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春浓】【1~8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春浓 (一)

  罗世然在高唱骊歌声中,步出校门,数年学生生活,随着那祝福声和再见声而结束了。

  毕业了,也失业了,接着要来临的是最现实的问题∶生活,生活。唉!这个头痛的问题,要怎样去解决呢?何况罗世然仅仅是一个职校毕业的二十岁青年,在今日的社会中像这样的人,真是不知有多少。这些沉重的问题,一直萦绕在罗世然的心里。

  经过多日的苦思到处去求职,都是失望而归。他的心情也一天天的不安起来唯一的希望就一切的幻想,都寄托在报上的小广告。

  每天清晨,罗世然都要到公共阅报处去看报,在事求人的小广告中,去找寻自己可胜任的工作,每次都同大海捞针,接连十多天来,一无所获,不是说什麽学历不够,就是经历不能聘用,几天的奔走,他的信心几乎失尽。

  晴空万里,艳阳照满大地,罗世然毫无目的地走着,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时间,双脚不停的向前慢走着,脑海中沉浮着无数美梦。

  突然一声刺耳的喇叭声把他由这个美梦中惊醒,抬头一看,自已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己经走到一所公园前面,也好!反正也没有地方可去,到公园去消磨一段无聊的时间也好。

  一对对的情侣,携手搂腰,情话绵绵的,在这情人道上蜜蜜细语,男士们都是那麽英俊潇洒,女士个个温柔多情又体贴,真教人羡慕。

  眼前出现在面前的这一幕幕,罗世然实在没心情去看他们,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两手捧着脸,两眼直视着蓝色的晴空,脑海中一直为了生活,栖身之处等问题在作痴想。

  忽然之间,对面的花丛中,一对情侣在这艳阳高照下,吻的那麽热烈、那麽长久。罗世然看得心也不由得的跳了起来,一股性的欲望在断的燃烧着自已……

  突然之间一阵风吹了过来,将一张报纸吹到罗世然的怀里,拿起报纸没目的看了眼,翻过来一看,罗世然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一则事求人的小广告出现在他的眼前,「徵求职员,限男性,年二十至二十三,高中职毕,请亲至本市XX路XX号,每日下午二至四点洽试。」

  看完这一则的广告,罗世然心里,又出现了一个新希望,走出公园手中握着那一份报纸,挤上了公车,向着这一家公司而去。

  在公车中的罗世然,摸了摸自己的身份证和毕业证,先前写好的履历表,衣袋中还有十多张,心里稍觉安定下来,又在计划着如何应付考试自已的人。

  公车之中的人越来越多,车子也越开越慢,心急如火的罗世然恐怕赶一不上时,偏偏这车又是两段票,开到中间站,司机停了下来,车掌才一个个的去收车票;好不容易下车的人下完了,又开始收上车人的车票,这一折腾又浪费了十多分钟。「嘟」的一声,感谢上帝,车了总算开动了,也不知道费了有多少时间,总算是到了目的地,下了车之後,罗世然整理了一下衣服,按着门牌的号码,一号一号的找下去。

  到了这家公司门口,眼看已经有三、四十个在等了,罗世然先办了应试的手续,也在一边等候。

  向这些应徵的人们,罗世然一个个的衡量着,大都是西装革履,只有自己,依然是穿着一套学生服,留着小平头,看起来自己的希望不大,心情也一阵阵的又紧张起来。

  一阵清脆的声音,正在叫着自己的名字。

  罗世然站了起来∶「我是罗世然。」

  「罗先生,请你到总经理室。」

  罗世然顺着指引人的指示,进入了总经理室。

  一张很大的玻璃办公桌的位置上,坐了一位老先生,戴着眼镜,西装毕挺,态度严肃的,大约有六十多了。

  「请坐,你是罗世然先生?」

  「是的。」

  「以前在什麽地方做过?」

  「我是今年应届的毕业生,没有做过事,因为家人都在越南,越南陷入匪掌後父母都没消息,我毕业後一直在谋职,因没工作经验学历又低,所以谋事很困难,今天看到报上贵公司徵人,固前来试试。」

  「罗先生,你很诚实也很纯洁朴素,我觉得你将来很有前途,今天来应徵的这些人,我都跟他们谈过了,可惜我这公司太小不敢聘请大才,如果你愿屈就的话,我想聘请你,不知道你愿屈就吗?」

  「我愿意做做看,谢谢你,总经理。」

  「那麽罗先生,你所希望的待遇是多少?」

  「总经理,这问题我不计较,只要能维持我个人起码的生活,就可以了。」

  「好!你的月薪我给你七千元,吃住由公司供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希望你明天就搬来。」

