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黛欲春梦】【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有激情时也胡乱写些性幻想之类的故事聊以自慰。

  在一次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突发事件里,我被我一直暗暗崇拜着的老板“骚扰”

  了一下,我惊慌失措了!求助于无极的哥哥,妹妹们,感谢你们给了我各种各样的建议,此后此事平息了,至少我当时是这么以为的。

  不久后,我被派出差,后来老板也来到我的出差地,后来就发生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故事。

  恰似一场少女的春梦!醒来时依稀记得,甜甜地回忆起梦中之事,不觉暗自绽放了甜蜜的花朵,我把这个梦记录下来,奉献给各位关心我的gg,mm。

  算作饭后的甜点吧!不过各位莫要当真呦!

  黛欲春梦黛欲都市的某个软件公司里,我正在埋头忙于编制酒店管理程序的某个模块。

  抬头看见经理稳步走进他的办公室,我不禁心动。“怎么每次都是这样?”我暗暗批评自己。也难怪,总经理是个成熟、温和、坚定的男人,是个事业有成、婚姻破裂的男人,是个象濮存昕那样的、少妇杀手般的男人。从我来公司应聘,第一眼看见他时,内心就被强烈震撼过!以我女性敏感的心理,我感知我的几个女同事都对重新独身了的总经理怀有某种期待和好感!我们偶尔谈论对象的选择标准时,常常不约而同地把眼见为实的总经理列为榜样,甚至还开开玩笑,让某某去勾引经理,或是某某不下手,某某就要抢先了之类的话。虽说大家最后嘻嘻哈哈说过就完事了,但我知道,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小秘密。

  “哎呦,这段程序真讨厌!怎么总不对劲?算了算了,歇歇脑筋罢。”下午容易使人浑浑噩噩,我习惯性地上网打开某色情站点,浏览色情图片。“哇赛!这个女优真正点!波竟然可以那样大?我引以为自豪的豪乳竟然也输与她!”说起豪乳,令我脸红!想必由于我小时常干农活,也不拘束乳房发育的缘由,现在的我竟然感到一对美乳是深重的负担,真是很重、很壮,给我的行动带来不便,尤其夏日炎炎之时,乳沟、乳根的汗弄得我实在不舒服!“唉!现在的女人好难做!明知巨乳给自己造成实实在在的困难,可是男人们都喜欢巨乳呀,所以我们美妹们竟然反以豪乳为骄傲!唉!其实都是为男人长的。”

  电脑屏幕上的女优正被紧紧绑缚着,前后肉洞都被插进粗大的塑胶阳具,两个乳头上被夹了铁夹,痛苦的表情表明sm游戏恐怕也不是容易玩的。我感到脸红心跳,下面有湿热之感。“我的身材也不比你差呀。”我暗暗跟女优比美。其实我一向对自己的相貌、身材很有自信!只是出身于贫瘠的农村,毕业于不入流的破大学,却在大都市里混,总有一种二等公民的自卑感!看着满街分不清是清纯女生,还是三陪小姐们的时髦打扮,时常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突然,我好像感到有一双手轻轻摁在我的肩头,回头看,经理!!!在那一瞬间我茫然地看着屏幕上赤身裸体的sm女优,浑身好像在发抖,却不知所措,讨厌的鼠标箭头恰好指在女优的私处!一秒钟、十分之一秒钟、不,也许是百分之一秒钟,这短暂的时间竟好似凝固,我的呼吸也好像停止,只感觉胸腔里的那颗心在狂跳,几乎就要从我嘴里蹦出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应该关机,对,关机。”

  我竟然忘记复位键的用途,去哆哆嗦嗦地移动鼠标,关闭当前窗口、关闭ie窗口,“怎么这么慢!”我心急如焚、心慌意乱!总算让屏幕重新出现谢霆锋的壁纸,可是那难堪的一刻一定永久刻在了经理的脑海中。“完了!完了!彻底完了!”

