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出轨的妻子】【完】【作者:杰森】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一)

  事情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坐在餐桌前看着腾腾飘逸出的白雾慢慢的向咖啡杯外飘散着,其实昨天晚上志杰一到电视柜旁边我就已经知道了。

  可是JOHN和JACK他们两个那粗壮的阴茎一个在我发浪的小屁屁里,一个在我的小浪穴里,旁边还有一个SEAN在不停的拉动着我身上的三个环,哦…!实在够销魂的。

  天啊!想到那天晚上,我就有点忍不住,要命…。我的小浪穴又开始湿了,来个人帮帮忙喔!

  我昨天晚上其实不会那么快攀上高峰的,可是当我一发觉志杰在电视机柜旁边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就全身开始发紧,然后忽然之间全身的敏感度就好象喝了春药一样突然增加了好几倍,接踵而来的高潮我想停都停不住。

  说到志杰,唉!其实满可惜的,他最大的缺点就是只比其它的中国人稍稍大一点,说到性的强度和时间连老外都比不上他。

  其实从交往的第二年开始我就知道了我不是他的最爱,别问我为什么知道,要相信女人对感情的第六感,关于我不是志杰的最爱这一点我相信志杰自己也是在跟我离婚的时候才弄清楚。

  从我和小真习惯性的上PUB找高潮的第二年开始,许多普通的老外就已经不能满足我了,多亏了志杰。

  在我习惯了老外的大家伙开始志杰居然还是能让我有高潮,这点志杰是最让我佩服的。

  我其实比较爱我自己,怎么说呢?你可以说是比较自私吧!我比较重视我自己要的东西是否能得到,别人的感觉我管不了那么多。

  其实我对小真是又爱又恨,是小真让我了解到什么是性爱的极乐,不过也是小真让我变成荡妇淫娃,到最后还失去了志杰,事情是这样的。

  那是我和志杰结婚一年多的时候,有天下午志杰快要下班的时候,小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的电话号码,打过来找我,约我晚上出去吃饭叙旧,说是有许多同学都会一起去,直到我出了事才知道小真是刻意骗我。

  事实上我和小真虽然是同班同学但是彼此之间却没有交集,我基本上是看不起小真的,因为我总觉得小真像个花痴,这么说吧!感觉上除了志杰几乎我认识的男同学似乎都跟小真上过床,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志杰会例外,直到最后小真才告诉我是志杰不理她。

  志杰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信任我,他对我的信任让我觉得他根本不在乎我,凡是告诉他我要出去,他的答案永远都是“好”,我那时怀疑有一天我告诉他我要跟男人去开房间他也会说“好”。

  那天晚上和小真碰了面聊了几句我就想回家了,是小真半推半拉的把我拖进了那间音乐震耳人声喧嚣的PUB,我无奈的只好点了杯「BLLODY MARRY」陪着小真有一句没一句的吼着。

  我发现小真似乎认识这里的每个老外,有些老外经过小真身边还会不经意的摸小真的大腿或是臀,看到这情形我实在是坐不下去了。

  我发现我居然有点头晕,我告诉了小真,小真就把我带到了一个声浪稍微小一点的角落里坐下,这时来了一个白人和小真聊了几句,又向我说了些我听不到的话(实在是太吵了),就和小真在我旁边拥舞起来。

  我的头实在是很晕,有点天旋地转的感觉,那老外竟然把小真的红色小可爱拉到了乳房上面,我才发现小真没有带胸罩,她转过头来淫邪的看着我舔着自己的嘴唇。

  我有点口干舌燥,那老外低下头去咬着小真的乳头,一只手环着她的腰,我有点傻了,因为他的另一只手正在把小真的松紧迷你裙往上拉着。

  小真连内裤都没穿,才一会儿的功夫小真看起来就像个扎着两圈带子的雪白葫芦。

  我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好渴好热,小真的下身无顾忌的向老外的裤裆上顶着,双手抓着老外的头发主导着老外啃咬她自己乳头的方向。

  天啊!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啊!我想回家可是我又想看下去,我更想看看那老外的男征是什么样子,我的身体有点发紧,我不自主的轻轻夹着双腿。

  小真艰难的隔着裤子抚摸着老外已经发涨了的男根,隔着裤子看好象很大,小真为什么不把它拿出来,我觉得我浑身都在发烫,好渴!

