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芳邻小媚,让我激情迷醉】【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
??????? 我的隔篱最近多了一个芳邻,她就是小媚,是刚刚由外国读书回来的小妮子。小媚年约十七、八岁,美得有点令人望而失神,她的漂亮叫人暇思。

??????? 白嫩的肌肤,清纯的容貌,修长雪白的大腿,相信一定迷倒过不少的男人。

??????? 她自从回来之後,就经常走过来与我谈天说地,我和她的相处倒是十分投契。不过我虽然十分喜欢这个女孩子,并不敢存有一点儿非份之想,因为我已经有自己的家庭。尽管妻子不在身边,然而我一向对她还算忠心,她虽不在,我也从来没涉足风月场所。

??????? 不过,李小媚却是常常用一种奇异的眼光望我,表示对我的学识非常崇拜和仰慕。

??????? 她也向我吐露她的心声。所以我知道,她母亲替她择偶的条件只重于金钱,而她自己则着重风度,她说她最喜欢的男性就是像我这样的男人,可惜我已婚,不属人选。她曾经说过,她决不会嫁给一个已经结婚的男士。正因为这样,我们之间的相处好像没有了什麽避忌,谈笑中几乎一家人似的亲切。

??????? 这一天,又是一个星期六了。中午,我坐在花园吸着烟,这里是我最喜欢呆坐着冥想的地方,小媚又出现了。她也在我的身边坐下来,对我微笑。

??????? 当她微笑的时候,她是用眼睛在微笑,而不是用嘴巴在微笑,她的眼睛是那麽大、那麽讨人喜欢。

??????? “王叔叔!她说道:难得在这个日子碰到你!

为什麽这样说?

??????? “可不是吗?小媚说:近来的星期六和星期日,你总是不见人影的!

??????? 她眼睛又在微笑,她笑着说道:也许你约了女朋友吧!

??????? “你以为呢?

??????? “我以为这一点也不奇怪哩!小媚说:像你这样一个男人,没有女朋友才是出奇的事呢?

??????? “你又怎样呢?我问,你的周末和周日又有些什麽消遣呢?

??????? 她耸耸肩道:有时躲在家中看书,有时去看一场电影消遣一下吧了,像我这样的一个凡人,还有什麽好消遣的?接着咭咭地笑起来。

??????? “上星期我妈介绍了一位新的对象给我,我跟他一起去看了一场电影,这可以说我最特别的一项节目了。

??????? 我抬起一边眉毛,心中忽然有了一股很强烈的、莫名其妙醋意,我说:怎麽,你开始向你妈妈屈服了吗?

??????? “不,不!她摇着头说:不是这样的,有钱虽然是他必要的条件。但除了友善之外,他还是年轻英俊而且有为的。

??????? “那麽,你不是很满意了吗?我说。

??????? “怎麽,王叔叔,你好像一点也不为我高兴。

??????? “不,不!我连忙摇头否认着,有点尴尬的说道:谁说我不高兴?我不过是关心罢了,你跟这位年轻又漂亮的贵家公子发展成怎样呢?

??????? 她说道:坦白说,我倒是一点也不讨厌他的,但是看过一场电影就完了。

??????? “为什麽呢?我问道。

??????? “这人也有个讨厌的地方。他在电影院里摸我的大腿。第一次跟他去看电影,他就摸我的大腿!他当我是什麽人?

??????? 我不禁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连嘴里的烟也差点喷了出来。我好一会才能说得出话,问道:那你怎麽样呢?哈哈!你的大腿的确很美嘛!

??????? “我嘛!她说:你以为我怎办?我刮了他一掌,然後就走掉了,他以後也休想再有机会跟我见面!

??????? “那你妈妈岂不是又生气了?

??????? “我才管不着!她不屑地皱皱鼻子。

??????? 沉默了一会,我说:我在想,小媚,我有了一个好主意,今天大家都有空,我请你去看一场电影如何?我们去看一场五点半的电影,然後去吃晚饭,你会跳舞吗?

