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逃难到泰国】【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我名叫小光,是一名马夫,并不是指畜生那种马,是在街上带着妓女供应给嫖客的那种,俗称马夫!

  我带的是泰国妓女,必须懂得讲流利的泰语,所以我是属於尃业人仕,很受妓女和嫖客们尊敬!

  我人缘极好手上嫖客又多,引起很多华籍的妓女不满,纷纷起哄说我是汉奸,人云亦云之下很多人纷纷感到不满,有心挑拨者是神通广大加上又是出自女人的口,欲加之罪续引起江湖对我展开嘴角之争,后来得罪某位老大向我发出追杀令,最不幸是我老大又刚被捉还未放回来,暂时没有人可以维护我,最后在众多泰妓们的支持下,劝我暂时躲避当作是出国散心!

  「我怎能离开你们呢?那你们日后怎样找嫖客呀!」我说。

  「我们没关系!你的性命比较重要呀!你又是嫖客的精神之柱,不能发生意外的,我们相信只要你老大回来,那些语无论事挑拨事非的小白,就会解散了,你走吧!我们会照顾自已的!」妓女说。

  如今外面形势对我十分不利,只好听她们说暂时躲避了,通了几个电话告诉熟客说我有事外出,但他们消息灵通叫我不必担心,马夫有马夫的规则,等你老大回来就行了,还给了我一些钱叫我玩得开心点。

  最令我感动的是那些泰妓,居然把钱都交给我,还写了很多地址和家信,要我去他们的老家暂住,我只好含泪踏上逃亡的旅途了!

  坐在飞机里,回想着我也是为淫民服务,甚至有些熟客我都不赚了,凭良心我可没做错呀,难道我不带华人妓女只带泰妓女,就是汉奸吗?

  最可恨是租房间的小白也鄙视我,不肯把房间租给泰妓,那有这种道理呀!

  满腔的愤怒只能往心里藏,反正等老大回来才作打算,虽然孤身上路但有泰妓们的地址和金钱,心里总算有点安慰吧,飞机起飞的时候,望着机场外面心诉你们小心了,嫖客们再见了!

  听说泰国的治安向来不好,虽然我也是跑惯江湖的汉子,毕竟人生地不熟,而且听说他们身上都有枪想起都有点怕怕,尤其是他们的降头更是厉害!

  虽然我感到很落泊,但支持者给我的那份温情,也感到安慰和踏实。

  终於抵达曼谷机场,看见泰国的文字和每个人身上的服式,给我了一种新鲜感,象征要开始重新过新生活,内心涌起一份喜悦但茫茫前路令我又迷失了方向,看到那些神武的军警,煞气果然比我们的警察强很多!

  辨好了手续真正踏进泰国强土了,走到接客台看见一个牌子竟然写了小光两个字,好奇的上前询问,原来是泰妓阿蜜通过电话叫他来接我的。

  「我是蓬猜,是阿蜜叫我来接你的,我是她哥哥!」他双手合礼的说。

  我知道这种是欢迎的手式,马上双手合十的还礼。

  「沙哗弟Club!篷玛杂HongKong,次小光!」我用泰语说。

  「我知道你来自香港叫小光!」他以生硬的潮洲语说。

  「你会讲潮洲语?」我惊奇的问。

  「是呀!我以前的老板是潮洲人,所以会一点点,你的泰语讲得不错!」「客气了!哈哈!以前我的伙记都是泰国人!」我说。

  我们登上一辆德士。

  「Watser棉,拜溜!」篷泰用泰语向德士司机说街道名。

  逃难到泰国2(抵达第一步要做的事)「篷猜兄!我们现在去那呢?」「我们先到庙里找我师父,叫他老人家先把身上的霉气驱走再说!」「篷猜兄!你的师父是那一位?」我心想不会带我去找降头师吧?

  「我师父是阿僧龙,他的法力很强!」篷泰沾沾自喜的说。

  我从他的表情相信他说的这位高僧法力应该不差,心想把小人赶走也好!

  原来这间庙离机场不远,我下车后觉得不是庙应该称寺才对,一幢幢的建筑物可称是古色古香,而且都是油上金黄色,看了让人赞不绝口!

  篷猜却带我到一间用木搭成简陋的破堪小筑,还要爬上一条残旧的木楼梯。

  每踏一步楼梯级发出「吱!吱!」的怪声,我的心也随着声章跳一下!

  里面聚了不少信众,高僧见了我知道是从外地来的向我笑笑!

  也许游客有优先的关系,高僧先和我祈福洒水,当高僧念起经文,大家都把头俯在地上,可见他们对高僧是多么的尊敬,我入乡随俗也俯下了头!