  啊!那老外自己拉下了拉链,喔!它弹出来了,哇!好大好长,我的那里好痒,好象有什么流出来了,怎么觉得内裤湿湿的。

  啊呀!它要插进去了,不!没有,它在磨着小真的阴户,小真的腿打开着配合它,来人啊!来逗弄我啊!来抚摸我的双乳、小腹,拿你们的大家伙像它磨小真一样的磨我啊!

  进去了!它进去了!天啊!它在小真的里面,呜!我是小真该有多好。

  好舒服啊!我的双乳好舒服啊!是谁的手插进我的胸罩用力捏着我的双乳?

  好舒服啊!我要!我还要啊!对了对了,就是那里,再大力一点捏着我的乳尖。

  小真拉着我的左手,她是什么时候躺到桌上的,啊呀!它在抽插着小真的阴户,好爽的样子,小真在用力把我拉过去,她想要跟我说话吗?

  小真在吻我,她在吻我?我不要她吻我,可是她的双手抱着我的头,我起不来。

  好舒服啊!有人在摸我的屁股,啊呀!他在用手抠我的阴户,别停别停啊!

  小真好坏,她在咬我的耳朵,我的屁股怎么凉凉的,不行啊!你别脱我的内裤啊呦!是谁在舔我的阴户?怎么连我的肛门都舔,很脏的,不过,好舒服好舒服!

  不行啦!别再舔了!我受不了了!快进来嘛!快进来,我的小浪穴需要啊!

  咦?我为什么这样说?管他谁教我的,赶快插我的小浪穴啊!

  哇!什么东西?好大,怎么插到我的那里面,不行!我不要了,会痛啊!

  不要!不要啊!喔…。我…。不要…不要…。别…。别停…。别停啊!

  哦!快快!我要来了!别停,小真你吸大力一点啊!啊!对了就是乳尖。

  我来了!我来了!快一点都给我,啊…。来了…我来了…。别停啊!噢…。

  呜…。都给我………都射进去…。别停…别停…。我还要。

  还有人吗?快啊!快来插我的小浪穴啊!

  喔…呜!真好,有人知道我还要。

  那个晚上是我第一次尝试到了连续的性高潮,不知道为什么?跟志杰在一起我就是放不开,除了尺寸的问题,我完全相信志杰可以做的比那些老外好,可是我不敢,我就是不敢在志杰面前放开

  我也是后来从BOB口中才知道,BOB是那个酒保啦!其实那天是小真设计我的,小真让BOB在我的「BLLODY MARRY」里放了一颗迷幻药跟三颗春药,我那晚被三个老白给轮奸了,印象里高潮了快十次。

  从那次以后我就开始追逐这种除了志杰以外什么人都好的性高潮了,大概是我长期压抑了我的本性!也或者是我天性的显露吧!

  我不恨小真了,真的,因为我和志杰离婚后我把当初小真设计我的模式回报给她了,只是我放了十颗强力春药,那晚在PUB里的男人通通有份,而且不止一次,如果不是我让JACK拦着,小真大概会光着身子到马路上做母狗吧!

  不过我好象太过火了,小真那晚被玩残了,她现在像一条纵欲过度的母狗,只要一碰到她的敏感带她就会狂泄不止,所以不经常不分昼夜的戴着太阳眼镜以免让人看到她的熊猫眼。

  一枝红杏过墙来——妻与妓(外传二)

  作者:杰森  2003/07/30  发表于:情色海岸线

  「老公啊!」身子还一颤一颤的,刚缓过气来的老婆在我怀里喘嘘嘘的娇喊着。

  「嗯?」

  「你喜欢宝筠吗?」

  「喜欢啊!」

  「喔,那如果…如果让宝筠跟我们一起好不好?」老婆支支唔唔的说着。

  「她不是一直都住在家里。」

  「不是啦!我是说让她跟我们一起睡啦!」老婆像是下了一个重大决定般的半支着身子看着我说。

  「唉!研究所都快毕业了还要赖着你,你不觉得不好吗?」我顿了顿继续说着。

  「万一将来结了婚难不成还要把宝筠的老公搬到我们床上来?」

  「我不是说这个啦!」

  「那你是说?」我开始眯着眼,难不成老婆同意我…

  「看你一副色样,对啦!就是你现在想的啦!」老婆有点怪怪的说。

  「嗄!你是说真的?」我有点讶异。

  「嗯!」老婆侧躺了下来手指在我乳尖周围画着圈。

  「其实我已经受不了你了」老婆说着。

  「我是说,跟你爱爱好舒服,可是你几乎天天都要,这样子我真的受不了」

  老婆有点委屈的说着。

  「可是你都很快乐不是吗?」我也侧过了身子看着老婆。

  「嗯,就是因为你,每次都一定会让人家不断的来,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辛苦,其实我看到你就有点怕,可是你一碰到我我又忍不住舒服起来」

