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美女白领的淫乱】【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我叫雅妍,今年二十二岁,十八岁便踏入社会工作,凭着上进的毅力,现在是在一间上市公司当行政主任。十九岁我便开始独居的身活,因为自小便父母嫌弃是女儿,便跟外婆外公生活,两老在我十九岁的时候相继去世了,我便离开故居,租了新房子,展开属於自己的生活。

  公司下班的时间是下午五时,这天我六时才离开公司。回家须乘搭工车,也只须十分钟而已,不过在繁忙时间里,会多几分钟时间。

  由於很多上班族都在这个时段下班,等候公车的人不少,公车很快到来,我随着人群挤进车箱之中。车箱中人很多,右手挽着公事包,左手欲找着扶手,但不由我选择,已被挤到人堆之中。

  後面的人群突然猛力一撞,我失去平衡撞到面前那人身上,那人身高跟我差不多,我勉强移过头,才没有一脸贴上人家的脸上,但身体却无法动弹,整个压在那人的身上。

  这时候公车开了,人群也平静下来,由於人挤得针也插不进,我只能维持原状,尴尬地紧贴着那人的胸膛。因为我的头正在那人的头侧,彼此的侧面几乎贴着,所以我并没有移动头颅,恐防自己的脸会碰到那人的脸。但刚才一个照面,是个约三十岁的男人。

  我的身体也不敢乱动,因为紧压着对方的胸膛,害怕被对方误会自己是故事磨蹭他。但是,我虽然没有移动,但还是要呼吸的,胸脯定会自然起伏。渐渐地,我感觉到下方被硬物顶着,再蠢的人也知道是甚麽事情了。

  我更加尴尬,却又无可奈何,可恶的是对方竟在微微移动,我气得咬着唇,忍受着对方不礼貌的行为。却在这时,我的臀部也被人摸上了。我感觉到那双手正是眼前这个男人的,我终於别过头,狠狠地瞪着他。

  他不单毫无惧意,还冲着我微笑,更突然在我唇上轻轻一啄,我立即转过头,不再看他的脸。我感到万分羞辱,除了初恋男友,我再没有被别的男人吻过了,如今竟然被如此恶劣的男人吻到,真的气死我了!

  可是,气还未消,那双在我臀上的手更加过份,顺着我的线条抚摸,并用手指逐寸逐寸的拉起我的裙子。那欠一寸便及膝的贴身裙被拉成仅能包着臀部的迷你裙,那双卑劣的手一直抚摸我的大腿,我开始感到恶心及害怕了。

  手很快便滑到我的秘地上。我习惯穿丁字裤的,因为套装裙大多是贴身设计,我才不要内裤的外型勾勒在裙子上,这样太不雅观了。想不到这次反而让这个男人得到平宜,揉搓了我的臀部一会後,手便移到前面来,隔着内裤抚摸的我的阴户。

  被别人摸到这个地方,我不禁轻微挪动身子,这样反而刺激了他,他的口在我耳边低叹一声,然後将嘴吧贴在我的耳上吹气。

  「噢!我的天!」我心中不禁低喊。耳朵可是我最敏感的地方,被人轻抚或是吹气都会使我全身酥软,浑然无力,且很容易便被挑起性慾。这次他他误打误着了,真糟糕!我紧咬着唇,忍耐着那几乎欲夺口而出的低吟。

  但身体已更加无力地靠在他的胸膛上,而他的手指也掰开了我的内裤,勒在阴唇外侧,手指便肆意地揉弄我的秘地。可恨的是他的嘴巴并没停下来,在我耳边呼吸着热风,我的下巴无力地搁着他的肩上。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变异,继续在我耳边呼吸,而我的秘地亦不听使唤,不理我的心里多麽难堪,依然渗出蜜汁。那人的手指揩抹出蜜汁,并像涂油般涂抹我的阴户,然後再滑进紧闭的阴唇间,揉捏我的小珍珠。

