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超速快感】【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雅铃是个时装设计师,人长得高佻美艳,可是奇怪的是,这麽一个大美人却偏偏是个性冷感,她自己也不明白其中原因,可是因为这个毛病,让她的男朋友不敢领教,大多交往一阵子之後便分手告吹。

  雅铃对此十分苦恼,私下找过几个好朋友谈过,朋友问她是不是对女人比较有兴趣,可是雅铃自己却不这麽觉得,她对女人是根本没有兴趣,只对英俊的男子有兴趣,可是不知怎麽搞得,只要上了床,男人的手摸上身,她就是觉得很讨厌,不舒服。有的朋友怀疑她是不是从前做得太多,松掉了,雅铃反问朋友说∶「我二十岁才第一次跟男朋友做,到现在二十四岁了,算一算一还做不到十次,这样会很多吗?」当然这样的频率无论如何不能算多,所以朋友也不知道她到底怎麽了。

  虽说如此,不过雅铃年纪还轻,人又美貌,追求她的人倒是不少,恋爱生活中的每一个环节她还是一样可以享受到,不过就是没办法和男人上床。

  可能各位会觉得奇怪,这麽一个大美女,就算是性冷感,能跟她来一次一定很爽。不过呢,拿雅铃两个月前分手的男友来讲,这位做造型设计的仁兄,天生一张大嘴巴,分手之後,四处宣扬雅铃的缺点,说她是「冰岛枯井」,又冷又没水。这种风声传扬出去,在雅铃的工作圈子中的男人,几乎大家都知道这件事,独独瞒着她不说。

  这一下子,原本有意想追她的男人,也被冠上个∶「钻油技师」的称号,於是这些男人纷纷打退堂鼓,大家都不再找雅铃出去游玩吃饭等等,当然啦,一些朋友聚会还是会找她,只是那些两人烛光晚餐,深夜开车兜风等等,就逐渐和她绝缘了。

  这天天气炎热,是个标准的夏天晚上,雅铃为了赶一件案子,在工作室里忙到半夜两三点才回家,她家住在郊区山坡上的社区里,她把车子从停车场开了出来,便开车回家了。一边开车一边想着从前有人接送的日子,不管工作到多晚,一通电话就有男人来接,不过现在,她只能自己开着自己的小车子回家,由於工作疲累的关系,雅铃开车并不是很专心,不过她开车一向不快,所以也不是很危险。

  但是就在她开上郊区那条新开好的四线道不久,她发现自己遇上麻烦了,几道远光灯从後方射过来,照得她很不舒服,从後照镜看过去,只看到几盏灯光在自己车後晃来晃去,她注意一看,不禁有些害怕起来,原来那些灯光是一群飙车族的车灯,雅铃想起报纸上常见的飙车族砍人砸车的报导,登时慌了手脚,鞋尖一用力,踩下油门,想赶快脱离那群飙车少年。

  不踩油门倒好,那群飙车族远远的看到长发女子驾着一辆进口小轿车,心里本就乐了,看到雅铃加速想逃,对他们来讲,不啻是一种挑衅的行为,也马上加催油门,赶了上来。雅铃这下更加慌乱,她开车一向循规蹈矩,哪有碰过这种阵仗,只好猛踩油门加速,而尾随不散的机车,也从排气管中吹出冲锋号,不停的追来,雅铃只觉得自己速度飞快,一瞄仪表板,速度已到了一百,但是後面的机车仍然不停的逼近。雅铃不安心的回头张望,几台机车和自己的距离已经不到一个车身了。

  不多久,两台机车分别从左右包抄过来,雅铃看着几个没戴安全帽的少年,脸被急速刮过去的风吹得都变形了,在她看起来,个个都好像凶神恶煞一样。少年们在她的车前交叉穿梭来去,雅铃怕撞到他们只好把车速逐渐放慢,少年们在她的车前回头大叫她下车,雅铃当然不敢下车,另外两部後座载人的机车这时也赶了上来,车子紧紧贴着雅铃的车旁,还拿出棍棒敲打雅铃的车窗,少年们看见开车的是个美女,这时情绪更加兴奋。

  雅铃慌的不知该怎麽办,车速被逼的越来越慢,这时突然前面有一个空档,雅铃马上踩满油门,想要穿出去,听到「碰」的一声,好像撞到了一台机车,雅铃更是紧张,方向盘往反方向一打,又是「碰」的一声,雅铃这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连忙加速逃跑,回头一看,原来已经撞倒了一台车,剩下的几部机车正加速追上来。雅铃猛踩油门加速逃逸,这回她开的更快,深怕被那群不良少年追到会发生更可怕的事。

  在这样又紧张,速度又快的情况下,雅铃突然感到一阵哆嗦,踩着油门的脚竟然有股抽筋的感觉,裤底湿湿的,一种奇怪的感觉从身体里冲出来,而後面的机车又慢慢的逼近她的车。就在这时候,她看见前面有警车的闪光,她放慢了速度,那群飙车族看见了警车,纷纷转向逃跑,雅铃这时才放下心来。

  「小姐,请你下车。」一名员警说。雅铃惊魂甫定,这时才发现自己脸红心跳的,她推开车门下车接受询问。因为雅铃这天穿着粉蓝色的套装和短裙,配上她美好的身材,使年轻的警员一时眼睛不听使唤,紧紧的盯着雅铃那双美腿瞧。

  雅铃下意识的拉了拉裙摆,警员这才发现自己失态,说道∶「小姐,你的驾照行照。」「在我车上,我去拿。」雅铃回身钻进车子里拿证件,只觉得那警员直盯着自己屁股瞧,心里不太高兴,以为这个警察也太轻浮了。回过身来,说∶「哪,我的证件。」一阵风吹过来,雅铃觉得自己的屁股到大腿一阵凉意,但这时也不方便察看。

