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爱人愿望】【共七章】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第一章 被封印的高潮

  1

  办公室和深雪位於三田公寓的房间里都插满了花。

  窗户口的鞋盒上、客厅的桌上、以及阿佐美裸躺着的寝室的枕边,都开满着大朵百合。深雪告诉阿佐美这是百合花的一种。

  阿佐美慎哉一直都过着与花无缘的日子,一直到和插花设计师深雪开始交往后,才突然对季节的花开始感兴趣。看着以往不曾注意过的四季花朵,他的心情就会沉静下来。

  阿佐美说不定是到了疼爱季节性花朵这个愉悦的年龄了。现在就算是在他担任所长的婚姻介绍所所长室里,阿佐美甚至也会命令秘书要种花。

  阿佐美把左腕放置头下,呆呆地凝望着天花板抽烟。枕边旁上的花朵浓郁的香气直往阿佐美的鼻子扑去。馥郁的香气深处微微笼罩着近似深雪发情的体味。

  与苔青色厚窗帘的阳台相通的玻璃窗,小小声咯咯的响。风声好像变强了。虽然离寒风刺骨的季节还远,但两、三天前天气开始急遽变冷。外面差不多是需要套上外套的天候,但深雪房里却是个如同春天一般的暖房,就算是裸身躺在床上也很舒服。

  阿佐美在床上吸烟,友川深雪淋浴结束进到寝室内来,浴巾包裹着她丰满的胸部和修长的四肢。她用毛巾擦拭着细卷的长发尾端说:「是不是有台风要来?风好像变大了点呢!」

  她听着风声说道。

  「怎么会呢?台风应该不会来了吧!」

  阿佐美用伸在桌上的手在烟灰缸中捻熄。

  「要不要到床上来?」

  他将围在腹部的毛巾掀开,邀约深雪。

  深雪点着头来到床的左边说道:「阿佐美先生,你还真有精力呢!」

  眼光一瞥见今年四十三的阿佐美先生雄纠纠的那话儿,她将身上的浴巾脱了去。奶油色的娇躯胜过抬灯的光芒,在阿佐美的眼中看来亮丽无比。丰满的乳房和腰部会让人觉得性感,但是这样的身驱绝对是脓纤合度。上半身的肉适度又紧致,腰部纤细,手脚细长又柔软。

  深雪脱光之后,用两手将柔细又卷曲的头发甩到身后,紧闭的双唇带着娇媚的笑,一面把光滑白嫩的胴体往床上钻。阿佐美坐起身来,把深雪滑嫩的身体放到床单上让她躺好。

  深雪一面娇羞的笑着,一面将白嫩的双手往上放至头边,露出她的胳肢窝,她对阿佐美爱抚的程序了若指掌。阿佐美一手握住她的一边酥胸,用手指一边搓揉,他的舌尖一边在深雪刻意清洁过的腋窝游走。看见深雪一面忍住娇笑,一面伸起腰和腿,弯起她的胴体。

  不管有没有沐浴,深雪的腋窝总是散发出如同麝香般的香气。阿佐美在她的腋窝间来回游走,顺势把脸埋在她的乳间,他的舌头舔着白嫩的乳房上微微涨红的乳头,他的口如同手指般在乳头间吸吮逗弄起来。

  「啊……」深雪发出娇吟的叫声。

  「用手指,求求你……」阿佐美的右手爱抚着倒三角形一片浓密又黑的阴毛时,深雪的腰难耐的摇晃起来。

  「要我摸那里吗?」

  「要……我要……」深雪用鼻子轻哼着。她古典又可爱的五官因为兴奋而扭曲,阿佐美看见了更是兴奋。

  「你要我摸哪里?」

  「好讨厌……你知道是哪里嘛……」

  「说给我听呀~哪里?」

  「傻瓜!」深雪一面责备着阿佐美,一面忍住笑,她的脸上开始泛着淫荡的春光。

  「花蕊,你说不出来吗?」

  「那种淫秽的字眼,你还真不害躁。」深雪摇着头笑着。阿佐美淫秽的字眼,反而唤起深雪身为女人的感官上的欲念,她白嫩的身驱如蛇一般卷曲,摇起她的蛮腰。深雪对於代表女性生殖器官这种淫荡字眼,只是一味害羞的笑着,说「女孩子才说不出下流字眼」这句话。

