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熟女记】【1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想把它写成一个系列,当然,本人不才,我也无法预测能写到何时。一切随缘吧。我手写我心,我手写我思。不求文采,只求真实。自然即是美。

  ——作者题记


  熟女记之一、无法忘怀的成大姐

  1997年,我从一家公司调到另一家公司。因工作未能如愿,心情不是很好,所以,我在刚上班时,开始,也就是就事论事要坐坐班,工作也没有什么主动性,但我骨子里绝不是一个无为的人。果然做了一年多,我营销的才能显露出来,公司里我开始如鱼得水,老总和同事们对我的评价很好。

  我所在的公司规模算不得大,只有六十多人,女的只有三个,恰好是老中青三结合:一个比我大两岁,一个比我大一层,也就是十二岁,同一属相,而另一个比我大二十岁,这是个四十三岁的丰满女人,人们都叫她成大姐。说实话,那两个年轻的女人都有些姿色,但唯独我被这个年长的女人迷住了,并且发生了永远难以忘怀的情事。

  那年夏天的一个下午,成大姐一个人正好在我的前面上楼,雪白的裙子下衬托出她清晰可辨的裤头,那裤头是粉红色的,我不明白她那并不高大的身躯之下,何以有这样玲珑剔透的肉体:丰满的臀部错落有致地两边晃动,好象在有意识地吸引着我,可以说。我此人虽然长相不佳,但我的感觉有些自作多情,我认为她的确是有意展示给我她那美丽的丰臀。三层楼七十多个台阶,就我和她两人,是个无声的世界,透露着无法启口的情欲。当然,这是对我而言,事后,我曾问她,记不记得此事,她给我使劲地一拧:“怎不记得?”所以,对她来说,老马吃嫩草的意识她是先有的。

  那时,我还未结婚,虽然有与未婚妻上床的经验,但对男女性事的水平只能算是一般。由于我曾有过童年失贞妇人的记忆,所以对于成熟的妇人有着不一般的情欲。成大姐的出现成就了我的又一个梦想。然而,我天性胆小,不知如何下手,心中又蠢蠢欲动,那强烈的欲望犹如夏日的烈火,好几天心中不能去掉上楼时她丰臀左右款摆的模样。

  心想:脱去她的衣服之后,她的肉体是怎样的呢?她如果在我的面前分开她的双腿,又是怎样呢?我如果进入她的神秘洞穴,又是怎么呢?心中的想法只有自己一个知道,同时觉得有股罪恶感:论她的年龄,已经可以做我的母亲了。

  但同时,我又宽慰自己,我的想法这并不下作,我不是经常与妻子作爱时,心中暗暗幻想母亲那丰满的屁股吗,甚至想与母亲好好地深入做一次吗,当然,后来也真的与母亲上床了,那是后话。就这样,我有些不能克制,肉欲折磨得我好长一段时间无法走近她。我怕被她发觉。我毕竟才25岁,不能因此毁了自己的前途,按才干公司里我还算很突出的一个。

  就这样我对她的情欲持续了好久。我也曾听说她早年与年轻男子上床的事,通过那次上楼梯以及平时我们的相处,我也知道她的心中已经暗暗地记下了我,并伺机寻求我的配合,但是她不想放下她的架子,她需要我主动出击。而我这时也意识到她的年龄已经是个问题,不能再等待了。这几年,我已经从妻子身上知道了女性的秘密,我想再过几年她下面的汁水可能将不再很多。

  1998年夏天,公司整理档案,我与另外四名年轻人与成大姐一起加班,其中有公司的那名比我大两岁的妇女职员。大约紧张工作了十多个晚上,终于结工。在最后完工时,成大姐提出聚餐。

  那是一个酷热的晚上,我们喝了一瓶白酒和四瓶啤酒。成大姐喝了一小杯白酒。之后,我们相约又回到办公室打了一会扑克牌。因为酒量的原因,那个比我大两岁的女职员和另外两个同事提出先走一步,我也准备动身。