  洒了水之后高僧说我这趟来得好,不必要的争执就别说话,以平静的心去看平常的事,内心自然就会更寂静,心寂静就会忘掉烦懮,没了烦懮贵人就会出现,贵人出现自然会脱离危险,脱离了危险就会鸿运当头了!

  高僧说得很玄妙呀!怎么不是应该贵人出现后才没有烦懮的吗?

  「你现在烦懮吗?你的贵人现在能出来吗?」高僧笑着对我说。

  我心里刚想到的问题,竟然全给高僧看出来了,他法力真是高呀!

  我们拜完了佛之后篷猜便带我回家。

  这一趟他不叫德士而叫了两辆电单车。

  「篷兄!为何不叫德士呢?」「现在的时间很塞车,所以坐电单车比较方便,反正你的行裹也不多!」「你想带我到那里呢?」我问。

  「当然去我家呀!」篷猜说。

  我心想不好吧,第一趟来泰国当然要试试这里的色情业,去他的家不方便吧,还是先住几天酒店此较妥当!

  「篷兄!谢谢您的好意,我想试试这里的酒店,好吗?」「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的家是在清迈,我在曼谷租的apartment是一个人住,你也租一间很便宜,服务和酒店一样,没介绍错你的,走吧!」即然是这样就没关系了!

  「蛇盘怪Soi2甘2,拜溜!」篷猜用泰语向司机说街道名。

  果然乘电单车避开了很多塞车的地方,有个当地人带着果然方便很多,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天气太热尘太大了,整条街上都是车的喇叭声非常刺耳!

  很快被司机载到一幢新的建筑物!

  「怎样?满意吗?」篷泰笑着说。

  「我当然满意,不知道租金怎样?」「我和你讲好租金了,4000一个月包全部家俱,我的面子不用豫缴按金!」「美金吗?」我问「当然是讲泰铢啦!」篷泰说。

  「好的!太感谢你了!」我开心的说。

  我们兴高釆烈的走进去,当经过一间理发店的时候,看到一名很白的中年妇女坐在店外,看她一身尊贵的打扮,像是一名有钱的妇人,当我走过她面前的一刻,她好像受了惊吓一般,但很快她又恢复平静,接着对我笑了一笑!

  我很礼貌的对她笑了一笑,然后走进大堂证记,我被带到一间想当不错的房间,点好了所有家俬电器后,心总算暂时性定了下来,起码一个月不用烦了,打开窗口看见刚才那间理发院,可是那位女人已经不在了!

  逃难到泰国3(租屋奇遇)我突然想起为何刚才公寓内,会有那么多女子走来走去呢?

  「光哥!那些女子都是这里的住客,她们都是离乡背景来曼谷找生活的,大多数都是来自清迈和云南省!」「什么?云南省?那不是中国女子吗?」「是呀!很多游客想找会说国语的女人,所以便把她们找来了!」「那她们来曼谷做什么呢?」「当然是陪客人呀!」篷猜笑着说。

  想不到中国人也到泰国和泰国人抢生意,那泰国人到中国人的地方找生活又有什么错呢?我不是很无辜吗?

  「光兄!时间不早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找女子,然后带她们一起吃饭好吗?」这简直就是我逃亡选上泰国的主要原因了!

  「篷猜兄!我不是很好色!」我假正经的说。

  「光兄!你少来这一套了,是不够钱吗?我有呀!」篷猜大方的说。

  这位仁兄果然够义气,江湖人最忌就是请人嫖妓了,想不到他竟然连我弟弟也照顾了,这种兄弟那里找呀!

  经过走廊听到女子们喊:「快穿上衣服有人经过!」「有什么好怕的,看一点点没关系呀!」篷猜笑着向走廊的女子说。

  女子们都笑了起来,我跟在篷猜后面不敢多说话,只是笑脸迎人!

  从我后面传来一句话:「看那中国人好英俊呀!」「那你湿了没有啊…!」一名女子喊说。

  这个公寓真是太神奇了,家家户户乐融融的,不像我们国家的住户,几年都不曾见过一次面!

  这趟篷猜坐德士了!

  「苏弟山soi6甘6」篷猜用泰语向德士司机说街道名。

  「篷兄!怎么乘德士了?」「我们不能弄乱了衣服嘛!你看我穿着皮鞋了!」篷猜得意的说。

  「哈哈!你妹妹阿蜜和你一样!」我笑着说。

  「对了!我妹妹她好吗?」篷猜问。

  「她很好!」我说。

  他听了后把头低下不语。

  我不知道篷猜知道她妹妹当妓女吗?这回可难为我了!

  我们很快来到了目的地,现在晚上七点,我好奇想知道这里的情形是怎样?