  但是有趣的是,在床笫间,她却很想从阿佐美口中听到这句话。

  友川深雪,今年三十二,她那奶油色光滑嫩白的肌肤,是那种对男人来说上等的飨宴,十分诱人。在银座里的婚姻介绍所成立之前,阿佐美上过好几百个女人,但是深雪秀色可餐的肉体对经验丰富的他来说,是可以归类为上等的类型。

  和深雪发生关系以来也有两年了,但是他都还不因此感到厌倦。之所以会和深雪持续男女关系,她肉体深处所带给他的欢愉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在西新宿高楼里的文化学校中,担任插花设计讲师的深雪,不时的会介绍一些课堂上的的女学生给他。

  在深雪任教的插花教室里有很多有过离婚经验的女性,也就是离过一次婚的那种。她们有闲又有的是性欲,常会对深雪要求「帮我们介绍一些男人」这样的请托。在离婚时分到一笔财产的她们虽然在经济上过的很富足,但是在过盛的性欲当中就是无法感到满足。虽说如此,她们也不想跟周遭的男人有关连。

  就在此时,身为插花老师的深雪对这些女人来说恰好是一个倾诉的对象。而深雪在之前就介绍过两个离过婚的女性给阿佐美。

  深雪介绍离过婚的女性给情人阿佐美时,虽然笑着说「我可是自愿的」,但是情人和别人私通毕竟也不是好玩事。所以她不忘提醒阿佐美「要做也只能做一次,不管你有多喜欢对方」。无论如何,阿佐美也一直守着这项约定,享受着深雪介绍的女人们。

  对於曾做过牛郎及A片男演员的阿佐美慎哉来说,让饥渴的女性在床上享受高超性爱技巧是他拿手的事,连友川深雪本人也沉溺在他的性爱技巧中。深雪会介绍教室里的女学生给阿佐美,也是顾虑到不要让阿佐美逃离自己身边的手段。

  2

  阿佐美对女人了若指掌的手指头滑进深雪那浓黑柔软、湿润娇嫩的肉穴中。当他把深雪那湿滑的两枚贝片开口拨开时,深雪湿透了的私密处如同黏着剂被撕裂的声响般发出「啵」的一声。

  深雪的情欲高涨,湿淋淋的两片花瓣露出来,顶端敏感的小突起紧缩起来。阿佐美用指头翻开深雪的内花瓣,一把捏住那敏感的小球搓揉起来。

  「啊~~」深雪上半身弯起来,禁不住从口中发出娇吟,湿暖的爱液弄湿了阿佐美的指头。

  「怎么样?」

  「我好想要,快进来……」

  「要我插进去吗?」

  「快插进来……」

  「用手指头插吧!」

  「不要!我要你那一根……好不好,求求你……」深雪柔嫩的蛮腰难耐的晃动着,抛下了矜持大声叫着。

  「过来,给我用嘴跟小弟打招呼。」阿佐美的手指抽出了黏滑的女体,仰躺在床上。

  深雪对於用口帮阿佐美雄伟的男性服务还不是很拿手,她坐起来,犹豫又害羞的笑着。但一见到阿佐美壮大的肉棒,身为女性的感官的本能急速上涨,她跪在男人腰部,如白兔的卷着自己白嫩的背,用唇包含住阿佐美雄壮的前端。那雄伟的前端部分深深的被含在嘴里,深雪的开始反覆的一吞一吐起来。湿滑的舌头和口里的嫩滑,让阿佐美感受到一阵刺痒的快感。

