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非一般女友之少霞澳门游】【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爱爱就胡说八道,人家的小鸡迈都随便他玩了,平时胡说就算了,十多天前玩人家小鸡迈时居然扯上人家的爸爸妈妈,更过份的是还扯上他爸爸胡叔叔说要一起玩人家的小鸡迈,不发发他脾气是不行了。人家是女生呢,只能玩不能说的嘛!

  这次去澳门玩,要不是早早就说好,我都想不理他了,看他已经请了假,那天居然会买了个人家最爱的qoo毛公仔给我,所以嘛,给他个机会重新追人家了。嘻嘻……说起阿非,那家伙老是傻傻的,可是好可爱,对我也很好,但就是和人家爱爱时喜欢胡说八道。不过想清楚些,可能也不是在胡说八道了,我和他去日本后就发现这非猪公居然喜欢看我给别的男人干。

  刚开始真的挺难接受的,可是慢慢地也觉得挺不错,人家不是淫娃啦!只是既然我爱的人喜欢那样,我自己也只好装傻享受别的男人干人家的小鸡迈了嘛!

  非猪次次都傻傻的以为奸计得逞,其实人家只是装傻也顺便享受一下别的男人玩小鸡迈吧了,以为人家不知道。嘿嘿!

  当然,我是不会承认我知道的,就算给奸死也不认哦!非猪怎样奸人家,人家也不承认的啦!

  那家伙现在在我后面十多个人处排队,人家一直在暗示他,想他过来和人家一起,那家伙还没反应,生气了,不理他!倒是人家后面的胖男人以为人家和他打眼色,一直在答讪人家呢!

  上了飞机,我和阿非的位置离得较远些。好讨厌呢,我边上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团友,叫珍哥,就是刚刚排队站在我后面的那个胖男人了。

  我放东西时站起来看了眼,阿非离我好多排的位置呢!不理他了,好好罚多他几天再说。 本来今天是想和他和好的,出门玩,总是想和男友在一起的嘛!而且也十多天没那个那个了,人家也想了嘛!

  什么那个?就是玩人家的小鸡迈咯!真的有些儿想了哦!十多天没做了,平时差不多天天都和阿非做的,中间还常常给那猪公非设计给别的男人玩人家的小鸡迈。

  那傻家伙,人家上飞机前都看了他好多次,眼色也打了不少,居然没反应。

  我坐在飞机座位上闭着眼睛胡思乱想着,边上的珍哥好像也在睡觉了。飞机的位置好小,我闭着眼,腿也只能拢在一起了,边上的珍哥身体好像动了一下,居然就把手放到人家大腿上了。唔……是不是该要推开他好些?想想算了,飞机位置真的太小了,珍哥那么胖,估计手脚也是不好放。

  可是一会后我就发现不对了,珍哥的手居然在动,他的手掌张得好开,轻轻的揉着人家大腿,他是在装睡!他的手肘也开始顶着人家的乳房了,还转着圈圈的用手肘揉人家胸部。

  怎么他那么大胆呀?在飞机上呢!那么多人。我是不是要大叫?可是好丢脸哦!装睡吧,人家给阿非调教了那么久,装傻装得很熟练了,就给珍哥摸摸人家美丽的大腿吧!在飞机上他总不敢奸人家吧?不过要是他摸人家的小鸡迈怎么办呀?

  我还没想好,珍哥就越来越过份了,头也靠在人家肩上了,居然侧了身子,另一只手也搭到我家胸部了。上了飞机我没穿外套,穿的是大v领的毛衣呀,他靠我肩上好像都可以看见人家大半的胸部了,好过份啊!

  他摸人家腿的手居然拉高了人家的裙子,不会是真的要摸人家小鸡迈吧?我动了下身子,装作快醒的样子,珍哥果然手停住了,只是放人家腿上也没挪开,在人家胸部的手倒是收走了。我还没来得及扮清醒,他的手又回来了,这次居然还更加过份,刚刚只是用手肘顶着,现在居然开始像人家男友一样直接用手掌把玩起来。太过份了!