  是耳朵被人呵痒,还是因为太久没被男人碰过呢?抑或是我真的有着淫荡的因子?怎麽被人非礼还会渗出蜜汁的呢?就在小珍珠被揉搓的瞬间,心底里也涌起一份久违了的兴奋感觉,我痛恨这份感觉,也痛恨那股想呻吟的慾望。

  我的蜜汁渗过不停,小珍珠也被搓得热辣辣的,这时,一种奇怪的感觉从珍珠处直传到脑门,一股酥麻的感觉袭击我的神识,我快要支持不住,好想放声呻吟!但眼看到公车正在靠站,这正是我下车的车站。

  那股酥麻的感觉像波浪般扩散,小腹不自禁地收缩,双腿变得软弱无力,似要倒下来的样子,这种感觉使我极度无助与旁徨,就在我快要呻吟的时候,车箱里的人潮已开始移动,那只手停了下来。

  这也是我该下车的时候,我便收拾情绪,随着人群下车,下车後,我朝车箱看去,那个男人依然一附笑脸的看着我,目光似乎意犹未尽。我立即别过脸,听到公车离去後,才举步回家。

  我的意识回来了,这时我才惊觉自己下身的「衣衫不整」,裙子依然是仅能包着圆翘的臀部,且内裤仍然勒在阴唇外侧,阴户凉飕飕的,但身边行人不少,我又怎能当着人前拉下裙子呢?太丑了吧!

  於是,我只能一步一步小心役役地走回家。回家路上不少人都投来奇异的目光,尤其男人,更是公然地直视我的双腿。当然了,均匀修长的白美腿完全暴露於裙子之下,一些迎面而来的男人看看我的美腿,抬头再看到我美丽的容貌,都几乎忘了走路了。

  我的心情却是十分凌乱,因为裙子里的内裤没有穿好,裙子又变得这样短,下面凉飕飕的,怎能不叫我害怕。可是,想到刚才在公车上那奇妙的感觉,更令我迷惑,我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为甚麽会有这种感觉的呢?而且,这种感觉又是如此的美好……

  因为布料弹性且贴身,配上纤腰,胸部玲珑的曲线异常突出,嫩紫色的胸罩约隐约现,震撼着人们的视觉。下身是白色的牛仔布迷你裙,到大腿大半再要短一些,穿上白色平底的修脚形球鞋,这一刻的我流露着青春气息。

  平日穿套装的我看来像有二十五岁前後的样子,加上上班时不拘言笑,严肃冷酷的外表更令我显得成熟。揽镜自照,我也不禁惋惜自己的芳华,童年已经因父母的嫌弃而失去了,别人兴高采烈地享受恋爱的年纪,我却在为生活拼搏,青春就这样溜走了一小截了。

  我匆匆挽起长发束成高高的马尾辫子,便不再看镜子,不再对影自怜,挽起小手袋出门。走在街上,这次引来更多贪婪的目光,当我看到一些女生厌恶的瞄一瞄我看,这使更感自豪,连女生都嫉妒我的美色。

  我走进一个商场里,选了一间餐室晚膳,门外的接待小姐对着对讲机通传过後,一个男侍应生引领我步进餐室之中,我看到他胸前的名牌,他叫陆文庭。

  因为我是一个人,被编到坐在近餐室角落处的小桌子,当我坐下後便拿起餐牌细看。但我眼角余光瞄到那个男侍者并没有离开,侍立一旁。我故意询问菜色的细节,他弯下身跟我逐一细说,我瞄到他一直盯着我的胸口,还好他的讲解依然清晰。

  当我用餐的时候,我忽然察觉到对面那桌人投来的目光。坐在对面的是四个男生,约二十多岁吧,两个背着我的,两个面对着我的,面对着我的两个人均不停注视着我,那个个背对着的也偶尔不经意地别过头来偷看我。