  深雪把阿佐美塞满口中一阵后,松开嘴把那话儿释放,脸上挂着僵硬的笑,一刻也等不及似的急速仰卧在男人的身旁。

  「快把你的硬物插进来……」她光滑的双手滑到在男人脸旁,弯起她的蛮腰让男人看。

  阿佐美回应着她的邀请,他把粗大的硬物插入深雪湿嫩的里面紧紧密合着,在那如海螺口的私密口推送着。

  「嗯……好舒服……」深雪内部的肉紧缩着,包住在她体内的阿佐美,白哲的上半身浮出肋骨,她一面把头仰向后方,一面用双手由下紧缠着阿佐美。不知不觉地,交合着的内部那柔软的肉快速的蠕动起来。阿佐美被深雪甘美的包围,猛地一再推送。

  「啊……我快高潮了……」

  深雪放声的吟叫着。阿佐美的下部,把深雪撞到坐了起来。阿佐美感受到女体内部湿暖的潮涌,他脸上的汗也早已湿透。

  「要射了……可以吗?」探雪双手缠住男人的头,美丽的脸庞因为难耐而皱起眉头,用力的点了点头。

  阿佐美连呼四字脏话,大声的呻吟和律动着,从深雪湿滑的身体抽出那话儿,眼看就要射出精液时,被震到坐起来的女体在一瞬间收缩,深雪低泣般的吟叫声变大,双手双脚往被单一伸,筋疲力尽。阿佐美发出了汗味,从躺平的女体中抽出,一下子就躺平休息。深雪柔嫩的身体紧缠在阿佐美身上。

  「满足了吗?」

  「满足了,阿佐美先生,真的是太棒了。我还以为我的里面会被撞坏呢……现在我都还发晕呢!」深雪用手指在男人的胸前磨蹈着,一脸笑盈盈的说着。

  「我也很满足。深雪的里面真是没得比呀!」

  「嗯~好讨厌……你还真不害躁呀!」深雪羞怯着,媚眼瞧向男人的脸。

  「嗯~又有一个想要性交的,你要不要试试?」她用神秘的口吻说道。

  「你教室里又有欲求不满的女人了?」

  「是啊,是一个姓有田的女人,才刚跟老公离婚,跑来问我能不能介绍那种能在床上玩玩,又能满足女人的男性。」

  「全名是什么?」

  「有田美菜子,美菜子就是美味可口的菜色,是成熟又美艳的女性唷~」

  「几岁?」

  「三十一左右吧!在认识我时,就跟我说,如果我认识性爱高手,一定要介绍给她,就算只有一次也可以。」

  「如果你无所谓的话,我也没有意见。如果只要玩一次的话我倒是没关系。」

  「是吗?那就去抱有田小姐吧!」

  「你还真是心平静气呢!就算我和你的学生私通。不,在你介绍女学生给我时我是这么以为的,我觉得你没有嫉妒的感觉。」

  「要说完全不嫉妒是骗人的,但是我觉得,不论阿佐美先生身边出现怎么样的女性,我都有自信我会是最适合你的那一位。」深雪微笑着回答,发出汗味的身体豪放的躺在床上。

  「真是了不起的自信呢!」阿佐美坐起身来,吸起深雪丰满白晰的一个乳房。

  「啊……」深雪短促的娇吟,抬起头望着阿佐美,试探着他的表情问:「有自信不好吗?」

  「没有的事。只是不管我身边有多好的女人,我都只爱你一个。」

  「嗯~我相信你。」深雪笑着,和阿佐美的唇紧密的贴合。两人的舌头不断在密合的口中打转。深雪吸了男人的舌头后,离开了男人的唇。

  「有田小姐她跟我说,她和老公结婚的这一段时间里从来没有过高潮。这是之前她喝醉酒时跟我说的。所以我才会跟她说『阿佐美先生是这方面的专家,一定会让你高潮的。』她现在在自己的房间等待我的答覆。我可以打电话给有田小姐吗?跟她说你愿意跟她玩一次。」

  「可以呀!可以跟她联络。」阿佐美一起身,深雪就裸身起床,跑到客厅去了。不一会儿,她拿着通讯录回到房间里来。在床头桌上摊开通讯录,伸手拿起听筒,就赤裸身子的站在床边,白晰的手指按下了按键,打到有田美菜子那边去。