  「篷兄!这里是怎么样收费的,价钱是多少呀?」我问。

  「光兄!这里是晚上八点开始,高潮是九到十点,现在这段时间很多都是在整装准备八点出场,但我是这里的熟客所以早点来也没有关系!」「请问找女子时间上怎样算呢?」我问。

  「这里是两种性质,一种是做一次爱,一种是陪过夜12小时,多数女子都会陪你到第二天的四五点,她希望你多给一点小费!」「价钱方面?」我问。

  「价钱短的就500到800,长的就1500到2000,游客就双倍,日本人就四倍,游客的双倍是回扣给导游,等会进去你别给钱,记住了!」「为什么日本人收那么贵呢?」我问。

  「他们给美金而且日本人有钱嘛!」篷猜说。

  「原来如此!如果我自已来不是要给3000- 4000吗?」我说。

  「是呀!泰国不靠游客那靠什么好呢?泰国那么穷!哎。!」篷猜说。

  他说得也是泰国真的很穷,无奈…!

  「走吧!我们回去后再和你详谈吧!」篷猜说。

  我们走进了一间挂满灯光的小屋!

  逃难到泰国4(找妓篇)一名胖胖的中年妇女口嚼着槟榔走上前!

  「噢…篷猜…为何那么久不见你了?」胖妇问。

  「最近跑去合艾公干,有什么新货色吗?」篷猜问老妇。

  「有!我们CAT是最多美女的,他是…?」胖妇人问。

  「他是我妹夫…!」篷猜说。

  胖妇人笑笑走过来我身边!

  「Hi…howareyou?」胖妇人问我。

  我以泰文回答她,胖妇人笑着还称我泰文讲得好,接着她便叫化好装的女子,一个个走进来让我们看。

  我感觉好像在点秋香,燕瘦环肥应有尽有,不得不让我佩服这里的黄色事业,比起我们的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篷猜望了一下摆出很凶的脸望着胖妇!

  我被篷猜这个眼神也吓了一跳!

  胖妇好像知道篷猜兄要说什么,马上叫全部的女孩子退回去,然后带我们到后院另外一间屋子,原来这里就是妓女的化装室。

  「篷猜!全在这里了你自已看吧!」胖妇说。

  这间屋子果然别有洞天,里面每个都有模特儿的高度,而且每位都有很美丽的脸孔,丰满的胸和小小的腰,有的还来不及穿衣服露出了两个大奶,看得我都呆了,这简直可称是小美人国呀!

  「光兄!这里的女子你可以随便选了!」篷猜说。

  「好的!」我说。

  刚才的女子已经是很不错了,想不到还有另一个天堂,要不是篷猜发怒我想今世也很难开此眼界,其实也不用选只要随便挑一个都是美女!

  以我当马夫的经验只要一看便知道是什么料了!

  最后我走到一位女子身旁。

  「篷猜!我就选她吧!」「光哥,你觉得这位好吗?」篷猜摇头的说。

  「篷猜兄!你看她眼睛和中指都很短,证明她的阴很浅短容易插到花心,鼻子洞圆而挺,双奶肯定竹笋型,嘴唇长得薄阴唇肯定不会厚,头额长得高叫床声音肯定骚!」我说。

  篷猜听我说得头头是道,半信半疑的也叫我帮他选一个。

  我很快给他选到一个,其实这里的女子实在是不用怎样选了!

  「淑班美,淑班丽,。ff拜!」胖妇人用泰语向两名女子说。

  我们付了钱后,胖妇人叫我们到外面等女子换衣服!

  「篷猜兄!刚才你为什么发怒呢?」「胖妇收起好的货色竟然叫一些劣的出来给我们选,你说我该发火吗?」「如果万一打起架来怎么辨?这是人家的地头呀!」我试探问他的底细。

  「别怕!他们知道我的底不敢对我怎样的!」篷猜胸有成竹的说。

  我想篷猜不会是黑社会的老大吧,那他妹妹何必出来当妓女呢?

  「篷猜兄!那胖妇为何不先带我们去后面选呢?」我问。

  「光哥!其实后面那些主要是做短客,以她们的条件一晚跑十转都不是问题,现在给我们捉了去过夜,她们就会有所损失,所以不给我们选是有原因的。」原来如此!那她们跑短当然是好过做长的了!

  我们等了一会,两名女子下来了,她们换上普通装之后,简直看不出她们是妓女,我选的那位简直像香港小姐呢!

  「她叫阿美,她叫阿丽!」胖妇人笑着说。

  「嗯…拜。!」篷猜头也不回的拖了女子便走出去了!

