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校园春色 >

【绑票】【完】
栏目分类:校园春色   发布日期:2016-04-28   浏览次数:

亲情如何可贵?父母爱女之心又有多深呢?经过这一次痛苦的经历,我对上述这两个问题一直反覆思量,然而思想还是陷于一片茫然。

  三个月前的一个夜晚、我同男朋友阿光在离开卡拉OK、到停车场取车之时,突然冲出一班人,他们将我俩捉住,用布袋蒙头、拖上一部货车。

  我们不断挣扎,但没有用,没有人理睬我们。最後我们被困於一间房子里面,被绳子紧紧绑住。我要求松绑,他们就说:“行!不过要将你们全身松绑。”

  他们不只为我松绑,还脱光我和阿光的衫衫裤裤、令我们赤裸相对。接着,他们拿了个电话给我,叫我告诉阿爸知道,要给三千万才可以赎回我。

  我打通了电话,好激动地同阿爸说:“老爸,我被人标参呀!他们脱光我的衣服,想强上我,他们要三千万,你救我呀!”

  阿爸骂道:“衰女,你又玩什麽呀!又想骗老爸钱吗?”

  阿爸挂断电话,我没有怪他,只怪自己在半年前玩过“假标参”,骗了他三十万。

  这班贼人初时对我们还算不错,好吃好住、唯一不舒服的只是我和男朋友赤条条相对,连一条毛巾都没有,十分尴尬。被困了两天之後,烦闷时,男朋友就抱住我、吻我的身体,我们相拥着做爱,总算是痛苦中寻得一点快乐。

  之後,多次致电给老爸,他都不理我,当我是又一次离家出走,玩标参骗他的钱。  五天之後、贼人又捉来两个女人。一个是我阿妈、另一个女人约二十多岁,长得好漂亮。贼人开始不耐烦了,对我说道:“你知道这两个女人是谁吗?”

  我说道:“一个是我妈,另一个我不认识。”

  贼人笑着说道:“两个都是你阿妈、她是你老爸的二奶、已经有六七年啦!”

  阿妈好伤心、质问那个女人,两人争执起来,继而动武、大打出手。她们互相扯着头发、撕破衣服、二奶身材相当好,当她被撕开衣服之後,露出一对竹笋形的乳房。阿妈一点也不客气,就用指甲去抓、乳房出现几条指甲痕,还有条条血丝。

  二奶亦不甘後人,将阿妈推倒,扯她头发,扯掉她的裤子,并且用膝头去顶撞阿妈的下阴。

  贼人看到拍手掌、几个贼人还打赌那一个会赢。比较年轻那个叫阿德,他给了一条皮带二奶,对她说:“我买你赢,你用皮带打她!”

  年纪大一点的那个贼人叫大龙,他叫道:“喂!这样不公平哦!你给她一条皮带,我就给一条绳子另一个。”

  说着,那个绑匪便递上一条绳子,我妈的年纪比较大、纠缠之间,那条绳反而落入二奶手上,二奶绑住妈双手,就用皮鞭打我妈。我妈狂叫、疯狂地挣扎。我看得心寒,很想去帮妈的手。于是就扑上去抓住二奶的双脚。

  阿德双手抱住我说道:“小MM,这可不是双打哦!”

  他还故意两手按着我的乳房,我挣扎道:“放手啦!”

  “嘻嘻!不如我和你打呀!”

  我好生气,不理三七二十一、甩开他的手就打,打到他也猛叫痛。不过他涎着脸笑着说道:“哗!想不到你这小MM还会打人哦!要比赛的话、你得先让我呀!”

  大龙笑着说道:“男人要女人让?你讲笑吧!”

  “好男难与女斗嘛!”

  “你想她怎麽个让法呀?”大龙问。

  “我要先绑住她的双手,等这只雌老虎没得发恶。”

  我大叫:“你敢!我叫阿爸告你、拉你坐监。”

  “阿爸?你阿爸都不要你啦!”他们两人夹手夹脚绑住我,另外两人就制服了我男朋友。我双手被绑,只有四围乱走,用脚踢,有一次就踢中阿德的下体,痛得他大叫救命。他捉住我一对脚掌,将我两腿一分,然後倒吊起我,对我说道:“你这个小肉洞好神秘呀!”

