还撩的我一身一脸,我也不去管它,让那些土就落在我的脸上,那是我的儿子给我的天伦之乐,那是我的奶奶给我生的大儿子,还有小儿子和女儿,他们的健康成长是我的全部希望!

已经过了9点了,楼上的那些女人还没有醒,看样子她们昨天确实体力过分透支了。这时候我又想起来一个远方的女人,她在瑞士不知道好吗?不知道身体情况怎么样了,但愿这次真的能够有个好的结果吧!想想自己二十多年的人生,从最初的孤儿到现在的妻妾成群,儿女绕膝,人生真的奇妙,上天待我不薄!
很快刘芳、妈妈、小姨和南丁都要生孩子了,为我生了孩子的女人就要增加到7人了,我要珍惜她们对我的爱,尤其是妈妈、奶奶和小姨,她们真正的放下了心里的障碍,冲破了世俗的观念,为自己的儿子(孙子、外甥)生儿育女,那是一份什么样的爱情!如果不出意外,小海螺也很快就会怀孕了。想到这里我不禁的笑出了声。

「哟……我们的少爷,笑什么呢?自己在这儿一个人想美事儿呢?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美女了,给老婆说说?」

这时候我看见馨姐和小海螺俩个已经走到了我的身边,看见我在那儿悠哉的享受着儿女绕膝的快乐没有说话,只是看到我闭着眼睛笑出了声,馨姐才好奇的发问。

「两位老婆,过来坐在我边上,昨天晚上累着了吧?」

「你好意思说,哪个不是你的心肝宝贝,你怎么能下那样的狠手,早上我起来的时候全身像是散了架一样。」

说到这里,馨姐脸一红,凑到我耳边说,「人家觉得屄里涨涨的,让吴琼一看,才知道,子宫口又让你给肏开了,怎么办呢,我都快60了,如果再……再怀孕,可丢死人了!」

「大姐,那又有什么呢,给你男人怀孩子,还不是天经地义的,谁也没有规定到了60就不能生孩子了,只要身体允许,是吧老公!不过坏蛋老公,昨天晚上你在人家肚子里面灌进去了多少你的那些脏东西啊,人家早上还觉得肚子涨涨的呢!」

「那你还不多躺一会,这么早起来干嘛?」

「人家看见老公在这儿,他的美女奶奶、老婆在一旁如胶似漆的,人家吃醋嘛!」

听到她这么一说,让我一下子笑出了声来,我一把将她们两个抱在怀里,假装生气:「小丫头,你敢吃醋?」

「吃了怎么了?吃了怎么了?」

小海螺笑嘻嘻的,根本就不将我的生气当回事,我当时晕倒,自己没电了。
在这个家里唯一能够说出吃醋的女人就是小海螺了,她是一点也不怕我!可是我还是有自己的绝招的:「来!让我们三个一起如胶似漆怎么样!」

两个大美女一下子脸红了起来,异口同声的说:「昨天晚上让你干的到现在还腿软呢,你还要!」

两个美女堪堪欲坠,可是没有要逃走的样子,原来她们已经开始瘫软了,没有办法逃走了,可是当她们没有感觉到我往下的动作,意识到我是在逗她们,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抬起粉拳在我的胸前敲打起来,小海螺说道:「你就坏吧,看我不联合姐妹们一起罢工,憋死你!」

小海螺恶狠狠的说着,拉着馨姐走了!

