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校园春色 >

【FUN享】【垃圾】【三十章】【作者:克莱森特】【待续】
栏目分类:校园春色   发布日期:2016-04-28   浏览次数:

说明:这是转载贴,原作者目前只更新到第三十章,不知道是不是要写下一部,还是留一个悬念。本文内有乱伦,药物,制服等元素,不喜者勿看。这本有剧情的。

本层楼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章

  腐臭的味道有愈来愈烈的趋势,戴维知道,这批实验品毫无疑问又是一堆垃圾。看着烧杯中的蓝色液体,他知道这次和过往的六次一样,失败品的命运只有一种:倒在马桶中冲掉。以他对于化学的天份,结果不应是这样的。他还寄希望于凭着实验的成果去参加高中科学年会呢。

  他原本的打算是调制出一些特殊的气味去影响哺乳动物的行为。这该是一个颇为简单的实验,至少开始他是这样认为的。但真正进行实验的时候,成功的希望却变得渺茫起来。

  直到目前为止,被他命名为“茸毛”的小仓鼠从未对他的实验品有过任何反应。或者说,唯一对他实验品的反应是过去几周姐姐冲着他的咆哮,抱怨地下室中传来的臭味。戴维的母亲其实也同意姐姐的抱怨,但是出于对他学业的考量,答应他在作业到期之前得以维持那奇臭无比的实验。

  带着臭烘烘的实验品,戴维一边发着牢骚一边上了楼。对于自己的主意居然会有如此结果,他真是失望极了。当他经过厨房时,姐姐打断了他的牢骚,“那是什么?”她指着烧杯问道。

  “垃圾。”戴维没好气地回答,这意味着这些东西很快就会和它的先辈们一样,被倒进马桶里冲掉。他头也不抬地经过他的姐姐,急急地走开。

  随着一下沈闷的抽水声,亮蓝色的液体全部消失在马桶中。戴维叹了口气,决定重返实验室利用到晚餐前的宝贵时间再做一些尝试。当他走进地下室时,惊奇地发现姐姐凯瑞竟然在他的实验室里使劲地嗅着什么。这可是从来未有过的事情,她向来对他的所谓实验嗤之以鼻,不是骂他书呆子,就是说他只是为了玩一下小孩儿们办家家的游戏,此类事当不得真。

  “你还有那些个东西吗?刚才那些味道的。”

  戴维从她手中抽回了自己的化学书,对她颇显得有些厌烦。“什么味道?”

  姐姐的问题让他更为困扰,戴维一边反问着一边掠过她坐在实验桌前的凳子上。

  他的实验桌本就凌乱,刚才被凯瑞一阵翻腾,更是乱七八糟了。

  “那个蓝蓝的。你刚才做的那个。我喜欢那个。”她微笑的时候,金黄色的发梢略略地在脸上摇曳。无论戴维对她如何生气,也无法不承认她那瘦削的脸蛋是多么诱人。如果再往下,就可以看到被她年青的乳房隆起的汗衫,或是包裹着她臀部完美曲线的牛仔裤。但是,作为她的亲生弟弟,他永远不会对任何人承认他是如此欣赏自己姐姐的肉体,尤其是对他自己。

  “那个啊。我觉得它比前几个更臭,所以……”他见到姐姐的眼睛眨了眨,“我把它扔了。”他转过身,心中觉得无聊的对话应该到此为止了。

  “你能再多做些吗?戴维弟弟?”

  戴维弟弟?对这种连实验者自己都无法忍受的东西,她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兴趣?

  “噢?我想可以吧。但是为什么你要我多做些呢?”他注意到凯瑞竟然不自觉地捻起头发,这种女人般害羞的神情可真是难得一见。不过,戴维对于姐姐奇怪的表现仍是十分着恼,尤其是她没有经过他的同意便进入了他的实验室。

  “我有些喜欢,那个。或者,我可以用它来作香水什么的。”

  开玩笑?!用那东西作香水,在她三十尺内还有人能呼吸吗?“我现在要干活了,快出去,凯瑞!”他的音量开始上升了,当然他也明白凯瑞回答的分贝数绝对会只高不低。按照十几年来的经验,他们两个只要独处一室,超音量的轰炸总是不可避免的。

这次略有不同。凯瑞只是噘了噘嘴,便静悄悄地离开了。真是稀奇,戴维从来不曾享受到这样的待遇。

第二章

  “是什么味道?”戴维一进入厨房,他的母亲便迫切地问道。显然她只是才回到家,刚刚走进房门。

  凯瑞抢着回答道,“是戴维的新实验品。我有点喜欢这次的味道,你呢?妈妈?”戴维注意到他的姐姐已经早早地换上了睡衣,若是平时,不到临睡前的几分钟这是绝不可能发出的事。她长长的金色头发有些散乱,好像刚洗过澡似的。

  “噢,是吗,戴维,”母亲对他笑了笑,“不知道你这次算不算是成功了,但是这个味道确实有点……特别。”凯瑞在一旁忙不迭地点头。“不是味道好坏的那种,只是和别的味道有些不一样。”她挂起了大衣和手提包,然后帮着女儿布置餐桌。

  戴维还在为自己的失败而丧气着,吆喝着道:“那些东西已经不存在了,我把它们冲进了马桶。”他一屁股坐在餐桌前,整个下午的工作让他没有精神。

  凯瑞接着道:“他把它们全扔了,我刚才还求他多做些来着。”两位女士不约而同地望着他,眼中满是期待。

  “嗯,对!戴维,你何不就多做一些?那个,你叫它什么名字?”