  “你不要动我呀!”我狂叫。

  “我要进去寻宝呀!里面一定有好多宝物的。”

  阿德果然单脚除下鞋子,动了动脚趾,就对我说道:“这次先派右脚趾公探路。”

  我大骂道:“你去死啦,脚趾那麽脏,我不要呀!”

  “脏吗?那你帮我吮乾净它啦!”

  阿德将脚趾移近我的嘴边,我好怕,又好想作呕、此时,我的男朋友出声了,他说道:“你们不要这样糟质她啦!你们不过求财嘛!求你们对我们好一点啦!”

  大龙笑着说道:“阿德,你看人家的男朋友多细心,他心痛啦!你成全人家啦!”

  “好好好!英雄救美、果然是大英雄,是男人的就自己爬过来帮我吮脚趾。”

  我男友说:“你们好卑鄙!”

  阿德对我说道:“你真失败,老爸不要你,老母只挂着争风吃醋,连男友都不肯帮你,还是乖乖替我吮脚趾啦!”

  我大叫,危急之时、就呼叫男友的名:“阿光,救我呀!求你救我啦!”

  阿光大叫:“好,我帮你吮脚趾。”

  阿德好得意地说:“爬过来啦!”

  阿光双手已经被反绑住,他跪下来,一步一步地爬到阿德的脚边。

  阿德说道:“警告你,不准出蛊惑呀,你如果咬痛我,我就十倍偿还你那个心肝宝贝哦!”

  阿光只有乖乖的吮着阿德的每一只脚趾。吮了一会儿,另一个绑匪就拿来一瓶酱油和一罐胡椒粉过来。他说道:“光秃秃味道不太好,滴点儿酱油,撒点儿胡椒粉,吮起一定更有味道哩!”

  阿德把脚趾涂满酱油和胡椒粉,命令阿光再吮。

  吮得乾乾净净之後阿德就说道:“够了,脚趾乾净,可以入窿探路啦!”

  他将一只脚伸过来,一脚踩在我下阴,笑着说道:“耻毛好滑好嫩呀,真舒服!”

  他开始用脚趾来玩弄我阴蒂,我好怕,我知道他下一步就是要伸个脚趾入我的阴道里了。就叫道:“不要呀!阿光、你救我啦!”

  但阿光也没有办法,他对阿德说道:“求你们不要糟质她啦!你们想玩的话,就玩我吧!”

  阿德笑着说道:“大英雄真有气慨,好!我成全你、不过,你有什麽好玩呢?”

  阿光道:“有呀!我有,你插我啦!”

  阿光翻转身体、用屁股对着他。

  阿德笑着说道:“也好!脚趾插屁眼,我都是第一次玩哩!要我插都行,你得先出声求我啦!”

  阿光低声说道:“我求你,求你插我屁眼。”

  阿德说道:“插完可能会好污糟,再叫你女朋友吮乾净脚趾公都好!”

  我大叫:“不要,我不吃屎呀,你们放我吧!我叫我老爸给钱。”

  阿德说道:“这麽多天了,还未收到钱,先吃屎啦!”

  突然,我听见阿光的叫喊声,仔细一看,原来阿德巳经将脚趾公伸入阿光的屁眼,他一边插入,一边问:“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好痛呀!”

  阿德说道:“哦,好痛,一定是不够力水。我用力点。”

  阿德不停地问阿光:“过不过瘾呀!”

  阿光大概知道越叫就越受苦,于是就应道:“过瘾呀,好过瘾呀!”

  阿德又问:“舒不舒服呀?”

  阿光大叫:“舒服呀!”

  “我每天插你一次,好不好呀!”