  逃难到泰国5(模特儿的服务)「篷猜兄!现在我们去那吃饭呢?」「我们去金满楼吃鱼翅,这一餐就当我替你接风!」篷猜说。

  「这怎好意思呢?你照顾我应该我请你才对!」我说。

  「不!我们泰国人是这样的,更何况我是泰北人!」篷猜说。

  接着篷猜招了一部德士!

  「拜耀华力soi3兰阿含金满楼!」篷猜用泰语向德士司机说街道名。

  在车上阿美紧紧的拖着我的手,车子偶尔震荡我的手碰到她的奶,它给了我一种具有震撼的弹力,使我紧张的望她脸红的脸,不知道她是假装还是真意,竟然会害羞轻轻推开我的手,还向我露齿一笑!

  当阿美放下我的手,很自然我的手便落在她的大腿上,刚好我的手指触摸到裙的开叉处,摸到滑滑的粉腿,不禁勾起我的色心,模特儿我还真的没试过,再次望一望她,她像小鸟依人般把头靠在我肩膀上,我真想马上回房间狠狠的操她一次!

  车子总算穿过繁忙的街道,经过一座很宏伟的建筑物,篷猜告诉我那一座就是皇后的其中一座别院,想不到竟然会这么大,听说里面饲养了三头白象!

  这我就不清楚是真是假了,白虎就听过白象从来还没听过!

  终於抵达耀华力,原来这里就是唐人街,有的人称是金城,到处都是金店,而且还有很多华人店铺,来到这里总算有点亲切感!

  我被篷猜带到一间高贵的酒楼,里面像是中菜部还有歌星献唱,顾客不是很多,也许是价钱贵吧,我们进去后所有人都望着我们,相信他们的视线都是投在两名女人身上,当然我们也沾沾自喜了!

  灯光下看着阿美和阿丽两人,除了艳丽照人之外服待态度更是一流,帮我们抹乾净桌上的餐具还为我们添酒,她们两人仪态大方完全让人看不出是妓女,勉强的说她们象是我们的秘书。

  篷猜点了很多菜有鱼翅,龙虾,乳猪身旁两位美女,给我们的照顾是无微不至,除了挟菜给我们之外,还偷偷解了胸前两粒钮扣,让我们的眼睛也大饱眼福,加上她们身上传来的香味,这一顿饭是有史以来最丰富的。

  我一边吃一边偷偷的摸摸她的奶,果然够大还是货真价实呢!

  篷猜兄的酒量非常好,转眼间喝了大半支威士忌,泰国人很怪不喜欢白兰地!

  「光哥!您别喝太多酒,我怕你晚上醉了睡觉呀!」小美小声在我耳边说。

  这一句话很普通但我听了感到很兴奋,她怕我今晚冷弱她,有趣!

  望着她半个丰满的乳球,一身洁白的皮肤加上几点醉意,恨不得能马上提枪上马直捣黄龙,可惜在大庭广众之下,只好抑压内心的一欲火,希望尽快结束这餐晚饭,早点回去大干一场!

  总算吃完了这顿开心饭,我急着想回家辨工事,但篷猜却把锁匙交给她们两个叫她们先回去房间等我们!

  送走了两位美女上车,我马上问篷猜为何要她们先离去?

  逃难到泰国6(古法按摩)「光哥!我带你去试试泰国的古法按摩!」篷猜说。

  我心想你不是有病吧?

  「我们有美女为什么不回家先享受呢?」我问。

  「光哥!这一点你就不明白了!我们喝了酒最好就是去做正宗的古法按摩,这种古法按摩不是色情的,我们给她们推拿之后,体内的酒就会推动血气运行,一来可以精力充沛,二来趁按摩时间可以小睡养精蓄锐,三来我们给按摩女郎摸到满身欲火,想起家里的美女就会更加兴奋,最重要一点是我们回去后,看着美女穿着性感的睡衣在床上等着你的一幕就值回票价了,还有是她看见你回来马上起床服待你更衣,这种就是皇帝的享受呀!」篷猜笑着说。

  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泰国果然是色男的天堂!

  我们来到一间古法按摩院价钱很便宜300铢全套,挑了两名比较好样的就走进房间,我和篷猜同一间房,他叫我趁有机会便大胆的摸摸她们!

  两名按摩女郎走进来,篷猜掏出两张100铢,把其中100铢给了我。

  「这100铢赏你的!」篷猜说。

  「谢谢您!」女郎双手合十的敬礼。

  「那有这样给你的呀!」篷猜笑着说。

  女郎笑了一笑伸手拉开她的衣领,篷猜把手伸到她的衣内,将钱塞进她的乳罩里面,当然也会趁机会揉了一下,女郎脸红的低着头!

  我学篷猜一样把手伸到她另一位女郎衣内,用手指挑开乳罩的边,手指插进去碰碰她的奶头,然后才将钱塞进去,现在我相信篷猜真是一名老江湖了!