  只见那年轻警察一脸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接过证件,说∶「小姐,你的裙子後面湿湿的。」雅铃伸手一摸,天啊,她裙子後面整个都滑滑湿湿的,而且那股湿湿凉凉的感觉正沿着大腿往下流,她低头一看,大腿内侧整个都是那种黏滑的感觉,这时候她只觉得糗得不得了,整个脸红了起来,低下头去,恨不得可以找个地方藏起来。但是接着还要去警局做笔录,雅铃只觉得时间过得太慢,还好这群飙车族恶名昭彰,而且错在对方,所以她被问完笔录後就回家休息了。

  雅铃回到家已经四点多了,她想冲个澡再去睡觉,她特别把莲蓬头对准自己的私处把她洗个乾净,这时候她回想刚才飞车追逐时候的感觉,一种奇怪的想法从冒了出来,那种刺激、紧张,却又兴奋渴望,让自己脸红心跳,淫水狂流的感觉,竟让她无法自己。

  「难道这就是性欲?」雅铃心里想着,刚才她车开得飞快,难道是那种速度感让自己兴奋的。她越是回想,心里越是兴奋,手不由自主的伸到自己的私处,那从来没有感觉的地方,这次她手指一碰到那地方,竟然有股如同触电的感觉,雅铃对身体这种奇怪的反应,又是好奇,又是害怕,便收回了手。但当她躺到床上去的时候,她又好奇的试了一下,果然全身麻痒起来,让她欲罢不能。

  「我有快感了吗?」雅铃心里想,她细长的手指按在突起的阴核上不停的揉动着,脑袋里想着刚才风驰电掣的感觉,雪白的身躯在昏暗的灯光下不停的扭动着。

  那件事过了三个月了,台北的秋天已经来临,三个月前的那场车祸并没有给雅铃带来太多的困扰,被撞倒的飙车族以公共危险罪被起诉,雅铃以证人身分出庭一次,民事部份以和解收场,雅铃并没有提出赔偿要求,刑事部份,几个肇事的少年因为没有前科,於是被判了缓刑。

  在那之後,雅铃依旧忙着替公司设计新款服装,准备展示会,日子没什麽改变,男朋友呢?还是没有。那她的性冷感呢?嗯…自从夏天那次飞车追逐事件之後,雅铃第一次藉由自慰达到了高潮,但是她的性冷感症候还是没解,後来她试着看电视台转播的赛车比赛,或者是自己开快车,虽然也有一点感觉,可是却始终无法再像那天那麽刺激,关於那次飞车追逐的残存印象也越来越淡了,有时候她半夜回家,竟然还会想起那天被机车追逐的刺激感觉,希望见到那几道划破夜空的远光灯和撕裂宁静的引擎声,不过这只是内心深处的想法,实际上她可不希望碰到那些飙车族,所以她都尽量避免半夜下班,或者绕路回家,免得遇到那群不良少年。

  但是她平静的生活却在一个台风夜彻底改变。台风来临的晚上,雅铃又独自在办公室加班工作,因为预期明天会因为台风休假的关系,所以她和同事都赶着在晚上把事情做完,免得台风天还被抓到公司来上班。等到大夥弄完,又已经过了半夜,雅铃开车回家,外头风一阵一阵的,雨倒是下得很大,雅铃常走的那条路竟然淹起了水,雅铃只好又开上那条曾让她淫水流满驾驶座的四线道上。

  过了不久,雅铃发现後面又是一道强光打过来,她心里一突,从後照镜向後看,原来是一部汽车,她看清楚不是机车之後,觉得安心起来,想说别人可能要超车,就让到外线,哪知那台车竟然紧紧跟在她车後。因为大雨加上强光,雅铃根本不知道是怎麽回事,心里想着;「怎麽这条路上老是碰到神经病!」她只好加速离开,但是那台车却又紧紧跟了上来,雅铃不知道那台车的主人想干嘛,车速也越加越快,但那台车却不急不徐的跟着她的车,似乎想看看雅铃可以开到多快似的。

  雅铃这阵子常开快车,技术也有所进步,车速直冲上一百,在这种天气,她的车几乎像是要翻了,这时候,雅铃发现自己的身体又有那种极兴奋的感觉了,但是这次她却没有遇上警车来救她。那台车跟了一阵,发现雅铃不再加速,便从内侧超车到雅铃车旁,开始逼雅铃向路边停,雅铃哪里肯停,那台车的驾驶也不知道怎麽一回事,竟然方向盘一打,硬是把车子挤过来,「碰」的一声,两台车撞了一下,又各自分开。

  雅铃也不知自己怎麽一回事,在两台车碰撞的那一刹那,她竟然有种晕眩的感觉。那台车似乎发了狂,很快的又挤了过来,雅铃的车向外一偏,擦撞上了护栏,她急忙把车子打正,但天雨路滑加上车速很快,雅铃的车一个打滑,原地打转起来,幸好运气不错,她的车子再度擦上护栏停了下来。

  等到雅铃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趴在驾驶座上,安全气囊已经炸了开来,头大概狠撞了一下,感觉很痛,车窗玻璃已经碎掉,她往车窗外面看去,发现两个戴着安全帽男人正在开她的车门,她马上大声尖叫。可是一点用也没有,车门被打开,左侧的男人蹲下去准备拉她的脚出来,右侧的男人把手伸到她的腋下。

  「干!这个女人湿成这样!」左侧的男人说,声音听起来颇为年轻。她的手沿着雅铃的裤袜向上摸,雅铃当然知道自己身体的状况,她在大腿用力想合起脚来,但男人的手已经摸进去,何况雅铃在刚刚那种状况之後,双脚还有些无力。

  她感觉到男人的手直摸到自己的底裤,也感觉到自己流出的滑腻的淫水,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麽事,但她的心里欲火高涨,渴望着男人的慰藉。