  「谢谢你,我很愿意做,不知道我在哪个部门工作?」

  「对了!我还没告诉你,这里我有一间公司是我的,但我的事业大部份都在美洲,我经常都在那边。这里我有一幢别墅,也有部份家人住在这里,在别墅的四周还有一部份土地,因为没有人照料和管理,公司里又抽不出人来,所以我想请你帮忙,你搬来後住在别墅那边,那里的环境很清静,如果你想利用那里多读书,倒是个十分理想的地方。」

  「谢谢你,董事长,我真的太感激你了,我定好好工作以报答你。」

  「罗先生,不必客气了,这是我的名片,我明天派车去接你来公司,然後一起到别墅去。」

  「董事长,不必派车了,我的行李很简单,乘公车就可以了,不必太麻烦,明早我自己来公司。」

  「也好,我在公司里等你好了。」

  「董事长,我告辞了,明天见。」

  罗世然对着董事长,来了一个一百四十度的鞠躬礼,走出了这个公司,向着公车站而来。

  「嗳呀!我这个人真糊涂,董事长叫了半天,人家姓什麽、叫什麽我都不知道,给我一张名片,我紧张的连看也看,真是太糊涂了。」

  罗世然想着,就把名片取了来看了一下。

  「乖乖,原来是这一位大亨。」

  名片上印着「贾似真」三个大字,经常在报纸上看到他的大名,是一位亿万富翁,私生活比较不检点,花边新闻上也会常常出现他的大名,在各地都有他的金屋,并且藏了不少的娇。

  他想着、想着,公车来了,跳上了公车人也不挤了,也有坐位了,心情也轻松了很多,公车也开了快些似的,一转眼也就到了。

  贾似真带着他来到这别墅,把这里的大概情形,向他说明了一下。

  「世然,这是我的私产,我有一位姨太太和她的表妹住在这里,只有一个女佣人,因为都是女眷,所以请你来经管和照顾她们,工作也很简单,每月的开支公司会按月送来。」

  「是,董事长,我会按照你的指示去做。」

  「好了,不要客气。阿娇!」

  一名年纪约二十二的女佣,随着董事长的叫声,走到客厅来了,健美的身材、红润的脸蛋、大大的乳房、修长的大腿,摆动着屁股,一幌一摇的乳峰,随着答应声走入了客厅。

  罗世然做出一副假道学的脸,不敢正眼看这位喷火女郎。

  「阿娇,你去请姨太太来。」

  贾似真吩咐阿娇去後不久,客厅之中进来了一位少妇。林瑛,这一位二十五的女人,长得十分漂亮,白嫩的皮肤,圆圆细嫩的脸孔,经常含着微笑,两只酒涡总是笑迷迷的展露在脸上,一对 满的乳房,高高的挺在胸前,走起路来上下的颤动着,好像要从衣服里跳出来似的,细细的腰部,肥大的臀部,走起路来摆动着,一双白嫩而修长的玉腿,那麽的细嫩而均润,走起路来就够迷人,适度的身材,及迷人的态度,叫人魂飞魄散。

  「似真,是你叫我吗?」一阵娇滴滴的声音,送进耳鼓中,叫人听了十分舒畅。

  「来,小瑛,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罗世然罗先生,我请他来我们家来帮忙经理这里,你以後也轻松一点,今後有什麽事请他办理,安排罗先生住在楼下好了。小瑛,你看好吗?」

  「姨太太,你好!」

  他红着面孔,轻声的向林瑛问好,一直不敢把头抬起来,也不敢用正眼看林瑛,因为她穿了一件露背装,下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裤,白嫩的屁股差不多有一半露在外面,使人看了就有种非非之想。