  这时,机会终于来临。“小陈,你帮我再到档案室把几张封面抄一下!”我的字写得比较好,在公司是出名的。“行!”我当时还不知她的用意,但是当她用脚在桌下对我的脚暗暗地使劲摩了两下之后,我意识到今晚可能有戏。

  那晚,档案室的灯光是那样的迷人,更令我着迷的是成大姐的面庞有些微红,这是酒精的原因。就在我在档案室抄封面大约不到十分钟,成大姐端坐在我的面前,她的目光刺激性尤为强烈:“你看一下手表,几点了?”“十点不到,没事,早着呐!”我以为她是在照顾我,让我先回去。“感谢你啊,小陈!叫你带晚了。”

  “不谢!”我话音未落,我多年的渴望的肉体已经来到我的面前。我实在没有想到,这时,她的一只手已经摸着我的后背,一边气喘吁吁:“我也不知自己今晚怎么搞的?小陈!?”她几乎贴到我的身上。

  我知道,此时,我再说话一切都是多余的,这几年只有她能知道我的心,也只有我知道她有时给我的目光是那样特别,那样充满情欲,这情欲是给我的,不是给别人的。还等待什么呐!我朝她望了望,她笑容暧昧,我终于掀起了她的裙子……

  那天晚上她穿的是一身黑裙,我突然想起一年前,她丰臀下面粉红色裤头和白色裙子在我眼中的情形。“快点!”她轻声叫唤着我。我把她整个的抱在怀中,手在她的下面摸索着,摸索着。这可是我多年的梦想。

  没想到,这时,她的下面已经基本湿透了,滑滑的淫液在她丰润的洞穴边象是蜜汁吸引着我。而她此时的手也已经不安分地在我的JB上用力捏着,我和她的嘴唇紧紧地绞在一起。在我轻轻扒开她的裙子后,她已经无力地倒在我的怀中。

  档案室算不得很大,地上只有塑料地板,我们想到了一起:向里面的地板上挪去。在这当中,我已经将JB掏了出来,一边拥抱着亲吻,一边试探地迎面抵着她的花蕊,很迫近,很刺激,就在这边走边抵的过程中,我们终于溶而为一。这时,她深深地叹了口气,紧拥着我用力冲向我的肉棒,我已经切切实实感到她柔软的肉体,那感觉在多年之后,我都无法忘怀。现在,我已经记不情是她在用她的洞穴冲向我,还是我在冲向她。反正,在经过有几十下甚至上百下的激烈交合后,我们一起倒在凉爽的地板上……

  那情景,只有过来人能够想象,我们双方都不得不在使劲,一言不发,成大姐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在我的怀中,她那四十七岁的肉体犹同样令人消魂。虽然在她四十三岁时,我迷恋于与她性交,而在此时,我更感到了真实,一种与半老徐娘作爱的真实和快感。

  过程不是很长,大概只有二十多分钟而已,但是,我们两人都兴奋到了极致,这一半是我们相思多年的原因,一半是我年轻有力的身体原因,同时,也有她早就渴求我年轻肉体的原因。在我最后拨出JB时,我感觉她的下体已经淫水淋淋,不能自禁。

  “你真行!”这是她给我的一句奖赏的话,我回敬了她拍了拍丰润的下体,那高高的阴阜象是一个馒头。不是亲自体验,我无法想象这是一个四十多岁妇人的下体:有滋有味,有劲有形,丝毫不逊于我那年轻的妻子。“你为什么不吱声?后悔了?”天哪!我哪是后悔,我是在无声地体验着她那迷人的肉穴和雪白的丰臀。

  我在轻摸了她肥硕的乳房后,只有感恩地吐出这几个字:“成大姐,我永远不会忘了这一天!”她也使劲地亲着我:“我晓得!不过,我们都得要注意影响呵!”她急急地穿上衣服,并用抽屉里的卫生纸迅速擦了她那刚刚结束肉搏的下体。