  阿光仔大叫:“好啊!一日插一次,生生世世都让你插,我甘心让你插足一世。”

  我听见阿光语无伦次、就转头望住他,见他一点都不像好痛苦,表情还好像好享受似的。我不敢出声,只见阿德将脚趾拔出之後,阿光就好像只狗一样,马上转身抱住阿德的脚,好陶醉地含住他的脚趾啜吮。

  “好味道吗?”贼人互相对视而问。

  阿光点头道:“好味道呀!”

  就在此时,我妈爬到光仔身边,喊道:“阿光、救我呀!”

  原来妈不够二奶打,让二奶打了无数鞭、又扯她的耻毛、下体已经扯到又红又肿。此时,我妈好像一只狗似的,被二奶骑住。

  阿光见状,就上前帮她,他一手推开二奶,二奶不理那麽多,就同他搅成一团。两人都赤条条、揽作一堆、大家都以为有一场肉搏戏。那知道阿光仔被阿德抽插肛门之时已经搞到十分之兴奋。如今抱住一个大美人,焉能坐怀不乱呢?只见他抱住二奶的裸体就俯身去吻她的乳房。

  “哗!真人表演呀、坐下来慢慢欣赏咯!”大龙笑着说道。

  二奶同阿妈纠缠好久,其实巳经筋疲力尽了,刚好有一个男人献上温柔,当然求之不得啦!二奶竟然同光仔接吻,俩人开始互相抚摸。

  阿德对我说:“你看你的男朋友多花心呀!他和第二个女人亲热,都不理你了。”他将两粒药丸塞入我口里、逼我吞下去。我已经筋疲力竭,任由摆怖。渐渐地、我感觉全身发滚、下阴又痕又痒、于是、我不期然地自己抚摸起自己的乳房。

  阿德一手捉住阿光、将阿光和二奶分开,对她话:“不准搞三搞四喇!要搞就搞自己的女人啦!”

  阿光开始同我接吻,他抱住我、同我搞成“69”姿式。我双手碰到他火烫的阳具後,亦冲动起来、就用双手搓,并用双乳将阳具包住。乳沟包得住阳具,但包不住龟头渗出的湿液。

  “你射精啦!”我叫道。

  “还没有呀!那不是精液。”

  “我不信、那一定是精液。”我说道。

  “不信你试一试味道。”

  “好,我试。”我将阳具送入口里。

  贼人见到大叫:“好淫的女人呀!”

  另一贼人话:“阿德刚才喂过她的药发作了。”

  “这场戏一定好看咯!”

  “不如二奶也出场,二女一男,一王二后就更加刺激啦!”

  “好呀!好主意。”

  他们将二奶推过来,二奶真不知羞、竟然同我争食阳具。我不同她争执、我们一人一下,轮流吮吸阿光的肉棒、吮得津津有味。过了一会儿,二奶竟然吻我身体。我从来未试过同女人亲热、真想不到二奶的舌下功夫这麽好。

  我开始明白老爸为什麽会喜欢她了,这女人好像我肚内的一条蛔虫,全知道我的需要。她吻我乳尖,舌尖好像跳舞。她吻我屁股、舌尖好像打鼓。她吻我的阴唇、舌尖好像在唱歌。

  我陶醉了,全身软下来,任由摆布。阿光亦同时拥吻我、进攻我。一男一女两条舌头好似两条蛇一样,在我的身体上游来游去。我开始呻吟、开始呼叫。

  贼人见到我那个淫荡样子,都觉得好惊奇,因为我真的好淫,同我原来的样子完全不同。我主动捏着住自己双乳,当作两块白面包、然後夹住阿光那条香肠、还对二奶说道:“这个肠仔包让你吃!”

  二奶真的伸个头来吃,一舔一舔的,阿光就一手推开我,他揽住二奶,然後将香肠送入二奶下体。阿光仔越抽越快,他和我做爱之时,从来没有这麽起劲。我失去常性,就扑上去叫道:“阿光,我、我要呀!”

  二奶说道:“你看着学一学,等我玩完就到你。”

  我好生气,喊道:“你只不过是二奶,有什麽资格先来呢?”