  「嗄?这样不好吗?」

  「好,但是也不好」

  「怎说?」

  「你想想啊!如果你已经来了,我还继续刺激你的头头你会觉得舒服吗?」

  老婆严肃的问我。

  「那不一样啊!女人可以来很多次的啊!」

  「来的次数多了感觉就不对了,怎么说呢!会有点麻麻刺刺的感觉,更何况还伤身子」

  「是吗?那你又每次都那么尽兴?」

  「老公啊!因为是你的关系啊!」

  「那以后怎么办?」看着老婆的脸,虽说比我大三岁,也许是保养的关系,或者是天生不易显老的脸像,也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在我眼里老婆始终看起来像个30多40的漂亮女人,老婆今天这么一提,还真的有点憔悴的感觉,眼框也带着点浮浮的黑色。

  「老婆!对不起你啊!」我心疼的搂着老婆。

  「以后我想办法忍着尽量不碰你好了」

  「那怎么可以!不行」老婆立即反对着。

  「不然要?」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啊!你是想让宝筠跟我?」我突然有点了解情况了。

  「嗯!别…你又来了」伸手狠狠的拍了我在她屁股上不安分的手。

  「宝筠是你女儿耶,?有没有搞错?」我真的反应过来了。

  「没错啊!我也问过她了」老婆肯定的说。

  「她怎么说?」

  「她哪里好意思说话?还不是说我决定就好了」我不由的想到了宝筠那年轻的躯体,比起莉婷只有更销魂,可是,她是莉婷的女儿,我离开莉婷十年后想尽办法找到莉婷的时候,如果不是宝筠从中帮忙我,哪里可能重新让莉婷回到我的怀抱,更不用说现在这样的幸福婚姻。

  而宝筠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喊我「把拔」,而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则是应付性质的喊「爸爸」,更何况莉婷和我结婚的时候都已经快37岁了,虽然莉婷自己愿意生个小宝宝,但是我不要,想想啊!快40的高龄产妇呢!

  对莉婷对孩子都是很大的风险啊!

  从我跟莉婷重拾旧情开始,宝筠表现的就比我和莉婷都还积极,因为宝筠的乖巧,所以对于宝筠,我也是真的把她当作女儿一样看待,虽然有时候我难免会想入非非,不过,那是一种就算是亲生父亲对女儿都会有的错觉吧!

  善解人意的宝筠,大多数时候是活泼开朗的,不过要是惹毛她的时候,那种刁钻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宝筠跟我差了有20岁吧!她应该要跟能够配的上她的男人在一起幸福的过日子,而不是莫名其妙的,名不正言不顺的和我这个继父厮混。

  「怎么样嘛?老公」老婆摇着我。

  「不行」

  「为什么?你不喜欢她?」老婆眼里满是疑问。

  「不是喜欢,是爱她,我很爱宝筠,不过是把她当女儿一样的,捧在手里怕摔着,夏天怕她热,冬天怕她冷,怕她出去受人欺负,特别是怕她让坏男孩给骗了」我解释着。

  「我和宝筠本来没有血缘关系,可是我觉得如果我有孩子,这孩子的关系不会比我跟宝筠更亲」我很严肃的对着老婆说着。

  「把拔…」不知何时,宝筠站在房门口,脸上满脸的泪的走向我。

  「你…」

  宝筠突然扑到我怀里哭了起来,抱着我不肯放。

  「唉!宝筠啊!傻女儿喔」我挣扎着坐起来抱着宝筠坐到我腿上。

  「你妈咪脑筋一时不清楚,你一个研究生也跟着发傻啊?」我竭力的稳定住我自己,开玩笑,一个娇滴滴的的年轻躯体在我怀里不断的磨蹭着我的分身,那是向地狱一样的试炼啊!