  这里的餐桌并没有桌布,而我的迷你裙也是贴身的,坐下来後裙子不单拉得更短,且双腿间会现出一个春光外泄的三角带,我并没有将手袋放在膝上,我猜想他们必定在偷窥我裙春光。

  不过这间餐室灯光昏暗,所以感觉上会走光,但事实却不,只会看到黑漆漆的三角带,却看不到内里的春光。我装作没有发现他们的偷窥,依然悠闲地用膳,还不时上身倾前,让他们看看我胸前的明媚春光。

  用膳完毕後便结帐离开,在我呼唤侍者结帐的同时,对面一桌的男生也跟着结帐,我不以为意,结帐後便离开餐室。

  我打算在商场里闲逛,便走到不远处一间店舖的厨窗前驻足观看展览的商品,且看得一副入迷的模样。但我知道背後必定有人留意着我的举止,我装着仔细察看厨窗里的商品,不是弯腰便是蹲着细看。

  我不知道当我弯腰的时候,後面的人会不会看到我的小裤裤,但是就是自己也不明了的感觉才叫我既紧张又兴奋。而蹲着的时候,裙子缩短了,整条大腿更是表露无遗。从厨窗的玻璃反映下,隐约看到背後站着几个人。

  我便站起身来,自然的转过身子,装作正在思考该到那里逛,原来後面站着的正是刚才对面桌子的四个男生,附近还有一些人都在看着我这个方向,看来我的计划又成功吸引到不少目光了。

  我又走进一间书局里,走到一排放着小说的柜子旁,蹲下来装作找书的样子。而我蹲着的位置是在近通道的地方,即是如果有人站在我的对面,必定能够看到我裙内春光。

  在我左边是行人通道,左半的身子在书柜以外,左腿是屈膝蹲着,右腿则膝盖顶着地板,一附似是无意间春光外泄的样子。我不断翻阅书籍,眼光却在留意四周,有人站在我身则停下,不久便向前走去。

  我偷看一下,原来是刚才四个男生哩。他们都走到我的对面并纷纷蹲下来,并且也拿起书本装作找书的样子。而我斜对面的两个男人也留意到我这里春光四溢,也同样蹲下来偷看。

  我偶尔轻托香腮,装作沉思的模样,又翻阅一下面前的书本,双腿渐渐再张开些许,让他们看得更清楚。我的脸孔也开始发烫,心跳加速,实在太刺激了!但表面看来仍然一脸专心地在找寻书籍。

  双腿除了微微张开一点外,身子也稍为转向通道那边。我想到他们会不会透过嫩紫色的薄纱小裤裤而看到自己的阴毛,我的心情更加兴奋,但是,时间差不多了,蹲太久反会惹起别人的疑心。

  当我站起来时,装作不小心掉下手上的书本,便弯身拾起来。在我前面的人能看到我领口的春光,我拾起书本时,飞快地从腿间看一看後面的人,後面的也在看着我修长的美腿哩。

  我放好书本,转过身子离开书局,当我转过身子以後,看到一些男人都在注视我,使我更觉兴奋。不过,这一刻我又发觉裙子太短了,因为刚才蹲着,裙子被扯高了,站起来後,料子因为贴身而不会自动垂下,如今裙子又变成跟仅包着臀部没两样。

  虽然我喜欢穿迷你裙,虽然我偶尔喜欢暴露,但裙子短成这样始终不放心,感觉也太过豪放了,但众多眼睛都在看着我,无法不经意地拉低裙子,也只好顺其自然了。

  当我步出书局不久後,肩头被一只手搭着,我一脸吃惊地转身,眼前正是刚才四个男生。搭着我肩的那个放下手,并说:「你好,我叫阿轩,他是阿凡、阿劲及阿雄,我们想跟你交个朋友,不知道行吗?」