  「好!啊,对了,以後叫我林小姐好了,不要什麽姨太太姨太太的,听起来好肉麻。」

  「对!对!以後你就称呼林小姐好,是我一时的疏忽,没有先向世然说明,对不起,请不要生气哟!」

  「去你的!谁生你的气。阿娇,罗先生的房间有没有安排好?」林瑛在问阿娇。

  「小姐,我这就去安排。」阿娇说完就走出客厅。

  「世然,你和阿娇去看看该怎样整理,也可以帮忙阿娇的忙呀!到了这就不必客气了,要自然一点。」贾似真的这番话,是在下逐客令了。

  「是,董事长。」

  罗世然说完了,就退了出来,同阿娇一块去整理房间去了。

  贾似真见客厅里的人都走了,马上就露出一副色迷迷的笑容。

  「宝贝,来,来,坐在我腿上,让我亲一亲。」

  「死相,不害臊。」林瑛说完就一屁股坐在贾似真的腿上。

  贾似真乐得眼睛迷成了一条缝,双手抱着林瑛的细腰,不停的亲她的脸,一双手在白嫩的玉腿上,摸来摸去。

  「死鬼,摸得好痒,怪难受的,老实一点好吗?」

  「这,这,小心肝,我爱死你了,快把你的奶头拿出来,让我吃嘛!」他说完後,双手就要解林瑛的上衣。

  「老色鬼,你要死了,在这里怎麽可以?等晚上到床上再给你吃。」林瑛说着说着,就用一只手在贾似真的裤子里摸。

  他高兴的哈哈大笑,身子一倒就平躺在沙发上。

  林瑛知道老家伙想干什麽,就用手把贾老头的裤子前面拉开了,由内裤里把他的鸡巴拿了出来,用两个手指头捏着,上下的把他的鸡巴摇幌,摇了很久也没有把鸡巴弄硬。

  「小心肝,你用手上下的套弄嘛,这样怎麽能硬呢?」

  「老死相,谁要你硬,等晚上再跟我商议。」

  说着,说着,贾老头用手就要脱林瑛的裤子,林瑛赶紧把双腿并紧,不准他来脱。

  「你是怎麽了?在客厅怎麽可以,四面都是玻璃窗,小心被人家看到,表妹就要回来了。」

  「嗳呀,管他呢,我忍不住了。」

  「我告诉你,先忍一忍,晚上包管给你满足,现在我把裤子脱下来,让你摸摸给你止止渴,但是不能弄,先跟你讲好了,要不然,我连裤子也不脱了,急死你。」

  「好嘛,好嘛!快脱下来,让我好好的摸摸。」

  林瑛站了起来,四周看了一看,见外面没有人,就把那条热裤的拉练垃开,把裤子的一只腿褪下来,正面站在他的面前。

  他见林瑛的裤子脱掉了,赶紧把她的大嫩白屁股搂着,戴上了具老花眼镜,躺在沙发上,她把一只大腿跨在沙发上,站在贾老头的身边。

  他见林瑛的小穴露了出来,一片黑黑的穴毛,长在阴户上,两片大阴唇成嫩红色,稍稍的向外凸出,小穴里好像有水湿润润的,贾老头看得直吞口水,喘着长气,赶紧用手去摸了摸穴毛,然後指头在穴边上摸来摸去,摸得她直发抖,骚水也流了出来。

  「死鬼,摸得痒死了。」林瑛说完把大腿一翘,骑在他的脸上,小嫩穴正对着他的嘴。

  贾老头也忍不住了,用鼻尖对着穴毛上揉,说∶「你的小嫩穴洗过吗?」

  「死鬼,你闻一闻嘛!对你好,你不知道。」

  贾老头真的闻了闻,果然一股香味,吸进鼻子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他用嘴唇把林瑛的穴,亲了又亲,伸出舌头去舔穴的边边,舔得她小嫩穴里的骚水往外直流,他舔的功夫真是到家,伸出舌头对着穴眼里,把舌头伸进去连舔带吸,舔得她直嗯 着,实在美妙到了不能再美妙的地步了,他赶紧把放在沙发上的大腿放了下来。

  「老色迷,你好会哦!把我逗得全身上下都趐了,我不要了晚上再玩。」她说完就很快的穿上裤子,对着他直笑。

  「小心肝,你真要了我的命,正要紧的时候你又不来了,好!晚上可要让我过过瘾,现在我好难受,来,小宝贝,帮我摸摸鸡巴嘛。」

  林瑛回头一看,贾老头 鸡巴还在裤子外面,就用手去握着,摸摸也有一点硬了,林瑛就给他上下的套动,套动了半天,贾老头的鸡巴,真的硬了起来,她就一把捏住了。

  「好人,晚上睡在床上,鸡巴就要这样硬才好,让我的小穴痛痛快快的舒服一次好吗?」

  「你多用点功夫一定会很硬,包准叫你的小穴满意。」

  「满意个屁,鸡巴才三寸长。」

  「你不要老泼我冷水嘛,马马虎虎能止穴痒就行,三寸长不是也能干得你叫哥哥吗?」

  「你这老色鬼,床上的事你也拿来讲,真不要脸。」

  「怕什麽?我们两个的事什麽都能讲,管它床上地上。」

  这个时候,院子里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向着客厅走了来。林瑛赶紧把他的鸡巴往裤子里一塞,因为用力太大使他叫了声,又很快的把他裤子上的拉炼拉好,人也坐了起来。