??????? “不大会,小媚说:不过你可以教我的。

??????? “假如我也摸你的大腿呢?我问。

??????? 小媚咕咕地笑起来:你是不同的,王叔叔,你摸我的大腿,我也不会刮你一掌,只是我也会摸你!

??????? 我又哈哈笑起来了。她说:那麽我们走吧!

??????? “我们还是下要一起走的好,我说,你知道的,给人看见了,不大好意思。我们还是到电影院去见面吧,你要看什麽电影?

??????? “随便你好了,小媚说:只要是跟你一起去看,那就看什麽电影都好!

??????? 我又有了一种奇妙的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奔流得快了一点。

??????? 当一个女孩子这样对你讲话的时候,这就是太明显的暗示了,明显到简直不能再明显了。简直不能算是暗示了,她等于是在说,她一切都顺从了。不但我要去看什麽电影她都同意,而且我要带她到什麽地方去她都不会反对。

??????? 我说道:我们到皇都戏院吧。七点半我在门口等你,我买票。

??????? “好!她说:但是,皇都戏院现住正放映着一部什麽电影呢?

??????? “怎麽了?我吃吃笑着说道:你不是说看什麽电影你都不反对的吗?

??????? “好吧!她说:我现在就去洗个澡,换件衣服,时间也差不多了。

??????? “对了。我说:快去吧,这个时代,女孩子也是不应该迟到的了。

??????? 小媚站起来,离开我的身边,走掉了。我以微微有点发抖的手在烟斗里装进了一些烟丝,点上了,深深地吸着,享受着那一种美妙的血脉奔腾的感觉。这事情发展得真意外的顺利,命运的安排也真巧妙。

??????? 当我在七点二十五分到达皇都戏院的时候,小媚已经在那里等我了。我买了票,和她一起进场。

??????? 虽然是星期六, 若大的楼座里就只有我们两个观众。坐下後,她就把头忱在我的肩上。很自然地,我也很自然地伸出手臂去搭着她的肩。

??????? 到了开映的时候,观众是比较多了,可是还只不过数十人。他们都是一双双热恋中的情侣,一对对亲热互搂着,我的感觉却是第一次。与女孩子一起看电影,血液奔流得特别快,心跳得也特别快,心里有着一种近乎飘飘欲仙的感觉。

??????? 好一段时间,我们倒是聚精会神地看着银幕上所放映的,由于这的确是一部很好的电影,有美丽的男女主角,有美丽的彩色,也有美妙的音乐。这是最适合恋爱中的男女欣赏的电影。

??????? 使我比较难以集中精神的是小媚的秀发之间透出来的那股香气。那不是香水味,起码不是故意涂上去的香水,虽然的确是有一点点人工的香料的气味。我猜这是她昨天洗头时留下来的一股轻微的香料的气味而已。主要的香味是一个少女的肉体的幽幽气息,一种少女特有的气息,是那麽清鲜,那麽纯洁,那麽动人。

??????? 後来,她忽然说:王叔叔,你说你会摸我大腿的!

??????? 我不禁笑起来:我只是怕你刮我一掌!

??????? “我答应过不会刮你的,小媚说,我既然答应过了,我就决不会食言。你也是的呀!你答应过了,你也决不能食言!

??????? “我答应过什麽?我问。

??????? “摸我的大腿呀!小媚在我耳边说。

??????? 我的心跳得更快,血脉也奔流得更快了。我战战兢兢地伸出一支手,轻触到她的雪白细嫩的大腿上。小媚穿的是短短的裙子,而且裙子的下面并没有袜裤。我很容易就触摸到了她大腿的肌肉。她是那麽滑美可爱,她震了一下,眼睛就悄悄闭上了。

??????? 在那环境下,我是看不到她的眼睛的,我感到她闭上眼睛,乃是因为当她闭上眼睛时,她的睫毛在我的脸上揩了一揩。

??????? 我的手就搭在她的腿上,那皮肤是又软又滑的,但又非常富于弹性。由于小媚喜欢穿短裙,因此我是曾经看过她一对修长美腿的,但我从来没有想到,她腿子上的皮肤竟会是这样地滑美,这样讨人喜欢。