  今天的餐前对话真是令人耳目一新,都已经说了全都冲走了,为什么妈妈和姐姐还如此喋喋不休呢?更不用提那杯蓝色药水臭得可以,难道她们两个都感冒了吗?“没什么名字,我叫它‘垃圾’。”他随口答道,反正也无所谓,他已经把垃圾们都处理掉了。“我没有时间去做那东西,我还有实验作业要交,而且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新的点子。”

  几分钟后,晚餐全都堆上了桌,戴维大口大口地吃着,没有注意到他的姐姐连碰都没碰面前的食物。三个人的晚饭在沈默中进行着。对于戴维来说,这时间正好回想一下过去的数次实验,检讨一下是否自己最初的假设有什么问题。

  基于自己所学的理论,在前几次的实验中,应该可以得到他所需要的气味,如果成功的话。

  戴维不禁兴奋起来,一下子又充满了希望。按照他的本意,他的实验应该可以成为一些不良习惯的解药,诸如帮助人们戒烟,减肥,或是改造罪犯之类的事情。他不禁计算起成功可能为他带来的财富。可是一想起最后一次实验的产品,他便一下子着恼了。那可真是臭啊,他突然之间连对计算未来财富的兴趣也淡了下来。

  终于,戴维吃完了他的晚餐,抬起头时见到姐姐目光呆滞地望着空中,两只手却放在桌下。母亲则解开了衬衫上部的扣子,一只手轻轻地挠着胸部上方的肌肤。她的另一只手机械式地将盘子中的食物送入嘴里,好几次食物中途掉落了下来都不自觉。

  即使透过衣服,戴维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位女士的乳头正高高地矗立着。凯瑞很明显连乳罩也没有带。母亲硕大的乳房和她瘦削迷人的身材略有些不相称,此时更是随着她的呼吸起起伏伏。

  “妈妈?”

  母亲摇了摇头,“什么事,亲爱的?”

  凯瑞也好似回过神来,她的脸不知为了什么而胀得通红,手也在不自觉地抖动。另外,她看着戴维的神态,让他觉得非常奇怪。

  “你没事吧?”

  “哦…没事。”母亲吃吃地笑了笑。戴维从来没有听到过母亲这样的笑声,他看到母亲的脸也和凯瑞一样红着。“你能再做一些那个‘垃圾’吗?”她咽了一口食物。听到她的话,凯瑞也马上瞪大了眼睛,期待地望着她的兄长。

  “下个星期再说吧。”他困惑极了。“让我先把作业完成。”

  “为什么要这么久啊?”凯瑞问道。

  在戴维回答之前,母亲插嘴道,“不,这样很合理。等你完成作业再说吧,戴维。”

第三章

  当天晚上,戴维在睡着前,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那是一种低低的呻吟,从母亲的房间里传出来。最初他试图不去理它,然后猜想可能母亲正在做恶梦。

  最后,他决定下去看个究竟。想起家中两位女士在晚餐时的表现,他有些担心她们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良食物。

  站在母亲房门外,他更清晰地听到了呻吟,那绝对是母亲的声音。难道她病了吗?戴维怕吵到母亲睡觉,便轻轻地将门推开了些许,从门缝里偷偷瞧进去。

  母亲一个人躺在床中间,睡衣已卷到了头颈。她的腿夸张地张开着,屈着膝盖。尽管灯光暗淡,戴维仍能清楚地看见她的双手正在两腿之间狂乱地磨擦着。

  母亲在自慰吗?戴维的眼珠都快要掉了出来。

  快快地合上门,他在自己唯一家长的房门前抖个不停。他的脑袋里仍满是母亲咬紧牙关的样子,那是她极度劳累后才会有的表情。他记得母亲双手错乱的动作,她的臀部还不时用力向上顶着。她前额上晶莹的汗水,她不时地舔嘴唇的模样,好似幻灯一样闪过戴维的脑海里。他觉得自己的肉棒硬挺了起来。

  静静地回到二楼,他不禁在凯瑞的门前停了下来。想了想后,他轻轻地推开姐姐的房门。他开始寻思为什么今天晚上两位女士会有这样奇怪的表现,因为在他面前躺着的是他已经沈睡的一丝不挂的姐姐。

  凯瑞的床上脏乱不堪,但她就这样毫不在乎地光溜溜地躺在上面。她背向着门的方向,两腿之间还夹着一只枕头。虽然只是见到她雪白的后背和丰臀,戴维仍是被吓了一跳,忙不迭地关上姐姐的房门。

