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老牛鞕插,欲海水花】【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大年和水花两夫妻都是县毛纺厂里的有十多年工令的工人。这几年工厂越来越不景气,日子难过,终于半年前工厂宣布倒闭,两人双双下岗了。

半年来两夫妻到处找活,无奈县里下岗的工人比工作还多,像他们夫妻除了在毛纺厂工作,啥都不会干,大年只好打零工。水花除了打零工外,还做些钟点媬母。由于人长的水灵,又年轻,还不到三十岁,于是便成了工头和帮用家里男人们上下其手的对象。

  水花开头不太在意,忍耐着,后来有的男人俞发变本加厉,居然被她的一个老工头把她给肏了。那个她的老头当时给了她二百块钱,并许诺给她加工钱和首饰。可一个多月过去了,水花连半分钱也没拿到,水花又气又恨,但又不便发作,更不敢声张。

  这年头能有个活,有口饭吃就不错了。再看大年更不如他老婆,女人不行好逮下边还有个洞,可他大年想卖屁眼儿都没人买……

那天大年从外头回来,感到屋内有动静,只听的屋里传出:「哦……哦……你别那样抠了,我受不了拉,爸。」水花在床上一边扭着屁股颤声说着,一边伸出白胖胖的小手撸着爸爸的鸡巴。「好好, 小花儿,我再抠两下就行了, 你这小屄可真软呀」。水花爸一边用右手在水花的屄里上下来回进出着,一边用另一支手捏着水花的奶子。屋子里床上的父女俩尽情肏屄做爱的同时,屋外大年正有贴在门上偷听着。

里屋女人颤颤的娇喘声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那是他老婆水花,可那男人是谁他一直拿不准,是不是老于头?不可能,我来之前看到他,他在打麻将。是老刘头?也不可能,我是老刘头叫来替他看小卖店的。老刘头说要水花今天先过来,因为有个新来的要肏水花,这人也是个老头。大年让水花最好找老头肏,大年觉的老头虽然老,可鸡吧也老,力气也小些,这对水花好些,自己心里也平衡些,
要是换上年青或壮年的,水花无论屄还是身体都吃不消。

  前几天有个民工把水花的屄肏得又红又肿,在床上足足躺了两天。两条腿也走不了路了。水花也觉得他有点道理,有些老头是让她不太尽性,可她这是卖屄呀,只要是老头子们高兴满足了就行呗,反正回家后大年还会给她顿狠的。

  所以水花听老刘头说今天是个老头,就早早地洗了个澡,换上一件新买的衣服。又洒了些大年给她买的香水,就连屄缝上也洒了些。这些日子同那些老头性交时,她知道那些老头最喜欢亲屄,抠屄了。

  这几天他注意到水花神色不对,总象有心事儿,便觉着老婆好像被那个男人欺负了。

  晚上上床后,大年等床那头的孩子睡着后,便伸手去摸水花的屁股,水花一点都没动,只任其所为。大年的手慢慢地移到水花的腿中间,摸着老婆毛绒绒的屄,鸡巴早已硬的不行了。

  遂翻身把水花仰躺着,分开水花的大腿对着小屄就插下去。水花由于不在性头上,阴道还是的,一点水都没有,大年这一插疼的她哎呀一声,便把大年推了下去,大年没想到水花会这样,不由心里一股火生上来,刚想发做,但很快又压了下去。

  悄悄地上了床,躺在水花身边一动不动。过了一会儿,只听到水花低声抽哒起来。便手搂着老婆的肩头,亲着她的面颊,轻轻地爱抚着。水花哭了不久,便转过身来,身子贴着大年,头扎在丈夫怀里。

  「花儿,我知道你挺不容易的。一个娘们儿在外边受别人的气,咳,这年头没办法呀」。

  水花把嘴凑上大年的脸上,下边的手摸着大年那半软不硬的鸡巴说到:「我也不怪你,谁让我们厂子关门了呢,要是有合适的工作,我们也不会这样,关键我是受不了那个气。」「花儿,告诉我你都咋受气了。是不是那老头你了?」「你咋知道的?」「你不说我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你看那老家伙看你的那眼神儿,那天你去见工时,他说话时不看你的眼睛,专盯你下边的屄。」大年恨恨地说着。

