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足恋】【完】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用力一点!对……再用力!就…是……这样………!』真平看着趴在自己跟前的小女生淫叫着。戴着保险套的阴茎每一次的进出,都会牵引出小女生阴道口的嫩肉褶。淫荡的画面及叫声,让真平挺动着腰身,努力地抽插着。长期的抽烟及应酬酗酒,已近三十九岁的他开始气呼呼的喘着。

  『真平哥……!用手……摸摸……人家那里嘛………!』小女生边挺动着美臀,还不满足的要求真平去挑弄阴核。『哦!好……好……!』喘呼呼的真平回应道。『别…一直…在…那好……!快…快啊……!』小女生催促着体力不支的真平道。

  真平伏下身子,一手摸索着与自己交合着的阴户,用手指寻找兴奋和勃起的阴核。小女生在真平手指的刺激下,更剧烈的摇摆起臀部,让快喘不过气的真平稍稍地有个休息的机会。随着小女生接连的高潮后,真平也已经体力不支的躺卧床上成大字形状态。小女生不满足的爬起身,蹲跪在真平身上,扶起阴茎一把塞进自己的阴道中,自顾自的在真平身上套弄起来。

  『你真的很差劲哪!这样子就没力了!』小女生边上下套弄着边埋怨道。真平也只能傻笑地望着她。明天开始要早起运动了。不然还没到四十就被讥笑。看着眼前晃动的一对巨乳,真平伸出空闲的双手把弄着。要不是今晚这客户的业绩挂在她身上,这小女生晓蕙哪有可能陪他上汽车宾馆?

  晓蕙是自己单位里的一个业务员,一年前,谈过一段不到九十天的恋爱。就因为她与自己的年龄差距,晓蕙提议分手。真平看着这个六十几年次的小女人,还是一语不发地任由她说着。

  现在的环境已经是改变成女人在主导着局势。原本公司业务部门在真平退伍后应征进入时,全都是男人的天下。十四年来,高升或跳槽的逐渐离开。近三年加入的社会新鲜人众,可是女性比男性多。

  已经是个小经理的真平,每回看着来应征的小男生扭扭捏捏的样子,真想一脚将他们踹出去。这般情景,反而是这时代的女生会积极争取,或主导面试者去改变思考方式,所以就变成目前办公室这阴盛阳衰的局面。

  管理着这一票小女生,真平最初也是头疼的要命。活泼好动,就是无法抵抗压力。但是又反应迅速常让客户啼笑皆非,所以客户方面却也有增无减,让真平在董事会中,一直保持良好的印象。

  这群小女生的积极主动,也常让38岁还单身的真平头疼。在上过管理课程后,真平改变了以往权威式的作法。听着教授讲述的新式管理,诱导及鼓励的在带领手下这批娘子军。

  这管理方式却让底下这批小女生,发觉经理好像很关心她们,渐渐的居然产生情愫。几位比较大胆的会直接邀请真平去吃饭或者逛街。胆小的都在晚上打电话到家中搔扰。不以为意的真平,也想在其中几位挑选自己的伴侣。

  这些小女生的心态,哪是真平这五年级的老人家能够理解?他这作法只是让真平有机会多了几位炮友而已。

  平常都在三温暖或者理容总汇解决性需求的真平,家境不愁吃穿,靠着十几年来的业务经验,升上区经理后,免去业务压力,将老客户的案子转给自己喜欢的人员身上,不会去要求回扣,让这几位小女生用身体来报答他。

  刚开始对于自动献身的小女生,真平来者不拒,也乐得省下自掏腰包的花钱去买春。但每一回在与她们其中一人欢度完性爱之后,都有一种失落感涌出。

  窗外车辆经过的灯光,一闪一闪就好似在播放着幻灯片一般。每一个闪动就换上一个脸孔,换上一副美妙的胴体,环肥燕瘦数种风情的躯体。晓蕙的埋怨声一直没完没了的在耳边响着,但是真平已经虚弱的听不进去。

  随着晓蕙的动作减缓,真平龟头的酥麻感加剧。马眼一麻,一股滚烫的精液已经喷洒而出,深深的射在晓蕙的子宫颈口。真平知道晓蕙有吃避孕药的习惯。晓蕙在真平阴茎抖动停止后,起身找衣服穿。

  『经理!你的体力变的好差!』晓蕙边穿上衣服边说道。『会吗?持久力还是一样!』真平看着这半裸酥胸的美女回道。『我不想讲了!你就是这样子我才无法与你继续交往!』晓蕙道:『就连在KTV里你都是点那我爸爸年代的歌曲!真的很无趣!……好啦!今天请你别会错意!我是感谢你这件案子拨给我!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生活的!』『那你不用洗一下再回去?』真平问道。『洗了会有肥皂的味道!我男朋友会怀疑!』晓蕙平凡的语调回道:『我还是回去洗家里的沐浴乳!』