  我和篷猜两人换上了一件很阔的裤,赤裸着上身下体的内裤也脱掉,我明知道这是非常危险的,毕竟这些裤很多人都穿过,且容易会惹上皮肤病,但我胆子很大中标事件对我并不陌生,何况我的小鸟现在很需要亲切的手呵护它!

  背朝天躺在日式的榻榻米上,女郎以高明的按穴手法,力度柔而带刚靠着身体移动来借力,每一下带来了恰当舒服的感觉,尤其是按到大腿旁用柔软的手指,伸到裤档里碰我的罩丸,那种似有似无的感觉,比起打飞机还要来得舒畅!

  转过身是面对着女郎,看着她身上的乳房随着动作荡来荡去也是一种享受,到了按我手部的时候,我故意把手碰到她的奶上,她以羞怯娇憨的表情推开我,不禁让我想起初恋的情景!

  现在我明白篷猜兄为何带我来古法按摩了,原来是在进行叫妓理论!

  「光哥!要驱肚脐风吗?」篷猜问我。

  「篷猜兄!是什么呀?」我不解的问。

  「就是把肚子的风驱出来,不用涨在肚子里!」篷猜说。

  「好吧!试试到底是什么玩意?」我说。

  女郎换上一种薄荷味很重的药膏,女郎磨烫了双手然后在我肚脐上,用力的往下推,每一下的推动肚子感觉真的好像有东西向下移,也许是我心理作用!

  推了约十五分钟后,她的手便一直往下移动,移到我的鸡巴上!

  女郎推开我两条腿,然后用手指在我鸡巴上住下扫,偶尔也会捉起我的阳具,她用手从阳具底部的往外扫到龟头上,当我的阳具被她扫得挺起的时候,她的手在我的罩丸上一按,阳具马上软下手法真高明!

  接下来女郎拿起薄荷膏再次用在罩丸上,她的手指小心翼翼在罩丸上推动,没多久我突然想放屁,女郎好像知道叫我不用忍,尽管放出来不会臭的,我便随意的放出来,说也奇怪那些屁果然不臭,肚子感觉真的轻了很多,想不到泰国人对穴道如此清楚,到底穴道是谁发明的呢?

  一场香艳又刺激的按摩终於结束了!

  逃难到泰国7(喝蛇血)离开了古法按摩院,我想这趟该回家了吧!

  「篷猜兄!我们现在去那呢?」我问。

  「走!我带你到另一个好地方!」篷猜说。

  篷猜不知道又要做什么了?反正跟着他走准没错!

  我被篷猜这只老马穿过大街小巷终於来到一间蛇铺!

  「篷猜,沙哗弟Club!」中年光头汉出门迎接合手敬礼!

  篷猜很礼貌的回了一个礼,我也顺手回了一个礼!

  「篷猜!好久没见您来呀!从那里回来了?」光头汉说。

  「我最近到合艾辨事,刚巧有事回曼谷一趟,对了,这位是我兄弟从香港来的叫光哥,他会讲流利的泰文!」篷猜指着我说。

  「光哥!他是这里的老板叫篷玛,外号称蛇王!」光头汉和我敬个礼很客气的邀我们进店铺内坐!

  「篷猜!找我有事吗?尽管说不用客气!」篷玛讲。

  「我过几天会到合艾想找你同行,然后我们过吉兰丹好吗?」篷猜说。

  那不是剩下我一个人在曼谷?

  「好啊!你只要早一天通知我就行了!」篷玛说。

  「光哥!你和我们一起同行怎样?」笼猜对我说。

  「篷猜兄!我那会有问题呢!」我说。

  幸好不用留下我一个人在曼谷。

  「篷猜!想吃点蛇血吗?不要和我客气呀!」篷玛说。

  「我除了通知你这件事,第二就是带光兄来见识一下呀!」篷猜说。

  「光哥!你有没有喝过蛇血呀?」篷玛问。

  「篷玛兄,我没试过有点怕!」我说。

  喝血始终有点怕怕!

  「光兄!别怕!喝一杯很好的!」篷猜劝我说。

  「没试过你就要试了,保证你喝了之后,嘻嘻!」篷玛用手指敲了几下桌子!

  不会吧?那不是劲过威而钢?

  我笑笑点点头!

  「今天刚好捉到一个百步蛇的巢!」篷玛说。

  「百步蛇好吗?」篷猜问。

  「一条百步蛇好过十倍的三蛇呀!我捉给你们看!」篷玛说。

  「篷兄上山抓蛇的吗?」我问篷猜说。

  「是呀!他就是上山抓蛇而把头发都晒光了!」篷猜笑着说。

  我和篷猜到蛇笼看蛇!