  一向自卑的我,这下更加抬不起头了!“以后经理会怎样看我?荡妇?贱女人?”

  经理默默走了,什么也没说,这让我不知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该干什么?就那样呆呆地坐在我的小小隔间里,看着谢霆锋那冷峻的微笑。他在嘲笑我!“天呐!、、我、、、”

  “叮呤呤、叮呤呤”我的电话响,我拿起听筒,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

  “小黛,我的电脑中毒了,你来帮我清一下。”经理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依然如往日那么沉稳。

  我好像无法思考,默默拿起杀毒盘,默默走进经理室。

  平日,我每次进经理室都会不自觉地脸红,这次我感到我的脸在发烧!我感觉自己象是被扒光的白条鸡,微积分难堪!可是经理好像并未有什么特殊表情。

  电脑的确中毒,我扶在桌边等着杀毒程序的结束,牛仔裤包裹的屁股刚好挺在经理眼前。可恨我当时已经不会思考,竟然没有意识到,我那丰满的青春屁股在经理眼前晃来晃去是多么巨大的诱惑!

  经理站了起来,却没有走开,站在我身后看着屏幕上一个个闪动的程序被杀毒。

  我竟然傻傻地依然蹶扶在桌边,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终于发生了!同伴们私下胡乱讲的戏话、终于以相反的方式发生了!朦胧之中我久已幻想的事、终于以一种我从未想到的方式发生了!

  还是短暂的一刻,一秒钟、十分之一秒钟、不,百分之一秒钟,这一刻又好似凝固了,我感到我的屁股被经理压住了,他在很微弱地揉动,用小腹揉动,我的屁股此时却似一台极其敏感的传感器,竟然连他那硬硬的东西都感觉得到。我慌了!不知该怎样应付,就那么僵硬地蹶扶着,就那么承受着经理的挤压。

  毒终于清完了!结束的时机刚刚好,我如释重负,稍稍使劲,挣脱出来,红红的脸,胆怯地回瞥一眼经理,匆匆逃离这办公室。

  我回到我的隔间,木然地坐下,思绪乱极了!以至于不知该从何处开始思考?

  “这就是性骚扰?!一向被我崇拜的他怎么会这样?难道他看见我浏览色情图片,真就以为我是那种贱女人么?他下一步还会干什么?我该怎么办?”

  我不知不觉地上了网,不知不觉地进了无极论坛,发了帖子请大家帮忙出主意。

  令我惊讶的是:无极坛里众多“色鬼”竟然很是古道热肠,一改往日色迷迷的淫相,真诚地为我分析,为我出谋。说实在的,各位gg的意见,基本不适用于我,但gg们的真诚给了我勇气,也让我终于冷静下来,我开始思考、、、、、夜深人静,辗转反侧,思绪万千,我问自己到底对经理是什么情感?问自己竟然痴心妄想做老板娘么?问自己常年处于性饥渴状态的身体真的需要男人的抚慰么?

  问自己有勇气辞去这令人羡慕、工资优厚的工作么?问自己怎么就对经理的骚扰恨不起来呢?

  天已经发亮了,昏昏沉沉的我,爬起来,用冷水洗脸,凉凉的清水好像使我有了不算结论的结论:“管他呢!听天由命,顺其自然。”

  我以比较平静的心情重新开始工作,经理没有再生出什么故事,依然如往日的风采。

  可我倒象是偷了他什么东西似的,每每与他目光相对时,便慌张地闪开。

  时间过得很快,一切好像都恢复如常,只是每当我孤独地钻进被窝后,更加春心难耐了!“唉!女人啊!女人!只因你过于羞涩,才总是掩饰你饥渴的性欲,其实,跟男人一样,女人也渴望夜夜做新娘!”