  「喂~美菜子吗?我是花艺教室的友川……」电话那头似乎是有田美菜子,深雪笑着叫出她的名字。

  「我打电话来跟你说之前那件事。阿佐美说要见你。他现在就在我旁边,我叫他来听,不行啦!不要不好意思,跟本人说也比较快呀!」深雪劝了她后,伸手把话筒交给躺在床上的阿佐美,阿佐美坐起来,在床边接起话筒。

  「我是阿佐美,请问是有田美菜子小姐吗?」

  「我是有田。」电话那一头的有田美菜子不好意思的窃笑着。

  「要不要见一次面?」

  「好的。」她诚恳的回答。

  「何时方便呢?」

  「我都可以,方便的话最好是在白天,晚上的话,我会到朋友在赤阪经营的餐厅帮忙。」

  「这样呀!那么明天下午可以吗?」阿佐美想到明天是星期六,就问了她时间方不方便。

  「我无所谓。」有田美菜子在电话里的声音充满着微微的娇羞。

  「在新宿见面好吗?还是在赤阪,或是六本木?」

  「新宿的路比较好记,就请在新宿会面吧!」

  「这样的话,在新宿的……嗯……不如约在大饭店的咖啡厅吧?」

  「嗯~好的。」

  「你知道新宿的山顶大饭店吗?」

  「我知道。」

  「那就约在山顶大饭店二楼的咖啡厅见,那边很好认的,下午两点可以吗?」

  「两点,可以的……」回答完后,美菜子不安的又问:「你认得出我吗?」

  阿佐美回答:「听说你是个美人,我想我会认出你的。」躺在床上的深雪轻轻捏了阿佐美的腿。

  电话那头的有田美菜子低声笑着:「我会穿粉红色套装去。我会比约定时间早一点到,所以你认不出我时只要叫我一声就可以。」她用细又好听的声音跟阿佐美说明。

  「就这么办吧!那么,明天两点见。」阿佐美只说了这话后,就把话筒放回去。马上又回到床上,奔向赤裸仰躺在床上的深雪旁,挑逗着她。

  「再来一次吧?」他的右手回到因汗而润湿的毛丛间,深雪的两手在阿佐美的背上游走,发出愉悦的声音。

  「再来一次吧~就当做是我介绍石田美菜子给你的奖励!」

  阿佐美的手指在深雪的密洞中抽动着,深雪抬起雪白的下颚,从鼻子里开始放声哼出娇媚。

  3

  隔天,阿佐美在近十点钟时在自宅中醒来。一醒来就伸手拿小桌上的手表,看了看表,都快十点了。一想到昨晚和深雪交合到深夜,他的两股间不禁燥热起来。

  和老婆分居也有五年多了,他不知从何时开始习惯了惬意的单身生活。他住的公寓里这一间书房兼卧房的房间很宽,而餐厅兼客厅的那一间也有二十多叠榻榻米大小,一个人住实在是太大了。而且他的房间还有自动锁,位於高楼的最顶楼,从阳台可以看到好景色。睛天时甚至看得到西新宿的高楼大厦街。

  他下了床,排便后开始淋浴,把牙齿刷乾净后,刮了胡子也洗了脸。进入了餐厅兼客厅的房间,他泡了一杯咖啡。随后穿着凉鞋出门,搭了电梯下楼拿早报,随即回到自宅内。在等咖啡的期间,他匆匆浏览过早报。

  他想起要跟自己公司联络一下,就拿起玻璃桌上的话筒,拨了通电话到公司。

  位在银座出租大楼的婚姻介绍所,虽然说是婚姻中心,却是一个小而典雅的规模。和大企业的婚姻介绍中心不同,这一家介绍所不但宣传少,连来造访的女性也是少之又少。

  但虽说如此,最近生意好转,也全拜结婚潮所赐。近来受到了就业冰河期的影响,短大或是大学毕业后不找工作,反而考虑到婚姻的女性意外的多了起来。因此就算是入会金居高不下的这家阿佐美的公司,还是有客人会上门。