  「表姐,你在那里嘛!」

  人还没到声音先到,一位十八岁的少女,留着一头长发,生就一副迷人的身材,穿着一件短袖的白衬衫,黑色的迷你裙,健美的体格,白中透红的皮肤,一对玲珑而又有弹性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走动,乳房也在颤动着,完全是一副学生的打扮,但已够迷人了。

  这位小姐就是林瑛的表妹,黄玲,像一只熟透的苹果,全身都散发着一股吸引人的热力。

  她是一位高中即将毕业学生,个性很活泼,很喜欢热闹,这个家只华她一回来就显得有朝气,她经常也会把一些要好的女同学带回来,有了这表妹,林瑛孤寂日子也比较好过。

  贾老头一年之中,最多只能回来住上十天左右,所以他就安排了林瑛的表妹住在这里。

  「嗨!表姐夫你回来了,怎麽这两天回到家里都那麽早,是不是又快走了?

  你好意思,大白天两人就那麽亲热,不怕阿娇看见了……「

  黄玲的话还没说完,林瑛就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小鬼,你想死呀,胡说八道的,看我打你。」

  「好姐姐,快放开我嘛!抓得好痛我是为了你好,帮你讲话你还整我,快点放开嘛!你的手怪脏的。」

  「小丫头,你讲什麽?看我撕了你的嘴。」

  林瑛说完,真的用手去抓她的脸,她急忙的避开。

  贾老头也站了起来,站在她们两个之间,把她们隔开∶「好了,你们两个不要闹了,黄玲我告诉你,今天我请了个先生来管理这里,以後这里的事都让他一七管理,你可不要对人家发小姐脾气。」

  「表姐夫,我什麽时候发过脾气,你看过几次?算了,不理你们了,免得在这做夹心饼乾。」

  黄玲故意把身子一扭,一对乳峰在不停的摆动着,她又把步伐放重,一走一扭,屁股不停的摇摆着,走上楼去了。

  贾老头看得口水直流,两眼成了一条线,随口就叹了一口气∶「唉!小苹果熟透了,可以吃了。」

  「你说什麽,老色迷,你敢碰她,看我就要你的老命。」

  「不会的,小心肝,你放心。我又不是金钢,就是你我也没那麽大力量让你满足呀,我怎麽再想这只小苹果呢?」

  春浓 (二)

  夜幕低垂,周围宁静,万物都开始要进梦乡,这座别墅之中也开始宁静了。

  林瑛的卧房里,射出了温柔的灯光,床上的颜色映着灯光,显露出一种令人心醉的情调。

  贾老头正浸在浴缸内,林瑛一丝不挂的站在缸边,正用毛巾替他擦背,这位少妇赤裸的肉体,全部展露在他眼前,她的手不停的在他身上擦弄,两乳也不停的摇幌,逗得他直叫「好心肝」。

  「我的小心肝,你坐下来嘛,让我吃你的奶头嘛。」

  她笑迷迷的坐在浴缸边,圆润雪白的两只大奶头,展现在他的眼前,他用手抚摸着对新剥鸡头。

  「给你吃是可以,不要咬痛我呀!」

  「不会的,小心肝,快过来一点。」

  林瑛把身体向前俯了下来,贾老头急忙的也坐了起来,用嘴先把两只大奶头亲了又亲。她把红嫩的奶头送到他嘴里,他如获至宝的吸吮了起来,一面用舌头来舐,使她全身毛孔都张开了,嘴里不断的轻叫∶

  「嗳哟,痒死了,好舒服,再稍稍吸重一点,哟!好要命,这会死掉,你这功夫真好!」

  林瑛不停的轻喊,他就拼命的在吸。

  「好哥哥,我的穴好痒、好难受,穴里面好像有东西在里面爬一样,痒死我了,我不给你吃了,我要鸡巴入小穴,我的小穴会痒死掉,走嘛!死鬼,到床上去干穴嘛!」

  「小心肝,你把大腿骑上来,我看看你的小嫩穴,到底有虫了吗?」

  她好像吃醉了酒似的,也不答话把大腿一翘,双腿叉开来,骑在浴缸上,小穴对着他 脸上。他先用手摸了摸小穴,穴水一直向外流,就用毛巾把小穴流的水擦擦,就对着穴眼吻了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穴内,有一个软软热热的东西塞进来,那东西正对着穴上舐,身了不由得一抖,趐趐麻麻的很舒服,就是不止痒,骚水一直向外淌,淌得贾老头满嘴都是骚水。