  真平看着晓蕙在内裤中垫上一块卫生棉,然后用床头柜上的面纸,擦拭大腿上的精液遗迹。穿好衣服后的她连再见都没有说,只剩下真平躺在床上,及楼下车库BMW318的引擎声。

  晓蕙离开后,躺在床上的真平,有着下身阴囊射精后空虚的紧缩感。自己已经老大不小,也该对家中两位年老的双亲有个交代。问题是接连追求的几位公司同仁,都是跟晓蕙一样的心态:要的是他的业绩挂上,不是真平的身体或心。

  每个美丽的小女生,都是踩着真平的身体往上爬,纷纷当上了与真平同等级的地位。有的还已经爬上处经理,只是与真平不同单位的处经理,不然真平这面子不知该挂哪里?

  真平得到的只是精液的泄洪,与泄洪后的空虚感。这时代的人,怎么变成为了钱身体都可以贩卖?

  其他年轻人才是真平要头疼的焦点,率性、随心所欲让她们业绩大好大坏。白天要应付她们工作上的辅导,晚上要对付离职跳槽人员的抢夺客户,去邀宴笼络重要老客户应酬。已近四十岁的真平渐渐受不了这负担,但这情况也是自己搞出来的,不能埋怨别人。

  晓蕙的圆臀、小真坚挺的美乳、玉娟漂亮的脸孔、小缪高超的口技……但是她们一听到真平求婚的承诺,每个人都渐渐疏离他。

  近来真平老客户外移对岸的越来越多,没有走的几乎都是无力在成长的小企业。跳槽的小真与玉娟,就是被对手公司,笼络拉到对岸去挖真平的墙脚。小真要离台前,还来跟真平打了一场分手炮后才离开。玉娟还在电话中讥讽真平一顿。回想起这件事,让躺在床上的真平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阴茎,痛得自己蜷伏在床上痛不欲生。

  这些小姑娘除了在床上,努力的满足他,不外是想让他多挂些业绩在自己身上。争先恐后的用肉体来满足真平的需求,以为真平需要的就是肉体。

  就在此同时,真平开始下定决心振作。一个让他痛下决心开始发展事业不再迷恋年轻肉体的想法。明天开始早起运动,恢复体力来跟这些年轻人拼斗。

  真平努力地将疲惫的身体拉离床铺,挣扎着来到浴室中清洗完毕,开着老旧的VOLVO720回到住处,调整好床头闹钟倒头睡去。

  真平努力的想要冲破这空气中的一堵墙。连续早起跑步的他,已经没有起初时那股上气接不了下气的窘境。一个月来的运动,真平已经可以跑上五千公尺,今天他想要冲破长跑选手常遇上的障碍。肾上腺素的分泌,让运动过度的身体起了麻痺的感觉。这种麻痺感就好像吸毒一般,会让人体去上瘾、喜欢上这感觉。看看手腕上易利信手机赠送的运动手表,不能再跑下去了。上班时间快来不及。

  这月余的改变,让公司自己单位里的同仁,渐渐地也感染些许活力。高层的业绩压力还是不减,新进人员的抗压力不足,人员流动率还是攀高。单位里人员的骤减,高升的高升、跳槽的跳槽。新进人员很多又吃不了苦,加上社会经济的衰退,众人抢夺着这有限的市场小饼。

  月娘来应征时的模样,让真平不想录取她。但是她苦苦地哀求,自己家庭环境的事情后。在与他同一年代,常出现在户政事务所,被现在小女生嫌弃的粗俗名--月娘。自己单位人员一直无法补足,加上月娘的哀求,真平才心软接受她进入单位服务。原本想用业绩压力的方式让这妇人知难而退,但是月娘默默地在开发、服务客户,没有任何怨言。

  没有声音的月娘,一度让真平以为她已经受不了离职,只有在月报表中,才能发现这小妇人还存在于公司。客户服务与业务开发,月娘一直保持在公司要求边缘。让真平不用去承受上头的利润挂帅压力,也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

  一身的夜市服装,月娘没有这票小女生这般花枝招展。单独抚养两个小孩的经济的压力,让她没办法、也没能力去做外观的装扮。每天不是长裤就是长裙搭配着平底面包鞋或是布鞋,不去注意,根本没人会发现公司里存在着这个人。

