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校园春色 >

【FUN享】【一世情缘】【作者:chaojiselang】【完】
栏目分类:校园春色   发布日期:2016-04-28   浏览次数:

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可是我一点也不爱现在这个即将成为我丈夫的男人,我甚至有点鄙夷他。

  我之所以愿意嫁给他,是因为我要穿着婚纱去见我的爱人。

  我坐在新床上,望着大红的喜字,慢慢地从衣袖里拔出一把刀来,然后在手腕上用力一划。我如玉的手腕上立刻爆出一朵血花,然后汇成一股汩汩流淌的小溪。我感觉不到疼,只是木木的看着那些血液从我手腕伤口流出,沿着我的手指流到床上,地上。我的身体越来越无力,眼皮也渐渐的变得沉重,我的心里默念着:「我最爱的人,等我,我来了……」那夜的情景,我永远记得。

  那天晚上,邻村放电影,我跟同村的女友一块去看电影。结果到了之后,女友被她的男朋友拉走了。看他们的样子,不用说也知道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女友朝我甜甜的笑,一脸抱歉的样子,真会装,有男友有什么了不起,不用在我面前装样子。

  想到这里,我不禁有点顾影自怜连起来,我一米六五的个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姣好的容貌,丰满的乳房,圆润的肩膀,人群中一站,绝对是个美人,女友比我差远了,可是上天为什么这样不公平,她就有男朋友,而我却没人追,现在已经二十二岁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漫漫长夜,孤枕难眠,我总幻想有一个高达威猛的男人把我搂在怀抱里,用他粗壮有力的大手抚摸我的全身,用他甜蜜的舌头舔我的乳头,用他硬挺的东西占有我。我在他的身下扭动,呻吟,沉浸在他温柔的爱里。然后醒来时,总是下体湿湿的。

  我的男人,我的爱人,你为什么还不出现?

  露天剧场里人虽然很多,但那些男人,不是已经跟人成双成对,就是难看的要死。

  我才不要这样的男人,宁缺毋滥,我的男人一定要是最优秀的那个。

  我高高的仰着头,把眼睛的注意力放在了电影上。然而耳朵里总是会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像蚊子一样钻进我的耳朵里,弄得我心里身上都痒痒的,很不舒服。

  算了,还是回家吧!

  我钻出人群,向家的方向走去。

  月色很好,照着乡村小道,树木沐浴在月色里,如梦如幻。

  我迈着轻快的步子走着,逐渐离开了喧嚣不止的剧院,走进了如诗如梦的夜色里。

  从邻村到我家所在的村子,中间有一个小树林,那是情侣们最爱的乐园,我就曾经无数次经过时听到过奇怪的声音,让我脸红心跳。现在又到了这一片小树林,我下意识的朝密林深处看了一眼。迷离的夜色中,树林静默着,偶尔有飞鸟惊飞的扑翅声。春日的夜晚还有些凉意,我不禁打了个寒战,忽然有点胆怯:树林里不会忽然钻出的强 奸犯或者杀人犯,把我奸 杀了吧?这样一想,身后果然像是有一个影子在晃!

  「不行,我得快点走!」

  刚想迈开大步,忽然被什么东西拉了一下,脚下一软,就往后跌去。

  我「哎哟--」一声还没有叫出声,就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我大吃一惊,睁大眼睛看时,竟然是一个四十多岁容貌猥琐的男人。

  「你干什么?放开我……」

  我拚命挣扎,但那个男人力气很大,他死死的把我搂住,他的双臂像钳子一样限制住了我的自由。

  「美女,陪爷们玩玩,我保证让你欲仙欲死,享受到至高无上的快乐!」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满是臭味的大嘴啃我的耳垂。

  我要吐了,拚命的挣扎,但渐渐的没有了力气,那男人的手竟然伸进了我的衣服里,在我的胸口乱抓乱挠。

  「天那,不是吧,这样一个猥琐下流的男人,竟然要……」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忽然一个浑厚的男中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你想干什么,快放开她……」然后我就看见一个高大的影子扑过来,跟那个劫持我的男人打在了一起。来人身手敏捷,不几下就把那个猥琐男人打的抱头鼠窜。