  「小宝贝,你的小怎麽这麽多?」

  「都是你把我逗得水直淌,命都快没了。好哥哥,快上床嘛!用鸡巴 小穴嘛!不然我会死掉,看你心疼不疼?」

  「好!好!快点,我的鸡巴硬起来了。」

  两个人光着身体回到了卧房里,林瑛来不及的向床上一躺,两只粉腿叉得开开的,等着他上马。

  他回到了卧房,欲火大退了下去,鸡巴又软了下去。林瑛恨的眼睛冒火,赶紧用手去套弄着,套弄了一百多下,也没有再硬起来,没辨法插进去。林瑛急了很快的坐起来,一口把鸡巴衔在口中,用力的吸吮,好像吹气一样的在吹。经过这一弄,他的鸡巴总算硬了起来。

  「好哥哥,快点上来插进去,我痒死了。」

  贾老头的精神也来了,把她的一双雪白大腿,抽的高高的肩上,鸡巴对准了穴口一顶,就插进去了。

  她感到一节热热硬硬的东西,向穴里面一顶,穴里面好涨,知道老头的鸡巴插进来了。

  「小心肝,美不美,过瘾吗?」

  他一说完就用起功来,屁股向下压,鸡巴向穴里顶,猛抽了起来。

  「嗳哟!好哥哥,干进去了,好舒服。」

  贾老头拼命的闪幌,骚水直淌,「哔叽,哔叽」小穴在响,闪幌了一会儿,他又不动了。

  「好哥哥,好舒服,用鸡巴大力的闪嘛!」

  他经林瑛这一鼓励,浑身的劲都来了,拼命的闪幌,她的骚水淌了很多,鸡巴 穴只在「哔叽、哔叽」的响着。

  林瑛好像在天空似的,娇滴滴的浪叫声,不停 喊叫。

  他拿出了全身的精力,闪闪幌幌的,把林瑛舒服得只是喘气,双手把老头抱得紧紧的,嫩穴一舒服就用力的一夹,他的鸡巴一麻,屁股沟一酸,一股热腾腾的精液射入穴心了。

  林瑛的穴心上感到一阵热热的,知道贾老头射精了。

  「死鬼,不中用,人家才开始有点舒服你就丢了,气死人,穴里现在痒得利害,你叫我怎麽办?死人。」

  他累得气喘如牛,断断续续的安慰她∶「对不起,小心肝,明天再让你痛快点。」

  「痛快个屁,把我逗得骚水直流,干的不到五分钟就完了,这一夜教我怎麽办,怎麽忍嘛。」

  「忍耐一点,小宝贝,睡觉吧!」

  贾老头倒头便呼呼的睡了。

  她气得只是咬牙,小穴里又痒,骚水不停的外流,这怎麽办,不干还好点,干了下反而难过的要死,想着,实在忍不住了,走赶紧跑进浴室里,打开水管放着热水,一只手伸到下面,用一个手指头,插进小穴里边,进去连连的对穴心里捅进捅出。这样弄了有三、四百下,小嫩穴一麻,又一酸,一股酸酸的滋味,袭上了心头,小嫩穴里「噗吱,噗噗吱,咕咕吱」射出了一堆白沫的水来,屁股沟沟里一阵舒服,两片肥嫩雪白的屁股,连摆带摇的摆动了几下,就倒在浴池里,只是喘着大气。

  经过了约一个小时後,她慢慢的站了起来,感觉四肢无力,但穴痒总算止住了……

  回到卧室的林瑛,一眼看见睡在自己床上的贾老头,跟猪一样,不由得心里就发生了厌恶感,回过来又想一想,看在钱和享受的生活上,还是先要忍耐着一点儿。

  日子过得很快,罗世然来到这里,转眼已经快一周了,在这六、七天的日子里,他很小心谨慎,做事细心对人也有礼貌。贾老头、林瑛和黄玲都觉得他,虽然年青但很能干,也很会处理事情,虽然短短数日,但贾似真已十分信任他。

  为了事业的繁忙,贾老头把这里交代清楚後,终於走了。

  罗世然在这两天中的确很忙,完全是给贾老头办理私人的事务,贾老头要走的这一天,林瑛和黄玲、还有公司的一些人,都齐集前往机场送行。当飞机起飞後,林瑛和黄玲带着罗世然返回别墅,别墅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其中有所不同的是多了个罗世然。

  阿娇在这别墅中算是个总管事,二十四、五岁的阿娇,是一个个性外向而又爱美的女人,尚未结婚,但是有一个不太好看的男朋友,两人时常偷偷的在别墅之中来往。

  罗世然这个初出社会的男孩,也是个性欲最强烈的人,生活在这样一个众香国里,真是可想而知了。在贾老头走後的这几天,罗世然随时在注意着个人的习惯,生活起居的状态,作为今後做事的准则。