「两位老婆大人我错了,我知错了还不行嘛!我说到做到还不行嘛?以后都不敢在你们面前说了不算了,我说干一定干,干得你们像昨晚一样站不起来,好吗?」

「咦!大姐,看他胡说!」

两个人羞得捂着耳朵逃回了房间。

在我回到知坊镇的第二周,刘芳的肚子开始疼了,我们很快的将她送进了妇产科医院。说起这个医院,还有些来历。

半年前,当时,馨姐听说刘芳非要来这知坊镇生孩子,可是知坊镇的医疗条件太一般了,不可能让北方工业公司的副总经理、冬青—恒昌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在这里冒险,因此馨姐就在福利院的东北方向的地方买了一块地,建起了一座现代化的妇产科医院,设施齐全,聘请了一位k市医学院的退休教授。

很快,这个医院已经就名声鹊起了,k市的人也经常来这里看病。医院的后门和福利院连着,这个医院其实是我们家的私人医院,只是馨姐感到这样的资源如果总是在那儿空置着是浪费,就让它在为我们家的这些女人服务的前提下也能回报一下社会!

当刘芳来到知坊镇的时候看到这里虽然整洁现代,可是毕竟只是一个镇,担心没有好的医疗设施。当馨姐领她到这个医院看了以后,据说刘芳感动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了一下午,她说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馨了,她现在爱馨姐超过了对我的爱,她还说她没有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成了这个世界上最牛的产妇,自己的大姐为了自己生孩子建了个一流的妇产科医院。小海螺更逗,当时就把二号床位定下了,不允许任何人住,说十个月后自己要在这个床上生孩子。
可是当时我还没有回来呢!当吴琼问她为什么要2号床时,她的回答就更绝了:「一号床是给大姐留得,我是二姐!」

所有在场的人都乐了!不过两年后,所有的人都看到了小海螺的能力,她代表我出任公司的执行董事,和江月二人被商界称为美女双煞,冬青-恒昌在短短的两年内资产就做到了翻番,当然这是后话,现在不提了。

刘芳在那个医院,非常顺利的生下了一个8斤的男孩,所有在家的女人都像自己得子一样高兴的忙前忙后,反倒让我这个最大的个功臣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就在大家都沉浸在添人进口的喜悦中的时候,小姨打来了电话,说妈妈在瑞士也传来了好消息,昨天下午,妈妈的大腿第一次有了疼痛的感觉。

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的快要疯了,我跑着,想要把自己的喜悦传给知坊镇的每一个老百姓,我在知坊镇跑着,喊着,这里的老百姓大部分都认识我,他们也弄不明白我为什么这样高兴,只是被我的情绪感染,他们都向我鼓掌,对我投以善意的眼神!

我给妈妈打电话,诉说了自己的思念之情,也问候了同样有了身孕的南丁。
妈妈说她回来后会先到知坊镇来,她想知道自己的儿媳们都是些什么样的女人,她也想和她们一起伺候自己的男人,不过妈妈说这些话的时候表现出来了犹豫。

第122章

不管怎么说,母亲很快也会来知坊镇的,虽然她也许在这儿住不了几天,可是她毕竟开始接纳了儿子的后宫了,而且也有意加入!这让我每当想起,就不禁心潮澎湃,为自己将来能够有一个幸福的生活感激上苍,我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希望有一个和谐后院。

馨姐听到了这个消息,心中仿佛是打翻了五味瓶,她想起了自己的儿子——当年车祸中丧生的儿子,想起了孙子——现在自己的男人!她的表现真是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悲伤。又想到这个为自己儿子诞生儿子的女孩终于要来见自己了,就是这个女孩害得自己跌入了乱伦的深渊,也是这个女孩让自己拥有了所有作为女人都想要的幸福……想想这些,奶奶不禁要唏嘘人生了!

这时候,我风一样的跑了进来,拥抱了所有我看见的女人,在够得着的女人脸上、唇上吻过,在能够摸的到的女人身上捞上一把,看来我是疯了,我知道自己脑子很清醒,但是我还是不能抑制自己表露出疯狂和喜悦,妈妈的身体正在康复。

馨姐静静的看着我,她也很感动,毕竟在她眼里我就是她的一切,她的心和我同时跳动。当我慢慢的静下来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里也有淡淡的醋意,我知道她毕竟还是感到了我们母子情深!不过我没有让她的这种情绪向下发展,我将她按在了沙发上……