  我看着他狼狈逃窜的样子,觉得很好笑,恨恨的跺着脚说:「活该,想占我的便宜,没门!」不曾想脚下不平,顿时身体向前跌去。

  一双大手适时的接住了我的身体,靠在陌生人怀里,我觉得很温暖,好像一下子找到了依靠。

  陌生人拥着我:「你没事吧?」抬头看他,竟然是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

  看到穿军装的,我紧张的心情先放松了,早我的记忆里,军人一直是阳刚帅气,正直无私,助人为乐的象徵,虽然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他的出现有点奇怪,但我并没有多想,而且在他强有力的怀抱里,感觉蛮舒服的。

  我并不想很快起来,而且也不想就这样放他走,於是我继续赖在他的怀抱里,朝他甜甜一笑:「我起不来了,恐怕是腰扭了!」他说:「是吗?让我看看!」他一手揽着我,一手脱下军装,铺在地上,把我放在军装上,他这一个小小的动作,让我的心里非常感动,这是第一次一个男人这样近距离跟我接近,也是第一次受到异性这样温柔的关注。

  我打量着他,他很年轻,也很英俊,最好看的是他的眼睛,很有精神,很深邃,彷佛一眼看不到底的大海,我的心里慢慢涌上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个男人,怎么会出现在在这个地方,是上天安排的吗?难道他就是我一直在等待的爱人吗?

  他长的可真帅,他的手好大,好有力,还有他的臂膀,真温软,要是能拥有这样一个男人,让我用所有的一切去换,我也愿意!我想着想着,脸开始发烧,彷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他温柔地揉着我的腰,他的手彷佛带着电,揉到哪里,我哪里就开始燃烧,我的心脏开始不争气的狂跳,一种从来没有过的酸麻感袭击了我全身。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彷佛被压抑的心灵一下子得到了释放,热浪在我的血管里流窜,我受不了了,我要这种感觉,要好多好多,我要他更多的抚摸。我情不自禁的呻吟起来:「哦……」「是这里疼吗?」她一边揉着我的腰,一边温柔的问我。

  他问我的时候,他的脸贴我很近,我闻到他身上独特的男性体味和淡淡的烟草味道,这种混合味道让我更加沉迷,难以自拨。

  我全身颤抖着,在他的魔手的按揉下,小腹一阵阵的蠕动,我的小穴里开始分泌黏黏的液体,我的全身彷佛着火一般,痒的钻心:「哦……不,就是这里……对……好舒服「他吓了一跳,立刻停止了按摩。

  「怎么啦?」

  我一阵失望,空虚之感瞬间把我整个包围了:「我不漂亮吗?你不喜欢我吗,还是我不讨人喜欢?」他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犹豫了一下,然后撤回了他的手。我很快的抓住他的手,把它放在我早就焦躁不安的乳房上:「我……这里……很难受!」他想挣脱,但我抓的牢牢的,而且我绵软的乳房肯定也刺激了他,他慢慢的放弃了抵抗,顺从的把手放在的我的乳房上。

  一股电流瞬间从我的乳房上窜出,沿着我的胸,流窜到我四肢百骸。我大胆的望着他,他的脸上现出焦躁不安的神情,而他的手却没有那样老实,开始在我的乳房上慢慢的抚摸着,一阵阵强烈至极的快感冲击着我的大脑。这个情景,我已经在梦里反反覆覆演练了几百次了,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梦想成真,而且,对像还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军官,上天真是待我太好了,我的心里在唱歌,我的情慾已经不可抑制的爆发了。

  就在这瞬间,我已经决定了我一生的幸福。

  他的手慢慢的变得有力起来,而且时不时隔着衣服抚摸我的乳头,我的乳头在他的抚摸下很快就开始充血硬挺起来。他显然感觉到了我的变化,手掌和手指更加富有变化的爱抚着,另一只手也慢慢的揽住了我的腰。

  我伸出手去。揽住他的腰,闭上眼睛,主动把我的唇向他凑过去。他躲闪了一下,便被我的唇捕捉到了,我的唇贴在他的唇上,舌头伸进他的嘴里,吮吸着他嘴里的味道,他的舌头很湿,舔起来甜甜的,我用力的吮吸着,在他的嘴里搅拌着,寻觅着,无比的快乐和狂喜瞬间把我完全包围了。