  经济上的困难,让月娘只能用摩托车跑客户。没有这些六年级小女生般,开着分期付款买的高级车辆到处招摇。风雨无阻的她,一年来,都是用那台破摩托车在拜访、服务着客户。

  七点多,单位里那一票小女生,早已经逃离公司去寻求周五夜的欢乐。刚整理完一周报表的真平,在茶水间更换保温杯里躺了一天无味的茶叶。回自己房间前,看到单位里还有人在俯首认真的填写报表。那是一直被自己忘记,还存在于单位里的月娘,一手持笔一手按摩着自己的脚。掀开到大腿的长裙,让月娘那雪白修长的腿部暴露于空气中。

  认真的女人最美丽。真平手持保温杯,呆立在那里看着她。将长发束住垂落在肩膀旁边,月娘那满经风霜的瓜子脸,还有被太阳晒伤的颈部。跑了一整天的她,正在捏揉着酸痛的腿部,雪白、纤浓均匀的小腿肚,镇日被面包鞋包覆的脚掌。脚指头没有晓蕙那穿高跟鞋变形的模样,也没有玉娟那喜爱穿着女用凉鞋的开叉,更没有小真那发育失败的圆钝模样,只有着古人所云:足音跫然之感。虽然月娘只是静静的在捏揉着玉足。

  『啊!经理你还没有下班?』月娘发现呆立着的真平说道。这时回神后的真平,赶紧回道:『对啊!我还在整理报表!』『这么晚!你小朋友怎么办?』想起月娘这家庭背景的真平赶紧问道。『我父母在看着!不要紧!』发觉真平直盯着她看,月娘边说边将长裙盖住腿部。

  真平不舍得将视线离开月娘的腿部,看着她说:『别忙太晚!早点回去吧!报表周一早上再给我!』『经理!我已经快完成!马上就可以给你!』月娘说道。

  真平这时看着月娘的脸蛋,看得她是满脸羞红赶紧低头填写报表。看的出神的真平这时才发现,月娘脸上显露的神彩。一种认真、坚毅的神彩。这个自己一直没去注意的女人,居然是越看越美丽。

  月娘将报表递给真平时,他还看的出神。直到月娘叫了他几回后,才回过神来接下报表。望着月娘离去的背影,真平一直呆立在那里,意犹未足的回响着刚刚的情景。一个风韵犹存、又隐隐透露着一股坚强生存意志的女性身影。

  最让真平澎然心动却是那双美腿。长裙下的月娘背影,在真平脑海中反覆播放着,播放到最后变成未着一物的赤裸玉足,在脑海里走动着,配着月娘刚刚娇羞的笑容。真平他已经无心再加班下去,调阅出电脑中的人事资料,整理一下桌面,决定下班去吧!

  这晚真平回到家中,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一直到满身酒味的小缪在按门铃的声音,才打醒正在出神的真平。这时真平满身的欲火刚好可以发泄。小缪她穿了一件粉红的蕾丝内裤,半透明的几乎能看见阴毛的露出。酒醉的她兴奋地挥舞着从公事包取出的合约,这是真平几天前交代她去谈的案件。小缪故意把两腿朝两边分了分,冲着真平笑了笑。丢下手中签妥的合约,扭动着娇躯脱下身上的衣物,一手翻转到身后,慢慢地解开胸罩的搭扣,然后胸罩猛的一下跳掀掉,雪白坚挺的酥胸一下了弹出来。

  真平靠上前去使劲地揉着小缪的乳房,用嘴巴吸了一个又一个。当他把嘴巴移开的时候,小缪的乳头已经兴奋得挺立了。『经理…!你…的皮肤……变好黑呦……!』小缪在真平的刺激下说道。『呜…呜…呜…呜…!』真平含着乳房的嘴,根本让人听不出他在说什么?真平手指开始钻入小缪内裤中,没入小缪的身体深处,每一次插入开始激起小缪轻微的呻吟和颤抖。碍人的内裤也在真平手脚并用下,慢慢褪到地板上。不满足细细的手指插入,小缪趴在床沿把屁股撅得高高的,诱惑着真平的插入。

  当他把粗大的龟头抵在小缪阴唇上的时候,她开始了头部摇晃运动,似乎已经准备承受或者说是享受这盼望已久的一插。真平慢慢地把整个阴茎插入,小缪高高扬起了头,发出「啊」的一声,并且把又大又白的屁股往后送去,配合着真平的插入。真平将阴茎从小缪阴道抽出来的时候,把她阴道里粉红的嫩肉都翻了出来,还带出了大量的爱液。小缪不时地吐出口中的空气,大口地喘气。做爱时真平最喜欢这姿势,可以清楚看到阴道里粉红的嫩肉被带出的淫荡画面,又可以阻挡住自己最不喜欢的小缪难看的足部。