  他放在我腿上的手居然真的钻到了裙子里面直接摸人家大腿了,没法子装睡了,我给他摸了小鸡迈事小,要是飞机上别的人尤其是团友看到就丢脸大了。我只好小小声的说:「别呀,会给人看见的。」我说得好小声,气人!怎么像是我做错事一样?

  珍哥听我那样说,居然不是停下,而是更大胆了,估计是看出我害怕别人看见。他现在直接用一只手搜索人家裙底,一只手揉人家的奶子了,还看着我笑: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大家一起出门玩也是有缘嘛!让哥哥摸一下不亏什么啦!」好淫贱的样子。

  「会给人看见的,我男友在后面坐着呢!」我只好说实话,求他别再摸人家了。

  「嘿嘿,你男友在后面?别骗我哦!男女朋友怎么会分开那么远坐的?」珍哥不信人家说的话,手也开始往人家的小鸡迈摸去了。

  飞机厕所的方向有人往我们这边走过来,既然叫不停珍哥的手,我只好快速把自己的外套盖在身上。这叫什么事了?我居然要帮不认识的男人遮盖住让他玩自己的小鸡迈。

  「真的啦!珍哥,后面那个穿白外套的就是我男友。」我对珍哥解释着我和阿非发生的事,还从钱包拿出我和阿非的合照给他看。

  珍哥在听着的同时,手指也在人家的小鸡迈里乱挖着,「真是小淫娃呀!才摸几下就那么湿了。」珍哥淫笑着说,还把沾着淫液的手指给人家看。

  「不是啦!人家才不是小淫娃呢!只是好久没做了嘛!」我脸红红的解释。

  真气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解释,还要说自己好久没给人玩小鸡迈。

  「要不要珍哥帮帮你?」珍哥问我。要人家怎么回答嘛?就算我说要,你也不能在飞机上真的奸人家的小鸡迈吧?

  「别误会哦!我是问要不要帮你和你男友复合,让他好早些干你鸡迈啦!你的鸡迈很欠干了,我在飞机上可没法子干你鸡迈。 」珍哥取笑人家说。

  「你怎样帮人家呀?」我是有些儿心动了,起码在澳门让非猪那傻家伙陪人家也不错啦!

  「放心啦!晚点我去找他扯,保证让他重新追你快速成功啦!」珍哥拍心口保证说。

  「谢谢珍哥!那家伙很老实,有色心没色胆的。」我脸红红的告诉珍哥。

  「不用谢啦,去摸婊子都要给钱嘛!何况你这样的美女,当报酬了!」珍哥居然一边说一边继续挖人家的鸡迈,还揉着奶子。

  珍哥乱挖人家的鸡迈,还把人家当婊子一样等同,人家居然还要谢谢他。都是非猪公那傻家伙害的!要好好罚他才行,不然白给珍哥玩小鸡迈了。

  终於下飞机了,珍哥的两只手从开始后就没离开过人家的小鸡迈和奶子。真讨厌,给他玩得人家下面现在好湿,好想哦!

  上大巴车时,发现珍哥真的和阿非一起坐了,小小的开心了一下。好像小鸡迈没白白给珍哥玩一样,我是不是太久没给人干了啊?

  到了澳门,连着玩了两天,人家一直给非猪机会让他方便追回人家,眼色也打了无数次,倒是另一个团友不停地讨好人家。郁闷中……阿非居然也不好好的哄哄人家,弄得我都怀疑是不是阿非想不要我了?