  我妈此时亦开声道:“死二奶、贱女人,勾完我老公又勾我个女儿的男朋友、我打死你。”

  贼人将我妈捉住,继续欣赏二奶的床上绝技。我吻阿光,阿光推开我、我无法扑灭一身欲火,就掉转头,扑向贼人阿德那边。

  阿德说道:“哗!淫娃要强X我啦!”

  另一个贼人笑道:“你捡到啦!”

  我扑到他脚边,想拉下他的裤子。阿德说道:“想我干你可没那麽容易,你跪下来求我啦!”

  我怎麽等得呢?我已经欲火烧心了,于是就说道:“我求你,求你插我啦!”

  “你刚才那麽刁蛮,死都不肯帮我吮脚趾、我为什麽要插你呢?”

  “我知错啦!你大人有大量,宽恕我啦!”

  “做错就要受惩罚!”

  “你罚我啦,罚我啦!”

  “罚你吮我十只脚趾,还要舐脚板底。”

  “我吮,我吮。”

  “且慢,我要玩一个游戏。”

  “什麽游戏呀!”

  “游戏个名叫做盲妹吮脚趾,你做盲妹,我们五个男人,你先逐个试味。”

  “对!试完味就蒙住你的眼睛,再吮一次、认不认得我的脚趾什麽味道呢?”另一个贼人说道。

  “认定又怎样呀?”我问道。

  “认得那一个,那个就会同你做爱咯!”

  “如果全部认得呢?怎样呀!”

  “那麽我们就益你,轮住上咯,好不好呀?”

  “好呀!好呀!你们轮大米啦!”我说道。

  “又会突然间贱得甘紧要!”一个贼人说。

  “这丸仔果然好利害,淑女都都变淫妇呀!”另一贼人笑道。

  我们开始玩这个游戏,我帮他们每一个人脱鞋、然後吮食每个人的脚趾。每吮完一个人,她们就自报名字。

  “我个名叫大爷、叫我大爷啦!”

  “我个名叫阿爸,叫我阿爸。”

  “我个名叫插我,叫一次插我。”

  我就跟住他叫一次:“插我。”

  “大声讲十次,大声一点!”

  “插我、插我┅┅”我大声地叫,众人都大笑起来。

  另一个说:“我个名叫我食屎、讲十次,要大声过刚才叫他”

  我又大声叫:“我食屎,我食屎┅┅”

  “叫得好、叫得妙、叫得我都硬起来了。”

  之後,她们就用黑布蒙住我双眼。我什麽都看不到,爬在地上,听她们吩咐而爬行。

  “向前爬,前一点,向左、向左。”

  我一直听住指示。当我碰到一只脚时,就双手捧住,将脚趾送入口中。我感觉脚趾仍残留住酱油味、于是叫道:“我知,是阿爸。”

  对方话:“乖哟、乖哟。你猜中了。”

  我又爬到另一边、捉住一只好多毛的脚,怎麽多毛,我未吮他的脚趾已经知道是那一个,随便一吮,就说道:“是我食屎。”

  “又答中、真是聪明、屎就暂时没得食,另一个啦!”

  跟住我逐个人去试,竟然全中。阿德除下我的蒙眼布,就对我说:“我最喜欢干聪明女的女孩子。好!我第一个插你,快将你那个肉洞挺上来。”

  我想不到吃了丸仔竟然会令我迷失了本性,我渴望男人来插我,所以一听见他这样讲、就扑上去、趴下来,把屁股朝着他,等他来插我。

  阿德捧住我的屁股、就将阳具伸入我体内。他又抽又插,今我情欲惭惭高涨,那知他只抽插了二十来下就射精了。我觉得好吊瘾,马上扑到另一个男人那里。

  那男人指着另一个男人说道:“你先和他,干完才轮到我啦!”

  我又扑到另一个男人那里,他说道:“我还不行!你帮我含,看会不会硬起来!”