又是一个清明时节,纷纷的雨在飘,可是没有欲断魂的人们,知坊镇福利院迎来了40周年庆典,整个知坊镇都好象是过节一样的张灯结彩,到处是一派喜气洋洋,因为知坊镇的人们知道是谁一直在支撑着这个江边小镇的经济发展。
当然,在知坊镇也不是每个地方都是喧闹的,福利院的后院这个时候却是异常的宁静,静的像是一副挂在墙上的画,画中的玫瑰充满了生机,可是任凭清风怎么吹拂,却也没有丝毫的摆动。

院内的男女主人们此时都已经等在了k市机场的大厅里面了!这令很多刚下飞机的旅客和来接机的人们瞠目结舌,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美女齐聚一堂,很多人停下了匆忙的脚步,想知道今天k市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绝色美女!

作为公司派来协调这次迎接上一任董事长的总协调,董崴再一次感受到了震撼,因为上一次和王主任一起来接董事长和「老」夫人的时候就已经信心备受打击了!这一次她完全可以说用绝望两个字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

在场的每一个女人都可以用国色天香来形容,以前自己曾经见过的那个外号叫做小海螺的小女孩,那时候虽然很漂亮,但是绝对不能说是绝色美丽,可是这次她怎么也在接机的人群中,而且已经出落的美丽大方,不可逼视。董崴觉得这里的好多女人都是让她作为一个女孩子只敢看一眼而不敢仔细端详的美丽。她这时候感到有点气馁了。

她看到了在场的这些女人,她心理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这个世界上极致的美丽可以表现出来这么多形式!这些女人单独看那个都是天下第一美女,可是再看看另外的,还会有同样的感受。

我和馨姐在最前面站着,董崴搬了个凳子让小姨坐在后面。小海螺像是一只快乐的画眉在四处的逗弄这馨姐的儿子。吴琼依然是在一旁默默的注视着三个孩子,刘芳没有来,只是让小海螺代她行礼。江月在和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悄悄的说着什么,只是不时的看看跑道的东头上空是不是有什么动静。张怡和李源领着福利院的两个有8、9岁的小姑娘在一旁紧张地搓着手,没有人知道她们紧张什么!只是那两个小姑娘捧着花,倒显得落落大方。

母亲乘坐的恒昌航空的飞机终于缓缓的落在了跑道上,这时我激动的不自主地抓住了馨姐的手,慢慢地向停机坪走去。

「嗨!干什么的,向后退,找事儿是吗?」

工作人员的一阵叫喊让我不禁从急切的心情中回过神儿来。

「小子,从来都没有看见过你这样在乎我!」

奶奶馨姐一下子噘起了嘴,尽显小女人神态。

第123章

我回头看见她眼中戏虐的神情,我不觉有点尴尬,在场的每一个女人嘴上不说,一定不错眼的看着我呢!不知道我和妈妈关系的人还好,以为我思母心切,小姨、还有那个戴墨镜的女人——钟心荷、还有这一段时间刚刚知道我和妈妈关系的馨姐奶奶心里面不知道怎么想呢?

机舱门打开了,这时候我们所有的人都密切注视着那里,先是出来了两个空姐,拿着妈妈的轮椅走了下来。

终于,奇迹出现了,妈妈一个人从机舱中走了出来,虽然拄着拐杖,可是毕竟是她一个人走出来的!紧接跟出来了两个空姐!可以看出来她们是专门扶着妈妈的,在出门的时候妈妈刻意的让她们松开手的。也许是真的怕出现什么以外,她们还是没有敢将手离开妈妈的臂膀太远。

后面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异国美女,穿着中式的旗袍。

这两个女人的出现,在机场引起了不小的骚动!因为这两个女人又是绝色女子,尤其是妈妈,虽然拄着拐杖,可是清丽脱俗的样子让所有在场的人们为之一振,引得好多围观的人们开始指指点点,猜测着是那个电影剧组在拍戏。