  到第三天,也不知阿非从哪弄来一对上面刻着「茫茫人海有我知您心、红红尘俗唯我爱您深」两句话的知心铃送我,让人家好开心呢!他也不把握机会哄回人家,不知道人家好久没给你那个了呀?不知道女孩子都是嘴上说一样、心里一套的吗?傻非猪,好可爱……当天晚上阿非过来约我去酒吧,我当然答应啦!人家也很想和非猪一起了,只是逛逛夜街啦!没想别的,人家是女孩,一定不主动要求那个那个的。

  同房的领队居然劝我不要跟阿非去,去了也要小心。呵呵,我也不好意思说那个是我男友,我的鸡迈任他玩啦!我自己也好想他晚上好好地玩人家的小鸡迈啦!

  出门时才发现,居然是珍哥带我们去酒吧,据说珍哥对澳门很熟,也有很多朋友。珍哥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了,直接带我们去一个小酒店里的酒吧,里面有好多的流莺呀!晚上要好好审问一下阿非,有没跟珍哥出来玩那些流莺才行,要是有……哼哼!人家都憋了那么久,他敢乱玩?哼哼!

  进了酒吧,珍哥明知道那个是人家男友,居然还坐到我们两个人中间来,真是的!好在人家晚上穿的是裤子,不怕他又掀人家裙子了。哼!

  在那坐着玩的时候,只是见好多流莺走来走去,珍哥也常常口哨不停地吹,还大大声的告诉人家「那个波好大」、「那个肯定屄很多水」之类的话,还常常拿来和人家对比,还动手动脚地比划着人家的奶子有没那些女人大之类的。阿非也坐边上在听着,居然还笑咪咪的。

  死珍哥,明知道阿非是人家真正的男友,这些话怎么能在阿非的前面说嘛?

  嗯……阿非不在,可以说说吧?唔……阿非不在,可以考虑一下开这些玩笑。

  玩到大约10点前后,我说要上洗手间,本来是想阿非会主动起来陪人家去的,没想却是珍哥马上站起来要陪我去,还大声说「这里有些乱,像非猪这样的小白脸不够安全」的话。

  我看了下阿非,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又想看人家给别的男人玩小鸡迈了,居然也在说「是呀是呀」的,真气人!只好跟着珍哥往洗手间去了。

  刚离开座位,珍哥就伸手搂着人家的腰,珍哥明知道阿非是我的正牌男友,也敢在这搂人家的腰,真是色胆包天!没法子了,搂就搂吧!

  到了过道阿非看不见处,珍哥就站定了,对我说:「小美女,我已经让你男友晚上干你鸡迈了!」晕倒,什么话?让我听得傻傻的看着他……珍哥看我听不懂,就搂着我,靠在我耳边说了他晚上让阿非要做的事,居然是要我男友迷奸我。真累……还要和阿非配合好了给他迷奸自己。唉,找了个极品男友啦!最惨的是我居然还要谢谢珍哥哦!谢礼?没看珍哥的手正在毛衣下面揉着人家的奶子吗?

  回去座位坐到差不多11点我就说要回去了,刚刚给珍哥揉了那么久奶子,又喝了些酒,我自己都好想让阿非干人家小鸡迈了。早些回去要非非干多人家几炮。嘻嘻!

  快要走了,阿非拿了杯酒要我喝,哼哼!肯定是那杯要迷奸人家的东西了。

  我喝是喝了,但趁他们不注意就吐了出来,不过也进了肚子一点点啦!头也是有些儿昏昏的,正好装装让非猪好好的「迷」奸人家,嘻嘻!好好爽一下。

  出门珍哥就招了辆计程车,上了车,我就假装喝了那个东西醉了,倒在非猪的身上,嘻嘻!只是不知道阿非到了酒店敢不敢拉人家回房干了,那家伙常常是有色心没色胆的啦!