  「还不是你让我穿那条裤子去,把我屁股和前面都绷得紧紧地,哪个男人不盯着看。」水花羞红着脸说着。

  「那不是现在流行嘛。女人不是露肚脐眼儿,就是把屄和屁股绷得鼓鼓的。我也是为了当时他能雇你。说,他肏了你几次?啥时开始的?」水花摸鸡巴的手加重了一下,疼得大年一哆索,「你老问这啥!老婆被别人肏你就心安理得受得住?!」大年低声下气地对水花说「好老婆,我是想听听他是怎么肏你的,你是怎么同意的,或是不同意。不同意就是强奸,强奸的话我们可以去告那老家伙。你知道吗,警察审强奸案时问得可详细了,有了详细材料才能定案子呀。」「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能告他强奸呀。」水花没好气地说。

  「那你就是通奸了。」「去你的,就他那样我会吗!还不是......」「是啥?是他有几个臭钱。你说,他给了你多少?」大年声音提高了不少。

  水花一听这话眼泪顿时又出来了。「那老东西答应我好好的,还说把你也招过来。可他到现在除了当时给的二百块钱,啥也没兑现。」「二百块钱?我咋没看见,你给谁了?」「没给谁。藏在床底下了,我怕你知道会生气,到现在也不敢讲拿出来。」水花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大年听老婆这么说不由得叹了口气:「咳,老婆真难为你了,身子受苦不说,又憋着气我不中用啊。」水花把小嘴堵上大年的嘴。下边摸鸡巴的手又温柔地撸了起来。大年这时候也把手顺着水花的屁股伸进她的小屄里。里面多少有些湿润了,两人就这样相互玩弄着。

  喘息越来越重,越来越急。大年的手感觉到水花的阴道里又湿了很多,便又想翻身上去,但半途又停了下来。他怕水花又把他给推下来。便低声在水花耳边说:「花儿,让我肏肏行吗?」水花这时候也骚得不象样子,便一手搂着大年,一手拿起鸡巴往自己的阴道里放。大年见状便顺着老婆,用手指分开水花的两片肥肥的阴唇,水花这才顺利地把鸡巴插了进去。

  不一会儿,屋子里的床就象要塌了似的,随着床的吱嘎声,还伴随男人的粗重喘息和女人娇柔的呻吟,间或还有肉与肉相撞的噼叭声。

  「花儿,舒服吗?」大年一边大力挺动鸡巴,一边亲着水花的嘴问到。

  「嗯,我想垫个枕头。」水花一支手搂着男人的肩头,一手轻拍打着大年的屁股。

  「垫哪儿?」大年随手拿起个枕头。

  「我要垫屁股下面,你不知道,还是忘了?屁股垫高插得才深嘛。」水花撒着娇哼哼着。

  「好好好,给你垫上,这下更舒服了吧?」大年一手抬起水花的屁股一手把枕头放到下面。

  「好花儿,说给我,那老东西一共过你几次?」大年气喘嘘嘘地问着老婆。

  「你咋关心这事儿?我要是说了你还要不要我了?」水花向上挺了挺,又用两片阴唇夹了夹丈夫的鸡巴。大年被夹得舒服死了。「要,要,好花儿,你永远都是我的好老婆。就是一听到你让别人肏了,我这心里挺那个的,也说不出来是啥味道,鸡巴,鸡巴也......」大年说着说着不往下说了。「大年你真地不嫌弃我?我当时也没注意。看老东西的意思不会那个的,可没想到刚上了几天班他就硬上了我。我们一共肏了四次,不说了......我不说了。」大年一听到这,鸡巴就象淬了火似的,硬的不能再硬了,连珠炮似地向老婆蜜屄猛肏,水花也挺直了身子,弓起屁股迎合着。