  这就是我工作后的第一次熟女。感谢成大姐,她从此使我明白人世间,能给男人的彻底享受的不仅仅是年轻女人,半老徐娘是也是男人重要的补充,甚至更是人间的上品和珍品。也正是这件事,促成了我一生多年的阴暗愿望;1999年那年夏天,因为妻子分娩,我渴望已久的48岁的老妈终于上了我的床,可以说,这其中也有成姐的功劳。

  后来与成姐大概有过近二十次的关系,直到我离开那家公司,才自动脱离了关系。说真话,她非常特出的床上表现,使我至今一直无法忘怀,即使是此时此刻,也仍然挺想念她的。

  熟女记之二、东莞遇二婶

  刚上初二的那年夏天,一次我在家中屋后的草垛边玩,无意见到自己的嫡亲二婶在小便,说实话,我绝不是一个不良少年,的确不是故意偷看。当时我傻了:二婶的大白屁股雪白雪白,此前,我的性意识已经朦朦胧胧开窍了。正在我悄悄偷看、不知所措,在一边发楞时,被二婶发现了!她连忙穿裤子,边穿边问我:小栋子[我的小名]!你偷看婶子几次了,我说没有偷看?

  她笑着说:还没偷看呐!你那样子!小小年纪,是不是想“压床”了?[我们那里有个风俗,结婚前一天晚上,叫“暖房”。新郎家要找一个小男孩陪新郎同睡,叫压床]。

  二婶这句话的意思是问我是不是想结婚了?我当时小,觉得这想法很羞耻,连忙否认,二婶说:以后就不要再偷看了,如果再看,小孩子会学坏的,我就告诉你妈!再说二婶的你也看过了,将来你有媳妇,会自然看到的,有什么好看的啊?并说,今天的事我不对人讲,你也不要对外人讲。我说,好。谁知后来青春期,我的意淫对象经常全是二婶,当然了,对老妈的最多。二婶当时有三十五六岁吧,比我大了有二十来岁。高考后,我就离开了家乡,到了武汉工作。

  1998年春天,我在家乡举行了传统的结婚仪式。乡村却还是那样落后,仍然要搞那个压床仪式。那天上午,二婶问我母亲说:小栋子要找哪个压床啊?我妈说,他爸已经定下了,是他大伯的小孙子,也就是我的嫡亲小侄儿、九岁。二婶说,侄儿压床也不错!还说这最好要征求小栋子的意见,当时,她笑眯眯地问我:你看呢?我说随便。

  她笑盈盈的说:这可不能随便的,龙凤呈祥的大喜事,哪能随便?

  可能是过来人吧,她笑得有些暧昧。当时,我首先就想到了当年她在草垛边对我说的那句话。

  这时的二婶已经四十五六岁了,按现在的话说,是个标准的熟女,屁股浑圆、肤色白皙,只是眼角已经有了些鱼尾纹,但笑起来还挺有意味,在农村算很有些姿色了。

  没想到,过去了十多年,结婚前一天,二婶谈我小侄儿给我压床的这些话,却又强烈刺激了我当年的欲望,满脑子全是二婶在草垛边白花花的屁股,又开始下流地想象现在的二婶屁股还是那样白吗?要是与二婶这样的女人上床会是什么滋味?想法真的有些肮脏。

  结果是,在新婚那几天里,我与妻子做爱时,心里既有妈妈、也有二婶子那雪白的屁股。于是,提枪上马、纵横驰骋。妻子奇怪地问我,你这几天怎么这样厉害?我想,我的心思,你怎么知道呢?你永远也不知道的。

  无巧不成书这句话并不是书本上的。2001年夏天,我出差到东莞,你猜怎着,在车站,我竟然见到了二婶。异地相见,婶侄二人自然分外惊喜。她问我怎么这么巧?