  车一停下来,居然听珍哥说到了,什么?别墅?是时钟公寓呀!我倒在非非身上,珍哥居然还进去帮忙开好房,出来要和阿非一起扶我进去,阿非还在拼命多谢人家。可是我怎么感觉不是很对哦!珍哥明知道阿非就是我男友,怎么还那么帮忙?不会是真的假戏真做,他自己要迷奸我、玩我的鸡迈吧?我虽然心里怀疑,可是现在是装酒醉中啊,总不能开口说什么哦!只好给珍哥搂着我的腰。

  阿非估计毛病又犯了,居然只是扶着人家的手,基本是让人家的身体倒在珍哥怀里。 珍哥的手环着我的腰,手掌却是握在人家奶子上了。阿非是在让珍哥占便宜,他看戏!呜……我的极品男友!

  他们扶我进了房间,珍哥和阿非说着话,手却在摸人家,还假假的在教阿非什么什么的。呜……珍哥你不会是真的要在人家男友面前光明正大地「迷」奸我吧?我是不是要醒过来啊?不然真的给你在人家男友面前干好像不太好吧?最不好的是给干着很难装醉哦!总是会呻吟的嘛!人家忘情时叫得好兴奋的。

  好在,只是摸了一会珍哥就说要走,但人却站在阿非边上让非猪脱光人家,好像是在教阿非怎样干人家的鸡迈了。阿非手脚都发抖一般笨笨的脱了人家的毛衣,然后解胸围时忽然说什么解不开。 死非猪,人家戴的胸围你解过无数次了,还解不开?肯定又是想看别的男人凌辱人家了。

  珍哥果然是有机会就上,把阿非推开,嘴上不停说着:「干你娘的,连解女人的胸围也不会!」一边脱掉人家的胸围,还开始扒人家的裤子。呜……好丢脸喔!在男友面前给别的男人扒光了。

  珍哥怎么还不让位给阿非哦?人家都给脱光光了嘛!就觉珍哥抬起人家的双腿,用两根手指扒开了人家的小鸡迈,一只手指还伸了进去,在里面磨人家的豆豆。要不是我强忍着,估计已经在呻吟了,人家好久没给阿非玩小鸡迈了嘛!当然很容易动情啦!

  珍哥玩了一会,就把人家的两腿打得开开的,摆成了m字形,还用手把人家的阴唇也扒得大开,里面粉红的嫩肉他们两人也都看见了吧?真丢脸!可是我醉了呀,只能不动,随便珍哥怎样摆弄人家了。

  玩了好一会人家的鸡迈,然后珍哥才对阿非说:「来,后生家,我已经把她脱光光了,你脱掉裤子就可以插她。」阿非是人家男友哦,你也知道的,怎么要你扒开人家衣服,掰开人家的小鸡迈叫人家男友干嘛?但我要忍,因为我是喝醉了的。

  终於到阿非玩弄人家了,快点啦!死非猪,你把人家弄爽了,人家等下也好好侍候你嘛!只是丢脸的是,珍哥居然也不走,还张大眼睛在看着人家的鸡迈。

  阿非的衣服也脱光了,站到人家身前,珍哥也把人家的双腿张开放到阿非身上了,我暗中舒了口大气,原来还是要让阿非干人家,珍哥只是摸一下占点便宜而已,还好还好!

  阿非挺起他的大鸡巴就要插入人家的鸡迈,「哎呀!」死非猪叫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差点就坐起来看是什么回事了。哎呦,差点忘了人家还是醉的。

  死非猪又在装什么?人家的小鸡迈都给你玩那么多了,你居然会进不去?

  「哈哈!后生家,你太心急了吧?」珍哥大笑着说,居然又把阿非拉开了,占了阿非的位置。不会他是要表演给阿非看怎样干自己女友吧?怀疑。

  「不能这样,女生要多调弄之后才能干!你来看我。」珍哥说完就开始了在人家的小鸡迈里挖了起来。我死死的忍着,对自己说我是醉的,我是醉的……真倒楣,早知道不装醉了,开口找阿非和好就算了,弄得现在要给刚认识三天的男人在自己男友前面挖鸡迈,更难受的是还要死死忍着不能吭声。