  「可是我就是喜欢把拔啊!」宝筠一边抹泪一边抽蓄的说着。

  「把拔也喜欢你,不过是把你当女儿一样」我极力的稳着说。

  我现在才发现宝筠穿的是两件式的韵律舞衣,舞衣的底下显然是什么都没有穿,似乎是在为我准备什么,我不知道这母女两的真正说话内容,我现在只知道如果不压下心火,那么后果对我们三个人而言绝对不是我所乐见的我竭尽脑芝、索尽枯肠努力的与宝筠沟通着,说到最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是总算把宝筠稳住了,至于宝筠以后要怎么想那就不是我现在能够控制的了。

  好容易把宝筠哄了个破啼为笑送出了房门,我回过头开始有点压不住心中的怒火。

  「她是怎么搞的?有像你这样做人母亲的吗?……」我一口气不停的数落着莉婷。

  「你就不为我的身体想一想?」莉婷红着脸,仍然微笑着。

  「我…。」我顿了顿。

  「唉!我是真的把宝筠当女儿,除了宝筠,其它的都听你安排吧!」我有点妥协的说着。

  「看是一星期或是一个月几次,实在不行我禁欲一段时间也可以」我没好气的,拿了内衣裤准备去洗澡。

  「你说的喔!我安排了你不能耍赖喔!」

  感觉好象掉进某人设计的阴谋,不过管她呢!只要别把宝筠扯上,我还怕了她不。

  总算那段业务生崖没白费,靠着以前的几个老客户的支持,在加上还算能抓住消费者网络购物的心理,这家公司虽说不上是飞黄腾达,但是倒也有声有色的经营着。

  平时,我除了必要的去公司处理客户访谈和看看公司帐目,其它时间我都是尽可能的让公司这群小毛头自己打理公司,倒不是放任他们,而是许多技术与商务的技巧并不是他们可以处理的;在则,如此轻松的公司、容易相处的老板大概也不容易找。

  我也习惯把公司的文件资料带回家来,不是在家办公,只是作业务多年养成的习惯,真有什么临时需要查核的,我也能够立即连上公司的网络系统仔细看。

  因为日子过的轻松,我养成睡午觉的习惯,如果不睡,就会固定的到老婆的咖啡馆找个角落坐着品尝老婆煮的咖啡,反正公司的员工知道我固定的习惯也不怕找不到我,然后静静的看看书报也顺便等着接老婆回家。为了方便,在我强烈的要求下,老婆也在后面隔了一个小小的员工休息室,美其名是员工休息室其实只有我跟老婆有钥匙可以进去。

  老婆的咖啡馆除了中午时候的商业简餐是生意主要来源外,另一个生意的主要来源就是来喝下午茶的家庭主妇,老婆也时常的会坐下跟这些主妇聊聊天,有时聊的起兴还会把我拉过去打招呼,我虽然跟各种人都能聊,不过跟这些家庭主妇聊天那真是一种苦刑,我不是歧视她们,而是真的有被疲劳轰炸的感觉。

  我一直以为那一天宝筠的事过后老婆讲的话试办开玩笑半赌气的,不过奇怪的事,自那一天开始老婆就开始不带胸罩了,而隐约中我居然还可以看到老婆似乎也一直带着乳环。

  本来这是我们夫妻间细虐的调情暗示,不过每当我欲火一上拉着老婆时,老婆就会要我乖乖的等,要不就是哀求我让她休息一阵子,问她为什么这样穿着,她也不说,直到。

  「老公啊!你要不要到休息室等我」老婆嗲嗲的说着。

  「好啊!好啊!」开玩笑,禁欲了这么长一段时间总算有了回报了,真是天可怜见。

  「不过不要开灯喔!」老婆小声的叮嘱我着。

  「喔!好」放下手中的书,我乐兹兹的进了休息室关上了灯。

  「不知道老婆今天怎么突然解禁了,还玩这种游戏」我边脱衣服边期待的想着。

  突然门开了,老婆一闪身的进来,害我等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今天不好好的作个回本那怎么够,不多说的我跳起了身摸到了门边先就一个常常的狠吻,手上也没先着开始脱老婆的衣服。

  「没闻过的香水味」我暗想着,大概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轻轻的把老婆推到了床边,伸手想拉一拉老婆的乳环。

  「咦!你什么时候把乳环拿掉的」我问着,老婆没支声我开始作着第一次遇见老婆的时候所作的些轻抚动作,这是我在老婆的咖啡馆里最喜欢跟老婆玩的游戏,一方面我喜欢这种触感,一方面是在店里不适合做跟激烈的动作。