另外一个比较懂行的人马上反驳说:「什么拍戏啊,戏中的那些演员化了装好看,其实平常时间难看着呢,哪像这些女子,个个天仙!你看你看,那个老外穿着旗袍还真是漂亮啊!哦!唯一的瑕疵是肚子好像有点大!」

「嗯!你说这些美女那儿来的呢?哎!你这一提醒我看那里很瘦削美女好像小肚子也有点突出啊!」

「嘿……嘿!你观察还满仔细的嘛!」……

看到这一番情景,我交代董崴,尽快离开,不能引起媒体的注意。

机场没有了什么仪式,孙家车队很快出发了,有我平时坐的迈巴赫、还有江月的奔驰600、小姨的法拉利恩佐、吴琼的沃尔沃s100、董事长办公室的一辆奔
驰500和钟心荷的宝马745.

钟心荷开的不是市政府给她的车,在市政府她坐的是一辆君越,那辆是她真正的公务车,只在办公时候才用,这辆宝马是知坊镇福利院给她买的,平时她开这个车。

曾经有一次我问过她为什么要开这么大的车,不方便。她却回答说:她想的是有我在的时候她就能够在后座上死去活来!因为她和别的那些骚女人不一样,不是总有机会,所以她不平衡,因此只要有机会,她绝不放过!当时听完她的这番语言,我当时就晕倒了!

当车队在高速口要下路的时候,我发现前面有一辆警车既不像要给我们开道的,也不像是要对我们进行罚款的!只是在我们前面不紧不慢的开着。

我和妈妈在那辆迈巴赫后座,前排做的是小姨,她的那辆恩佐董崴开着呢!
从打怀孕,小姨就从来都没有摸过车,更别说像以前那样去飚车了!

一路上我和妈妈一句话也没有说,我激动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就只有将手伸进妈妈的两腿之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阴毛。妈妈的那里已经泛滥成灾了,只是红着脸看着车窗外面。

「亲爱的……妈妈,怎么样?」

快到知坊镇了,我伏在妈妈的耳边问她。

「我……我能感觉到你……在……干什么!」

就这样两句普通的对话,使我们两个的心同时跳到了嗓子眼!我此时甚至都不敢看她,因为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引力差一点就要将我吸引到她身上了!

「姐姐,自己在瑞士想没有想我啊?是不是很想我和你儿子一起去陪你?」
妈妈这时候也心里明白小姨眼睛看着前面,其实一刻也没有停止关注着后座,因为小姨虽然看不见我们在后面干什么,但是她知道他男人——也就是她姐姐的儿子,这会儿那只淫手指不定就在姐姐的小屄上大肆揉搓呢!

「是啊……妹妹,姐姐想死你们了!」

这时候妈妈已经有点失控了。

妈妈有点难堪,将那只害人的手从两腿间拔了出来。「不过姐姐在那边也是满充实的,南丁和杰克博士为我安排了很紧凑的康复训练,要不然我怎么可能有这样成绩。」

「是啊,要不然这会儿怎么能知道他在干什么呢?」

小姨说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可是我和妈妈一下子脸红到了耳根。只是司机紧盯着前面,不作声的开着车。

知坊镇福利院后门的外面有一条接近四千米长的柏油路,在竹林的掩映中曲折悠长,而那片竹林是福利院的私有财产,平时是绝少人光顾的,因此那里不管什么欢庆的日子,都是非常安静的。一行车辆没有从福利院的正门进入福利院,而是从后面在幽静的竹林间慢慢的前行。

「吴花,停下来。」

我让司机停了车,回头对妈妈和小姨说:「我们下去走走?」

这时候的妈妈正在全身难受的不知道怎么好的,原本体内的已经淤积多时的欲望被儿子勾起来的,屄里面着了火一样的燃烧呢,这时候下去走走刚好能够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好的,儿子,我们下去看看妈妈能不能在你的搀扶下慢慢的走回去?」
「好吧,好吧,走走好,是吧姐姐,孕妇不能有太多的思想波动!」