  珍哥不单用手挖人家鸡迈,还趴人家人身上舔这舔那的,玩了好大一会,才终於叫阿非可以干人家的鸡迈了。

  终於到非猪来干人家的鸡迈了,好想哦!阿非接过了珍哥的位置,用手扶着他的大鸡巴在人家的小鸡迈上擦了一下,然后用力一挺……终於进来了!呼~~我暗中也呼了一口大气。

  可是珍哥怎么还不走嘛?还一直在边上看着非猪用大鸡巴干人家。

  阿非的大鸡巴才进去还没开始抽动,就听到珍哥在大骂阿非:「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骗老子!」然后就把阿非拉开。 珍哥你什么事嘛?阿非是人家的正牌男友哦!他在干人家鸡迈,你拉开他什么回事哦?

  「原来你早就是她的男友,为什么要骗我!?」我听到珍哥在大骂阿非。

  珍哥你早就知道阿非是人家男友嘛!居然在装刚发现,在飞机上人家就给你看过阿非的照片了。我心里已经开始肯定珍哥是在装傻,他知道我没醉,想藉机会干人家的小鸡迈吧!他知道我在装醉,现在就是弄几个男人轮奸也不敢醒的,他一定是早就把握好了!

  他那么色胆包天,在飞机上就敢挖人家小鸡迈的色鬼,一定是设了个大圈套要干人家的鸡迈,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干了。阿非你胆大些,他不敢怎样的,人家装醉是想给你机会干人家的鸡迈好和解哦!不是给珍哥干人家鸡迈啦!非猪你要争气些,别犯你的毛病啦!

  我要气坏了,阿非给珍哥一骂,居然就开始结结巴巴的解释他是什么心态,说出只是喜欢看人家干他女友什么什么的,好像还怕珍哥不敢干我的小鸡迈哦!

  极品哦!死非猪。

  珍哥居然也大笑着让阿非在一边好好看他表演,怎样干我的小鸡迈。 什么事哦?阿非居然还帮他安排好要怎样干人家小鸡迈,他在一边装醉看戏,让珍哥慢慢干人家……我的极品男友!唉!不过让人家还是有些感动的是,他穿好衣服让珍哥干人家时居然也没忘了吩咐珍哥温柔些,别弄伤人家。唉!我的傻非猪,人家怎能不全心的爱你呢!

  珍哥也不客气,看阿非一边摆好醉酒的样子,就脱光光的抬起人家的腿直接干人家鸡迈了。珍哥的鸡巴好粗喔!而且是用一插到底那种干法,我要死死地忍住才没发出什么呻吟声,但人家那么久没给人干鸡迈,现在给珍哥那大鸡巴插进去,我心爱的男友又在边上看着,我能忍多久嘛?

  珍哥一插入人家的小鸡迈就开始说着粗话,居然是调侃阿非的多:「你的女友小鸡迈那么紧,后生家,你是不是很少干呀?以后要多多找我干你女友的小鸡迈哦!」他嘴里说着,大鸡巴却干得更狠,下下顶到人家的最深处。好舒服喔!

  呜……我快要叫出来了。

  非猪的报应很快就来了,「后生家,你还有没有与你有相同嗜好的朋友?要介绍我一下,让我干干他们的女友……你亲戚有没有像你这种人?让我去找找他们的老婆上床……你爸爸会不会也跟你相同,你妈妈要不要找人来干?我的大鸡巴够大,一定能喂饱你妈妈的……」珍哥一边干我,还一边调笑着阿非。

  死非猪,看你还要不要玩人家鸡迈时说人家爸妈,现在到你了,人家干你女友鸡迈还在取笑你妈妈呢!