  老婆趴在床上的身体随着我手指的节奏不时的扭动着,不过只有从鼻子里发出忍耐着的声音,越来越好玩了,老婆在扮演第一次碰上我的情形。

  我把老婆的双腿用我的脚膝盖推开,手开始在她大腿内侧与会阴来回的轻抚着,老婆的鼻子理不时的传来哼…哼…的声音。

  我用左手的手指轻轻的刺激着老婆的肛门,右手很轻很轻的在老婆的阴蒂与肛门之间来回的游动着,老婆大概是久没做了,今天显得特别紧张肛门夹的比往常要紧,但又像是很刺激似的不住在收缩放松着。

  我把右手换成了手掌在老婆的阴户上轻轻的维持着来回的活动,老婆终于忍不住的翘着屁股跪趴了起来,我有点得意我的爱抚调情的技术。

  我把双手手掌穿过阴户的两边,轻轻的伸向老婆的小腹并且朝着乳房袭去,顺着势舌头开始进攻着老婆的小屁眼。

  「嗯…。」老婆终于忍不住出声了,不过好象是把头埋在枕头里嘴吧隔着枕头所发出来的。

  有出声就好,我开始柔捏着老婆的双乳,看来久没作真是有点好处的,老婆今天的乳房涨的比较大呢!老婆的阴户也开始不住的往我的下巴顶来,感觉老婆今天好象特别的骚,阴户一和我的下巴接触的时候就好象溃了提的河水,老婆自己磨蹭才没几下就已经把我的下巴给弄糊了。

  奇怪的是老婆依然像是隔着枕头不住的呻吟着,平常老婆虽然在店里是会压抑一点,不过也犯不着这样啊?可能是怕我又起兴按摩她的G点吧!也许老婆根本就是暗示我要按摩G点,这是我们平时在店里不会做的事,主要就是怕老婆叫的太大声,这样对老婆在店里的形象不是太好。

  按照老婆的暗示,我的脸离开了老婆的下身,一样的老方法,我开始用左手拇指服务着老婆的小浪屁,右手食指进入了熟悉的隧道中轻轻的来回藉以寻找熟悉的触感,今天这熟悉的感觉似乎比老婆平常的浅一点。

  一段时间没做的老婆似乎特别敏感,我手指才在老婆的G点一揉,感觉老婆立即一反常态的开始浑身哆嗦,随即,身体就向前伸展一点,似乎像是在闪躲着手指的揉弄,又像在挑逗我的手指,我们就重复着揉、哆嗦与挑逗直到老婆完全变成趴着的状态。

  在老婆无处可退的情形下我开始在老婆G点的周围画着圆圈,只是偶而的碰一下但并不真正的在G点上揉,老婆让我逗弄的不住的想把双腿夹仅,可惜我正跪在她双腿中间,每当我一接触到熟悉的点上,老婆就又开始不住的哆嗦。

  看来禁欲一段时间还可以让我发觉老婆另外的一种反应,我腾出左手压住老婆的腰,右手食指和中指开始不再绕圈的在老婆的G点上不停的弄着,老婆双腿猛夹,隔着枕头开始发出了闷叫声,不知道左手在哪?但是右手伸到我的右手旁不断的轻拍着我的右手。

  「不要了我不要了…奥…呜」耳边传来老婆隔着枕头的闷叫。

  我加快了速度和力度,突然老婆在我不注意的时侯屁股向上猛翘了一点,浑身不断的哆嗦着竟然真的尿了出来,我从没看过老婆这样的反应,我放松了速度与力度,但是仍然缓慢的揉着,老婆的尿则随着我的揉动一阵一阵喷着,浑身则不停的哆嗦着。

  我停下来,俯着身子趴到老婆上面,轻轻的将我的阴茎送入了老婆的阴户,我很享受老婆这种体内的抽蓄,在这种抽蓄下我不禁搂着老婆的肩深深的顶着老婆,老婆还没回气,不过看得出来十分的受用。

  「老婆,舒服吗?辛苦了」一面深深的顶住老婆慢慢的磨着,一面我在老婆的耳边吹气边说着。

  「老婆,你刚剪了头发吗?」我很奇怪,之前不是短及肩的头发吗?