  我告诉她我是出差路过。问她怎么回事,她说来看看,家乡有不少人在这里打工,自己想挣点钱,并说过几天二叔也过来。一时间,我精虫上身,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我问她当晚住哪里,她说还没定呐,我说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再说吧,还得吃晚饭。她有些不自然,我怕她变卦,便说,东莞我也是第一来,听说社会治安很乱的,她说打的可以到那个厂的,家乡有人在哪里,很好找的。我说,等明天天亮再说吧,后她也没说什么,便跟我一起找旅馆了。登记时,我用两人身份证每人各开了一个房间,二婶要付钱,我说:“我来,也不是我付,是公司付。”其实,就是我自己付,我知道这事绝不能性急,必须花这笔钱,花这点钱值。

  登记过后,上街吃饭,然后各自回到了房间。按理说各自无事,但是对于我这个色鬼来说,可能吗?正在我在房间考虑下一步怎办呢?二婶反而敲了我的门进来了,原来宾馆里的设施她不会用。

  天赐良机,进屋后,我二话没说,就一把紧紧抱了二婶。她有些放不下。脸红红地说:我是你长辈,是你嫡亲二婶呐!你二叔要是知道不要了你我的命?我说:我知道,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好二婶,我从小到上大学,其实一直想着你!又语无伦次地说起了小时在草垛边偷看的事,还说了压床那天,我在自己的床上想着她白屁股的事。这时,二婶笑了起来,轻声道:“难道你就不怕别人知道啊?看来还真有‘灯一黑,婶偷侄’这话呐!”我连连说:“做这事,责任在我,不怪二婶,不是婶偷侄,是我偷婶!”二婶说:“反正这是偷人养汉,你也是结了婚的人了,你叫我老脸往哪搁?”

  我紧紧搂着她的腰,哄着她,连连说:“天知地知,除了你我,谁还晓得?再说,你是我嫡亲二婶,也是肥水不留外人田。”的确是熟女,我花言巧语,她起性也快,随后,她在我的怀中只是连连说:“别人知道了,你叫我怎么做人?”

  我脱掉她的裙子,两条白生生的大腿就露了出来,再用手探入花心,原来她大腿间分泌的已经足够润滑了。“就你我的事,谁知道?”我安慰她。

  结果,她也就听任我的恣意了。

  那晚,她一下也没有回到她的房间,二十多年来,我对二婶的相思之苦,在东莞,那天晚上,被我结结实实地搞了天翻地覆。

  第一次搞了有十多分钟,结束酣战时,二婶连连说:“我也真是作怪了,这么大年纪,还做起了婶侄一腿的事?年轻时都没有过这不三不四的事!”

  那一夜,两人几乎没有入睡,婶侄二人说了好多见不得人的情话和那些男女通奸的事,激动得我差点我连看我母亲屁股、想母亲心事的话也差点说了出来。不好,没有说出来。

  第二天起床前,我们又站着狠命搞了一气,二婶喘着气:真是人小鬼大,想不到这个鬼侄子的鬼花样还真多!大学里学的?

  我笑笑:天赐良机,不着劲搞,我们自己都对不起自己!“去你的!小贫嘴!”二婶丰满雪白的屁股被我抵地宾馆的墙上,一波又一波。再一次 ,二人一同水漫金山。

  因为这事,以后每次回家,我总要想方设法见到二婶,但见面很平静,双方好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只是有一次,二婶私下悄悄说:“有些事过去也就过去了,要让它烂掉!”她可能怕我找她再惹事。其实,后来,我自与母亲有了那事后,对二婶也确实淡了。

  二婶,谢谢你!也想念你!

  熟女记之三、梦幻奇缘

  [为防对号入座,对一些单位和地名,特作虚拟处理。]

  大概在2002年吧。我做了这样一个特别诡异的梦,几乎无人相信:

  在一个山林里[我居住的城市和附近并无山林],天气朦胧,好象即将要下雨的样子,我和母亲,还有我母亲的一个朋友 ,在梦中,我们三人在找公交车准备回家。这位阿姨的身份就如同我的妻子,但是阿姨的形象却是我小时候当年的模样。按理说,这位阿姨当时应当有五十岁左右了,我是比照我母亲的年纪说的。多年前,她是棉纺厂的会计。我记得我结婚时,因为她与我母亲相处很好,帮我家忙上忙下,还给我家出了份大礼呐。