  「小骚屄,你们都在那儿肏来着,我咋一点儿都没感觉到呢。」「四次都在工棚里,他那里的工棚有一间是套间,外边是办公室,里边放了一张床,他有时睡午觉,有时脆不回家。」「这个老骚头子不知了多少娘儿们,那你们都是在床上的?」大年一听老婆终于开口交代了,便不急不慢地肏了起来,好让老婆仔细地讲。

  「第一次是站着的,我怕来人。也没脱衣服,只是把裤叉脱下,我趴在床上撅起屁股,他从后边插进去。后几次也没脱衣服,但他非要我上床。」「他会不会,都那么大年岁了,你舒服吗?」大年越听越来劲。不由得又大动了起来。

  「他还行,老东西,挺有办法的。」水花一边娇哼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讲着。

  「那他把你肏舒坦了?!」大年动得越来越快,床都要塌了。

  「嗯,是...他还真把我肏舒坦了...啊...快,快呀!」水花在大年的狂肏之下只得说出了实话。也同大年一到进入了高潮。高潮过后的大年靠在床上舒服的点了一直烟,水花用一块毛巾捂着骚屄下了床,把大年的精液连同一泡尿尿在便盆里,用温水弄湿了毛巾上床来给大年清洗鸡巴。

  大年看着水花的小手在粗大的鸡巴上套弄着,不由得欲火又起。「你还没够哇。看你醋成啥样了,我不就是跟那老东西肏过几次吗,要是我天天跟男人有事,我下边还不让你肏烂了。」水花拍打着大年的鸡巴说。

  「花儿,刚才我没跟你说完。真的,我一寻思你被别的男人肏吧,鸡巴就硬的受不了,好想一边肏你,一边听你讲挨肏的事儿。」大年终于把话讲给老婆了,不由得长长的舒了口气。

  「那好我就天天找个汉子肏我,行不。」说完水花咯咯的笑出声来。

  「你真去找?!」「你不怕带绿帽子?」「不怕,花儿我正想跟你商量个事儿。」「啥事儿,说吧。」「我觉着我们该出去靠自己了。」「啥?去作包工头,你有能力和本钱吗。」水花语带嘲笑的问。「不是,我是说你应该出去卖...卖屄...」大年说完猛的抽了口烟,眼睛直盯着老婆水花。

  「啥?啥?再说一次?!」水花手中的毛巾一下子掉在了床上。

  「是出去卖,我已经想过了,象我们现在这样有一天没一天的,哪年是个头哇。再说你不卖还少了那些男人白肏你呀,我告诉你吧,咱车间的猪子现在都开上了出租了,一个月能挣两千多,你知道他买车的钱那里来的?」「哪来的?哪可要十几万哪。」水花睁大了眼睛问。「一年前他老婆枣花就出去卖了,给他挣下了出租车的头款四万多,现在猪子白天开车,晚上接送老婆出去做,俩口子一个月少说能挣五,六千哪。猪子跟我说顶多再过三年,他们就把车全拿下来了,以后老婆就不做了,光靠出租就够活了。」大年一口气都说完了。

  「以前我就知道枣花出去卖,以为她是瞒着丈夫的。那猪子就放的下,猪子可是个不错的男人。当初我们一块进厂时,多少姑娘看上了他,枣花也挺要强的,咳,现在啥都变了。「水花若有所思的说着。

  「花儿,别咳,咳的啦,这时候还还管那些,反正让别人白肏是鸡,出去卖也是鸡。只要小心注意点儿。用不了几年我们也会过上舒服日子的,现在下岗的穷人太多了,咱们家一没有当官的,二是没有本钱的穷人,再不赶紧抓俩钱,那干这行的更多了。你现在28,结婚有孩子,跟18的没法比,再过几年就更挣不上几个钱了。」大年这番话似乎在开导老婆,又好像说给自己听的。「我看枣花那个,心里也咯蹬一下,这事儿咋说也不好听啊。再说,你家要是知道了还不打死我呀。」水花说到着用眼角瞟了下丈夫,又低下头去:「可现在爸有慢性病,孩子又小,我被那老东西白肏后,偷偷地哭过好几次,也不敢声张。我这心里能好受吗。」没说完眼圈又红了起来。