  「你们是谁!?」雅铃疑惧的问。男人戴着全罩式的安全帽,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右侧的男人也伸手到雅铃的屁股底一摸。兴奋的说∶「真的耶,我还没看过湿成这样的。」两个人将雅铃拖到自己车子的後座,台风天,雨下得很大,一个男人跟着钻了进来,他连安全帽也没有脱掉,很快的就压到雅铃身上来。男人只有穿一件T恤,他急急忙忙的分开雅铃修长的双腿,连她的裙子也没脱,直接粗暴将她的裤袜和底裤撕裂。受到这种侵犯,雅铃不但没有反抗的欲望,甚至还有种兴奋的感觉,她喘着气,双手在男人的身上抚摸着,男人将她的手引导到自己的跨下,雅铃小心的隔着男人的裤子爱抚着那硬挺的家伙。

  「你把安全帽脱掉嘛!」雅铃说∶「我想看到你。」「是吗?」男人说,他脱掉安全帽,露出一张年轻的脸,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方方的脸上却有着一道丑陋的疤痕。「还记得我吗?」「你是谁?」雅铃柔声的问。雪白的手这时已经把男人的拉炼拉开,硬梆梆的阳具很快的跳出来。

  「看起来她是真的忘了。」另一个坐在前座的男子说,那个男子还戴着安全帽,他也把安全帽脱下来,一张瘦削的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青春痘。「你可能也不记得我吧。」「不…不记得。」雅铃说。疤面男正在解裤带,她的心脏跳得飞快。

  「嘿嘿,不过我们可把你记得很清楚,烂婊子。」前座的瘦削男子说。他发动了车子,往前开,现场只留下雅铃那台小车。

  「为…为什麽……啊…进来了。」疤面男压上雅铃窈窕的身子,肉棒往前一送,整根没入了雅铃的蜜穴中。雅铃觉得蜜穴一阵十分舒服的充实感。在窄小的车子後座,雅铃尝到了和男人做爱的快感。

  「你还真淫荡啊,小穴里面真湿。」疤面男说,他自己也很兴奋,和这样的女人在这种环境做爱,令他觉得自己特别有精神,老二涨得都会痛了。而且雅铃的肉洞又紧又嫩又滑,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觉十分畅快。

  「哦……好舒服。」雅铃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她的左右两脚勾住疤面男的腰,右手抓住後座椅背,左手撑在车门的扶手上,疤面男的双手伸进宝蓝色套装中,隔着胸罩握住她的乳房用力揉弄着。

  疤面男压着雅铃,下身用力挺动,雅铃修长的双腿紧紧的夹着他的腰,紧密的小穴把包得肉棒爽快无比,疤面男仗着年轻,尽管狠力抽刺,下下尽根,雅铃被干的媚眼如丝,娇喘吁吁,淫水如决堤狂流而出。

  「好人……姊姊…姊姊……要被你插死了,好舒服……要死了,啊…啊……哦…我丢了,啊……「车窗外强烈的黄色路灯一盏接一盏的快速照进车内,而疤面男的抽插速度比那还要快,每次当肉棒深深的刺入花心时,雅铃就觉得魂魄好像飞了起来。而後座下面,厚实的引擎声,更刺激着她莫名的性欲,让她的性感达到最高潮。

  「小浪穴婊子…很爽吗…贱货…被强奸还爽…烂婊子…欠人插…啊……」疤面男双手抓着雅铃坚挺的大奶子,雅铃的胸罩已经被拉开,露出两颗白嫩的丰乳来。

  「我才不…是…啊…啊…好爽…是…我…我欠…欠人插…啊…爽死了,我不行了…又要丢了……啊……」雅铃尖叫一声,双手狠命抓住疤面男的肩膀。「抱我…抱我…啊…姊姊我爽死了…啊……」「我…我也到了……喔……」疤面男低吼一声,把肉棒紧紧的挺进雅铃的身体中,这时他也感觉到小嫩穴里面不停的收缩,跨下一酸,火热的精液直射进雅铃子宫的最深处。同时俯下身去,和美艳的服装设计师抱在一起。

  前座开车的痘脸男,看见後座香艳刺激的肉搏战,早就忍不住了,看见疤面男已经完事,便把车子停到路边,和疤面男交换了位置,爬上了雅铃的身体。

  「大哥……我不行了,给人家休息一下吧。」雅铃看见痘脸男压了上来,连忙告饶。

  「那我怎麽办,我涨得受不了。」痘脸男拉下裤子,一根粗壮火热的大东西又出现在雅铃的面前,膨胀如鸡蛋大小的龟头还吐出亮亮的淫液。

  雅铃看见痘脸男那又长又粗的特大号阳具,更加害怕起来,「你……好大,我会怕。」痘脸男显然对自己的阳具十分得意,笑咪咪的说:「干进去就爽了,不然你先帮我吹一下喇叭。」「什麽叫吹喇叭?」雅铃问。雅铃的性经验很少,更没做过口交,根本不知道什麽叫吹喇叭。

  「就是用嘴巴把我的大鸡巴含进去,然後再用你的舌头去舔,用你的小嘴去吸啊。」痘脸男说,同时一把捉住雅铃的头发,将她的脸压到自己的跨下。「快含进去。」痘脸男蜷曲的阴毛把雅铃的嫩颊刺得有些发痛,迫於暴力之下,她只好张开嘴,伸出舌头来舔了一下痘脸男的大龟头,上头还有些尿味。

  「快含进去。」痘脸男坐在後座,雅铃从侧面趴在他的双腿之间,疤面男撩起雅铃的短裙,露出粉嫩圆翘的屁股来,痘脸男嘴角冷下,把手高高举起来,用力的拍击雅铃的圆臀。

  「啊!」雅铃大叫了一声。屁股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你的屁股真有弹性。」痘脸男淫笑着说∶「快含进去啊。」雅铃无奈,只得张开小嘴,把痘脸男的龟头含进去,痘脸男抓住雅铃的头,开始上下动起来,把自己的龟头直刺到雅铃的喉头深处,雅铃被这突然其来的举动弄得呼吸困难,胃里一阵翻滚,可是痘脸男浑然不管她,继续大力的动着雅铃的头。

  「唔…唔……唔……」雅铃涨红了粉脸,口水沿着嘴角滴下来,嘴里塞进痘脸男的大肉棒,她连讨饶都没办法。幸好痘脸男动了一阵,就放开了雅铃的头,雅铃的嘴一得到空闲,就开始不停的乾呕。