??????? 这时她把头靠过来,紧贴我的脸颊,少女呼出的芳香的气息,湿润的嘴唇,使我们的四片嘴唇牢牢地吸在了一起。她显然完全没有接吻的经验,所以技巧方面是谈不上了,不过她却有着接吻的热诚。她用力地吸吮,後来我用舌头抵着她的牙齿,她也懂得把牙齿分开来,让我的舌头进入。我们的舌头互相眷恋着搅在一起。

??????? 我的手仍然放在她的腿上。本来,我知道第一次和一过女孩子亲近的时候是不应该太急进的,然而我又觉得现在的情形是比较特殊的,我的感觉也是特殊的。我害怕会突然之间失去她,害怕她会忽然後悔。

??????? 因此,在这种情形之下,还是快点把她占有的好,起码也是象征式的占有。占有了之後,就是她後悔也已经迟了。

??????? 于是我的手前进,到了尽头,只有一片丝布阻隔着。饱满柔软而温暖的,而且润湿早已透过丝布。她似乎很想表示她不反对,不会後悔,她又把腿子再张开了一点,我的触摸已使她不停地抖颤了。

??????? 看来初次抚摸她非常的敏感,我不断地吻着她,手也不断地在轻轻地动着,感到她下面泛滥的程度愈来愈强了。

??????? 这时我的手已在寻着她的缝隙, 这时,她的腿子僵了一僵,似乎犹豫好不好让我如此动做。不过到了这个地步,心理上的理智,让生理上的刺激和欲望支配了。我轻轻把她的裤子拉一拉,她就主动把她的裤向下卷。腰际那一小片的丝布给拉下来卷着了,于是就再没有阻隔了,没有了阻隔敏感的程度是更加强烈了。

??????? 她的心理大概被一种无比的甜美所充满了,她的灵魂正在飘着,正在上升着,使她的心好像升到了那高高的天花板上了,自然,银幕上放映着什麽,她已不再去注意了。

??????? 她只是想把腿子张得更开,好方便我去抚摸,但是那卷成一个圈子的丝质内裤却局限着,使她只能作有限度的张开,因而我的手也是只能够作有限度的活动,不能畅所欲为。我在他的耳边说:不如脱下来,放在手袋里吧。

??????? “脱、脱下来?她讶异地说。她觉得我们已经是在做着一件非常大胆的事情了,而我还在提议她做更大胆的事情。

??????? “脱下来反而会好一点嘛!我说道:你的裙子短,如果这样半褪着,如果有人经过,一眼就可以看见,假如索性脱下来,放进手袋里,就没有人知道你在裙子下面有什麽或者没有什麽了。你说是吗?”“

??????? 她点了点头,于是那一片已经湿润了的内裤,放到了她那小小的手袋之中。现在没有阻碍了,我就像一位一流的琴师,可以毫无拘束,尽情地表演我的指法。我弹奏出了使她飘飘欲仙的乐章。

??????? 不过,也像琴师一样,我只是拨弄弦栈,而没有企图进入琴内。事实上我也知道在此时此地不应有其他企图。她是那麽紧密,就像根本没有入口,如果企图勉强进入,那是会给她带来痛苦的,只是象征式的占有已经够了。

??????? 虽然现在,她仍然是原封处女,但是给我的手这样碰过了之後,就等于是在她身上烙下了我的烙印,这个烙印表明她曾经是属于我。

??????? 她的反应是极其强烈的。在黑暗中我内心在微笑。凭经验知道,一个未经人道的少女,对于手的反应是会比较对于真正行事时的反应更为激烈,由于手是只会给她带来快感,而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痛苦的。真正的接触,在起初的一个时期之内反而会给她带来一些痛苦,痛苦就会令到享受的程度大为减少了。

??????? 接着,小媚全身都激烈地抖颤起来,她把我搂得紧紧的,而且把我的手夹得紧紧的,使我的手在她湿湿的裆部夹着不能活动,她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过了好一会才放松开来,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

??????? “我!她呐呐地低声问道:我刚才怎麽样了?我有没有叫喊?有没有出丑了,我好像晕了过去了!