  在走廊里的年轻人此时显得手足无措,楼下母亲的声音此时明显高了八度。

  为什么她们会这样?从晚饭时开始就怪怪的。妈妈今天完全失了常。还有凯瑞竟然也变得温顺了许多。所有的一切,让年经人的逻辑彻底地混乱了。

第四章

  第二天,一切都正常了起来。但是戴维反而怀念起昨天晚饭时的安静时光,一大早还昏昏沈沈的他刚进洗手间就被凯瑞的尖叫彻底唤醒了。接着便是妈妈的叱骂,什么两兄妹应该如何如何的,令戴维厌烦不已。

  好不容易从乱糟糟的早晨缓过气来的时候,戴维已经在生物课的教室里了。

  静下心来,一个假设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为什么妈妈和姐姐昨天会表现失常呢?一定是因为“垃圾”!她们昨天晚上唯一话题就是“垃圾”,而且她们还一再要求他多做一些。这时,戴维听到他的生物老师说道,“一些气味在不同的生物身上会产生不同的反应。”他于是决定再多做些“垃圾”!

  但是,为什么妈妈和姐姐会有那样的反应呢?一定是那种气味和她们的性腺发生了某种化学反应。她们两个闻到那味道后都变得饥渴异常。哦,对了,茸毛是只雄鼠,而且那么小的哺乳动物可能没有足够的性腺和气味发生反应吧。

  几个小时一下子变得好慢长,好不容易三点钟的铃声敲响了,戴维一路狂奔回家,开始制作第二批的“垃圾”。

第五章

  因为昨天母亲看来对于气味的反应比较激烈,戴维准备先在她身上实验。他下决心不让实验进行得太久,只要证明了他的实验品有效的话,他就立即停下实验,完成实验记录,这就是他今天预定要做的一切。

  等到临睡前的一会儿,凯瑞如往常一样总是第一个上床睡觉,母亲则坐在起居室中阅读。戴维坐在她的对面,偷偷地将他新完成的实验品打开,藏在一堆杂志中。接着他也装模作样地读起书来。

  只是过了几秒钟,对面的母亲就开始不断地改变姿势,看来是坐得不十分舒服。然后她解开了衬衣的几个扣子,舌头也不住舔着嘴唇。戴维偷偷地从手中的书后窥视,连续几分钟妈妈都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正当他不禁怀疑自己先前的假设可能不正确时,他听到了母亲的呻吟……那不是因为疲劳或是心满意足而发出的声音,而的的确确是和昨天晚上一样的呻吟。尽管她仍勉力举着书,假装出阅读的样子,她的眼睛却是闭着的。

  “我要去厨房弄些吃的,你需要什么东西吗?妈妈?”戴维放下书,站起身来。

  “嗯?”母亲睁开眼睛,上上下下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好的,随便什么,只要是湿的就行。”说那个“湿”字时她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

  戴维离开了大约两分钟,以便让母亲更好地进入他的测试。当他回来时,虽然一切看来仍很正常,气氛却明显怪异起来。他四处打量了一下,沙发底下露出的一角正是被母亲团成一块的内裤,她的衬衣看来皱得厉害,还有她的裙子也被拉过了膝盖。一股烂鱼般的臭味弥漫在空中,戴维自然明白那是什么。

  母亲终于忍不住问道:“亲爱的,你是不是又做了一些‘垃圾’?”她说话的样子看来焦躁不堪。

  “是啊。刚才记得拿上来的,却不知道放在哪儿了。昨天经你那么一说,我也觉得那东西闻起来不那么坏了。也许我就该再用茸毛试试。你觉得怎样?”

  母亲又舔了舔嘴唇,“我很喜欢那个味道,”她四处看了看,又道:“亲爱的,你何不早些去睡觉?”

  “我书还没看完呢。”

  “那么,你何不到你屋里去看呢?看完正好睡觉,不是更好?”短短的几句话,她已经换了好几个姿势。

  “好吧好吧,我看完这章就上去。”戴维明白她需要独处,但对于是否就此终止实验观察犹豫不决。

  最终他下决心离开,便站起身来。“晚安,妈妈。”象往常一样,他弯下腰在她面颊上亲了亲,结果却让她高潮了。戴维并没感觉到高潮给母亲带有什么痛苦,只是她那种竭力控制自己身体的样子,一下子便将她的脸蛋胀得通红。

  戴维只是堪堪离开母亲的视线就停住了,几乎在同时,熟悉的呻吟声又响了起来。不同的是,这一次呻吟中还夹杂着沙发弹簧的声音。不用亲眼看到,戴维也能猜到她又在做昨晚做过的事情了。另外和昨晚一样的是,戴维的下身又硬挺了起来,但是他只是持续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实验,这只是一个实验。

本层楼共10110字节

[ 此帖被莪素花生在2015-05-19 18:12重新编辑 ]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