  因为阿娇住在楼下,和罗世然是最接近的人,所以罗世然的心里对阿娇有种说不出的味道,每天不跟她说几句话,好像这天就缺少了什麽一样,所以对她特别的注意。

  最使罗世然感到怪异的,是阿娇每夜的行动。每当入夜之後,林瑛和黄玲都是住在楼上,很少到楼下,就是有事也是叫阿娇上楼去做。

  这天夜里十一点时,罗世然的房门被阿娇轻轻敲着∶

  「罗先生,你睡了没有?请你开门,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罗世然把房门开开了,笑嘻嘻而又色迷迷的看着阿娇,她穿了一套迷你式的洋装,乌黑的头发,一对玲珑的大眼睛,白嫩的皮肤,胸部的乳房虽没有林瑛和黄玲的那麽大而迷人,但也有动感,一样的十分惹火,叫人看了就有种想去把她抱在怀里,抚摸揉弄一下的感想,再加上阿娇那种一说话,就有一种媚劲,确实也让他颠倒了。

  「阿娇小姐,请进,我这房间很乱,你就随便的椅子上坐嘛!有什麽事请你说吧。」

  阿娇见他这种有点失常的样子,就笑了起来∶

  「罗先生,你不用忙,我也没什麽大不了的事,因为我看见你这麽晚了还没睡,所以进来跟你说一声,这里的大门你不用管,每天晚上都由我来锁,这是小姐交带我的,我怕你会担心门户,所以告诉你,对不起,这麽晚了打扰你了,你早点休息吧!」

  「阿娇小姐,谢谢你,不要客气嘛!坐一下再走。」

  阿娇笑嘻嘻的站了起来,转身就要回房。

  「算了吧,深更半夜的老在你房里坐着,算什麽嘛!我走了。」

  她故意把那个圆圆的大屁股,摆动着,一扭一扭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里,把门关了起来。

  罗世然被她这麽一逗,好像失了神一样,傻傻的站在房门口,对着她的房间看。这个没有经验的罗世然,对於男女之间的事一知半解的,在学校里虽然跟女同学拥抱过,也吻过她们,也会时常性欲冲动,鸡巴常常硬,对於性交的事情也知道,就是没弄过,也不懂要怎麽弄。当每天看到林瑛,黄玲和现的阿娇时,那根鸡巴老会翘起来。

  每当清晨或午夜时,鸡巴硬的难过时,罗世然就用手淫来解决这个问题,近来阿娇挑逗得他心里很难忍耐,好多次想把她抱住吻一吻这风骚的人儿,可是不会干穴,万一阿娇要他干穴,自己不会弄,那多丢人呢?这一个问题,他一直都无法解开。

  ※※※※※

  是一个很静、也很凉爽的深夜,人们都进入了梦乡,罗世然把房间里的灯关了,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不能入睡,脑海中一会是林瑛的影子,她那美丽的脸、丰满的乳房,出现在眼前。又一转身黄玲修长的美腿,细嫩的皮肤,和那圆润的屁股,阿娇那双勾人灵魂的大眼睛,细细的蜂腰,会扭摆的屁股,还有她迷人笑容,真要把人的命都给要去。罗世然如同喝醉了酒一样,忍不住的发出了一阵阵的奇想。

  大门的外面突然有一阵手指轻弹的声音,连续三次,罗世然觉得很奇怪的事情恐怕要发生了,轻轻的起来,走到窗口看了看。

  这时阿娇的门开了,她很小心的走到大门边,轻声的在问∶「是你吗?都快几点了?」

  「十二点差五分。」

  阿娇轻轻的把门开了,进来了一个男人,脸看不清楚,但身材好像很壮的样子,那人就把阿娇搂着狂吻。

  阿娇用手指指我的房间,叫那个男人轻点,两人拉着手同入房中,阿娇的房门关了起来。罗世然的心里好像有只鹿在跳似的,跳个不停,轻轻的走出房来,光着脚连拖鞋也没穿,怕惊动了阿娇他们,走到她房间後面的窗边,窗已经拉上了,但有一个角没拉拢,也许是永远拉不拢。

  对准了这个空隙向里面看去,那个男人坐在椅子上,阿娇坐上了男人的大腿上,男人把阿娇抱在怀里,阿娇双手把男人颈子抱住,两人正在热吻,吻得那麽热烈又那麽久。

  阿娇的胸部被男抚摸着,她轻声的在哼着,闭上了眼睛在享受甜蜜的抚摸和热吻。阿娇的腿好像是放不合适,一会放在这面,一会又翘到那面,翘来摆去始终在动。

  忽然之间,阿娇自动把自外面的裙子脱了下来,一双白嫩的大腿露了出来,那双大腿映在灯光之,十分美丽,下面穿了一条网状的白色三角裤,细嫩的白屁股,大部份都露在外面,肚子下两胯之间,一遍黑黑的穴毛,若隐若规的在三角裤内。