小姨边下车边说。她原来是想说妈妈刚才已经明显有情绪失控的迹象了。可是她忽略了自己也是孕妇了。

「是啊,小彤,孕妇不能情绪波动啊!」

妈妈就那样轻轻的重复了一句,小姨陡觉尴尬。

后面的一行车辆也停了下来,馨姐和小海螺在江月的那辆奔驰600上,她们三个走了下来,不知道我们要干嘛,只是到我身边来,馨姐就那样看着我们,眼睛中充满了爱恋和温馨的感受。小海螺和江月只是默默的站着,没有说话。吴琼、南丁和钟心荷也慢慢的过来了,看着我们大家都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要开腔。
「妈妈说她想走走了,她急着给大家表演呢!」

「是啊,姐姐就是有点按耐不住了!是吧姐姐!」

这时候小姨一看已经没有一个外人了,开始逗了!

妈妈没有理她,真诚的说:「诸位,我现在真的好激动,当我第一次感到自己下肢传来的钻心的疼痛的时候,我的幸福就像天上漂荡的白云那样不能控制,任意在我心海中漂荡,我时刻能够想起我儿子为我的身体付出的努力,我诚心的感谢他!」

妈妈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丢开了我的手,一点一点的向前挪去!她就那样朝着知坊镇福利院的后门走去……

第124章

当我们一家人坐在了别墅的大客厅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3点了,从机场到家里面我们走了将近2个小时。

所有的人都坐下以后,妈妈作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妈妈让我扶她起来,走到了馨姐的面前,突然的跪在了地上,让我给她端了杯茶。

「婆婆,儿媳给你敬茶!今天是清明节,也是我和你儿子那短暂因缘的一个了解,我真的很想好好的爱他,可是他去了,今天虽然没有纷纷的梅雨,也没有凄凉的场景,我今天还是想当着您的面和他做个了断,我想给您说的是,我和他的缘分尽了!我们缘分虽然短暂,可是他还是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无尽的美好,更重要的是,他给我,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希望!」

在场的所有女人和我全部惊呆了,没有人知道妈妈要干什么,包括小姨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姐姐突然会这样。

馨姐奶奶这时候心里闪电般的走过了无数个念头,可是她还是猜不出妈妈想干什么!她想,既然眼前这个绝色的女人雍容的高贵的女人跪在自己的面前,当着全家人的面,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就是说不管下面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自己都要接着了。因为她毕竟是自己最爱的男人的妈妈,同时也确实是自己的儿媳。
「乖!我没有什么送给你,这是25年前我预备下的聘礼,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已经过时了,虽然你说你和他的缘分已尽,可是错不在你,我想我还是将它给你!」
说着馨姐奶奶将自己手上的一个玉镯退下来给了妈妈。

妈妈很高兴的接过来带上,然后让我扶她起来,我看见她两眼含泪,口中在念叨着什么,不过我什么也没有听清楚。

妈妈坐在了馨姐左手居中的位置。这时候的小姨已经难以抑制自己心中的好奇了,张嘴说道:「姐姐……」

「小彤,你别说话。」

妈妈制止了小姨。

「婆婆,现在您还是我的婆婆,所以我有事儿想向您请示!」

「你说!」

「您是我儿子的第一个女人,也是我们家长孙的母亲,……」

当妈妈说到这儿,所有在场的人都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她们不知道老公的妈妈要干什么,后面发生的事情说不定是暴风骤雨般的场战争。

此时的馨姐也感到了自己刚认下的这个儿媳来着不善,可是心底善良的她不想在有任何招架的举动了,她已经下决心承受任何后果了!