  我可没有想过会有人主动上前结识哩,我心里也矛盾起来。

  阿轩又说:「我们并没有恶意的,坦白说,你长得很漂亮,我们想跟你交朋友。」

  我走到楼下大堂後,保安员跟我打招呼,我回以一笑,但见他目光却跟往日不同,紧盯着我看。我不以为意,转过身按电梯按扭。大堂的墙壁多以亮如镜子的钢片设计,在倒影中我察看自己的衣装。

  这时我知道为甚麽保安员的神识为何有异了!原来阿凡揉搓我的胸脯时翻开了我的乳罩,乳罩卡在乳房下沿,因此,我左边的乳房并没被乳罩包裹着,乳尖在单薄的衣服下无所遁形,清晰地突显着。

  这时保安员走到我的身边,我不能立即整理衣服,唯有装作并不知情,可双颊却变得发烫。保安员也不断强装自然地瞄我的胸脯,并跟我交谈起来。「施小姐,今天怎麽这麽晚喔?」

  「今天晚上外出用膳,然後在商场里逛了一会儿,所以晚了。」

  「啊,是吗?你一个女子独居,要多小心喔,假如家里有甚麽电器或水喉坏了,可以找我修理啊,我很乐意帮助你的。」

  因为我这幢大厦是比较高尚的私人住宅,保安员都比较年轻,身体壮健,且对大厦的住户都略有认识。我是独居女子,又长得出众,被保安员加倍留意也不奇怪。这个保安员叫阿成,约接近三十岁吧,在这里工作有一年多了,也常与我攀谈,不用说都知道他对我有好感。

  「啊,好的,有需要时定会找你帮忙,先谢谢你。」说着,『叮』一声响,电梯门打开了,我跟他说声再见便立即走进去。

  回到家里,在大门处脱掉鞋子後,累垮了的躺进象牙白的沙发里。我闭起双眼回想刚才公园里的画面,泪珠终於潸然滑下,无声的啜泣迅即变成轻声的低泣,我哭刚才的羞辱,也哭自己的命运,为甚麽每隔不久总有让我难受的事发生。

  哭了十数分钟後也哭累了,便沐浴休息,洗澡的时候,我用沐浴乳彻底清洁我的身体,沐浴过後,我在洗盥洗台的大镜子前看着自己赤裸的胴体。

  镜中的娇躯皮肤雪白凝脂,吹弹可破,高耸傲然的f罩杯巨乳并没有受地心吸力的影响,依然挺拔的耸立着,浑圆的双峰不用甚麽神奇乳罩,亦有透人的乳沟,当然若穿着线条优美的乳罩,乳沟更觉「深不可测」。

  雪白的双峰之巅是淡粉红的细小乳尖,乳尖小若红豆,适中的乳晕衬托更惹人怜。纤幼的腰肢不盈一握,因遗传了外国人的因子,内弯的腰部曲线急转到挺翘的圆润臀部,前面的阴毛跟秀发一样乌黑贴服,浓密适中,粉嫩的阴唇上也没生长多余的阴毛。

  清秀高贵的脸容粉雕肉琢,眉宇间略有李嘉欣的神韵,但瓜子面型的比她更为优胜,即使是李嘉欣也没有我的优美身段。如此佳人,青春却葬送在工作之上,有谁明白叱吒风云的行政主任也有内心脆弱的一面?

  我也渴望谈谈恋爱,但是不少男士都是一附油头粉脸的样子,脑袋也像未发育完全一样,只要被我盯着看,表情更像一个白痴儿,叫我怎能忍受这些低智慧生物?杰出的男人又大多成家立室,思想早熟的我,实在太难觅得如意郎君。

  我轻叹一声,穿上舒适的性感睡裙,便倒在床上悠悠入睡。梦中彷佛出现一位成熟型的俊美男士,拥着我翩翩起舞……

  因为我是行政主任,所以编有独立的房间工作,有时候无聊至极,我会开启msn跟网友聊聊,偶尔也会聊些比较大胆的话题,但一般都是点到即止,不会聊得太低级,我不能接受自己像个怨妇一样,即使话题大胆露骨,也抱着一种矜持的态度。