  「就是这样,懂了吗?」痘脸男说。「嘴巴要用力吸,舌头要舔我的龟头。

  知道了吗?「痘脸男大声的说。说完又把雅铃的头往自己的肉棒上撞。

  「嗯。」雅铃应着,她忍着呕吐感,再次把痘脸男的肉棒含进去。痘脸男把手摸进雅铃的屁股缝中,食指往她又热又软的屁股洞中钻,雅铃摇着屁股躲避,同时发出「唔唔」的抗议声。痘脸男哪里管她,一边享受着肉棒被含住的舒服感觉,双手却不规矩的享受雅铃充满弹性的乳房和屁股。雅铃很快的就沈溺於舔弄阳具的快感中,当舌头和火热的阴茎接触时,有种奇怪的感觉,比接吻还要刺激的快感。她很快的就发现龟头是男人最兴奋的地方,於是集中全力用舌尖在龟头上滑动着。

  「聪明的女人果然不一样,随便教教就很会吸了。」痘脸男跟前座开车的疤面男说。「哦…在舔我的沟了,哦……」痘脸男因为兴奋的关系,把整根手指都插进了雅铃的紧致的屁眼中,同时疯狂的搓弄她的乳房。

  「啊……不要啦!」雅铃吐出痘脸男的肉棒叫着。痘脸男粗短的手指插进屁眼中,屁股一阵火辣辣的感觉,让她感到无比的害怕。

  「谁叫你松口的!快舔我的睾丸!」痘脸男大喝道。

  雅铃只得忍住屁眼里火辣刺痛的感觉,伸出舌头,舔弄着痘脸男布满绉褶的阴囊。

  「舌头要用力!啊……」痘脸男一边抽动着手指,一边享受着雅铃的服务。

  「好!爽的来了。」痘脸男把前座放倒,让雅铃可以趴在前座的椅背上,雅铃紧俏的圆臀和纤细的腰身形成美丽的景像,他将火热的龟头顶在雅铃潮湿粉嫩的阴唇上,往前一顶,雅铃刚刚才被开发过的蜜穴,却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

  「跟刚刚那小子不一样吧?」痘脸男笑着,雅铃的蜜穴虽然刚刚才历经一场大战,却仍然十分窄紧,让他干起来十分痛快。

  「哦……」雅铃刚才还以为疤面男那样已经很刺激了,哪知道现在插进来这根肉棒,却一直向自己的身体内深入,好像永无止尽一样,小穴深处好像被挤开一样,有种撕裂的感觉。在痘脸男的粗硬的阴毛刺到雅铃白嫩的臀部时,雅铃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整个被痘脸男的肉棒充满了一样,发出无力的哼声。

  「嘿嘿,我要开动了!」痘脸男慢慢的抽送起来,火热的肉棒摩擦着雅铃的蜜穴,带给雅铃无比的充实感,从雅铃的下体传送出美妙的感觉。痘脸男也是十分畅快,他们并不知道雅铃是谁,可是雅铃的娇艳的脸孔,曼妙的身材和滑嫩紧窄的肉洞却是他从未尝过的,何况现在处於强奸的状况下,痘脸男只觉得自己的肉棒硬得有点痛。

  「啊……啊……哎……喔……」受到粗大阳具的撞集,雅铃好像发出像婴儿哭声似的浪语。她紧咬银牙,呻吟声从喉咙深里挤出来,雪白的手指紧紧插入黑色的皮质椅垫上。全身的神经好像全部都集中到蜜穴中,粗大火热肉棒的插在自己身体之中,蜜穴的嫩肉被肉棒撑开,紧紧的贴在一起,痘脸男的每一个动作都令她产生奇怪的感觉,好像自己变成男人肉棒的一部份的奇怪感觉。

  「骚货,受不了了是吗?」痘脸男很满意的说,雅铃的身体因为用力而微微颤抖着,脖子上还冒出浅青色的浮筋。

  「唔……哦……我……我……」被痛楚和快感冲昏头的雅铃根本无法回答。

  她张大了嘴,好像鱼一样的喘着气,在高跟鞋里的脚趾也用力的弯曲起来,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已经不属於自己,而完全被男人所控制,随着男人肉棒的动作而不由自主的配合着。

  「你的肉洞真紧!」痘脸男说,他的抽插速度缓慢的加快,雅铃的表现让他的征服欲高张,他把上半身贴在雅铃的背上,双手滑向前握住雅铃那三十四D的坚挺双乳。

  「啊……」敏感乳房被搓弄,身体和男人紧紧抱住,两人的汗水让肌肤黏得更紧,肉洞中肉棒的抽插也越来越快,撞击的快感急速的升高。「啊!!!我死了!啊!啊!啊!完了!完了!」雅铃大声的浪叫着,大量的淫水急泄而出,脑中好像被电击般可怕快感,让雅铃的眼前冒出金光,全身不停的抽动着,这是她从未尝过的可怕快感。

  「爽吧!」痘脸男也喘着气,「还没完呢!再来!」粗大的阳具继续做着长程的抽刺,在大量淫水的滋润下,直冲入雅铃子宫的最深处。

  「停……啊……不要啊!…我又要……啊!」极乐的高潮不停的来到,雅铃全身都是汗水,噗滋噗滋的淫声因为大量的淫水而更加大声。

  因为太热,痘脸男把上身离开雅铃的身体,双手扶着雅铃的圆臀,狠命的冲刺。

  而被强暴的雅铃这时因为连续的高潮而陷入昏昏沈沈的状态中,一度高亢的叫声只剩下呼呼的喘息,但是肉洞却仍仍旧不停的收缩,缠住痘脸男的肉棒。

  「我要射了……啊!」痘脸男感到臀部一阵酸涩,於是几下猛刺,大龟头刺入雅铃的子宫,伴随着肉棒的抖动,火热的精液喷射而出,打向雅铃的子宫壁,雅铃柔软的肉壁也不停收缩着,像要把男人的精液全都榨乾一样的剧烈收缩着。