  那男人很不客气的一下子就把阿娇的上衣也脱掉了,乳罩也解了下来。阿娇不但没有阻止,反而笑嘻嘻的让男人脱,两只奶头露在外面,奶头虽然并不大,可是富有弹性。那男的对着阿娇的奶头上摸弄,两个奶头突了出来,阿娇一直是笑嘻嘻的。

  「好人,这麽久也不来,害人家想死了。」这是阿娇在轻声的说话。

  「你们的董事长走了吗?」那个男人这样问阿娇。

  「早就走了,你今夜不来,我明天就去找你,告诉你,你说话要小声点,这里请了一位管事的先生来,住对面那间里,我们两个事要小一点儿才好。

  「是不刚来没多久,油条不油条?」

  「刚来没几天,油条个屁,见了女人就脸红,说话低着头,只有二十岁刚毕业的,看样子很老实。」

  罗世然想不到阿娇会以他为话题,并且把自己形容的很可笑,由此可见阿娇是个够壤的女人。

  「嗳呀,亲的好痒,胡子也不剃光一点。」阿娇轻声说着。

  那男人在阿娇身上、脸上、胸部之中狂吻着,又把阿娇的奶头吸吮得她只是扭摆。

  阿娇用手一拉把他的裤子拉掉了,男人的鸡巴硬得好高,快碰到肚皮了,阿娇高兴的只是笑,赶紧用手去摸鸡巴,又上下的把鸡巴套动,鸡巴硬得像根铁棒一样。

  罗世然仔细一看,那人的鸡巴还没自己的大,也没自己的粗,最多只有四寸长,鸡巴头被阿娇套弄得红红的。

  阿娇这时可真忙,双手不停的摸鸡巴,又忙着脱自已的三角裤。那人一看见阿娇的穴就用手去摸,阿娇把两只大腿叉的开开的,让那男人摸,黑黑的阴毛下一个水汪汪的穴,男的就用手指插了进去。

  阿娇好像吃醉了酒一样,穴里的骚水只是向外淌,两个光光的,一个鸡巴硬得翘翘的,一个的骚水只是淌。

  罗世然看得眼睛只是冒火,鸡巴也硬了起来,硬得他好难受,只好用手把鸡巴捏着,愈捏愈硬。

  「好哥哥,我的穴好痒,简直要命哩,快到床上吧,把你的鸡巴 进我穴里嘛!给我止止痒,快点嘛!」

  1

  「快上来嘛!把鸡巴插到穴里面吧。」

  男人一翻身骑在她的胯间,又把阿娇的双腿举高,放自已的肩上,阿娇的穴挺得好高,阿娇高兴只是笑,赶紧用手捏着男人鸡巴,往自己的穴眼里一塞,那人屁股向下一压用力一顶,阿娇的嘴一张、眼睛一翻,就「嗳哟」一声,阿娇把那人搂得紧紧的。

  「嗳哟!好哥哥,干进去了。」

  插去後男人停了约一分钟,就开闪晃起来,屁股用力向下面顶,阿娇的嘴只是喘气,男人闪的劲大,阿娇的屁股也在摆,又用穴向上面迎,两人的肚皮碰在一起,打的「碰!碰!」响。

  男的用力插,阿娇的穴就「哔叽……」的响,阿娇轻声的浪叫。

  「嗳哟哟!我的穴……很舒服……好哥哥, 得重一点嘛!」

  男人一阵狂插,把她干得直喘气,他把她舒服得死去活来,阿娇有点吃不消了。她把那人搂得紧紧的,男人却还是一个劲儿在猛插着嫩穴,穴里面忽然「哔叽,噗吱,噗吱,咕咕吱……」的响。阿娇的穴里面响了一阵後,顺着穴眼里,只是淌着白桨。