  这天下午我又开启msn,才登入便被人找着,开启聊天视窗,这人叫paul,二十八岁,是其中一位偶尔聊聊大胆话题的网友,我俩在网络上结识了一年,他也曾多次邀约我外出见面,但都被我婉拒。他也没有看过我的照片,因为我认为世界并不大,万一有天碰面了,也不知该饰演朋友还是陌生人的身份。

  在休息室里,惨了!我干吗要脱掉外套哩!现在可惹上天大的麻烦了!还好他并不知道我就是柳薇,至少我能以柳薇的身份提前知道他的部署或行动。但是,看来我要重新找过一份新工作了,有他存在,我亦难以专心工作。或者是我找机会辞去他。

  「总之我不赞成你乱来,人家好端端的没招惹你,你就别搞人家了,再说也是同一间公司,别搞男女关系。不谈了,我要走了。」

  「你放心好了,你就等着听我的好消息,好啦,再见。」

  「对喔,你都在忙些甚麽?都忙着约会吗?」

  「对喔,这几天都分别跟几个网络认识的女孩约会。」「结果怎样?有收获吗?」

  「唉……几个都是胡诌的,将自己说得跟天仙一样,现实却不是,还好其中一个勉强合格,总算能够吃一餐。」

  「嘻,吃得饱吗?」「一般填填肚子而已,普通货色怎能饱肚子,不过哩,我也想见见你,看看你是否真如你所说般容貌及身材都不错。」

  「别想到我身上,不管是或不是都无关重要,反正我并不打算约会网友。」

  「为甚麽呢?难道你真的丑得样貌及身型都像猪八戒一样?不然,怎麽这麽抗拒跟网友见面,你不也乐於结识网友,且聊得很畅快喔。」

  「跟网友聊天只是用来消磨时间。」「你那麽多时间消磨喔?不用谈恋爱吗?才二十二岁,我没记错吧,要不是长得很丑,又怎会如此空闲?」

  对於richard的穷追不舍,我也不知该如何应付,虽然说一句「是的,我很丑」很容易,可是,我又不甘自认平凡。而且richard和paul都是同时期认识的,所以也有一年多的网络交情了,也是三位可聊大胆话题的网友之一,第三个是sam,也是同一时期认识的,容後会再写到他。

  我已没有勇气再找语词大胆的网友,三个已很足够,我怕自认丑後richard便不再跟我聊天,想到他住在台南,且经常要到外地工作,我住台北,该不会有碰面的机会,於是我决定用视像对话,跟他来个网络约会。

  「你不相信我的话,那麽,我暂时撇下我的规矩,开启视像系统,彼此看着对方聊天。不过,要是你也不像你所说的俊俏,还是别开视像了,我不想对你的幻想被破坏。」

  「好!谁怕谁啊!」「哈,那你先开启,我要整理好衣装,我正穿着性感的睡衣。」

  「噢……小薇,不用换衣服啦,就让我看看你性感的模样,不行吗?」

  「不!被你看过了,我还怎麽见人,又不是玩情慾游戏。」说着我便想想该怎麽穿。

  如今我正穿着一条白色的小吊带睡裙,裙子只能刚好覆盖着我的臀部,只要细微的弯腰动作也能看到雪白圆浑的臀部,因为我穿的是白色蕾丝丁字裤。白色的轻纱睡裙欠缺遮掩能力,睡裙下的胴体可以说是清晰可见。粉红色的乳尖,高耸的坚挺的乳房,乌黑的阴毛也约隐约现。

  我披上一件同样质料的白色薄纱睡袍,在腰际系好腰带,对镜一看,长度跟睡裙相约的睡袍虽然未能完全遮盖我的娇躯,因为睡裙与睡袍本是套装来的,但至少衣服下的胴体变得乍隐乍现,粉红的乳尖依然能够清楚看到,但蒙蒙胧胧的看到总比完全清晰地展现要诱惑得多。而且阴毛也几乎看不到了。