  「啊……我完了。」被快感击败的雅铃在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一片漆黑的眼前不停的爆出火花。

  雅铃一睁开眼,天已经亮了,车窗外正下着大雨,台风正肆虐的经过这个岛屿,她四处张望,发现正躺在自己车子的後座,身上的衣服依旧凌乱,连内裤也没穿,雅铃连忙坐起身子将衣服拉好,可是内裤却找不着了。

  雅铃的双腿之间仍然残留着昨天被男人强暴的痕迹,剧烈性交後的快感似乎仍然残留在体内。她踉伧的爬回前座,雨水从破碎的窗玻璃外打进,安全气囊像男人无力的阴茎一样挂在前座,雅铃试着发动车子,可是车子却完全没有反应。

  她找出手提包,提包里却什麽也没有留下。

  雅铃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麽办,她现在只想回家好好洗个澡,把整件事忘掉,可是却被困在大雨中,哪里也去不了。

  突然雅铃从後照镜中看见一台大卡车急驶而来,她连忙把头探出车外招手,卡车却没有理她,按了两声喇叭扬长而去,雅铃连试了几次,总算有一部大卡车停了下来,卡车的车窗摇下来之後,探出了一个少年的头,问清楚雅铃的状况,卡车的车门就打开了。

  这部卡车原来是部空的砂石车,开车的是两叔侄,叔叔的头从前额直秃到脑门,油亮油亮的,身材矮壮,只穿了件汗衫和短裤头;侄子年纪不大,看起来像刚刚退伍,身上穿了件短袖花衬衫和牛仔裤。做侄子的打开车门让雅铃上车的时候,看见雅铃那被雨水打湿了的曼妙身材,心里一突,这就犯了淫念了。雅铃踩踏板上车时,把腿抬得老高,一双笔直细嫩的大腿更让这小夥子猛吞口水。

  雅铃上了车之後,对叔侄两人不断道谢,秃了头的叔叔还拿了一条毛巾给雅铃擦身体,同时那双眯眯眼也上上下下地扫了雅铃一回,雅铃不自觉的把两腿夹紧。她的脸上虽然未施脂粉,不见平日艳丽的容貌,却显出年轻与清秀的美,美丽的脸庞上挂着几滴雨珠,更显得娇嫩欲滴,长长的睫毛配上一双大眼,美好的身材配上被雨水紧紧黏在身上的套装,让本就好色的秃头叔叔也起了淫欲。

  「谢谢你们哦,我的车出了事,你们有没有大哥大,借我打个电话。」雅铃侧过头,把一头长发甩到一边,一边擦乾头发一边问。她的动作十分优雅,但是两个好色之徒却觉得口乾舌燥。

  做侄子的正要回答,秃头叔叔却开口说∶「小姐,我们没有大哥大啦,我们要去南部,如果方便的话,我们载你去休息站你再打电话好不好。」雅铃听到这话,也只好答应说∶「那麻烦你们载我到最近的休息站。」秃头叔叔点了点头,同时拿了两颗槟榔往嘴里丢,挤在中间的侄子也点了一根烟抽。

  车里的空气又闷又湿,空间又挤,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开了一会,叔叔跟侄子说∶「喂!换你驶。」於是那侄子就坐上了驾驶座,秃头的叔叔换到雅铃身边来。

  叔叔一坐到雅铃身边,便转头问雅铃∶「小姐,你长得很漂亮哦,做哪一行的啊?」「我是做服装设计的。」雅铃往车窗边欠了欠身体,因为那叔叔一直往自己身上挤。

  「哦,小姐要不要去後面休息啊?前面这样有点挤哦。」叔叔说。又往雅铃身上挤了挤。

  「这老色鬼!」雅铃暗暗心惊,只怕昨晚的事又要重演,但是自己人在别人车上,不知道要怎麽办才好,只好答应下来,那叔叔便把座椅放倒,让雅铃爬到後面的通铺去。雅铃只好转过身子,向後座爬去。秃头叔叔趁雅琳背转身体时,也连忙拉开拉炼,露出粗黑的大老二来,年轻的侄子看着叔叔掏出家伙,当然知道叔叔想干嘛。叔叔向年轻的侄子眨了眨眼睛,低声在侄子耳边交代道∶「走滨海公路,呆会我们换班。」侄子点了点头,又拿出烟来点,那秃头叔叔也很快的爬进了後座,做侄子的突然灵机一动,把卡带放进录音机中,按下了录音键。同时调整了一下後照镜的角度,慢慢欣赏这场卡车强奸秀。

  只见叔叔爬进後座之後,便往雅铃身上压过去,雅铃一边往里面缩,一边用长长的美腿去踢叔叔,叔叔一闪,雅铃蹬了个空,本来就没穿好的高跟鞋脱脚而飞,撞到了卡车的挡风玻璃,掉在椅子上。叔叔趁隙扑上去压住了雅铃,雅铃虽然极力反抗,但是哪里是这粗壮汉子的对手,没多久叔叔就一屁股压在雅铃的胸口,压得雅铃喘不过气来,叔叔双手抓住雅铃的手腕,拿起旁边麻绳,把雅铃的双手绑起来,然後反到背後。

  「求求你,不要啦!」雅铃嘶哑的大叫,但是被色欲冲昏头的男人哪里理会她的哀求,叔叔粗暴的撕开雅铃宝蓝色套装的丝质上衣,雅铃还来不及心疼她那两万多的套装被毁,胸口一阵凉意,胸罩也被扯开了,年轻有弹性的乳房立刻在男人的眼前。

  「很大嘛,哎唷,怎麽上面都是抓痕。」叔叔依旧用屁股压住雅铃的下腹,用手左右拍打着雅铃那D罩杯的乳房。好像在试那奶子的弹性似的,「小姐,昨天晚上干得很凶哦!」叔叔嘲笑的说着。雅铃羞愧欲死,昨晚的淫荡表现和难以忘怀的快感,仍深深的留在她的脑海中,她把脸别了过去,不敢看那秃头男子,这一转头,正好看到後照镜里,另外一双急色的双眼,正直直的往自己身上看。