  「花儿,就照我说的办吧,现在咱家办事儿不方便,明天我去老刘头儿那,他开小卖点的,联系人挺广,跟我也过得去,咱先在他那,给他点钱不就行了。」「去他那我有点不放心,听说他小时候在窑子里长大的,后来跟个妓女过,一辈子没孩子。」

其实水花心里也觉着老刘头儿挺好的。老刘头儿六十多岁,长得人高马大,白白净净的,又会跟女人说话。水花每次去那买东西他都少收点钱,也跟水花套近呼,水花表面上不理不睬只是怕丈夫大年。今天听丈夫主动说要找他,心里一热,可嘴上却说出另一番话来。「我看他挺合适的,在窑子呆过,这不是现成的经验吗,我不在时他也好照顾照顾你。」「你不怕他在床上照顾我啊。」水花红着脸调皮的说。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但也不能让老家伙白肏了,记住,拿不到钱,也要拿回家点东西来。」大年眼睛红红的对老婆说。

  第二天一早,大年去了老刘头儿那了。老刘头儿一听是那事儿,心里乐开了花,立马就答应了。但还是对大年说:「大侄子,有句话你大爷可说在前面,你知道有时候你不在,就我和你媳妇俩,我俩真要是有啥事你要看开点儿,行不。」「大爷,你的意思我懂,只要你对我们好,我没话说,水花那里怎么弄是你老的本事,我总不能手把手帮你吧。」大年痛快的答应着。

  「行,有你这话,大爷我就放心了,今儿晚你就让水花来。我保证让她满意。

  第一次钱我不但要给,还要再给她添点儿。」老刘头儿红光满面的说。 「大爷,你是说就你一个人跟水花?」大年脸红一阵白一阵的问道。

  「哪能啊,大爷一定给水花找个不错的。虽然不是开苞吧,但这第一次总得留个好印象啊,是不。就这么定了,晚上七点来吧。」大年回到家把饭做好后,给水花的工地打了个电话,让她马上辞工 回家。

  没等水花那边的反应,就挂上了电话,不一会水花回到家里。大年便一五一十地对她讲了跟老刘头儿定的事。水花听完后脸羞得红红的说「我不去。」大年一听她这么说,猴急地对老婆叫了起来「什么,都说好了,那边人也找好了,你不去这不是让我里外不是人吗!」水花噗吃笑了起来「看你那德行,我能让你丢脸吗,我是说不想一个人去,要你陪我去,第一次让我一个人去人家心里怕怕的。」大年一听到这,抱住老婆亲了一大口:「好,好,你先去洗个澡,再带上那二百块钱买几件喜欢的衣服和香水,好好打扮打扮。」夫妻两吃过晚饭,大年把孩子送到他二姐那,求她照顾一晚。再回到家,领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老婆水花去了老刘头儿的小卖店,开始了他们计划好的「新」生涯。

  一个多月过去了。水花在老刘头儿的帮助下,给家里挣了将近三千块钱。当然她也让老刘头儿肏了几次。每次回到家中,大年一边往她阴道里送着鸡巴,一边听她讲着如何同那些男人主要是老头儿们办事儿的经过。

  水花也很开心,回到家吃着做好的饭菜,再跟丈夫痛痛快快的上床取乐,以儞补老头儿给她的不足。唯有她跟老刘头儿的事她讲的不多。她怕丈夫心生嫉妒。其他男人不是熟人,大年不放在心上,但她跟老刘头儿时间一长,她知道丈夫一定受不了。有几次丈夫问她跟老刘头儿办事爽不爽,她作出嘲笑的样子说到:「那老东西不行了,表面上看挺不错的可也是草包一个。」她这样对大年说,丈夫以后也就不多问了,可实际上老刘头儿是最令她开心的一个骚老头儿了。鸡巴又大又粗,最主要的还是特别会肏屄,别看他年纪大,可每次都肏的她花枝乱颤,欲罢不能的,回到家里也不想让丈夫肏了。