  我还找来以前参加化妆舞会时用过的面具,说是面具,其实只是眼罩而已,并没有遮掩脸颊的一半部,只是罩在眼的四周,左右外沿呈火焰式设计,眼罩缀满红橘色的细小水晶,璀灿而美丽。

  准备好了便开启视象系统,虽然并不是玩甚麽情慾游戏,可是,我的心里依然紧张且兴奋。我的电脑屏是二十一寸的萤幕,且效能十分好,从萤幕中看到的他竟比我想像中好看。浓眉大眼,鼻梁高高的,是个很有魅力的三十多岁男人。

  当我一开启视像对话,他的表情迅即起了变化,一脸惊讶的模样。我们同时开启了咪高风,他深呼吸一口气才说话:「天啊!你就是柳薇?」

  「对,我就是柳薇。怎麽样?我很丑吗?」

  「不得了,原来一直跟我聊天的真是个美女,还是个超级棒的大美人啊!」

  「哈,我戴上眼罩,你怎麽肯定我是个大美人?」

  「戴上眼罩也不能掩盖你的美丽,看你的轮廓就知道你必定是个大美人,不过,干吗要戴上眼罩呢?」

  「我不希望网络上的生活介入现实生活之中,你是网络中人,我们只在网络中相遇,现实免谈,所以,我真正的容颜也不方面让你看到。」

  「要分得这样清楚吗?网络认识的人就不能成为真正的朋友吗?」

  「恐怕不行,你我会聊到大胆的话题,可我跟现实的朋友是不会聊这些的,我是个很严肃的人,所以,我们绝不可能成为真正朋友。」

  「噢……这太可惜了……那麽,你能站起来转个圈吗?我怎麽知道你的下半身是否胖得可以占了整张双人沙发。」

  「哈哈哈……你眼睛想吃吃冰淇淋而已,别怪我道破你的奸计。」说着,我已站起身来缓慢地转了一圈,我怕转得太快,裙摆飘起来便会走光。

  「要命啊!你害我今晚要打手枪哩!」

  「谁叫你硬说要见见我,如果我现在脱掉睡袍,恐怕你会立即走火哩!哈哈哈……」

  「你这个小妖精,竟敢嘲笑我,我岂会如此不济,看看女人便走火?你别忘了我是情场老手,吃过了不少女生了。」

  「就是喔,你叫我怎麽能交你这种朋友,我可不想被你吃掉哩,呵呵呵……」

  「你的选择是聪明的,不过,为甚麽你又要找我这种人聊天呢?」

  「人总会有苦闷的时候,言语上放肆一下也是情绪上的宣泄,总不能一直压抑,我可不想变成精神病患者。」

  「你说的有理……噢……你的身材真的很棒!我看到你的乳头的颜色,很娇嫩啊!」

  虽然知道他会看到,但经他直接一说,我也羞得双颊酡红,娇叱道:「嗨!你说得太直接了吧!」

  「哈,小薇也会脸红啊!样子真的很迷人,唉……可惜、可惜,可惜我俩只能在网络上见面,真想拥抱你一次,感受一下你硕大的乳房顶着我的胸口的感觉。」

  「嘻,你等会儿打手枪的时候可以幻想啊!你抱过那麽多女人,少少幻想便能成事,何须可惜,哈哈哈。」

  「不行、不行,你快快脱掉睡袍,让我看得真切一点!」

  「这怎麽行啊?现在不也看得很清楚了吗?」

  「你都说差不多,怎麽都脱掉呢?反正我都看到啊!横竖你都开启了视像,不在乎给我看得真切一点,不是吗?来吧小薇…… e on!」

  「好啦好啦,只此一次,下不违例了喔。」说着,我便站起来,轻轻褪去睡袍,玲珑有致的胴体便近乎赤裸地呈现在 richard 的眼前。

  看着 richard 眼睛睁得大大的,胸膛不断强烈起伏着,我的心里也有莫明的兴奋,呼吸也稍微急促起来,小穴也似乎有点痒痒的、温热的感觉,看来蜜汁也不知不觉地渗出来了,想不到给人看到自己的娇躯也会感到兴奋。