  老婆的阴道紧了紧,但是没有回话,看到老婆缓过了气,我一时不想深究,就着老婆的背我开始了抽送的活动,也实在禁欲太久了,刚抽送没一会儿,我就开始感到腰眼有点发酸,我抽了出来,慢慢地把老婆翻了个身,抬起了老婆的双脚放在肩上顺便稳定一下生理情绪,半蹲着我又将阴茎送入了老婆的阴道开始准备一次作到底。

  阴暗中看着老婆随着我的抽送头开始不住的摇着,好象是用小手臂捂着嘴闷闷的从鼻子里发出越来越大的呻吟。

  「看你下次敢不敢折磨我那么久」我一边说着,一边连她的阴蒂也没放过的开始揉捏着。

  老婆捂着嘴、摇着头,腰身随着我揉弄阴蒂不住的顶着摇着,忽然老婆哆嗦着身子阴道开始收缩着,不断的撒着尿,我也在禁欲太久的情形下又持续抽送了一下下便趴下了身子放在了老婆的里面,老婆也在我放出的同时扭动着弓起了身子迎接了我的高潮。

  「老婆,我从来不知道你尿有这么多耶!」我一面在老婆耳边轻轻说着,一边轻轻得爱抚着老婆。

  老婆没出声,但是从肩膀的动作我看得出来老婆在吃吃的笑着,感觉老婆应该已经从高潮中平息过来,我转过了身子躺了下来休息着。

  搂着老婆正想阖上眼睛休息一下,老婆爬了起来狠狠的吻了我,然后穿上衣服一闪身又从漆黑的房间中钻了出去。

  我想想弄了这么久也该出去了,于是在老婆出去没多久后我也开了灯穿上了衣服向外头走出去,回头看了看床上那一摊尿。

  「好在衣服没放在床上,不然就惨了」我低声说着。

  回到我习惯的座位时老婆已经坐在我座位旁笑咪咪的看着我,桌上放着三杯刚煮好的热咖啡。

  「咦?有认识的客人吗?」我问着。

  「是啊!我们楼下的张太太」

  「哦」

  我们的大厦是双并式的,对门邻居是同一个电梯出入,基本上屋子的格局与房间配置与我们的相同但是方向相反,我住的20楼是顶楼,只要是我们这一边的,除了装潢,房子的格局与房间配置与我们的完全相同。

  张太太是19楼的邻居,35岁左右人长的白净漂亮,恬静尔雅,身材与老婆差不多,有时在电梯里碰面总是羞怯的跟我点头打招呼。

  我坐下来正要伸手搂住老婆疼惜一番,张太太从我后面走到桌子旁坐下来。

  「小娟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老婆轻轻的抓着我搂她的手放了下来,看着张太太说着。

  「嗯」张太太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那你打赌输了要着么办?」老婆半开玩笑的笑着说。

  我搞不清楚她们在说什么,伸手抓起了书正要进入入定的状态,突然想到老婆还是及肩的头发不禁抬头看着老婆。

  「你不…」我正想开口问老婆。

  「臭老公,你先别打岔,小娟跟我打赌输了我正在要赌债」老婆笑着说。

  「听小娟说吧!」小娟是张太太的小名。

  「说什么?」我问着。

  「唉!要你别打岔,反正有你好处」我转头望着小娟!咦!短发?

  小娟低着头脸红到了脖子上,咦?手上怎么有齿印,印在白晰的藕臂上有点发紫看样子咬的不轻,我好象联想到什么可是不确定。

  「老公」张太太像蚊子一般的叫着。

  我回头看了看,张太太老公不是在大陆出差吗?没人啊?

  「那么小声,而且这不是我们说好的呦!」老婆对着张太太说着。

  「好老公…」我回过头看到张太太红着脸低头偷偷的看着我。

  「我…」我突然想到了,难道刚刚在休息室。

  「傻老公,人家在叫你啊!」老婆用手指戳着我的头,然后轻轻的在我耳边说着。

  那刚刚在休息室确实是张太太,我的天啊!我回想着黑暗中的情形,难怪要用枕头捂着嘴不出声,难怪手上有咬痕。

  我要昏了,难道说这就是老婆的安排?

  「不只小娟呢!还有对门李太太喔!谁让你老在卧室阳台弄得我大声叫让她们都听到了」天啊!我成了牛郎了?老婆成了拉客的老鸨了!

  不过想想,对门李太太的胸围真是颇有看头,吃惯了青菜罗卜换吃牛排也不错啊!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