  「喂!别顾着看!要看路啊!」叔叔笑着跟年轻的侄子说,转头又道∶「奶子这麽大,先打打奶炮好了。」只见叔叔掏出那根动过手脚的大阳具出来。雅铃一见不禁害怕起来,秃头叔叔的阳具虽然没有昨晚痘脸男的来得长,可是却在里面装了十几颗钢珠,整根老二看起来跟肉色的苦瓜一样,装了钢珠之後只怕有七八公分直径,比痘脸男的还要粗得多。

  「怎样!我的东西比你男朋友的大吧?」叔叔得意的说,在车上强暴美女,让他十分的兴奋,红色的龟头涨的亮亮的,前端还渗出淫水来,和他油油亮亮还渗出汗珠的秃头相互辉映。叔叔把阳具放在雅铃的乳沟中,双手握住雅铃的乳房往中间挤,前後摇动着屁股,龟头不时顶到雅铃端正的下巴,一股腥臭心的尿臊味让雅铃受不了。她把头向後仰,胸部被压迫的结果让她张大了嘴喘气,襄了钢珠的阳具在雅铃柔软而有弹性的乳房中摩擦,让她感觉十分的心。

  叔叔玩了几分钟奶炮,肉苦瓜更加坚挺了,他放开乳房,雅铃胸口的压力解除,立刻大口的喘着气,两颗奶子也随着胸口的起伏而晃动着。好色的叔叔暗暗感谢上天,这麽漂亮鲜嫩的美女平白给自己玩到,自己平常去三温暖玩哪有这种货色。叔叔也不客气,把雅铃的的裙子用力扯落,露出长满细毛的下体来。

  「小姐!你出门都不穿内裤的哦?」叔叔笑问着,雅铃咬着牙不回答他。叔叔吐了口口水在手上,然後在雅铃的阴户上抹着,雅铃只觉得心可怕,她软弱的哀求着∶「不要……司机大哥,不要……我求求你……饶了我……」「饶了你?哼,自己送上门的,不干白不干。」秃头叔叔用力分开雅铃修长结实的双腿,雅铃虽然奋力想夹紧,但是却无法抵抗,两脚被分开,叔叔火热的肉苦瓜抵了上来,也不管雅铃的阴道湿了没,就狠狠地挤了进去,那根凹凸不平的七公分粗肉苦瓜硬生生的挤进雅铃窄小乾燥的肉洞中。

  「啊!!!!!!!!」尖锐的惨叫让车内三个人的耳膜嗡嗡作响,後照镜中只见雅铃清秀的五官像被打了一拳般,紧紧的皱在一起,纤细的双眉在眉心打成一个苦闷的结,豆大的泪珠划过光滑的脸颊,拼命後仰的头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上面一条条的青筋诉说着肉苦瓜摩擦乾燥阴道的痛楚,凄厉的叫声在大货车狭窄的车厢中反覆回荡着,大声的哀叫着被强暴的可怜,秃头叔叔淫欲薰心的丑陋面目写满了征服美女的得意,他把头埋在雅铃坚挺的双峰上,卖力的吸吮着,奋力挺动的屁股上因为用力而浮出征服的肌肉线条,随着肉苦瓜的向内深入,雅铃的哀叫也越来越响。年轻的侄子在前座看得是血脉贲张,肉棒在裤子上顶起了高高的帐篷,车速也不自觉的越开越快。

  这时候车子已经上了西滨公路,大风大雨加上侄子的快车,车内闷湿燥热的空气,男人身上的槟榔味和汗臭味,雅铃身上淡淡的体香味,混合成一股淫邪的气味,雅铃觉得自己整个被撕裂了,肉苦瓜上那致命的钢珠摩擦着她乾燥窄小的阴道让她痛苦难耐。

  「不……不要……不要啊……我要死了,我裂开了……救命……救命啊!」雅铃尖锐的叫声回响在车厢内,她大口喘着气,纤细的双手紧紧的撑住叔叔的肩膀,在那上面抓出一条条的血痕,叔叔则毫不留情的用肉苦瓜在雅铃尚未湿润的阴道内开始费力的活塞运动,为了减少痛楚,雅铃的双腿张大大的张开来,一只雪白的左脚就伸到前座来,旁边还掉着刚被踢落的高跟鞋,那只形状美好如白玉般的腿,正随着肉苦瓜的活塞运动而痛苦的抽搐着。

  折磨这个美丽的女人让秃头叔叔有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他耳朵里听着女人的哭叫,手上抱着女人不停挣扎抖动的光滑肉体,肉棒在温暖紧窄的肉洞中费力的进出着,一种残忍暴虐的心态占据了这个男人,他那支异常巨大的肉苦瓜让雅铃尝到了前所未有的痛苦折磨,他在女人的身体里奋力的翻搅着,让雅铃叫得脑部缺氧,哭得呼天抢地,可怜的小肉穴被干到红肿出血,在肉苦瓜上留下如处女般的鲜艳红花,但是不管她怎麽哭叫,男人那丑陋的肉苦瓜依旧在她可怜的小肉洞中不停的进出着,雅铃终於受不了这样的痛楚,媚眼一翻,昏了过去。

  但是即使如此,被色欲冲昏头的叔叔,仍旧死命的抽插着雅铃红肿出血的肉洞,可怜的雅铃是痛昏过去又痛醒过来,连叫都叫到没力了,那可怕的抽插好像不会停的一样,不停的折磨着雅铃,被暴力和痛楚彻底击倒的雅铃只觉得时间似乎长得可怕。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叔叔狠命的几下猛撞,大量又热又浓的精液才从肉苦瓜的尖端冲入雅铃的子宫中,已经全身无力的雅铃又是一阵猛力的抽搐。叔叔还把肉苦瓜抽了出来,把精液喷在雅铃的脸上,只见雅铃清秀的脸上,挂着泪珠、口水和白浊的精液,看在叔叔的眼中,有着无比的快感,这就像打破一个美丽的雕像般的痛快感觉。