??????? “没有,我微笑着说道:你没有叫喊,也没有晕过去,你只是有了一些正常人应有的反应!

“??????? 但是我完全失去了控制,她娇羞地依在我的怀中,说道:我甚麽都忘记了,假如我刚才大声叫喊的话,我也记不起来的!我还以为我是已经疯了!

??????? 初次的高潮,居然使她十分讶异。她很可能也是像别的女孩子一样,听过有这种感觉,也想像在这种感觉,然而当她终于尝试到这种感觉的时候,她才发现这种感觉是比她的任何想像都更加美妙的。简直美妙到使她惊异。

??????? “我们┅┅她又说:叔,现在我们是情人了。

??????? “还不完全是。我又微笑。

??????? 她忽然一伸手过来,在我的裆部很大胆地摸索,这一次,是我震惊了。我料不到她的手会摸到这个地力来。她咕咕笑起来:王叔叔,原来你也需要啊!

??????? “当然了,我说道:我也是人呀!

??????? “那我应该怎样替你解决呢?小媚问。

??????? “你知道怎样可以替我解决的,我说,只不过,那会令你後悔!

??????? “我知道。小媚说:我的意思是,如果我替你解决,我就不再会是处女了,但不要紧,坦白说,我的年纪也不小了,我已经厌倦了仍然做一个处女!还有,我好喜欢你,虽然我不可能和你结为夫妇,但我把初夜给你!

??????? “是吗?不行,那样我太自私了。我说。

??????? “是我自己乐意的。她说:只是,我们不能就在这里吧?这里不是一个很好的地方,而且,我也想不出怎样在一张椅子上做。

??????? “那当然,我可以带你到另一个地方。

??????? “你带我到你的家里吧!她说,别的地方我不敢去!

??????? 当小媚踏入我的家时,她问道:我看你一定不会是第一次带女人到这里来吧!王叔叔,你一定很有经验的了?

??????? 我点点头说:有经验对你有好处。

???????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王叔叔。她又问:你是不是常常带女人到你的家里来的?

??????? “你认为我会这样吗?

??????? “我认为这一点也不是出奇的事,她说,书上不是说男人的生理与女人不同的吗?男人在需要时就要发泄,跟女人不同。男人不一定要为了爱情,只要是女人,只要是看得上眼。

??????? “这个┅┅我大为尴尬,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她,由于我既不想承认她的说法,又不想对她说谎。

??????? “不要紧的,她说:我不会吃醋的,而且这个我也管不着!

??????? “我倒希望我有你想像的那麽风流,可惜除了我太太之外,你是头一个和我这麽亲热的女性哩!

??????? 她听了微微一笑,她挨到我的身上,两手揽着我的肩说:到房间里去吧。

??????? “好!我答应着,双手把她整个人抱了起来了,抱进房间在床上放下来。她身上穿的不过是一条很短的短裙!这样一放在床上,首先垂下去的自然是臀部。腿子这样一屈曲,那条短裙优翻了起来,翻到了腰部。

??????? 我呆住了,因为她并未把那最基本的一片内裤穿回。刚才在电影院里的时候,我们说走就走,现在可没有什麽遮挡住我的视线了。我发觉她小嫩屄上的丛毛柔细如丝,似乎比她的头发更为柔细。当然,在早一些时候,触觉已经告诉我是这样,但现在,则是视觉对我证明了就是这样的。

??????? 她也许知道我是在看她,也许不知道。但即使她是知道的,她也并不加以遮掩,她就这样闭着眼睛躺在那里。我呆呆地看了一会儿,然後在她的身边坐下来,低头就吻了下去,吻在她的膝上,很慢很慢地,我的吻移上去,直至那女性特有的气味充满了我的鼻孔,绝对浓郁地女性化的,而且简直有着一种特殊的幽香。

??????? 小媚没有动,也没有做声。她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也许她还不知道到了这个地步她应该说什麽或者干些什麽。也许她认为,到了这个地步,她不说什麽或者干什麽会更好。