  这一天,经理派我和一个女同事一同出差到另外的城市,给一家宾馆安装调试管理系统软件。住处很方便,登记都免了,直接住进宾馆的标间,条件很好。

  忙碌了几天,软件系统调试完毕,经理来电话指令另一同事回公司,而我再待几天,看看客户有什么试用方面的问题。

  “哇!终于可以喘口气了。”在宾馆网吧里登录无极,虽说这里无法写作,但看看别人的佳作也是享受啊!“天呢?!无极怎么了?竟然宕机?!”闷闷不乐的我,郁郁寡欢地猫回房间,躺在软软的席梦思上,呆呆地傻想:“一个人真寂寞!

  要是经理也在这儿多好!可以喝喝咖啡,聊聊天,或许可以去蹦迪。”

  “叮咚”门铃响。

  “嗯?现在是夜里10点,什么人?谁呀?”我有些警觉。

  “送水”一个有些奇怪的女声。

  我想刚好我的热水瓶里热水没了,便不假思索地开了门。

  “啊!、、、”我惊讶地张大嘴巴,那表情一定傻极了!“经理?”

  原来一向忠厚的经理,竟然学着女声骗开了门。而我,洗浴后没戴胸罩,只穿了一件细布睡衣,下面穿了一件十分窄小的镂花粉色内裤,不算长的睡衣下摆才刚刚盖住半个屁股。

  经理很礼貌地闭上眼,我便急忙慌乱地穿上宾馆的长睡衣。

  “经理,你、、、你坐。”我不知该说什么。

  “小黛,你别介意,我是来收帐的,暂时我们就睡这一间房罢,要不就要花钱开房了,一天要688元呢!呵呵,你要是不放心,就把我绑起来睡。”经理说话很坦然。

  我也没什么理由好反驳,只好说:“不不、我能有什么不放心?”

  “那好,我去洗一下,你休息罢。”经理说完,竟自去卫生间洗浴。

  我坐在床上得以冷静下来:“同事白天刚走,经理晚上就到,哼!明摆着、、”

  我隐隐明白经理为何要我再待几天,“要发生那事么?、、、、”我心里竟然冒出奇怪的、坏坏的想法。也许是靡靡夜色催人靡靡罢?!

  “小黛,我忘了把我的休闲装拿进来,你能给我递进来么?就在袋子里。”

  “真的是忘了?还是有意忘了?”我心里暗自猜想着,手却不自主地翻出那套白色休闲装,走到卫生间门口。轻轻推开一条缝,把衣服递进去。讨厌的镜子,我竟然在镜子里看见经理的裸体,“真羞人!”我暗骂自己,转身要走。

  “扑通、哎呦。”里面传来跌倒的声响。我不假思索地、本能地冲进去,搀扶经理。“哎呦,不小心滑倒了。”经理看着我的眼睛说着似乎是抱歉的话。

  我羞涩地低下头、垂下眼,却正好看见经理那半勃起的肉棒,“妈呀!”我羞愧极了!却不敢撒手,因为我正扶着经理的上臂,而他正在穿裤头。

  “真是气死我了!他竟然当我是妻子?全然没有难堪的意味,很自然地穿好衣服,拉着我的手走出卫生间。”我当时一定呆若木鸡。

  我们聊天,看电视,《光荣之旅》中的濮存昕再次让我把他和经理混淆起来。

  大概下半夜了,经理说:“睡罢。”我们便各自躺下。

  我无法入睡,也无法思考,迷迷糊糊看见窗外发白,再看看那边的经理,正发出轻微的鼾声,依然在熟睡。“该死的,你倒睡得着!?”我痴痴地望着他,什么也不想,后来竟神差鬼使地下床,跪坐在他床头,仔细地欣赏着他那坚毅的面庞。

  再后来,我竟枕着床头迷迷糊糊睡着了。

  梦里依稀感觉一个英俊帅哥在温柔地抚摸我飘逸的秀发,我报以甜美的微笑,慢慢睁开迷蒙的睡眼,“啊!?”发现自己倚在经理床头,经理正温柔地抚摸着我的秀发,眼睛也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我浑身瘫软,竟然不能移动半分,迷离地看着他,任他抚摸。

  “地上凉,上来吧。”他轻轻地说,可那磁力极强!我情不自禁地爬上了他的床。

  “天啊!从此一切都改变了!”