  梦中,我们三人在找车子,找啊找,就是等不到公交车,这时这位阿姨说;我们不如到小房子里玩一会儿,终会等到车子的。她那语气并不是生活中的阿姨在与我 说话,而是与现实中的妻子基本一样。于是我们就一起到了附近一个小房子里,谁知刚进去,她就脱掉裙子,两条雪白的大腿就露了出来。以下文字不多说了,整个过程清晰无比,奇怪的是,梦中她并不是现在的年龄,而是多年前的样子,有三十大几岁、四十岁的样子。在快要结束时,她还特地对我说:“让我来帮你弄吧!”随后她骑到了我的身上,淋漓酣畅,痛快之至------

  梦醒后,我吓了一跳,毕竟有些罪恶感。虽然在我考上大学前,她经常到我们家走动,但自我结婚离开那个城市后,就我个人而言,我与她并无什么往来,也很少见面,再说是长辈。也不可能有什么过多的联系。

  但天底下最不可思议的是发生了,对于我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做梦后的第二天上午,这位阿姨竟然一人真的来到我的办公室。我也不知她怎么找到我的。我所在的城市虽然不大,但一下找到我的单位和办公室也不是易事。一见面,她仍然是过去那副喜气模样,说:“小子[我的小名]真是有出息了,一人一个大办公室,不认得阿姨了吧?!”

  我只有打呵呵。她说,我是问你妈妈才知道你单位的,本来她要与我一起来的,但我妈说她要参加社区歌咏比赛,就叫她一个人过来了。阿姨还说:你妈说了。小子能帮会肯定帮忙的!她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呐?原来她想叫她的儿子到我们单位上班。

  从她谈话中得知,她的儿子大专毕业后,学的是计算机,一直没有工作,长期下去怕是个问题。

  天!其实,我只是个帮别人打工的人,虽然凑合说是个白领,但这单位毕竟不是我个人的单位。我说:可能会使阿姨失望的,因为我并没有什么权力。但是,她偏不相信:“你一个月工资六七千元,怎么也说得上话吧?!到你们单位做保安也行啊!”真正的强人所难。她还说。她儿子工资也不要多,一个月能有一两千元也就行了。

  你说这事!可怜天下父母心,也许是为儿子的事太急,这位已经丧夫六年的阿姨竟然说出如此话来,真不是她的真心暧昧还是我的多心:“小子,你要是帮阿姨这个忙,随便你要阿姨什么都行!”

  我当时见她都这样了,也不忍心一口回绝,只是说,那我试试看吧!

  没有想到,也真是巧了,毕竟她与母亲多年的关系,我与公司老总如实照说,老总一口答应了,因为她儿子计算机水平还不错,到综合服务部 先去实习,月工资1300元。实习过后答应1600元,年底也有资金之类的。其实对我们公司来说,这已经是低工资了。

  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她和我母亲,带着她的儿子一起又到了我家[新家],为的自然是感谢儿子工作的事,还带了两瓶酒和两条烟。我只能客气相迎,在一边忙着倒茶,忽然间,茶杯倒了弄湿了茶几上的书,我手忙脚乱,这时,她温润的手轻柔地传递过来并一语惊人:“让我来帮你弄吧!”天哪!这话竟然与那天梦中无与她做那事的语气和语言和温柔神态如出一辙,一个字也不差。我吓呆了!怎么回事?巧合还是什么?

  我悄悄注视着她,只见她忙着收拾好弄湿的书后,又正常地坐到了沙发上。随后,又是说了些感谢我为她儿子工作的话题,又聊了些家常,包括我妻子、儿子的一些事情。因为是长辈,帮了这个忙,我怎么能好意思收下她的烟酒,再三推托,没有办法只得收下。

  过了几天,她又打电话给我,说:“小·子。我还想好好感谢你!我想晚上到你家去,给你送两只老母鸡去! ”这叫我怎么受得了,也许她的确是为了感谢我帮她儿子的事,但我怎么能这样收她做长辈的东西呐。再说,我妻子已经出去培训,家中只有我一人,我也不会杀鸡什么的。送给我等于是麻烦,于是,我说:“阿姨,谢谢你了,不必了!”