  「阿叔,换我了吧!」开车的侄子这麽说。「阿叔!你的老二好可怕啊,以前都没听你讲过。」「嘿嘿,我这支不知道把多少女人干到死翘翘。」叔叔一边拿还肉棒在雅铃的脸上擦来擦去,一边得意的说∶「喂!小姐,爽不爽?」被插得死去活来的雅铃哪还有知觉,只能无力的倒在後座,任由叔叔的龟头在她柔嫩白皙的脸庞上涂抹着浓稠的精液。叔叔又对侄子说∶「这女人这样子,你呆会不要从前面干她,插她屁眼,不然你玩起来不爽哦。」叔叔拿起雅铃的衣服把肉棒擦乾净,又说∶「别说做叔叔的对你不好,我看这小妞的屁眼还没有被用过哦。」叔侄两人很快的交换了位置,叔叔发动了车子,侄子也很快的脱下了裤子,露出肉棒来,叔叔还在前面提醒他∶「靠!你小子也不小嘛,你要先用口水先把她的屁股弄滑一点,不然很难搞的。」侄子点点头,其实他也没有搞屁眼的经验,只见他抱着无力的雅铃,想找个好位置插雅铃的屁眼,可是车里空间小,雅铃和自己又都是高个子,无奈,只好把座椅放倒,让雅铃趴在座椅上,圆翘的屁股向後面挺得老高,侄子吐了些口水在雅铃的菊花蕾上,手指在上面胡乱抹了抹,挺着硬了许久的肉棒往雅铃的屁眼里塞。

  「你,你在干什麽!」本来已经昏昏沈沈的雅铃,突然觉得屁股後面一阵火热,回头一看,马上知道是怎麽回事,但是双手被绑,腰部又被侄子抓住,加上刚刚被叔叔狠搞了一顿,也真的没有力气了,她只能哀求着说∶「不行啊,不行啊,求求你……不要啊!」但是把龟头对准她菊穴的年轻人,这时的脑袋里只有兽欲,他压着雅铃的身体,腰部用力,硬是把热腾腾的肉棒一寸寸的往雅铃那从未被开发过的处女菊穴中插进去,这下只苦了早就被干到超过限界的雅铃,她那无力的身体被撕裂的痛楚所刺激,再次激烈的反抗起来,她的双腿拼命的往後踢,年轻的侄子只好拼死命的抓住她的细腰,更加用力的往里塞,雅铃越是注意力放在屁眼中,身体被撕裂的火热刺痛感就越加强烈,这痛苦的感觉让雅铃的四肢都颤抖了起来,而窄小的车厢中再次回荡着美女可怜的惨叫声。

  「叔叔!屁眼好紧哦,夹得我好爽啊!」肉棒被肠子强烈的收缩所刺激,侄子也大声的叫了起来,他奋力的挺着腰,让肉棒在雅铃的直肠中摩擦,雅铃痛得大声哭叫,连声音都哭哑了,但是在自己体内的凶器却仍然固执在雅铃的处女肛门中进进出出,因为夹的力量很大,年轻的侄子很快就在雅铃的肛门里发射了出来,大量的精液让雅铃感觉好像被沅肠一样。

  雅铃正以为苦难已经过去了的时候,那把肛门撕裂的肉棒却并没有变小的迹像,而且居然又再次的动了起来,雅铃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侄子惊人的恢复力让美丽的服装设计师再次陷入痛苦的深渊,而且因为精液的润滑,肉棒抽插的速度更快了。

  「靠!年轻就是不一样。」开车的叔叔啧啧连声,对自己侄子的体力也称许有加。

  正在奋力肉搏的侄子才没有听到这话,征服眼前美女的快感让他兴奋异常,射过一次之後的他更加耐久,他伏在雅铃的背上,像条公狗似的奋力前送,让柔嫩的肠肉紧紧的包夹着他的肉棒,将火热的肉棒深深地刺入雅铃那紧翘的小圆臀中,让大肉棒刺穿眼前美女的身体,当肉棒完全没入雅铃的肛门时,侄子感到无比的满足。

  终於雅铃发出一声惨叫,她那被撑到极限的肛门已经破裂,流出了鲜血。这时候的雅铃已经完全陷入昏乱的状态,肉体上的折磨让她的神智完全昏迷,可怕的痛楚已经被她的大脑所拒绝,她不再感到痛苦,雅铃呆呆的看着前方,大雨打向卡车的车窗,卡车引擎发出怒吼声向前飞奔,两旁的风景快速的向後倒退,她肉体深处的淫乱再次被速度所挑动起来。

  「啊……啊……!」雅铃发出沙哑的呻吟声,这声音明显的不是惨叫声,同时,她还扭动着屁股往侄子的身体靠过来,「开快一点,快一点!」雅铃沙哑的说。在开车的叔叔转过头来露出奇怪的表情∶「这婊子好像开始爽起来了!他妈的真是怪啊。」他脚踩油门,车子的速度更快了。

  年轻的侄子似乎也感觉到雅铃的改变,雅铃原本有些僵硬的身体居然柔软温热了起来,他伸手一探雅铃的肉洞,肉洞里面居然是一片湿淋淋的蜜汁。他不知道这个女人怎麽会突然从痛不欲生变成欲火中烧的浪女,还随着自己的动作发出淫荡的呻吟。

  「啊……啊……哦……哎……」雅铃大口喘气呻吟着,那声音倒像只发情的母兽,根本不考虑自己肛门已经破裂出血的处境,还不停的扭动着屁股,原本处於攻击态势的侄子,被雅铃这样一搞,反而处於守势,只管努力把阳具往前挺,其他的就交给雅铃了,雅铃热切的摇动着娇翘的小圆臀,但手被绑着不方便,於是侄子把她受缚的双手解开,雅铃双手撑在前座置物架上,回头用热切而魅惑的眼神看着侄子,圆臀好像做活塞运动一样不停向後转磨。