这天水花来到了小食店,只见老刘头儿一个人,便问道:「大爷怎么就你自己呀,那人啥时来?」老刘头儿看着混身上下香喷喷的水花,鸡巴便立了起来。连忙把店门里外都锁上拉着水花进到里屋,亲着水花红艳艳的小嘴,把那厚厚软软的大手伸进水花的裤子里,捏着水花的小屄。

  没过多久水花的骚水流了老刘头儿一手,老刘头儿把手拿出来让水花舔,水花红着脸一边躲着,一边伸出小手去撸着老刘头儿的鸡巴,老刘头儿便当着水花的面把手指一根根舔净,边揉着水花的发硬的奶头边问水花「小宝贝儿,想大爷不?」「嗯,想。」水花嗲嗲地应着。不只为什么,水花一看到老刘头儿那白白净净的笑模样儿,心里就跳的慌想的很,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他怀里钻。这老刘头儿是风月中的行家里手,从小长在窑子,女人心上要什么,啥时要他一清二楚。

  他见水花那骚骚的样子,便把她抱在怀里,解开乳罩吃着奶子说「水花儿,大爷一晃有十几天没和你肏屄了吧,一想到那些老头儿在你屄里进进出出,我心里就着急呀,大爷今天要好好再肏肏你。」「行吗,大爷?那人来了咋办呀?」水花也巴不得跟老刘头儿好好舒服舒服。

  「没事儿,我的小宝贝,那人要等我的电话才来呢,来亲亲大爷的鸡巴。」说完掏出了硬梆梆的黑粗鸡巴。水花张开小嘴含住了鸡巴便吸了起来,老刘头儿被吸得直打哆唆:「哎...哎小骚屄,大爷没白教你,吸得好,吸的好。来来...把小屁股调过来,让大爷也吃吃这小骚逼。」水花乖乖地把个肥屁股凑到他的脸上,老刘头儿用手分开两片肥肥的阴唇,嘴贴了上去对着水花的骚屄连吸带舔。水花立刻就哼哼了起来。水花吐出口里的鸡巴颤声说道:「大爷,我受不了了,你快肏吧。」老刘头儿便把水花横放在床边上,分开水花的两条白腿。

  只见水花红红白白的淫屄一张一合,骚水顺着屄缝花花地流了下来,老刘头儿忍不住又凑上去舔了起来。

  「啊.....啊...大爷,我要......我要...」水花被老刘头儿折磨的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

  「你要什么呀,小水花?」老刘头儿抬起头来,色迷迷的故意问着。水花红着脸,闭着双眼喘着大气没吭声。老刘头儿见状把鸡巴放在水花的骚逼缝上来回摩擦着。弄得水花摇着屁股随着鸡巴上下翻飞着。

  「说呀...小骚货。你要什么呀?」老刘头儿追问道。

  「鸡巴,大鸡巴。」水花这才从鼻孔里哼了出来。

  「要大鸡巴啥?」「你知道了还问人家啥。」水花用手盖着臊的红红的脸说。

  「告诉大爷,啊,水花儿,不然大爷就真不给你呀。」老刘头仍不依不饶地挑逗着水花。

  「要大爷的鸡巴肏我的小屄...哎呀......呀...臊死了,你个坏大爷。」水花撒着娇嗲声嗲气的回答着。老刘头儿听到这就像一头红了眼的老牤牛,挺起黑黑粗 粗的鸡巴插了下去。

  「哎呀...你轻点呀,大爷。」水花象征性的用手档了下大鸡巴。身子屁股也跟着扭动了起来。看着水花那欲拒还迎的媚样,老刘头儿撅起屁股大力地了起来。水花两条腿分的大的,尽力吸纳着大鸡巴。两个大白奶子上下左右乱颤着。

  粉脸含春,娇喘嘘虚。

  「小骚屄,大爷坏吗?」「坏,,,大爷就是坏嘛...呀...呀...」「大爷哪儿坏,,,坏,,,啊?」「哪儿都坏。」「哪儿最坏...啊...水花儿。」「嗯...嗯......」水花轻摇着头呻吟着不肯说。