  谁知,当天晚上,她一个人竟然真的到了我家,拎了两只老母鸡。看把我急的,我急于叫她离开我家,谁知她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笑嘻嘻地说:“你怕阿姨把你吃了?”我说:“不是,不是!!你送这干吗?我又不会杀鸡!”“不会杀鸡,不能吃鸡啊?”

  这时,她又是那句梦中似曾相识、令我想入非非的话:“让我来帮你弄吧!”天哪!我又彻底晕倒!快五十岁的人了,丰腴的身子在我的眼里是那般迷人的颤动,尤其是夏天,真的叫人受不了。我何尝不想让她弄弄?但我怕出事,很快送她出了我的家门,并谢绝了她为我杀鸡,第一次正人君子地做了回柳下惠。

  如果说关系到这时结束又罢了,过了几两天,她还是总打电话给我,仍然说些客气的感谢话。但我和她都很明白,她对我的感谢是什么。我说,阿姨,这实在算不了什么大忙!她说:不,你帮的忙对我家来说可大了。我知道你家属出差最近培训,你如果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你只要给阿姨说声就行了!要知道,你结婚时,阿姨我也没少为你帮忙啊!我只有说“知道知道,谢谢谢谢”之类的废话。说真话,高中的时候,我曾经对这位丰满的阿姨有过一些性的想法,我想,作为一个男人,可能大多都会是这样的,但后来并没有一丝很深入、很投入的做法。

  生活中,我是一个比较迷信的人。当时,我很怀疑这个梦是不是对我的命运有什么预示?

  因为,在我的梦中,她在山林里的小房子与我做爱时,如同妻子一样正常,甚至更刺激、更享受。我不知道与她深入下去的后果会是什么?虽然,当时心中也有猎奇、尝试她一下,把她弄上床的想法,但后来,我还是克制了自己。毕竟我也成家了,而且,许多性的欲望,后来在母亲身上也得到了彻底满足,我怕的是,我绝不能因为帮了人家这一个小忙,而对一个半老徐娘乘人之危,虽然她有些送货上门的意味。但我还是有些畏惧。

  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呢?会不会有什么报应?有时,也很想放纵一下自己,我想,又不是我主动勾引她,而是这位阿姨的主动,尤其一想到她在梦中和现实中都曾对我说的那句“让我来帮你弄吧!”的那句暧昧话。确实有些不能自控。但最后,我还是超越了自己,直到现在,我与她之间什么事情也发生。目前,她的儿子还是与我在一个单位,关系甚好。

  我不知道,我要是与她发生关系,我的生活会改变吗? 其实,你想,对于一个经常吃苹果的人来说,偶尔尝一尝梨子的滋味,总是件好事吧!有时,我竟然荒唐地想,这个梦是不是预示我和母亲,还有她三人一起搞三P啊?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对于这位阿姨和这段梦幻奇缘,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遗憾的。

  我也无法知道,若是我和她真的弄了,我的命运到底会怎样?是好,是坏?一切都已不得而知。

  ***********************************

  作者语:看不到任何回复。难道创作水平太差?奇怪。既然大家都自私地免费地看,连个评论也没有,我为何还要写下去??如此对待作者的反映,真是令人心寒。我已经没有信心写下去了,写作时间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我实在搞不清楚这里究竟有多少人在支持我这篇原创,见本网没有什么回帖,我也弄不清我这篇文章的质量。所以不写下去了。对不起。也谢谢你的阅读和鼓励。

  ***********************************

  PS:以上,是作者在发表原创连载的论坛,原文回复。看来作者是没有精力在写作下去了。我们也就结束这篇连载的文章吧!。

  **********************************


  (全文完)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