  两人却不动了,依然两人拥抱得紧紧的,男人的鸡巴还是插在阴户内,阿娇闭着眼睛,直喘着长气,也慢慢的睡了。

  罗世然看阿娇给人家干穴,鸡巴也硬得要命,捏着大鸡巴狠命的狠套一阵,正想再用力的狂套,这时看见阿娇的屁股又摆了两下。

  「好哥哥,我又痒了,怎麽办嘛!嗳哟!真痒呀,好哥哥,再用力的给我插嘛!」

  阿娇这麽一叫,男人的屁股又抬起来,并且抬得很高,连鸡巴都拔出来了,阿娇想到鸡巴拔掉了,就急了。

  「怎麽插的嘛!鸡巴都跑出去了。」

  她的话还未说完,那人很大力的又一插,「吱咕,」一声,又弄进去,再拔出来,进干了数百下。

  「嗳哟!我的穴心,要被干破了。」

  那男人好像疯了似的,就用这种一插到底的方法,专干穴心,一下、一下的插,阿娇被干得气喘如牛,眼睛翻得大大的,嘴巴张得开开的,屁股也不停的住上迎,口中不断的叫∶

  「嗳哟!我的穴心……亲丈夫,插死我了,我会舒服死,这真好!」

  那男人经阿娇这样的狂浪骚叫,更是精神百倍,对着阿娇的两条大腿,亲了又亲,把阿娇舒服的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鸡巴拉出来又大力的插进多,拔掉、顶进……连连的抽送。

  「我的心……都插痒了,大鸡巴哥哥……我好美,好舒服,我夜里会被大鸡巴哥哥插死。」

  罗世然听见阿娇这样的浪叫,实在忍不住了,狠命的套动大鸡巴,鸡巴也只是出长气,又伯他们听见了,只好忍着不想看了。

  但是,她又换了种浪叫的方式,那男人还是在用力的拔出鸡巴又干进去,并且把她插得好高,阿娇被干得头向两边乱摆,不停的在吞口水,屁股也不停的狠命向上迎。

  阿娇的穴里面,一阵「咕吱、咕叽」的声音,又成了「噗噗吱,噗吱,噗噗叽」的声音。

  「……我快了……我在酸酸……麻麻……穴心干掉了……我的穴心……开花了……吃不消了。」

  阿娇这样浪叫了一阵之後,把头一歪、双手一松,一动也不会动了,睡在床上,好像死了似的。男人把鸡巴拔出来了,阿娇的腿也放下来,她的穴眼里,一股股白白的精水向外面淌了出来。

  那个男人用卫生纸把她的穴擦了一擦,自己又去擦鸡巴,她的穴被干得红红的也开开的。

  男人跟阿娇说话,她也没声音,一动也不动了,她的两只大腿还是开开的,阴毛也全湿了。阿娇软得像棉花一样,赤裸裸的就睡了。

  男人也躺在她的身边,抱着阿娇睡了,那根鸡巴也软绵绵的缩在毛里,好像一颗大落花生那麽大一点。

  他们干了约一个小时,罗世然的欲火高炽,虽然他们完了,但他的鸡巴还是硬棒棒,又看到阿娇给别人插,心里也很难过。

  罗世然再向里面一看,阿娇睡在那里,雪白的肉体,浪穴被插得红红的,又想到他们两个刚刚的舒服样,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好。想着,想着,他又把大鸡巴从裤子里拿了出来,用手一杷捏着,拼命的套动,套弄了一会,只觉得屁股沟一麻、鼻头尖一酸、鸡巴里面一涨,好舒服,一股股的精液由鸡巴头的裂缝中射了出来。射的好远,也射出来很多,虽然感觉到一阵舒服,可是并没多大的快感,绝对没有插穴舒服。

  罗世然拖着疲累的身了,迷迷糊糊的回到了自己房里,躺在床上,连衣服也没脱就睡了。

  自从他来到这里,每天很早就起床了,除了黄玲每天要上学外,阿娇是十点起来,林瑛要到十一点才起床。

  罗世然经过了昨夜这一幕,又加上狠命的手淫,使得全身疲累不堪,这天睡得也不知道起来了,一直睡到下午二时还没起来,就见阿娇在叫自己去吃饭,方才慢慢的起来。一看时间已经两点了,马上就紧张得套好了衣服,胡乱的洗好了脸,就到饭厅来了。

  经过客厅,罗世然看见林瑛,穿着件粉红色的露背装,一条短的不能再短的热裤,高梃的双乳,梃在胸前,一双玉腿露在外面。

  林瑛懒洋洋的半躺在撒沙发上,双手抱着头的後面,一只腿伸得很直,一只腿就架在另一只腿上。如果再把腿架高点,那个迷人的桃源洞,都会暴露出来,他不敢瞰,就随口说∶「林小姐,早。」

  林瑛那黄莺似的声音,也轻轻答应着∶「还早呢!现在都是下午二点多了,罗先生,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两眼红红的。」

  「没有,对不起,我今天睡过了头,真是很抱歉。」他回着话,脸也不由得红了起来,低着头就想往饭厅走。

  「没关系嘛!反正这里也事,多睡一会也不要紧,阿娇每天也是十点多才起来,有时她也会睡得连午饭都不知道吃,你以後不要老说些客气话,现在你快去吃饭吧!」

  罗世然听完後点点头,就去饭听了。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