  原本阿佐美就没有增员的打算。目前中心的成员有主任秋山、秘书兼职员的奥山裕美,担任经理的是曾任银行员的冈本、再加上柜台的年轻女职员和阿佐美一共只有五个人。

  男女会员的档案整理和电脑输入都是秋山或奥山裕美在处理,而经理的帐簿交给冈山也较让人放心。在泡沫经济起飞时很难讲,但是阿佐美却认为提高利润的秘诀是在精简人事,减少人事费的支出。

  电话那一头是主任秋山。

  「是我。」

  「啊~所长早!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特别的事,因为今天星期六,所以我不去公司了。」

  「我明白了。奥山小姐还没来上班,不过应该就快到了。」

  「你们今天也早一点休息吧!那么公司今天就拜托你们了。有事的话再打电话给我,我今晚会在家。」

  阿佐美听到秋山说「我知道了」后,把电话筒放回原处。

  吃完吐司和沙拉,喝完咖啡后,结束了他的早餐,过了正午,阿佐美开始作准备。

  对於有田美菜子这个女性,他完全不清楚,不过听深雪说她五官清秀,是有现代感的美人胚子。还没见到她的姿色,阿佐美就开始好色的暇想起来。在一番准备之后再出门,已是一小时后的事。

  昨晚风强雨大,但今天的天空却是秋高气爽。只是风中带了点寒意。

  阿佐美步行到私营铁路站,搭乘私铁前往新宿。接着搭程车站里的计程车到山顶大饭店。山顶大饭店虽然交通不是很方便,但是它刚新建的流线型的外观很壮丽,是属於都市型饭店。

  阿佐美随着迥转大门进入饭店,马上步向柜台预订房间。他开了一间双人床的房间,登录住宿者名单后,拿着钥匙,婉拒了服务生带路的服务,来到了位於二楼的咖啡厅。

  偌大的咖啡厅里,离入口很近的座位上,坐着一位身着粉红色套装,年约三十岁左右的美丽的女性,正在喝着咖啡。她脸庞瘦而尖,眼睛大又有神。虽然她的脸庞美艳又细长,充满着女人味,但是她富有肉感的嘴唇给人一种好色的感觉。

  被华丽的粉红色套装紧包着的,是阿佐美所偏爱的苗条体态。披在肩上的是柔顺的中长发,使得脸庞更显白晰瘦小。

  喝着咖啡的这位身穿粉红套装的女性,抬头望向入口处,一眼就看到阿佐美。阿佐美赶紧走到这位女性的座位边。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有田美菜子吗?」他一弯下腰问道,对方就点着头,用细微的声音反问:「你是阿佐美先生吗?」