  我马上替他脱下裤子,掏出他那条阴茎,替他含含吐吐、直至他那条东西胀大了之後,就将他插入自巳下阴之内。当阴道受到阳具的磨擦时,我就好似一条被钓上来多时的鱼,再一次被放回水中般,感觉上好畅快。我主动地摇摆屁股,让粗硬的阳具深深地插入我的花心,令我得到无比的满足。

  之後、我又去找另一个男人,他说道:“叫我干你都行,但有两个条件。”

  我说道:“你讲啦!甚麽我都答应!”

  贼人说:“”第一、你吃多两粒丸仔。第二、我要玩你的屁眼。“我一一应承、先吞下两粒药丸、再将屁股对住他、让他进入我的肛门。肛门里面包住男人那条一弹一弹的阳具时、我居然也感觉无穷的满足。精神上的快感更强过我肉体上的快感,当那男人在我肛门内射精时、我更加兴奋莫名。我大叫大闹着。每个男人都得到满足了,只有我体内仍流着药丸爆发出来的情欲岩浆。

  所有人都走了、我仍然大吵大叫道:”不要留下我呀!“贼人连阿光仔、我妈和二奶都拉到另一间房。阿光同妈赤裸全身绑在一齐,贼人还扬言要迫阿光奸淫我妈咪。

  初时,我不知为什麽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里,半个钟头之後、那班男人放了一只狼狗公进来,并且对我说道:”喂!想做爱吗?和这狗公做啦!“我当然不会贱到连狗公都要,在无奈何之时、我只有瑟缩在一角,自己玩弄自己的身体。我见到地上有一条皮鞭,就将皮鞭拾起、尝试用皮鞭抽打自巳双脚。我全身又痕又痒、只有这样,才可以减低我心中的欲火。

  那只狗看我鞭打自己、就对着我吠,越吠越厉害。我觉得好讨厌,竟然不顾後果,向那只狗公挥鞭、狂打他。我一边打,它一边吠。打到手都软了、我就坐在地上,那只狗公则扑向我。我知这次不好了,激怒了这只狗,它一定会咬我,但我已经无力反抗,唯有听天由命。

  说也奇怪,这狗公并没有咬我,它只是用舌头舔我的乳房,舔我的阴户,我被它舔得一颗心卜卜乱跳,我的耻毛被舔得湿淋淋。我的阴蒂被它舔得胀红。

  我忍不住、自己亦伸出舌头去舔它的器官,最後我竟像母狗似的趴下,让它和我交媾,那狗的阳具又大又长,阴茎皮外又有好些尖尖的刺,当它爬到我的背上用它的大阳具直插我的阴户然後在我的阴道里抽送时,直擦得我的淫水拼命外流,它弓着背一收一放,每一下都把龟头直顶到我的子宫口,那种趐麻的感觉一阵一阵地涌上脑袋,我全身打颤,毛孔都起了疙瘩,冷汗直流,我得到了从来都没尝过的滋味,真想不到和狗做爱比人还要刺激。

  那只狗公大概是嗅到了我的淫液味道也好像感泄了我的骚劲,越抽越快,越抽越起劲,我给它抽插到全身发软差不多要昏死过去了。

  我已经不太记得过了多少时候,只知道那只狗在一轮狂抽猛插下终於在我的肉体里射了精,那些药丸在我体内燃起的欲火也由于我的连番高潮而减退了不少。我像以往和阿光性交後那样想把它的阴茎拔出来,谁知原来狗公射精後的阳具更加涨大,那些小刺都变了倒勾,在阴户里塞得满满的,根本没法子退出来。於是我和它的情形就好像母狗跟狗公交媾後那样,屁股对屁股地连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

  过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我终於感觉到它的阳具在我体内慢慢软化,我松了一口气,赶忙把它的阴茎退出,一大团精液也跟着流了出来,滴到满地都是白花花的。我偷眼望过去,妈呀!它的龟头又大又红,阳具足有一尺长,还在卜卜地跳动呢,怪不得刚才把我整治得那麽要命!