  篷玛用一支长勾从蛇笼里挑出了一条蝎色的蛇!

  「你们看它谷起气的身形是三角型的!」篷玛向我们说。

  「果然是一条好蛇!」篷猜说。

  我对蛇不认识只好让他们决定了!

  篷玛用勾逗那条蛇,它很快竖了起来,用凶狠的眼神注视篷玛手上的勾,篷玛一招声东系西将它制服,立时引来观众的喝釆!

  篷玛捉住蛇的七寸部位把它吊了起来,然后用一些酒还是水之类的擦蛇的身体,接着用刀子切开蛇肚将血盛在杯上,再从蛇的另一个部位将它的胆割下,然后再取出一条白白的东西,最后将全部弄碎渗入蛇血里,接着加入一些黄酒递给我们!

  篷猜马上大口的喝下,我也只好像他一样把血和一粒粒白白的东西也喝下!

  「篷猜兄!那些白白东西是什么?」我问。

  「光哥!那是蛇鞭很有效的!」篷玛笑着说。

  「什么?蛇鞭?」我听了之后吓了一跳!

  「是呀!蛇鞭很有效的,等一下你们到处走走,让血液加促运行功效会更大!」我们告别篷玛兄后便四处逛逛!

  逃难到泰国8(泰国第一炮)篷猜带我四处逛逛,突然我看到中午见到那位中年妇女,她自已一个在街上走,看她的表情好像很不开心似,她发现了我用很高贵的笑容对我笑了一笑,今天她对我笑第二次了,我很礼貌的对她也笑了一个!

  「篷猜兄!你认识那个女子吗?」我指着那位中年女子问。

  「她好像是我们楼下理发院的老板娘,我很少碰见她!」篷猜说。

  我们两个走了一会身体开始发热,丹田好像有一团火,难道篷玛说的蛇血和蛇鞭起作用了?篷猜好像也发热提议回家了!

  我们抵达家门口,篷猜约定我明日中午一点吃饭!

  开门的一刹那内心感到一股莫明其妙的兴奋,想到小美魔鬼的身栽,鸡巴已经发烫的挺起,按下门铃希望能尽快搂住阿美,我还是头一回上模特儿,心里难免有点紧张和兴奋!

  听到开门声!

  一股很香的气味传了过来,阿美换上了一套性感的睡衣,内里还是真空!

  「光哥!快点进来呀!」阿美撒娇的说。

  我马上走进房内!

  阿美关好门后我马上从她后面抱着,双手摸在她两个丰满的奶上,她身上飘来的体香和香水味,教我意乱情迷!

  「光哥!你到那里去了?这么久才回来!」阿美亲了我一下说。

  我抱着她的小腰一起到床上!

  「光哥!我放水给你冲凉!」阿美笑笑的说。

  我想起篷玛兄说不能浸水,要不然蛇的威力会大大减少。

  「阿美!不用了!我不想浸水反正你也冲了凉,我自已冲行了!」我说。

  「嗯…那…我…在…床…上等你…把…那个…洗乾…净…呀…!」阿美说。

  这句话我已经很久没听过了,现在竟然由一位模特儿的口中对我说!

  走进去浴室匆匆的淋了水,抹乾身体急忙围着一条浴巾便出去了,阿美立刻张开被单,让我盖着免得我着凉,我立刻抱着她不停亲她的脸,她虽然假矜持的躲避,但她的嘴仍然贴在我的唇上。

  一条灵活的舌头挑进我的嘴里,还不停逗着我的舌头,阿美的舌头有如一条小蛇般,不断的挑弄我的舌根,而我的手摸她的乳房,如海棉一般的柔软,透过薄薄的睡衣摸到小小的奶头。

  原来阿美的睡衣胸前是开着的,我的手轻易的伸到衣内,好一对润滑的乳房,立刻用手掌揉搓它还用手指扭那小小粒的奶头,阿美的身体开始扭动,嘴中也发出嗯嗯的声音。

  一只冰冷的小手穿过我的大腿,尖尖的指甲扫在罩丸上,一阵痕痒的感觉即刻传便全身,臀部不停的扭动,罩丸受到指甲的刺激想退避却又舍不得!

  —条柔软的舌头在我的耳珠舔着,带来了无比的刺激,灵活的舌头慢慢沿下,舔过颈部直达我的乳头,阿美利用舌尖挑逗我的乳头,她想挑起我更大的欲火,最令我难受是她还不停的往下舔,我禁不住内心的冲动,双手把她的头推下去,她那柔软的舌尖穿过我敏感的小腹,终於停在我下体多毛的地方!