  我不会挣扎、根本绵软无力,竟任由他轻轻脱光了我的睡衣,我甚至还默默配合了他。他也脱光了。充满爱意地抚摸我全身,我饥渴的肌肤如久旱逢甘霖,身心都在颤栗,开始还故做挣扎状,后来竟完全放弃抵抗,再后来居然疯狂地缠绵起来。一时呻吟兮嘘之声不绝于耳,肉体冲撞的淫靡之声也犹如激荡的旋律,我们完全忘我地沉浸在巨大的性爱高潮里。

  在刚刚开始的一刹那,经理看我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别样意思,我内心一颤,明白了他的肉棒已经探知了我并非处女的秘密!奇怪的是我竟然在那一刹那间生出一种歉疚的惭愧!“我难道要为他守身如玉?笑话!”仅仅一瞬间,我们就又都沉入爱河。

  经理的性能力令我吃惊!在连续的高潮里,竟然让我五次冲上巅峰,我的心脏都快无法承受那前所未有的高潮了!我不得不求饶!他终于把滚烫的精液射进我阴道深处,那种火热的岩浆冲激子宫口的快感,使我发狂!我感觉我的阴道在强力痉挛,在死死裹住烫肉的大棒,竟然一抽一抽地好像喷射着什么。

  “啊!、、、啊!、、、啊!、、、”我再也抑制不住,放浪地淫叫起来,两手死命掐住经理的后背,“啊!、、、、、、、、”最后一声长啸后,我瘫开四肢,半昏过去,他也瘫软地俯在我的身上。

  “我、、不好了、、、你快、、看看、、、”我有气无力地闭着眼睛说话,我感觉好像失禁了,却无法自己起来料理,只好羞涩地让他处理。

  他于是迅速地倒转身体,埋头在我股间,竟然使劲吸食起来,火热的舌头灵巧地舔弄着我的花穴。“哎呦、、你、、不要、、、”我感到太羞耻!却也似着魔一般,并无意躲避,也无力躲避。他的已经软了的阳具就在我嘴上方,我看着他,慢慢张开嘴,慢慢把他含了进去。他好像想回报我的奉献,更加温柔而殷勤地舔弄我的花穴。

  “我真变态,这脏东西竟然含在嘴里?都是平时乱写色情小说惹的祸!”

  他的肉棒再次硬起来,他看看我,我竟不知羞耻地微微点了点头,于是,他再次进入,这次他采用温柔的战术,直弄得我欲死欲仙,膀胱一直有失禁的那种感觉,尿液不受控制地一滴一滴地流出来,屁股底下已经感到湿濡一片了。

  终于他再次射精,我也再次激动得浑身颤抖,竟好久无法止息!大概足足颤抖了五分钟!消散了我全部的精力!最后只剩下眼珠能动了。我充满深情地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羞愧极了!赤身裸体,四肢大开,躺在床上,而屁股下面是被我的淫液和尿液浸湿的一片狼藉!

  “我、、、”我害羞地闭上眼睛,回味着刚才那一波波的高潮的余韵!我的灵魂已经完全被那极度的快感所征服。我知道,以后我再也无法抗拒经理的任何要求了!

  他温情地把我抱进浴缸,泡在暖暖的水中,享受着他温柔的搓洗!

  他再次把我抱出来,放到我的床上,搂着我轻轻地摩挲着。我小鸟依人地偎在他宽阔的胸怀里,大概是睡着了。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傍晚了。

  “天啊!我们做爱了一整天!?”