「是的,儿媳!」

「不,我只是说刚才我是你的儿媳,当我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我已经不是了,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像我刚才那样过来给我敬茶呢?」

「嗡」的一声,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好像事态的进展完全出乎她们的预料,妈妈是要羞辱馨姐奶奶吗?可是,原本脸上阴晴不定的馨姐突然一下子腮染红晕,扭捏起来,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儿,她下定决心般的走了过来,在妈妈的面前跪了下来:「婆婆,儿媳给你敬茶!」

这时候的妈妈象奶奶刚才那样,退下了自己的手镯说道:「这是我婆婆给我的聘礼,现在我给你,谢谢你替我照顾他!」

馨姐整个粉嫩的脸像是红布一般,可是她还是低下了头,伸出了右手,让妈妈给她戴上了刚刚才摘下来的镯子。

这时候,妈妈对在坐的所有女人说,「你们不用来拜我了,我是婆婆,你们是儿媳,我认下了,只是王彤,你应该过来给我端端茶吧!你是在场所有女人的代表,在法律上是他的妻子,你份内的事儿啊!」

小姨听到姐姐说到她,想反驳几句,可是后来,也意识到姐姐不是在玩笑,虽然面子上挂不住,可是心理甜蜜,因为毕竟自己的位置已经不可能有人能够代替了,想到这里她那天仙一般的脸上挂着羞涩站了起来。

小姨走过去,跪在姐姐的面前,端起来了一杯茶递到姐姐面前:「婆婆,请喝茶!」

「乖,不过婆婆没有什么给你了,把我儿子给你吧!」

「不行!」

妈妈的这句话,引起来在座所有女人的反对和抗议。妈妈看众怒难犯,也就不敢再往下说了。

这时候馨姐过来把那个自己刚刚送出去又收回来的玉镯给小姨戴上,并抚摸了一下小姨的脸说:「谢谢,孙媳妇!」

眼看本来严肃的气氛有点失控,这时候,妈妈突然又收起来了原本想露出笑意的脸,表现出了一脸的威严,在场的女人们也就没有人再敢继续往下起哄了。
「我的身体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妈妈对着在场的人说,「全是依赖我儿子的努力!因此我今天真的想感谢他!
可是身体的原因,我做不到,最起码在近一段时间我做不到了,因此我想我能不能和李馨结拜为姐妹呢?」

感谢和结拜姐妹原本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两件事儿,可是这个时候,在场的女人知道妈妈和我关系的人明白了妈妈的用意,还不知道的也感到了自己婆婆好像和自己差不多!因此所有的女人都静静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第125章

这时,聪明小海螺看明白了,婆婆是要她要解决这个身份上的问题,让自己能够名正言顺的进入儿子的后宫。同时也为馨姐和王彤的身份定了位,为她们进入儿子的后宫铺平了道路。

这时候的我简直是像崇拜天上的仙女一样崇拜我的妈妈,她的太高明了,她为儿子做好了一切,同时她也非常隐晦的告诉了大家自己的身体的任何一项变化都是儿子经手的!最后妈妈这句非常不符合逻辑,可在场大部人女人都明白了妈妈的意思!

馨姐和妈妈真的在我面前结拜为了姐妹,所有的女人都感到了很快会有事儿发生,也感到了自己能够置身事中的快乐!她们开始想象下面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馨姐,你是大姐,这个家的规矩我看还是你定吧!」

「不,毕竟是你给我们带来了男人和幸福,我想还是你说比较好!」

馨姐谦虚并真诚的说道。

「馨姐,你是我们的根,不是吗?」

妈妈的一句话,让馨姐一下子脸红的低下来头。

「你个红丫头,简直是找打!」

「你说吧,馨姐,小远早就说过你的心宽阔如海,能够容的下这个家!」
「那好吧,我年龄最大,将来肯定也是我最先离开,我说了!」

「别瞎说了,你不会离开的!」

半天没有说话的我不满的对馨姐说。

「谢谢你,小远,我想说的是这个家里面确实需要一个规矩,但是如果我来说出怎么去制定一、二、三条,就有点俗了,不像是我们这个充满爱的家了,倒是有点太像是过去封建社会的大宅门了,如果那样我们这些人岂不是成了妻妾?
因此我想不必要那样做,那我们怎么来定我们的规矩呢?应该说早的时候我曾经和吴琼说过这样的话,我想在这儿再说一次,王红,你看看这样行吗?而且我想我们这些人没有什么高低贵贱,既然入了孙家的门,我们就以姐妹相称,你看这样行吗,红妹妹?」