  他趔趄一下,倒在了我身上,强壮结实的身躯完全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感受到一个无比坚硬的的东西顶在了我的小腹上。我猜想,那一定是男人的生命之源,我在一本言情小说上看到过,男人在情慾勃发的时候,阴茎会勃起,插入女人的小穴里,带给女人欲仙欲死的快乐。

  他疯狂的吻着我,大手解开我的上衣纽扣,把我的乳罩推开,然后不停的揉搓,爱抚,带给我一波又一波快感,我呻吟着,扭动着,享受着来自於他的更多的爱抚。

  一阵凉风吹来,我这才发现,我的裤子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被他脱到了脚跟。

  他低下头。亲我的乳房,又用舌头舔我的乳头,他的濡湿的舌头舔的我的乳头又酸又痒,而他的手指在我光滑如玉的肌肤上流连忘返,慢慢地滑翔到我的大腿根部。那里在他的爱抚和亲吻之下早已经泛滥成灾。

  他的手指在我的小穴洞口慢慢地划拨着,玩弄着我的阴毛,我的小穴深处感到从未有过的空虚,渴望着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插进去,帮我止住难耐的奇痒。奇异的,他的一根手指突破我的小阴唇,插进了我的小穴。

  「啊--」我如遭点击,触电般的快感迅速以小穴为中心向四下蔓延,伴着他手指的深入,我的花瓣慢慢的打开又关闭,牢牢的吸引住他的手指,使他再想深入已经非常困难,而我也觉得,小穴内更加难受,我的淫水流得更多了。

  「你好敏感,流了好多水!」

  他喃喃的说着,唇舌更加生动热情的吻着我,他的手指开始在我的洞里轻轻抽插,我舒服的倒吸一口凉气,身子不安的扭动着,迎接着更多的快感。

  「兵哥哥……我受不了了……我要……」

  我紧紧抱着他,使劲把他往我身上拉,我已经感觉到他的冲动,因为他的硬挺直直的顶着我的小腹,那么硬,那么有力,我渴望他的坚挺插入到我的下面,虽然他的手指也很销魂,但总给人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要……你……我好痒……快点……」

  「真的可以吗?」

  听得出他还在犹豫,都到了这份上了,他还装傻,难道不知道我已经慾火焚身了吗?

  我哀求着:「兵哥……我好难受,我很痒……」他似乎在做着天人交战,虽然手指一直在我的小穴里抽插,却始终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

  我受不了了,我要他,我再也顾不上女人的矜持,疯狂的撕扯他的衣服,我的手指抓住他的衬衣,笨拙的解着他的扣子,一颗,两颗……他的胸脯露了出来,好棒的胸肌,好壮的肌肉,摸在手里是那样的充实,那样的舒适。我摸索着他的胸口的肌肉,手指在他的乳头上划过,然后滑向他的腰际。

  他果然受不了了,发出野兽一般的呻吟:「别……这样,我会……做坏事……」真好笑,都这个地步了,还说什么做坏事,我才不管这么多,我找到他的皮带,费力的解着,但他的皮带扣很奇怪,我就是解不开,我听见他笑了一下,说:「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我是说,我们还不认识?」我几乎是哀求:「我确定,我爱你,我要你……」继续手上的工作,他听了我的话,站起身来,我看见在月色他的身体像一座山一样强壮,经过严格练的筋肉彷佛钢筋铁骨,在夜色中闪着极其性感诱人的光芒,我爱极了这具阳刚健壮的肉体,我看着他,他极其缓慢的脱下衬衣,解开皮带,他的裤子落到脚脖,军用内裤下,黝黑的勃起搭起了好高的帐篷,显然已经冲动到了极点。

  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我爱他,就在这极短的时间里,我觉得,我已经爱他几千几万年了。

  他就要脱下内裤了,我的心骤然紧张了起来,虽然慾火中烧,但毕竟是第一次看男人,我想闭上眼睛,但却舍不得即将到来的时刻,况且他已经看了我的裸体,我不看他的,岂不是太吃亏了吗?