  「后生家,你女友真不错哦!小鸡迈又紧又多汁,奶子又圆又大,你不如让她去做授交妹好了。干你娘的!你女友操起来真他妈爽!夹得那么紧,比我到澳门找的几个流莺干起来都爽哦!」阿非也不敢回话,所以珍哥只好一边干人家的鸡迈,一边在说着淫话了。

  唔……我已经忍不住了,给珍哥那大鸡巴干得已经要呻吟了,我慢慢地开始发出鼻音。

  「怎么样,我的鸡巴比你男友还要大、还要粗吧?干得你爽不爽?」珍哥在我耳边说:「你们还想在我面前装不是男女朋友,哼!小非给我灌醉了,我还在操他女友的小屄呢!」珍哥一手用力地捏着的我乳头对我笑着说,但那个眼神阿非看不见。我能怎样?配合他……只能配合他在阿非前面给他干鸡迈了。

  「呜……珍哥别干人家了,不能给阿非看到呀!呜……」我在配合着珍哥让他干人家了。

  「那你乖乖的,不然我就弄醒你男友阿非,让他看看我怎样干你的小鸡迈。

  真他妈的爽!好紧……」珍哥一直嘴里不停。

  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哦?我装醉给他们弄进来,给珍哥干,现在我醒了,又要配合着让不认识的男人干鸡迈。 阿非也没醉,怕我醒了装醉,让珍哥干自己的女友……我们是不是一对极品男女啊?呜……我给干得已经淫水四溅,反正阿非是一定会装醉装到底的,所以我也完全放开了,那么久没给人干,现在给干爽了哦!「珍哥,你的鸡巴好大哦!唔……干得人家好爽喔!快干破人家的小鸡迈啦……」珍哥不但狠狠地干着我,居然还要人家趴下,对着阿非的方向撅起屁股给他干。呜……那不是要人家在男友面前做母狗给你干鸡迈吗?但我好像也只能照着做了。

  干了一会,珍哥觉得还不够瘾,他坐到床边,要人家坐到他身上,面对着阿非干人家,还要人家自己套动,他只是双手握着人家的奶子,一边搓揉一边叫:

  「别停!骚货,自己动,老子去嫖都是婊子自己动的。」「珍哥,人家不是婊子啦!」呜……我真不是婊子嘛!

  「干你娘的!你当然不是婊子,你只是让人免费干的贱货而已。」珍哥揉着人家两个奶子说。

  「好嘛,珍哥,人家是贱货,随便你怎么干人家的鸡迈嘛!」我是贱货,免费给干的。

  在珍哥上面套弄了一会,珍哥就像抱小娃娃尿尿一样抱起人家,在后面挺起鸡巴插着人家的鸡迈抱到阿非前面,把人家的鸡迈都放到阿非的嘴边了,「你这免费给人干的贱货,让你男友看一下你的淫鸡迈是不是给大鸡巴干得都是汁!」珍哥边说还边拼命地在背后抽插着。呜……人家好像真的很贱耶!

  「珍哥别射在里面,人家怕会怀孕哦!」我感觉到珍哥的鸡巴越来越胀、越来越硬,知道他快要射精了,就求他不要射在里面。

  「操你妈的!不射里面射哪啊?」珍哥越干越狠,话也越说越粗。

  「射别的地方好不好?珍哥,射我嘴里吧!」我居然要求一个只认识三天的男人射精在自己嘴里。

  「射你嘴里不是那么爽哦!」「珍哥,求你了,你射人家嘴里吧!人家再帮你把鸡巴全部舔乾净好吗?」呜……我好贱喔!

  「既然你求我了,就帮帮你吧!你想吃你爸的精液我就喂饱你。」珍哥说完抽出他的大鸡巴,让我跪在他前面,就在阿非边上帮他舔他的大鸡巴……最后当然是射在我嘴里,我还乖乖的把精液全吞下,然后帮他把鸡巴舔得乾乾净净的。

  没想珍哥射了还没完,又把人家抱到浴室里继续玩,让人家舔他的大鸡巴,舔硬了便继续干我的小鸡迈。 干完了,临走时还在人家耳边轻声说:「小淫娃,在你男友前面干得你爽不爽啊?我没拆穿你哦!怎么谢我?」人家都给你干成这样了,还要怎么谢呢?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