  「我是阿佐美,嗯,我一下子就认出你来了唷。」阿佐美坐在有田美菜子面前的座位,点了一杯啤酒。「我吓了一跳,如比我想像的还要美更有魅力呢!」

  他对着眼前惊为天人的美女说道。

  有田美菜子低下头笑着,抿起她的朱唇。

  一看到低下头娇羞的有田美菜子,阿佐美就喜欢上她了。她那丰厚又润红的朱唇一把撩起阿佐美的淫欲。

  「友川深雪有没有跟你说清楚我是做什么的?」

  美菜子抬起头,轻轻地摇了摇头。

  「但是老师跟我说过你是让女人愉悦的专家。」有田美菜子这么说着,娇羞之情在她细小的脸上扩散。

  「我经营一家婚姻介绍所。」阿佐美拿出自己的一张名片,递到美菜子面前。

  「如果有考虑到再婚的事,请务必来本介绍所。我想会对你的第二春有帮助的。」

  有田美菜子用两手接过名片,放入手提袋中。

  「谢谢你的心意,虽然我并没有再婚的打算。」她冷静的笑着。

  「你和前夫有小孩吗?」

  阿佐美将手靠向装有啤酒的玻璃杯,这么问着。

  「我们没有小孩。」

  「这样啊!现在一个人的生活应该很憾意吧?」

  「嗯……」

  「但是,找男人这件事会不会不太自由?」阿佐美直接了当的询问。

  美菜子难为情的笑着说:「是不太自由,但是一个人生活的话,就能够和阿佐美先生这样的男性见面……」她盯着阿佐美,难以启齿的说。

  在她细长美丽的脸庞上散发出娇羞之情,大又亮的双眸中闪着淫荡的光芒。她的双眸从深处发出光芒,阿佐美注意到这一点后,两股间的那话儿在裤子里翻勃起来。

  他一鼓作气将啤酒饮尽,阿佐美倾向前拿起帐单。

  「……到房间去吗?就我们两个……我在这间饭店订好房间了。」他一面这么说着,一面起身。

  有田美菜子低头笑着,一度犹豫不决,但彷佛下定决心似的,她拿起皮包也起身向前。

  阿佐美到收银台付了钱,抱着走到走廊的美菜子娇艳的背,两人一起搭乘电梯而去。

  4

  往客房上行的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阿佐美抱起低着头的有田美菜子,探索她的朱唇。美菜子不知所措的摇头,阿佐美仍不在意地强行吻住她的唇。

  被男人的唇霸占了的美菜子,将刚刚的矜持抛到九霄云外似的紧紧搂住阿佐美,被男人吸吮着丰唇的同时伸出了舌头。

  就在这只有两人的电梯当中,两人热烈地舌战一番起来。

  一出电梯到达客房,阿佐美拉上窗帘,将床罩和被套拉开后,又回到站着的美菜子旁探寻她的唇。

  美菜子细嫩的舌头,紧缠着阿佐美的舌绕着。阿佐美一面吸起美菜子的舌头,一面将身穿粉红色套装的她压倒在床上。两个人就紧紧抱着对方,倒卧在床。

  阿佐美让女人的身体向上仰卧着,结束了对对方贪婪的吸吮,开始剥去她身上的衣服。

  「要让美菜子满足吗?」男人脱着自己的衣服,有田美菜子模糊的呢喃着。她看向男人脸庞的双眸中散发出她的欲望。

  「我会让你满足的。听说你自结婚以来一次都没有达到高潮过?」

  「友川老师这么跟你说的吗?」

  「她是这么说的。但是,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很不好意思……但是我感觉来的时候会尿出来。我无法把这件事告诉我老公,所以只要我老公抱我时,我一感到快要来的时候,我就会紧咬着牙忍耐。所以,和我老公在一起的五年间,我一次都没有过高潮……」有田美菜子一面帮阿佐美脱衣,一面难为情的对他做出告白。

  阿佐美帮女人脱下高跟鞋,将上衣和裙子脱掉,只剩下衬衣。

  「高潮时会尿出来呀?那么你不尿出来的话是达不到高潮的呢……」

  有田美菜子对於阿佐美的询问,一付忍住了难为情的表情对他点了点头。

  「不想让老公看到一面小便一面高潮的自己,所以在婚姻生活的这五年间你就一直将自己身体深处的感觉尘封起来,是不是这样?」

  美菜子闪动着睫毛,闭上眼,一直点着头。

  阿佐美取下美菜子的胸罩,将下半身的衬衣褪到腰下,一把将它滑过她细嫩的双腿,将它完全褪去。

  在微亮的客房的床上,有田美菜子的裸体完全暴在光线下,小麦色的肌肤鲜嫩光滑,苗条身材如同绳子一般,或许是因为结过婚,腰部和腿一带有一些嫩肉,胸部虽然不大,但是双腿间茂密的阴毛,茂密又浓黑。