  逃难到泰国9(泰国第一炮)我的阳具抵受不了欲火的煎熬,高高的仰起头向她的舌头发出挑战,小美不惧我的毒龙,竟然把弱小的舌头送到我的龟头上,以灵活的挑动把整只阳具从头到尾舔了一次,她张开小嘴想把毒龙藏在嘴里,果然被她一步一步的含进嘴里,以轻快的吐纳和高超的技术避过她雪白的牙齿,完全将我整只阳具藏在暖暖的嘴里,小美利用双唇上上下下吞吐,我感觉上好像在阴道上抽插着!

  阿美突然一个翻身,把她自已的阴户套在我高挺的阳具上,她的臀部往下一沉,将我整只阳具藏在她又窄又暖的阴道上,臀部一上一下的摆动,由慢至快的套,没多久她已经发出浪叫,双手不停的揉搓自已的乳房!

  我身上发烫也许是喝了蛇血的关系,阳具比平时的硬而且充满力气,每当阿美的臀部朝下的时候,我的臀部便狠狠的往上顶一下,这一种佩合简直是天衣无缝!

  「啊…你很强…又长…嗯…好…你顶到很进…噢…哟…嗯…!」阿美陷入兴奋!

  我见阿美也累了浮起忴香惜玉之心,於是把她抱了下来让她躺在床上,我突然想起我忘了带套吓了一跳!

  我马上往阳具一看!

  奇怪!原来已经带上了,感到奇怪的望着阿美!

  「你什么时候给我带上套的?」我奇怪的问。

  「我把套藏在嘴中,当我亲你下面的时候为你带上的!」阿美笑着说。

  这真是不简单的技巧呀!

  刚才的懮虑一扫而空,马上感激的抱着阿美,嘴巴像小雨般落在她的乳房上,再次分开她的双腿,准备来个直捣黄龙,把多日的抑压全发泄到阿美身上!

  「光哥!你知道吗?我们做这一行最怕就是泄精,因为泄了后身体都会累上几天,刚才我差一点就泄了出来,但此刻我突然对你动了情,今晚很想泄一次,你慢慢来别急,好吗?」阿美很害臊的说。

  我是马夫很明白妓女这一点,她们是不可能有高潮的,因为她们开工的时候,会豫先把一块手掌般大的海棉塞在阴道里,除了是防止内部受损,还可以挤出一些水份,防止乾臊的磨损!

  我相信阿美她说今天想泄,因为她在我面前把海棉拿了出来!

  我很怕遇到这种情形,妓女这一招会让顾客爱上她,我提醒自已这一场只是交易,绝对会在明天早上结束!

  「光哥…来…慢慢插…进来…别太大力我的保护层拿了出来,你别弄伤我的下体,当我是你的情人,来亲我!」阿美闭上眼睛说。

  我陶醉在爱河里在梦幻里呀!

  我的嘴亲了过去,两人的舌头谁都不礼让互相顶着对方,阿美的手伸到下面握着我的阳具在阴蒂上磨了几下,很巧妙的推进她的桃源洞,然后把手转到我的臀部一拉,我的阳具便慢慢的推了进去!

  「嗯……啊…嗯…!」阿美小声的吟了起来!

  我把胸紧紧贴在她的乳房上磨着,洞里的淫水很湿滑每一下的抽插,都轻易插到底部,阿美的臀部摇得很厉害,每一下都佩合得恰到好处!

  「噢…啊…嗯…快…插进一点…大力推进去…嗯…!」阿美紧张的叫!

  为了满足她我拼命大力的推,每一下都撞进她的花心,她的手紧紧捉着床单,满脸通红大声的叫喊,身体不停的扭动似痛苦又似享受,双腿紧紧扣在我的臀部上,大力向上顶着来迎合我的抽插!

  「啊…大力…好像…要来…很久没。试过。快…嗯…!」阿美喊着!

  阿美身体的动作变得很大,一时紧捉着床单一时又抓自已的头部,不停的左摇右摆,她的叫声越来越疯狂,突然她的两手紧紧的抱着我,尖尖的指甲抓在我的背肌上,阳具感觉她的阴道在颤抖,我的两腿给她双腿紧紧扣着不让我动,她挺起臀部将花心移到龟头位置,使劲的磨拼命的磨,口中发出震撼的叫声,突然她全身打了一个颤抖,双手把我抱得紧紧的!

  「光…来了…来了。很怕。啊。啊。啊。我。啊。!」阿美发抖的说。

  下体不停的抽蓄,龟头被她花心一种很强的吸力弄到龟头酸痒无比,忍不住将体内的精子给射了出来!

  「啊。光…你射。了。?」阿美说。

  「是呀…你泄了没有?」我们装的问。

  「你怎会不知道我有没有泄?我全身都软了连续泄了两次…好久没试过了!」阿美顾不了清洁下体,她全身软下的躺在床上忙着喘气!