  已经清醒的我,却依然赤裸着,他也赤裸着。

  “bdsm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我经常看到,却查不到。”他竟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坏蛋!我不知道。”我嘟哝着,低头摆弄手指。

  “想试试么?”简直是魔鬼在太空问我的话,而我竟也如被魔鬼操纵一般,头轻轻地点了点,可那完全不是我的本意。

  “但愿他找不到sm器具。”我内心祈祷,却也有些期待。

  “哇!?”他找来一根纤维绳,那是我们捆资料用的,还拿来两个小塑料瓶,象口红那么长,但粗一些,是宾馆的一次性浴液的小瓶。

  “来,站在这儿。”

  我居然象木偶一样站到他面前。

  他拿起一个小瓶,低住我的淫穴口,慢慢塞了进去,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在蹂躏我,却没有反抗?真是见鬼!又拿起另一个小瓶,低住我的菊门,慢慢地,竟也塞了进去。我只是稍稍扭了扭屁股,而他却象在抚慰一匹小母马,轻轻拍拍我的屁股,我便不在躲避。然后他又用那纤维绳紧紧系住我的腰,又从中点分下一股绳使劲勒紧我的肉缝里和屁股沟里。

  “太紧了!不好受!”我有些抗拒。

  “没事,一会你就适应了。”他竟然拍拍我的屁股,要我安静。

  终于被他鼓捣好了:一条丫型裤,两个肉洞里塞着棒棒,标准而典型的性虐待方式,而我虽然感觉肛门涨乎乎的象是有便意,却好像并不讨厌这种感觉。“唉!看来,这色情小说也害人呐!我竟然在潜移默化之中,产生了畸形的变态?!”

  “来,穿上裤子,我们吃饭去。”他递给我牛仔裤。

  “先穿这个。”我要拿内裤。

  “不穿这个。”他坚决地拿走内裤。

  我看看他,服从地穿上牛仔裤,我感觉脸在发烧。系好胸罩,他却上来把我两个硕大的乳房从乳罩里掏了出来,乳罩在乳房下面把乳房拘箍得高高耸起,然后他给我套上我的黑色毛衫,乳房把毛衫顶得高高的,两粒乳头顶出两个小尖尖。

  “你真坏!”我羞愧地看看他,又对着镜子看看自己。

  镜子里,他环搂着我的蛮腰,看着我微笑。

  “走吧。”

  我不十分情愿地被他拉房间。走起路来,摇晃的乳房从t恤外面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有些胆怯,“给别人看见多难堪呀?!”“走吧,别怕!”他不由分说,拉着我走出宾馆大门。

  我们在街上吃了晚饭,他又带着我逛大商场,给我买了些东西,其中有一套薄棉的短裙。又在地摊上买了两个约有小梨蛋大小的木珠,都挂着鲜红的穗子,约有十公分长吧。当时我没有想到,这对木珠竟然成了我以后经常为伴的东西。

  “我要方便一下”我对他说。

  “去吧,我等你。”他好像什么也不懂。

  “我怎么去呀,那里,那里、、”我羞于启齿。

  “去吧,试试看。”他推我,我只好去了。

  “哎呀呀,这死东西,竟让我无法尿得出来,大概因为心理感觉那里有东西堵住。”

  我不得不憋着出来,“都是你弄得怪东西,出不来。”我娇嗔地说他。

  “你不是出来了?”他明知故问。

  “你坏!”我顿时红了脸,“人家说、、说、、、”我闭了口,再也说不出个“尿”字。

  “呵呵,快回宾馆吧。”他揶揄地拉起我赶紧回宾馆。

  回到房间,我几乎是冲进卫生间,使劲纠扯着那丫型裤,“真该死!那绳竟然如此坚韧,任我怎样,就是扯不断。”我没有办法,尿急得很,只好喊他帮忙,一抬头,他竟手拿小刀,倚在门口看着我呢!