  阿佐美一口含住美菜子的乳头吸了起来。美菜子柔软裸裎的娇躯震了一下便拱起身。

  「你想尿就尿出来吧!充分的享受满足。」

  「可以尿吗?你不会笑我,也不会生气?」

  「我哪会生气。像你这么漂亮的女生,如果在跟我做爱时边放尿边达到高潮的话,我也会亢奋的。」

  「阿佐美先生这么温柔,我好高兴……」有田美菜子细长的双手攀在还穿着衣服的阿佐美背上。

  「尿出来又放屁,我是不会生气的。」

  「怎么这么说……我才不会放屁。」美菜子小声的窃笑着,一边的乳房被阿佐美搓柔着,漂亮的鼻腔膨胀,如同抽泣般开始喘气嘘嘘。

  「请等一等,我去拿浴巾。」阿佐美离开裸身的美菜子,下了床,往浴室方向走去,拿了一条乾浴巾后又回到房间内来。

  阿佐美将乾浴巾铺放在美菜子摇摇苗条的身段下,自己也褪下所有衣物。他先将鞋子、衣服和裤子脱下,最后褪下内裤,摇晃着股间粗大的肉根回到床上,用右手伸向将因羞赧而埋住脸的美菜子的私处,躺卧在她身旁。

  阿佐美拨开浓黑又茂密的阴毛,美菜子用右手将脸埋住,闷声喘起气,身体也拱起来。阿佐美用手指将美菜子的大小花瓣拨开,用手指搓揉着内部湿润的皱摺起伏。

  「啊……讨厌……人家有感觉了……」有田美菜子淫荡的急晃起小蛮腰,带着颤动的声音诉说着。

  美女充着血的敏感突起处尖端涨起。阿佐美用指腹在美菜子兴奋起来的尖端绕着。

  「啊……讨……厌……有感觉了……」抬起下颚的美菜子晃着头说道。

  「哪里有感觉?」

  「美菜子的……的花蕊。」

  「这里怎么样?」阿佐美的手指潜进美菜子的秘口,摩擦着她耻骨的内侧。

  「啊啊……停停……太刺激了……」石田美菜子柔嫩的细腰如波浪般摇起来,不知何时,之前的矜持已经完全抛去。

  「哪里有感觉?」

  「啊……那里……」

  「那里是哪里?」

  「嗯……入口……啊……我快忍不住了。」此时美菜子的脸已经不用埋起来了。

  她细长的双手一付比出万岁的手势,两手高举到耳边,将美丽的腋窝暴露在阿佐美眼前。

  「要尿出来也可以,边尿边高潮给我看……」阿佐美的中指深夹在美菜子柔嫩的内部,开始狂野的抽送起来。

  「啊……不行了……原谅我,我要……尿……尿出来了。」美菜子放声高喊的同时,一道银色抛物线的水花飞溅,涌在铺於床单上的浴巾上。

  「啊……尿出来了……」美菜子高声叫出来,被翻过身来的娇躯狂震起来。阿佐美覆在如波浪摇晃的有田美菜子的裸体上,将自己雄壮的阳具插进刚尿完的下体,一插进那湿润的秘口,开始推送。

  「啊……好舒服……阿佐美先生的那个……好……好棒……好硬,我又要……忍不住了。」

  将双手紧紧攀在男人的脖子上,放声叫出来。她愉悦的吐出猥亵的字眼,美丽的脸庞因此而扭曲,摇晃着被阿佐美扶着的细腰。

  比起深雪的里面,阿佐美感觉美菜子的比较松,但是不时会抽缩。像蜜糖溶化般的内部的柔肉,让阿佐美有放射感。阿佐美猛力用腰部抽送着。

  「讨厌……那里……又忍不住了……又出来了。」在阿佐美体下的美菜子,感觉到痉挛的颤动,暖暖的液体弄湿了阿佐美的腹部和睾丸。

  腹部和睾丸被美菜子温暖的尿液淋湿的阿佐美,更激烈的向有田美菜子冲刺。

  「要高潮了……讨厌……高潮了……」

  哽咽的叫声加大,美菜子把头深深向后仰,阿佐美也陶醉的到达了射精的瞬间。

  就在充斥着女性汗味和尿味中,阿佐美向后抽出,射出浓厚的精液……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