  老刘头儿屁股随即加重了力度,直得水花张着小嘴气都喘不上来了。

  「说...大爷哪最坏...」「鸡巴!......大爷鸡巴最坏了!」「大鸡巴咋坏了?」老刘头儿下边肏着,上边亲着水花,迫使她睁开眼睛看着他。水花双手护着眼睛,下边的阴道用力地夹了夹鸡巴说:「坏大爷,坏大爷用臊鸡巴肏我。」说完便不顾一切的挺动着屁股。「啊...哎呀...好大爷...快...快...我要来了呀。」老刘头儿这时候想忍都忍不住了,在水花阴道的夹挤下把蹩了十几天的浓精射进了水花的骚屄中「好你个小骚货,大爷实在受不了了,我非死在你屄里才行啊。」老刘头儿一边射着,一边狠狠地亲着水花。水花的两枝胳膊紧紧抱住老刘头儿,大口喘着气下边阴道突突的收缩着,大股阴精喷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俩人才恢复过来。老刘头儿搂着水花问:「宝贝儿,好不?」「好...好。」水花捂着发烫的脸仍然喘息着说。

  「哪好,再跟大爷说说?」老刘头儿摸着水花的奶子问道。

  「大爷,你又来了,求求你,人家不说好吗。」水花用胖胖的小手捏着老刘头儿的屁股哀求着,老刘头儿看着水花那羞嗒嗒的模样,忍不住又用手捏了捏水花的小屄,起身拿了快毛巾给水花:「来水花儿,先擦擦,我再弄点水来给你洗洗」 老刘头儿不愧在妓院里过,伺候床上的女人相当周全。水花懒懒地接过来,把屄边和屁股上擦了擦,又趟在床上,这时候老刘头端来一盆温水,对水花说:「你就别起来了,大爷帮你洗吧。」水花分开了大腿,老刘头仔细替水花洗着,洗完后,老刘头从柜子里拿出条新棉被,对水花说:「把这铺到你下面,这是我新买的,这床太硬,你在下面挨着一定受不了。」水花抬起身子让老刘头把被子铺好对他说「大爷你真好,我好爱你。」老刘头亲着水花说:「大爷也爱你呀,你放心在我这,大爷会让你哪都舒服的。」说完用手捏着水花的奶头。

  「嗯...大爷...坏...啊...啊...」水花忍不住又叫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你先休息一下,我打完电话,估计那人很快就到了。」水花起来刚穿好衣服。老刘头又进来,手里拿着一瓶饮料:「来,宝贝儿,这是刚进的新产品,好喝极了。」水花接过饮料,眼里充满着感激。

  「小花儿,我走了,一会儿带那人来,你好好等着啊。」老刘头边走边说着。

  「大爷你去吧,我等着。」水花答应着。

  老刘头走到门口又返了回来抱住水花亲着道:「大爷我还是舍不得我这小宝贝儿呀。「水花用手摸着那又硬起来的鸡巴说:」大爷,快去吧。我们有空再肏好吗?「老刘头这才又亲了亲水花出了门。

  大年看着老婆出了家门,想着老婆又要被别的男人肏了,下面的鸡巴也硬了起来。总想着哪天亲自看看或者听听老婆跟别人做爱的事。他几次跟老刘头暗示,可老刘头就不给他机会让他待在小店里。大年心里恨恨的想:「你老头子是不是也好这口儿。」等哪天我有了条件一定非自己找房子,到那时,想看想听还不是隋我的便。这时候听见有人在敲门,大年一看是老刘头站在门外。

  「大爷你咋来了,水花呢?」「我出去办事,水花在我那,那人到了,你快去我那,我不放出心水花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单独呆着,我过不多久就回去,这是钥匙。快去吧。」老刘头说完,也没进屋掉头就走了。

  大年这个乐哇,心想机会来了,他简单收拾了下家锁上门一路小跑的到了小店,开了门先进了前面铺子。只见满屋子都是吃喝的鲜货品。心想老刘头的担心不是没道理,这要是扛几大包,也值不少钱,过了中间的一个小厨房,前面就是里屋睡觉的地方了。