??????? 我吻遍了她的身体,而到达了她的嘴唇,这时她才做了第一下动作,那就是把我紧紧地拥抱住了。她仍然是闭着眼睛,享受着我的吻,她不大懂得如何去取悦男人,就只能被动地接受我所给予她的享受了。

??????? “你会後悔吗?我的嘴巴到达了她的耳边,柔声地问她。

??????? 她摇了摇头,说道:我一点也不後悔,你要做什麽,我都会给你。

??????? 于是我就动手解开她的衬衣的钮子。虽然天气已经有些冷了,但是像就多数女人一样,她似乎并不太受到寒冷的威胁。她身上所穿的唯一御寒的衣服是一件毛线外套,刚才已经在客庭脱下来了,现在她的上身就只剩下了一件衬衣,而衬衣下面就只是一副乳罩,此外则什麽都没有了。

??????? 我解开了衬衣的全部钮子,托起她的身子,把衬衣除去了,然後伸手到背後在找寻乳罩的扎子,却找不到。

??????? 她咕咕地笑起来,说道:前面,在前面!

???????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人确追不上时代了,以前并没有在前面的扣子。

??????? 我虽然找到了前面的扣子,而是像有什麽秘密机关似的。结果无济于事。小媚微微一笑,并叹了一口气,自己伸手来把这扣子解开了。她只是一捏便一弹而开,而扣子两旁的那两只杯型物亦跟着飞开来了。

??????? 我一面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面把那副乳罩从她的身上拉了出来,同时也解开了裙子,并且拿开了。

??????? 我的视栈已经没有任何遮掩了,而且还有充足的光线。她并没有要求熄灯,她只是闭上了美丽眼睛,而任由我仔细欣赏。

??????? 我又吻她了,吻那个至今为止还未触到过的地方, 我是想把山头占据了,然後再触及幽谷。

??????? 现在,我的吻就集中在这山头上了。两个山头,而我只有一张嘴巴,所以我一手抚摸,一边亲吻。这样一来,我又给了小媚一种崭新的感觉,因为这又是她从未经历过的。我那粗糙的尖舌头表面揩过那细小如豆,颜色淡淡的峰顶,她浑身震了一震,她不是痒在皮里,而是痒在心里。当我的掌心在另一边揩过的时候也是一样。她再也不能保持静止了,她的身子扭动起来,一双手搓着我的头发,两腿一开一合着,她的嘴巴也不能静止了,她开始发出类似呻吟之声。

??????? 一时间,她得到的享受是如此多面的,她简直不大懂得加何去感觉,似乎得到的实在太多了。她只是觉得自己又向那个高峰升上去,就想刚才在电影院里时的那个高峰,不过升得更快,而更为美妙。

??????? 然而在她差不多到达顶点的时候,她却发觉情形有所改变了。她没有张开眼睛,只是用手向我的身上探索。她摸不到衣服,因为已经完全没有衣服了。她大概不大明白我怎麽还会有时间把自己衣服脱下来的,不过,看来她对一切的观念都已经很模糊了。

??????? 我紧贴着她, 我那硬挺挺的鸡巴,在她那幽谷蜜洞中慢慢的挺入,那是一种非常奇异的感觉, 就像通过了一种特殊电流。小媚极力要镇静着神经,细味每一秒钟,因为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经历,以後不会再有了。她的神经有如怒海中的波涛,这是人力无法隐定下来的。

??????? 她开始觉得自己的下体胀满,甚至觉得有点难堪,但或者不如她料想之中的那麽痛苦。她忍不住张开眼睛望了一望。现在我那光裸的身体显得是那麽强壮,就像是一座此她大十倍的巨型像。

??????? 她低声叫:王叔叔!

??????? “痛不痛呢?我在耳边问,痛的话你告诉我好了,我不会动强!

??????? “还好!不要紧的。她说着又闭上了眼睛,让牙齿轻轻咬着我的肩膊。因为痛苦开始了,不过又不是太高度的痛苦,她只要咬着我的肩,就能够忍受下去了。

??????? 她预算她会感觉到忽然之间的突破,然而并不是这样,只是阴道愈来愈深的胀满,直至她感到再也没有缝隙了。这时我的吻开始像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脸上了,我一边爱怜她,一面问:还好吧?