  「哦,干!夹得好爽哦……!」年轻的侄子在雅铃猛烈的需索下,肛门的柔肉好像要把肉棒弄断似得紧紧包夹着,他用力缩紧屁股的肌肉,忍住那股想射精的冲动。「阿叔!我快受不了了。」「给我……我要……哦……好舒服。啊!」雅铃春情大发的浪叫着,开车的叔叔听得猛吞口水,已经缩下去的阳具居然又挺了起来,而雅铃的手这时也摸上了叔叔的裤裆,搓弄起来,搞得叔叔欲火高涨。

  「干,死婊子欠人插!」叔叔一打方向盘,把车子停在路边。解开裤子,肉苦瓜再次出场,他坐在车前的仪表板上,露出那根怒气腾腾的肉棒来,雅铃也毫不犹豫的张开小嘴,舔弄起叔叔的龟头来,叔叔同时伸出魔爪,在雅铃高挺的乳房和乳头上搓弄着。

  「我又要射了!哦!啊!」没多久,後面的侄子在低吼声中再次发射,他整个人趴在雅铃的背上,肉棒在雅铃温湿紧致的菊穴中不停的跳动,火热的精液再次充满雅铃的直肠。

  雅铃也放开了叔叔的肉棒,纵情的大声浪叫∶「啊……好舒服!通通给我!

  给我!!哦……「她双手紧紧抓住叔叔的後腰,用力之大连指甲都弄断了,同时大量的淫精也从红肿的阴户中流出,顺着她光滑的大腿直流到车厢的地板上。

  兴奋以极的叔叔马上和一时无力再战的侄子交换位置,侄子把沾着血和精液的肉棒塞进雅铃的嘴中,後面的叔叔把肉苦瓜对准雅铃那大开的菊花蕾,那暗红色的肉穴正流出红白相间的液体,可是叔叔哪里管这许多,奋力一刺,那襄着钢珠的肉棒,便狠狠地没入雅铃的肛门中。

  雅铃却似乎浑然不觉得疼痛,虽然叔叔每次的抽插都夹带着许多的鲜血,肛门整个被撕裂开来,可是她却仍旧捧着侄子那软掉的肉棒不停的套弄着,叔叔在後面时而插几下後庭,时而插几下淫水满溢的蜜穴,又转又搅的,搞得雅铃娇喘不止,可是她却不知从哪里生来的力量,被搞得那麽惨,却仍旧摇动着圆翘的屁股迎合着叔叔沈重的撞击。叔叔也感受到和上次不同的吸力,尤其是插进蜜穴中的时候,已经被肉棒撕裂流血的蜜肉却有着无比的夹力和吸力,蜜肉像章鱼般紧紧的缠住粗大的肉苦瓜,和不久前的毫无反应截然不同。

  叔叔插得满身大汗,爽快至极,下腹部和雅铃的屁股相撞发出「啪、啪」的声音,而肉苦瓜和雅铃的两个肉洞也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让性交的快感充满两个人的全身。

  「呜哇!小荡妇,生我的小孩吧!」叔叔抓住雅铃的纤腰,把肉棍狠狠地插进雅铃的蜜穴中,大量的精液,不停的射入雅铃的身体内。雅铃发出浓浊的喘息声,拼命的把屁股往叔叔这边挤,让龟头能够更深入的刺入体内。

  叔侄两人轮番奸淫雅铃,把精液轮流射入雅铃的直肠和子宫中,到最後,三个人就胡乱的躺在大货车的车厢内睡着了。当巡逻的警车据民众的报案赶到时,两个好色的男人还没睡醒。雅铃更是呼吸微弱,全身脱力,紧急送医急救才捡回一条命,但是因为精神受到强烈刺激,醒来时已经意识混乱,什麽都不记得了。

  雅铃的父母对开货车的叔侄两提出控诉,两个叔侄俯首认罪,踉铛入狱,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但是曾经被雅铃撞倒过的痘脸男和疤面男反倒因此逃过牢狱之灾,雅铃一个月後还动了堕胎手术,拿掉肚子里那不知道是谁下的孽种,然後被远送到美国去进行心理治疗。三个月後,痘脸男和疤面男也在一场飙车族互砍的斗殴中血溅街头,魂归离散天。

  雅铃在美国调养了近一年才逐渐的恢复,回国後继续从事服装设计的行业,但是风格却大大的改变,她利用塑胶皮革和伸缩性强的莱卡布料,设计出许多贴身、性感又有点暴露的服装,在设计界大出风头,评论家认为她的设计有强烈的速度感和世纪末颓废的风格。

  「嗨!小姐,你有空吗?」深夜的飙车族聚会场所,突然出现一个身穿红色紧身短裙的美艳女子,她足蹬三、四寸长的高跟红色短靴,带着墨镜,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一个少年人向前搭讪着,「没空!」女子摇摇头。

  其实她早就看好了目标,就是一个开着红色跑车的飙车手,那车手刚刚跑完一趟,技冠群雄,红衣女子立刻走上前去搭讪,她弯下腰去,两颗奶子在开了深叉的紧身衣中若隐若现。

  「帅哥,可不可以带我去飙车啊?」红衣女子问。

  「可以可以!那有什麽问题。」年轻的飙车手回答着。

  午夜的公路上,雅铃手握着方向盘,露出一双大奶,红色的紧身衣裙被褪到腰间,她迷蒙的眼神望着空旷的道路,坚挺的奶房也紧紧的贴在方向盘之上,圆臀坐在飙车手的两腿之间,那飙车手坐在桶型座椅上,脚底紧踩着油门,牛仔裤褪到脚踝上,同时挺着屁股让肉棒深深的插入雅铃的身体中。

  「啊……啊……啊……插死我了……好爽……死了……死了……我不行了,快……快给我!啊!!!!」雅铃娇声喊着,大量的淫水喷在飙车手的大腿上。

  红色的跑车呼啸的掠过台北的黑夜,美艳的服装设计师终於找到了治疗性冷感的方法。

  【全文完】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