  “你、、你、、”我顿时羞得无地自容,一个姑娘家的,坐在马桶上,赤裸着最隐秘的私处,正准备放尿,却发现一个男人在观赏,那是绝顶的难堪和狼狈。

  “快给我。”我嗔怒地喊他。

  “我帮你吧?”他不急不忙。

  “不,不要。”我感到那太羞耻。

  “那我不给你。”他故意逗我。

  我已经实在憋不住了,却无法顺利放尿,只是沥沥淅淅地流出一点点,我几乎是哭腔:“那、、快点呀!”

  于是他半蹲半跪在我面前,小心地用刀片割断那该死的纤维绳。

  “哗啦啦”一旦绳子放开,我止不住放出大量的尿液,更羞人的是,阴道里的小瓶“咚”的一声掉落便池中,紧接着,菊门里的小瓶也掉落池中,随着后门的开放,稀糊糊的东西“呼呼喇喇”地排泄出来,大概由于憋得太久,或是长时间插棒棒的缘故,前后门我竟然无法控制,听任尿液和稀便排泄,而且还带着一通恼人的乱响,我羞愧极了!瞪大眼睛盯着经理,不知所措!突然,我把头埋在他肩上,再也不敢看他。

  “我、、我、、他、、他竟然、、看到我、、大小便、、、我、、、以后、、还怎么、、面对他?”

  终于排泄完了!我的确感到十二分的爽快!他默默出去了,而我慢慢擦拭干净后,竟然不敢走出卫生间。

  “出来吧,还想呆一辈子?”他温情地喊我。

  我羞羞答答地、扭扭捏捏地出来了。不敢看他,以后在他面前我更是抬不起头了。

  他把我拉到怀里,轻轻吻我!然后又慢慢脱光我的衣服。

  他开始慢慢摩挲我的花园禁地,我被他弄得浑身酥麻,不能自持,很快那里就湿嗒嗒了,这次他却没有上我的意思,而是拿出一条皮制的丫型裤,给我穿上,刚买的两颗大木珠被安放在皮条上,前后两挂穗子从皮条的两个小裂缝中穿出来,木珠被他强行塞入我的前后肉洞,然后他提起勒裆的皮条,使劲往上拽,扣到小腹上的细腰带中央,最后拿出刚买的微型小锁,“啪嗒”把勒裆皮带和系腰皮带紧紧锁在一起,勒裆带前面虽然很窄,却也能把阴部完全遮蔽,边缘露出许多骚毛,穿过屁股沟的一段被修剪得很细窄,紧紧勒进屁股沟,从后面提上来,固定铆接在腰带中央。这简直就是贞操带,我惊异地猜想他从哪弄来的这东西?“对了,他好像买了个小皮包,却没见拿回来,原来他是要用这皮包带做腰带,这勒裆的带子一定是他买的那条宽皮带改制的了。怪不得我浏览大台北鞋城时他说要去修鞋,原来是去搞这个东西。”我不得不佩服经理的奇思妙想!

  “这是钥匙,现在给你,但你每天只能开两次,否则我就换锁,并且不给你钥匙了!你能做到么?”

  我大概被催眠了!?稀里糊涂地竟然温顺地点点头,看着他把小小的一枚钥匙挂在我的腰带上。

  “那、、我以后怎么回宿舍睡觉?怎么洗澡?”我歪着头问他。

  “这你不必担心,我回去后就给你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你不要忘了,我们公司就是给客户提供完整解决方案的呀!”经理一边笑,一边揉搓着我巨大的乳房。