  他终於扯下了内裤,他的肉棒弹跳了出来,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那团漆黑却显示出它的强壮来,在他肉棒下方,那团垂垂累累的东西此刻也好像焕发了生机一样,跳跃着,好大,这样大,这就是男人的鸡巴吗?我的心开始突突的跳了起来,男人就是用这个东西插进女人的小洞里占有她的吗?

  他蹲下来,拉起我的手,把它放在他的武器上,我大吃一惊,好烫,好壮,想躲开,但奇怪的是竟然不由自主的抓住了它。真的好粗,好壮,握在手里竟然无法完全握住。

  我抬起头,把它放在脸庞,轻轻摩挲,还用舌头调皮的舔一下,然后看他的反应。

  他的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像是痛苦,又像是舒服,在我还没有舔几下的时候,他忽然把我推倒在衣服上,然后狂野的压在我的身上。我还没有来得及叫出来已经被他整个的压在了身子底下。

  他疯狂的吻我,双手在我身上上下抚摸着,硬硬的肉棒在我的两腿中间冲撞,但似乎是太急了,或者是经验不足,一直找不到正确的方向。他的脸上露出焦急不堪的表情,而我亦无法再忍耐,就抓住他的肉棒,帮他放到了正确的位置。

  像做梦一样,我的下体忽然间闯进一个硕大无比的东西,把我的小洞用力撑开,然后毫不犹豫的捅进了我身体的最深处。

  「哎呀--疼!」

  下体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然后小洞瞬间被填满了,疼痛伴着说不出来的盈实感,彷佛整个身心都被填满了,我咬着牙忍着,他也发现了我的痛苦,不敢再动,温柔的吻着我的脸颊。「不好意思……弄疼你了吗?我是第一次!」他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我的心里在唱歌,在他的拥吻下,我开始放松下来。

  他开始慢慢的律动,肉棒轻轻的抽出来,然后一点一点的再送进去,温柔的拨开我美丽的肉蕾,在我团团嫩肉的夹裹中进入到最深处,把我的小穴完全占据,然后再次退出,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疼痛已经逐渐消失,又酸又痒的感觉逐渐以小穴为中心向四下蔓延,随着他的抽插,洞口流出更多的淫液,而他进出则更加的顺利。

  「兵哥哥……我要……好酸……」

  我挺起腰,迎接他的进攻,而他也没有让我失望,抽插的速度和力度逐渐的加大,而且他每一次的进攻都能插到我最深处,令我欲仙欲死。我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夹着他的腰,让他进入的更深。

  「你下面好美……」他赞叹着,狂抽狠插,鸡巴彷佛成了无坚不摧的刚枪,在我的肉洞里翻江倒海,带给我一波又一波狂喜和快感,我要疯了,我紧紧抓住他的腰,指甲掐进他的肉里,他亦开始大声呻吟:「真他妈的舒服……」随着他的呻吟,我的内壁开始有规律的蠕动,一阵接一阵无法形容的快感席卷我的四肢,冲击到我的心里深处,我大声叫起来,身体开始痉挛,颤动,小穴里疯了一样流出大量的淫水:「啊……啊……我受不了了……快停下……」但他的鸡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仍在拚命的抽插我的小穴,鸡巴与阴道摩擦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淫靡。他像打桩机不停的操着我,肉体与肉体撞击的「啪!啪!」声此起彼伏:「停下……停下……」我揪住他的臀,求他停下,但他的撞击却更凶狠,蓦地一股热流冲进了我的小穴里,一股一股,冲刷着我的内壁,热乎乎,爽的我再次尖叫起来。

  然后他缓缓的趴在我身上,不再动弹。

  正在这时候,忽然远处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一定是电影散场了!

  我慌忙爬起来,胡乱穿着衣服,要是给人发现我跟一个陌生人在这里做这种事,那一定要羞死了。

  他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对不起……我一定会负责的,我是……我一定会找你的……」我慌乱极了,根本没有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收拾好之后,就匆匆忙忙逃开了!