  「噢!都脱下来、都脱下来,可以吗?求求你,我的天!啊!」richard说着,我看到他的身体抖动着。

  「你在干吗?」我大约猜到了,但也禁不住询问他。

  「我在打手枪啊!你不是看到吗?都脱掉,好吗?拜托!」

  第一次看到男人这样的举动,虽然他的下半身在视像角度以外,被他的桌子遮住了,但知道他在打手枪,只因为看到我半裸的娇躯,我就更感到兴奋,对自己的身体更有自信。

  看着他似是痛苦又似是享受的表情,我也就听他的,慢慢褪去仅余的睡裙,睡裙滑到地上,我拾起来放到一旁,但完全赤裸之後,反变得感到尴尬,可是尴尬之中,却又有着更大的兴奋,我感到小穴更痒了。

  「噢!美极了!转身,慢慢地转个圈。」我依着他的话做,慢慢地转了一个圈。

  「背对着我,弯腰。」「呃……这不太好吧……」我觉得这个姿势太不雅了。

  「别说,听我的,拜托,我的好小薇!」看到他绷紧着脸,我唯有再听他的。这时我娇羞地弯下身,双腿微张,从双腿间看电脑萤幕,他的抖动更急促了。

  「靠过来、过来一点,尽量接近镜头。」我慢慢移後,我猜想他的萤幕已经都是我的臀部的大特写了,而小裤裤下的阴户也必定被他清晰看到,也许……那些不觉觉渗出的蜜汁也被他看到……想到这里,我感觉到蜜汁又渗出了一些。

  「噢!再给我看你的大奶子,将你那对大奶子靠近镜头,快!」我站起来,弯下腰,将胸脯移到镜头前。

  「拜托,请你用手抚摸你的奶子。」「噢!不要,好羞耻啊,如今这样子已经大大超越我的底线了!」我反对,这不正是情慾游戏了吗?虽然游戏早就开始了。

  「拜托,我快来了,求求你,小薇!」唉……看着他的表情,听到他这样说,我无法推搪,唯有再一次听他的话。我抬起双手抚摸着乳房,又揉又搓的。

  「请你坐在椅子上,离镜头远一点,要看到你的全身,双腿张开撑在桌上,继续揉搓你的奶子。拜托,别拒绝我,我真的要来了!」

  这样难堪的姿势叫我怎麽做!可是,不知怎的,我又安慰自己只是一次而已,於是便听他所说的做。他看到我这个样子,身体抖动得更厉害,最後他大声地呻吟了几声,抖动便停下来了。

  看到他完事了,我立即关掉了视像系统,并且走进浴室清洗一下,换过新的内裤,真为我知道内裤都湿掉了,当我做妥一切之後,对话视窗有他传来的句子。

  「怎麽急着关掉视像?我让你难过了吗?对不起。」

  「没事,我只是换衣服而已。」「嗯,你没有生气?」

  「没有,不过,只此一次,不要再要求视像对话了。」

  「好的,刚才我看到你的内裤也湿了一片,你也感到很兴奋吗?」

  「一点点总有的……」「噢,你的身体真的很美,连阴户的颜色都很娇嫩哩!」

  「你、你真的都看到了?」「本来都看到,但随着那片湿濡扩大,也看得更透彻。」

  「噢!都给你看光了,唉……真不应该开启视像的!」

  「别这样喔,我依然不认识你,依然不知道你是谁,别介意。」

  我和他再闲聊一会便各自离线了,我也躺到床上去,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想不到我竟然会做出如此胆大妄为的事,不过,也正是这样,这两天的焦虑都淡化了。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