  房门紧闭着,只能看到门缝中微弱的灯光,大年贴上去什么也听不到,这可把他急坏了。有了,大年发现门底部的靠地面的缝隙比较大,光亮也多。于是不顾地上是否干净,便趴在地上,耳朵贴近门缝,这时里面的声音他便能听清楚一些了,虽然有时侯床上的俩人有些耳语,但大年还是能分辨出大致的内容。

  「我把灯关了,好吗?」不用说这是他老婆的声音。女人的声音细,听的比较清楚,也好辨别。那男人对水花悄悄说了些什么,只听水花娇笑着:「看了这些年还没看够哇。」男人不知又说了句什么,又听水花拍打着男人的后背撒着娇说:「不吗,人家就不许你看嘛。」之后大年听到男人嘿嘿的笑声,和随之而来的『啪啪』的亲嘴声。

  「啊...啊...我又受不了啦。」这是水花在喘着气呻吟着说。

  「还...还要吗...花儿?」大年这次听见了男人的低低的声音。

  直觉告诉大年,老婆同这个人非常熟,不过老刘头说是新来的呀?而且也是个老头,那就是说我们可能不认识的。可这个老头我老婆怎么这么熟呢?大年正在思沉着,突然一阵肉碰肉的辟啪声大断了他。大年的鸡巴顿时就硬了起来,他知道这是屋里的男女正在肏屄了。

  大年随即耳朵贴得更近了。大年听到从床上传来的『嘎嘎』声,还有男女渐渐升高了的呻吟和喘息声,大年隐约地听到男人对水花问道:「我鸡巴硬不硬?」「啊...你说啥?...啊,硬...好硬。」「大年硬不硬?」「也硬...可你都六十多了呀...咋还这样?!」「我天天练功。」「啥功」「屄功。」男人说完嘿嘿笑了。

  「啥功?还没听过有这功呢,啊...捅死我了....」「我练了二十几年了,咋练,就是天天在鸡巴上挂把锁,来回运动。」「真的呀,怪不得呢,啊...是...捅死我了...啊。」之后大年这次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啪啪』声和喘气声。

  「宝贝儿,没听过吧。」男人得意地对水花说,之后大年又听不清他在讲什么,因为床上的俩男女好像在嘴对着嘴说话。

  「哎呀...你真坏死了。我咋一点都不知道呢,我?知道吗?」大年突然听到水花用似乎从男人嘴里争脱出来的语气说着。男人忽高忽低对水花讲着什么,最后大年听到了:「今天真没想到把我的鸡巴给你肏进去了,哎...哎...好闺女,可舒服死我了,快...再好好接着啊,,,啊......」大年听到这,头轰地大了起来。『好闺女』这一定是水花她爸呀,今天他怎么到这来了呢?而且又怎么和他女儿肏上了呢?大年刚想到这,就听见老婆浪浪地叫着:「啊...爸...爸呀...我不行了 ...」便无声息了。

  大年这时候觉得鸡巴跳了几跳,眼前一花,一股浓精射在了地上。黑暗中大年急忙穿好裤子,这时就听外面老刘头在叫门,大年开开门便对老刘头说:「大爷你回来了,我马上就走。」老刘头急忙叫住大年说:「这么晚了,你还是等等水花吧。」说完就先进了里屋,里屋床上的俩人刚起来。水花正用毛巾擦着屁股,见老刘头进来,脸还是红红的不好意思。老刘头对水花说:「大年在外面等你呢。」水花一听到老刘头说大年在外面。便慌张地看了床上的老头一眼说:「刘大爷你先让这位大爷洗吧,我马上和大年回家。」「不用急,等这位大爷走后,你们再走,反正大年已经来了。」「不,不,我还是先走吧。再说孩子和我公公在家我也惦记着,让我走行不?」水花抬起那双媚眼,似乎哀求着老刘头。老刘头从水花的眼神里好像觉察到什么,便挥了挥手说:「那好那好。「便又出去了。不一会,水花也边系着裤腰带边走了出来......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