  我已经再次被他点燃欲火,可他却把我放进被窝,搂着我要睡了。

  我暗自摸摸那贞操带,“真讨厌!不能自摸了!”其实我以前在宿舍里经常自摸解决需求的。

  第二天,经理竟然依然让我穿着贞操带,去为客户服务、跟经理赴宴。而且还告诉我他打算以后一直让我带着这东西,除非我离开他,他不强迫我带,可叹的是我被色情小说弄得迷失了本性,被经理如此蹂躏,倒生出几分快感!竟然自愿服从他的这一决定。即使周末的现在,经理已经不知去哪里潇洒去了?我却独自在公司写这篇春梦回忆录,而下体就恰恰戴着那羞人的贞操带!两颗木珠在不断地刺激着我。牛仔裤的阴部好像都有些湿濡的阴影了。我情不自禁地把一只手下去摸摸,使劲摁摁,但全然无法排解那份骚痒、那份春情!每当此时,更加渴望经理的、、、第二天晚上,经理要带我去迪吧,我很兴奋!但经理却拿出刚刚为我买的薄棉套裙和长绒袜。内裤不许穿,只有那贞操带和垂挂的两条红穗。乳罩不许戴,却在乳头上夹上曲别针。超短的棉裙刚刚盖住赤裸的屁股,紧身的薄棉上衣里面什么都没有,乳沟深深、酥胸白嫩。

  我根本就是被经理强行拉出房间的,这种打扮我感到实在太羞耻!跟赤身裸体在大庭广众下被视奸的感觉极其相似!我心慌意乱,紧紧压住群摆,扭扭捏捏被拉出宾馆,走在黑暗的街上,胆怯之心稍稍放松,可是寒冷的秋风灌进裙内,直接撩拂赤裸的屁股和阴部,却令我浑身冒火!

  直到钻进十分昏暗的迪吧,我才长长舒了一口气!看看周围那些打扮妖艳、性感的小姐们,我却突然感到我的美艳一点也不输与她们。

  跟经理喝了很多酒,大概是我长到这么大喝得最多的一次,但却很开心,跟经理紧紧依偎在一起,象是恋人,那种感觉真好!时而下到舞池,疯狂地扭摆,似乎忘了我没穿内裤。

  到了黑灯温柔一曲的时光,经理拥着我在舞池里慢慢旋转,我的头紧紧依偎在他前胸,两手紧紧搂住他的脖颈,他的一双魔手却伸进短裙,在我的丰满的臀肉上抚摸捏弄,我忘情地拥偎着这个很早就迷倒了我的男人,就连感觉到他已经把我的短裙撩到了腰部以上的时候,我也没有制止,在摩肩接踵的舞池里,暴露屁股的变态行为,竟然令我激动不已!这是一种与性欲有关,但又与性交快感完全不同的另类快感!

  “啊!”我咬着嘴唇低低叫了一声。

  “怎么了?”经理关切地问我。

  “我、、、刚才、、、有人摸我、、屁股。”我羞愧地说出这话。

  “呵呵,不好么?”他却这样反问我。

  被他窥透我的变态心思,我更加窘困了!“不、、不是嘛、、、有些害怕!”

  “哦?、、、”经理若有所思,“好吧,我们回去吧。”为了避免意外,他带着我回宾馆了。

  “我要。”进了房间,我便再也矜持不住了,死死搂住他,要求他。

  他也是欲火烧身,急忙给我除去贞操带,把我再次带进疯狂的性爱怒海风暴潮中。

  第三天上午,我跟经理回到公司,我内心忐忑地偷偷瞄视一番,感觉同事们的目光没什么变化,这才稍稍放心。

  下午,经理把我带进一间温馨的单室,“以后你就住这里吧,一切费用你不必操心。”看着屋里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我内心涌起一股暖暖的爱意。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软软的席梦思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离奇故事,时而露出傻傻的笑,时而又露出淡淡的愁!手不自觉地摸到私处,却被贞操带阻隔,钥匙就在旁边挂着,我却坚定守约,每天只在早晚打开一次为了排泄,其他时间绝不打开。

  “是为了他守约么?也许是为了满足我自己心底的那种变态欲望。”

  有些失落地在阴部外面的皮带上摸摸,“他要是现在能来多好呀!只有他能赐给我那种至高无上的激情高潮!”

  “唉!我怎么会堕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

  “唉!听天由命,顺其自然罢!我不过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小女子了,干嘛难为自己?”

  春心躁动的我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