  那狗公好像意尤未尽,摇着尾巴在我四周团团转,还用舌头舔我的阴户、面孔┅┅第二天、贼人再打电话给我爸,警告他不要报警,并且要求付出二奶,我妈和我每人一千万赎金。我爸终于知道我不是骗他,我是真正被标参了。

  阿爸说没有这麽多现钱,只有一千万,我是他的亲生女,我以为他会先救我。我听到我妈和二奶都在电话里同阿爸讲:”救我,先救我。“天下间的妈妈都会好爱惜自己女儿、凡事都先维护自己的亲生骨肉,但我妈在危难时,只知道关注自己。更使我伤心的,是阿爸竟然同贼人讲:”先放我二奶。“我妈和我都呆住了,阿爸宁?要二奶都不要我,太过份了。二奶走了、阿爸说会筹钱,叫我忍耐。

  贼人说:”你慢慢啦、你老婆,女儿在这里、天天都有得做爱、好快活哩!“阿爸说道:”你们不要强X她们呀!“

  贼人说:”错了,第一、是你个未来女婿奸你老婆、第二、是你的女儿奸我们。我讲你都不信、你个女好淫哩!竟然主动要求我们轮她的大米!“阿爸听完,一声不出就收线了。我的心碎了,阿爸怎麽会这样对待我。

  当晚、贼人带我到阿光那间房。原来她们逼我妈同阿光交媾,我见他们迷迷糊糊,好似不知自己在做什麽,俩人互相抱住、你吻我,我吻你。

  贼人对我说:”你男朋友在奸淫你妈妈,我帮你对付他!“贼人用一条绳结成一个套,再将绳套住阿光的阳具,然後将绳头交给我。笑着对我说道:”你拉住绳子,就可以控制你的男朋友了,不过不要太激动哦!“我说:”关你鬼事呀!“

  贼人说:”你自己知道啦!扯断他的东西,你就一世要守寡了。“我说道:”我守寡都不关你事。“

  我想和贼人作对,特登用力一扯,阿光下体一痛,竟然被我扯过来。我狠狠对住他说道:”死八公,我憎死你呀!“阿光仔对我笑道:”我好挂住你呀,不如我们做爱咯!“他抱住我、吻我,无论我怎麽反抗、他都不理。我们拥吻了一阵,我妈竟然走过来对我说:”将光仔还给我。“我真的好伤心,她是我妈,竟然和我争男人,实在太过份了。

  我好气愤,对阿光说:”你替我对付她。“

  阿光说道:”好!我奸她。“

  我更气愤,说道:”谁叫你奸她,你不要碰她、她是淫妇、对不住我阿爸,我要切下她的阴唇。“其实我只不过是随口说气话,阿光却真的有所动作,他说道:”切就无谓,我咬她下来、吞下肚、好不好?“我还没有答他好或者不好,阿光仔已经咬我妈的阴唇、我妈猛叫痛,他都不肯放。我看到好心凉、但听到她大叫:”阿女、快点救妈啦!“我突然觉得好对她不住、她是我亲生妈妈,我怎麽可以这样对她呢!”

  我马上叫阿光停手停口、阿光好听我话、马上放开我妈,我见妈阴唇红肿,妈被吓得缩成一团、不敢再骚扰我同阿光做爱。

  一日复一日,一个礼拜後、阿爸又筹到一千万、他说妈年纪大,先救她,叫我忍耐一下。我和阿光被送到另一个地方,等候阿爸的消息。

  一等就是一个月,一个月以来,我和阿光每日都受尽无数的折磨。我每日都被喂食丸仔、每日都被迫疯狂做爱、惭渐地,我发觉下体已经又红又肿、非常痛楚。

  我病了,病到吃不下饭。终于某一日,贼人说见我老爸已经给了两千万,我又一直都这麽合作,决定放我和阿光。

  回到家里、才发现阿爸根本没有准备一千万和贼人交换我,他和我妈都想等那几个贼玩厌我就会放我。

  结果,他们倒是猜中了,但一个月来,我所受的痛苦和折磨,令我永远永远都恨我阿爸,他爱的是钱,不是我!

  完
16408字节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