「我没有意见,这也是我的想法!」

馨姐接着说道:「除了王彤和小远的关系需要一些法律上的认定以外,我们都是孙家门里的妇人,不是吗?」

「馨姐,你说的真好,我们都同意!你快说你的那个原则吧!」

小海螺第一个等不及了,她催促道。

这时候在场的女人大部分都站了起来,只有刘芳围着被子坐在沙发上。不过看的出来她也是很紧张的攥着拳头,等着馨姐说出关系着自己后半生的那个美丽的原则。

「其实我倒是想问大家一个问题,那就是从打你们进入孙家以后,有没有哪方面感到不满足的?哪方面都可以说,包括你们男人因为身体和体力上的原因没有办法满足你们的性欲,等等这些问题,都可以说。」

馨姐问出了一句这样的问题,在场的女人除了妈妈没有用神经感受过被插入的极美境界以外,所有的女人都低下了头,刘芳红着脸嘟囔着:「咦!……又说这个,那一次都死去活来的,有什么可说的!」

刘芳虽然说话声音很小,可是在场的那人几乎都听见了,因为从她们反应看,她们已经进入那种想象了,各个面红耳赤,小姨的腿有点抖,看样子有点站不住了,吴琼赶紧的扶着她坐下。

我在一旁扫视这在场的所有女人,心中泛起了异样的幸福,我感到了自己正被这燕瘦环肥的情景刺激的欲望一点点的填充着我的身子。可是看到馨姐对着她们正经的侃侃而谈的样子,我又觉得自己好像是置身事外,根本没有我什么事儿。
「看样子没有人感到自己不满足了?那好我说了。在场的女人都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且愿意为他放弃自己单独拥有他的权利是吗?」

「是,我可不愿意单独应付他!他是天下最坏的坏蛋,我一个无辜小女子,怎么能够单独支撑呢!」

小海螺非常一本正经的说。

在场的女人都会心的笑了,因为这时候馨姐要说什么,基本上她们已经明白了,因为这里的女人各个都是人精。

「我们爱他,在今后的生活中,我们就要学会站在他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我说的是他的立场,他作为男人的立场,他的好,他的坏,他的正直,他的好色以及他希望我们这些人能够在他的后院相安无事!我想说的就这一点,就是他的高兴应该是我们想法和追求!当然也不能任由他无度的膨胀我们这个后宫不是,我想我们还是应该成立个妻子委员会,否决一些他过分的要求,例如他要把整个知坊镇的女人都弄到这个后院的想法是不行的!」

后面的事情我已经没有听了,因为我知道她们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什么什么站在我的立场上了,什么我是她们的天了,可是到最后还是弄了个「妻子委员会」
来管着我,看样子我已经被她们「镇压」了,心中郁闷的呆在一边,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了,只是痴想着今晚在那个房间睡觉。

刘芳最先在小海螺的搀扶下回房间了,也许是因为孩子需要喂奶了,钟心荷在找到了自己的房间以后就钻进去给市政府办公厅打电话安排工作去了,小姨和妈妈因为身体的原因,回房间休息了,南丁一个人比较孤独,再加上有孕在身,又是第一天在这个家里面生活,不管和妈妈、小姨她们怎么熟悉,可是脸上还是显现出了落寞的神情,细心的奶奶馨姐看见了主动的扶着她去了她的房间,并在那儿陪她说话。吴琼招呼李源和张怡一起吩咐厨房准备晚饭。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