  逃难到泰国10(真相大白)第二天中午接到篷猜兄的电话,他告诉我公司有急事找他,所以要赶回去合艾,於是叫我和他一起同行,我只好匆匆洗了脸,便出去和他会和!

  走到楼下看见篷猜兄已经等我了,於是登上德士便过去接篷玛兄!

  「篷猜兄!为何会这么急要走呢?」我问。

  「公司叫我到怡保辨点事,所以要马上动身反正我们去怡保找西施也不错呀!」篷猜说。

  「是呀!听说怡保的西施腰细洞窄很过瘾的!」篷玛淫笑着说。

  「上天对我不错呀!」我笑着说。

  我们等篷玛兄交待店里一切事务后便去吃饭,然后到车站订旅游巴士车票,接着随处逛逛便登上旅游巴士向合艾出发了我们这一趟路程要十三小时才能抵达合艾,原本我以为可以好好的观看路上景色,可是我的想法是错了,一路上除了黑漆漆一片之外,什么也看不见!

  在车上除了睡觉也没有什么可以做!

  经过漫漫的长夜终於抵达合艾,这里比曼谷差很多,街道上和人群比不上曼谷的热闹,篷猜带我们去吃早餐!

  我们来到一间卖面的店铺,篷猜给我叫了一碗面,我一看原来是牛杂面,於是便大口的吃,我吃到一些滑滑户筋和蛋之类的,我觉得很怪但很好吃,过后我问他们这是什么东西?

  「光哥!这是牛鞭和牛罩丸呀!」篷猜兄该说。

  「什么?是牛鞭和牛罩丸呀?」我觉很很恶心!

  我们吃了早点篷猜兄去买车票然后回公司一趟!

  我和篷玛兄便四处逛逛!

  时间差不多我们和篷猜兄会和后,便继续动身出发了!

  我登上旅游巴士,篷猜兄和篷玛兄两人坐到很后而我我在前面,我感觉奇怪他说只剩下这些位了没有辨法!

  一路上我还是想不明白篷猜兄那么有本事,为何他妹妹要出来当妓女呢?也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吧!

  我们很快通过合艾的关卡,现在正式是我第一次踏进马来西亚的国土了!

  我持着英国护照,他们两个持泰国护照所以分开排队,到了检查行裹的时候,当我打开行裹的时候,给海关警察搜出一包东西,拆开一看原来是海洛英!

  我被吓了一跳!

  海关警察把我带进到一间房间,开始对我盘问!

  我向他们说我不知道什么一回事?可是他们不相信我而且他们也看不到有篷猜和篷玛的名字人境,结果我被扣押到监房!

  可能我是华人而被关进华人的监牢,里面有一个人一直望着我,他长得很像我,於是我上前和他打招呼,详谈之后原来他也是来自香港名叫阿俊!

  他告诉我他也认识篷猜和篷玛,他和我一样是上了他们两人的当!

  我莫明其妙的问到底是什么原因?

  他说他们的首脑在香港辨了一些妓女,然后叫妓女骗香港的鸡虫到泰国游玩,然后暗中利用鸡虫帮他们运毒,很多人都中计!

  我恍然大悟原来阿蜜为何会当妓女了!

  篷猜是不是他哥哥我就不清楚,我知道我身上的信用卡给他们盗用了,他们怎会如此神通广大呢?

  「你是否被篷猜带到高尚公寓租房呢?」阿俊问。

  「是呀!难道你也是吗?」我问。

  「他带我们去租房目的是盗取我们的护照资料,然后带你去按摩,趁你到洗手间的时候,便抄下你的信用卡资料,然后便可以趁你在长途巴士里的时候,四处签帐套取现金了,他还会派一个人在你身旁不让你用签卡!」这个手法果真高明!

  「难道他会请我嫖妓吃鱼翅了!」我说。

  「那也是你的钱,你真的以为你真的租了一个月吗?其实他只是替你租了一天,那几千铢便用来请你吃饭嫖妓,还有他带你到庙也是想你能平安运毒呀!」阿俊说。

  我上当了他的当!我还一直称他为兄这回真的给他害死!

  「阿俊!你被判要坐多久?」我问。

  「我们目前只是被调查中,所以有很多疑点对我们有利,暂时还不会提我们过堂,我没有什么想的,只是想公寓那间理发店!」阿俊说。

  「理发店?莫非你是想那位中年高贵妇人?」我问。

  「是呀!你见到她吗?她是我的爱人!」阿俊说。

  原来那名妇人看见我的时候,吓了一跳的原因是把我当成小俊!

「我只是在窗口见过她!」我默默的说。

  (完)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