  后来我知道了,我做了今生最最愚蠢的事,我爱上了这个陌生人,可是我竟然记不清他的样子,只知道他很英俊,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他是那里人,我更不知道他是哪个部队的。

  我只隐约听见他说他会再来找我的。我竟然忘记了,我也没有告诉他我的名字。

  可是这依然无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我爱他,用我的整个身心爱他。

  我日夜思念着他,我曾多次在夜里独自一人到我们相遇的小树林等他,希望可以出现奇迹,让我能够再次遇见我的爱人,可是他却如石沉大海,一去便再也没有了消息。

  漫漫长夜,我以泪洗面,上天既然给了我幸福,为什么又要这样折磨我,我的爱人,你到底是谁,你到底在哪里?

  你为什么不来找我,难道你只是逢场作戏?或者你已经将我忘记,我只是你生命的一个过客?

  每次看到穿军装的从我眼前经过,我都毫无例外的要仔细打量,希望可以跟他的容颜,他的样子重合,然而每次都是失望。我找不到丝毫熟悉的气息,也找不到似曾相识的感觉。

  慢慢的,我绝望了,或者我们根本就是萍水相逢,只有那么一刹那的交点,之后便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各奔东西。

  我该怎么办,我该忘记他吗?

  可是,他留给我的感觉,已经深深镌刻进了我的灵魂深处,他的肉棒在我身体的悸动彷佛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它一直在那里,陪伴着我,而且越来越清晰。

  漆黑的夜里,我抱着枕头,想像着他的样子,我才能入眠。

  我要等你,我要用一生一世来等你!

  亲人,朋友都劝我嫁人,也有人给我介绍对象,有一个条件还不错,可是都被我婉言拒绝了。他们以为我不正常,这么大了还不嫁人,一定是生理方面有缺陷,我也懒得解释。

  日子就这样慢慢的过着,我的希望也像这日子,起起伏伏。

  他会来找我吗?他能找到我吗?

  她是谁?

  她遭遇歹徒,我救了她,这本来无可厚非。千不该万不该我跟她发生了关系,我是军人,这是严重违反军纪的,我会受到军法处置的,甚至会被送上军事法庭,我该怎么办?

  她不认识我,第一次见面就跟我发生了关系,难道她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吗?

  可是那天夜里,她明明疼的要命,那是女人第一次才会有的现象。可是她又那么热情主动,怎么看都不像是第一次。如果她是一个作风有问题的女人,我去找她,岂不是把自己毁了吗?

  我该去找她吗?

  可是我上哪里去找她呢?她叫什么名字,家在那里,我统统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呢?

  无论如何,我还是得去找她,我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上军事法庭就上军事法庭吧,一个军人,更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不管她是什么样的女人。跟她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好,很舒服,那是我第一次把自己的阴茎插入一个女人的身体里,真是爽极了,原来做爱是这样的让人难以忘怀。让人愿意拿所有的一切去交换。看来,我是真的爱上她了。

  等忙完了这阵子,我就去找她,我要娶她当老婆,她一定会是个好女人的。

  又要出发了,这年头灾难真多,军人嘛,就是指哪打哪,我亲爱的姑娘,等我回来我就去找你,等着我。

  又受灾了,看着那群迷彩在灾难现场忙绿,我心里很难过。

  你也在人群里吗?那些绿色的身影,哪一个是你呀?

  你知道吗?我想你,我想你想得要发疯了,你是把我忘了吗?

  我的眼睛忽然直直地盯在电视屏幕上。

  那个样子,那个身影,怎么这样熟悉?难道是?

  我的心狂跳起来,是他,一定是他,那夜的月色很亮,我看得很清楚,就应该是这副面容,这个高鼻梁,这个英俊的面庞?

  可是电视上说什么来着,烈士?烈士……他他他……怎么成了烈士?

  电视屏幕上,群众泪流满面在夹道送别他们心目中的英雄,他们呼喊着,表达着内心的哀伤与不舍,电视屏幕外,我心如刀绞,泪如雨下……你就这样走了吗?你不是说你会回来找我的吗?

  我应该去为你送行吗?我去怎么说?

  一个英雄跟他救下的女人发生了一夜激情?

  不,你是我永远的爱人,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玷污了你的名誉,就让我们这段关系从此变成你我永远的秘密吧,等着我,我会很快到到天堂找你!

  字节数:15355

  【完】

  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顶”,你们的“顶”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