??????? “还好!她幽幽地说着,摆着头,王叔叔,不要离开我!

??????? 我开始动了。很慢很慢地,她好像陷入了一个幻梦之中,从来没有被触到过的地方现在已经受到了冲击,那种感觉就像是甜味远多于苦味,而且那苦味使那甜味更可爱。

??????? 如果先是甜,很快会使人感到烦腻,但就是因为有那一点点苦味,就使她愈吃愈想吃更多。

??????? 两个人的身上都满了汗珠,她正在忍受着那不太强烈但又轻微的痛苦,我则是因为要吃力地保持着不大自然的姿势。她是那麽紧凑,那麽浅窄,窄小到令我吃力,出乎我意料之外,我知道她是不能一下子完全容纳,而且我也知道不能动得太快,否则就会给她更多的痛苦了。

??????? 在有些情形之下动得慢反而比动得快更为吃力的。而且是那麽紧凑,我他相信假如果我的动作再快一点,就随时要火山爆发了。

??????? 缓慢的动作,呻吟,好像是在梦中,我的眼睛一直凝视着她的脸,看着她的表情的变化。她的两只手好像完全失去了主宰,有时放在这里,有时放在那里,始终无法决定放在什麽地力。她的嘴巴大大地张着,再也不能咬住我的肩膊了,口涎也失去了控制而从她的嘴角流出,她的双眉紧皱着,露着一个近乎痛苦的表情,但她并不是痛苦。极乐的时候,表情与痛苦的时候是差下多的。

??????? 接着,她就全身都发抖起来了,抽搐着,抽搐着, 鼻孔也在扩张着,鼻孔的周围出现了两圈细细的汗珠,像出油一样。她的蜜屄紧紧夹着我的鸡巴,爱水留了好大一片,阴道里的嫩肉一跳一跳的,刺激着我,我也爆发了。

??????? 两个人的身体体都在痉挛着,抖颤着,而在这一刹那间,我发觉我她受到了完全的容纳了,容纳我的全部,也容纳我的暖流。

??????? “小媚!我低声叫着,轻轻咬着她的肩。之後,两个人都静止下来了,仍然紧贴着,两个人都在喘气。我喘气是因为我刚刚结束了一阵非常剧烈的运动,她喘气即不知道是什麽原因了。她并没有作过什麽剧烈的运动,她是完全被动的,然面她也是同样地在喘着气,就像她也是刚刚作过了同样剧烈的运动。

??????? 这样静静地过了三分钟,我才离开她。还是要很慢很慢的,因为虽然我已经萎缩,但我离开的是一个非常紧窄的地力。

??????? “我、我有没有流血?她还是紧闭着眼睛,幽幽地说着,就像说话对于她也仍然是一件相当吃力的事情。

??????? 我微笑着坐起身来看着,然後用手摸一摸,把手放到她的恨前。她张开眼睛,看见我的手果然沾了一些血,只是淡淡的。

??????? “就只是这一点?她奇异地问。

??????? “假如多得像割伤一样,你就要去见医生了。现在你觉得怎样?

??????? “我现在开始有点痛了,但我觉得很好,就像、就像┅┅她找不到适当的字眼来形容此时的感觉,大概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女人能找到适当的字眼形容自己此时的感觉。

??????? “有没有後悔呢?他说。

??????? “没有。她说:我从国外回来後,就喜欢上你了!

??????? 两个人又再相拥着,我又开心又骄彻,自己这样的年纪竟然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处女甘于奉献。

??????? 我们一直维持着这种关系三个多月,小媚没有对我任何要求,我也变得年青,我和她相处时仿佛一对热恋中的爱侣,直至小媚的母亲把她嫁出去。

??????? 她嫁了一个律师,我又再变回原来的样子,我默默地祝福小媚,祝福这个在自己心底中芳香迷醉的少女。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