  小缪喜欢穿着高跟鞋,脚指头已经变形长茧。这是与他有性关系的几位女生常见的毛病。今晚他不让小缪脱下高跟鞋,为的就是不想看到那丑样,妨碍他去幻想月娘那双玉足。

  小缪现在已经完全投入无边的欲望里去,她开始享受真平的抽插。持续运动后的真平,没有了抽烟过多的喘气感,让小缪惊觉这中年经理的体力,比以前好多了,不再是那抽插两下,气喘声盖过自己淫荡叫声的中年模样。

  看着小缪开始冒汗的背部,真平知道这时候只要给她一点阴蒂刺激,她马上就会高潮了,于是俯下身子用手指探索着小缪的阴蒂肉核儿。『啊~!我…飞…起…来…了……!』渐渐将身体往床上趴的小缪呻吟道。『经…理…!你……你…变…得…好…勇…猛…!』真平已经把小缪的声音听成月娘的音调,小缪她叫的越浪真平他抽插的越是用力。想要把她愉悦的爱上自己,托着小缪的大腿壁,将她的两腿分得开开的,使她已经被自己爱液润湿的屁眼和阴道,直接接触到室内冷气吹出的凉空气。

  小缪可能惊觉自己下半部太潮湿,被真平翻倒在床铺上后,自然的用双手掩盖着阴户。真平粗鲁的扳开她的手,不用扶正自己的阴茎,就轻易的插入小缪她那高潮好几次的阴道内。小缪的身体在真平跨下轻轻地颤抖着,不知道是不是真平今天反常的态度兴奋了,还是数度的高潮让她快要崩溃了。她把手划过了小腹,慢慢地移向了自己张开的阴户,用手指分开阴唇,彻底让阴蒂凸出来。

  真平每一次撞击,耻骨处都狠狠的撞在小缪突起的阴蒂上。撞的小缪已经呻吟不出来,沙哑的声音配合着一开一闭的鲤鱼嘴,在做最后垂死地挣扎。

  躺在看电视的太妃椅上,真平喘息着,看着已经晕死过去的小缪横躺在床铺上的淫荡姿态。肾上腺素的麻醉感正在体内作用着,发泄在小缪体内的精液,正伴随着她的爱液汨汨留下。垫在小缪臀下的蓝色浴巾,已经是白花花一片。拿起地上的西装裤,找出在公司列印出来的人事资料,真平呆呆地看着。

  小缪幽然转醒的声音,将真平从幻想中打醒,赶紧将纸藏回西装裤内,回到床铺边,看着从性爱昏迷中转醒的小缪。『经理!你今天怎么这样厉害!』小缪虚弱的说道:『我男朋友连续跟我办事三次!我都不会这样子!』真平笑着看着她心中暗念道:『如果这床上的换成是月娘!不知该多好!』

  没理会小缪的问题,真平帮她将下身清理干净。来到浴室中,顺手将肮脏的浴巾丢入洗衣机里,自己冲洗起身体来。在冷水冲激下,脑袋里开始规划起来。

  一夜未眠的他看着身旁的小缪。她在昨晚的激烈运动后,加上酒精在体内的作用,在他洗澡时已经沉沉睡去,她要去如何跟同居男朋友解释,是她家的事。肌肉的酸痛无法阻止真平起身的动作。

  『您好!我要找X月娘!』真平在九点时,来到客厅,用颤抖着手拨号后,说出这句话。『好!请您稍等一下!』对方传来浓浓的东北乡音!『我是X月娘!请问您哪位?』一时难以开口的真平,困难的咽下口水后,在月娘快挂断电话前说出:『是我X真平!』『啊!经理你找我有事吗?』月娘疑惑的说道。『我…我…我想请你喝咖啡!』真平吞吞吐吐的说道。『这…不太好吧!您……!可是我已经答应小孩要去动物园!』月娘说道。『可以让我跟吗?』真平再次问道。『这……公司的人………』月娘也看得出来真平与公司里小女生的关系。『经理!不要好了!这会造成我的困扰!』月娘回决了他,然后挂上电话。

  真平已经下定决心,赶紧冲去浴室洗澡。换上轻松的休闲服,不理会还在床铺上的小缪,搭上开往木栅线的捷运。月娘带着两位小孩出现时,已经十一点半。真平的现身让月娘吃一惊。说不出话的月娘,一直跟在真平后面走着。看着真平带着两个小孩有说有笑,快乐的时光过得很快。真平跟着她们回到家中,还在她们双亲的热情邀请下,吃了一顿不是很丰富的晚餐。一整天不说一句话的月娘,送真平下楼。

  『经理!你今天是什么意思?』月娘在电梯里终于说出话。『我…想追求你!』真平按下电梯停止键后,脱口而出。『我不是随便的女人!麻烦您去找那些小姑娘骗!虽然我前次婚姻不是很美满,但是这不代表我可以随便让人上的。』月娘气愤的说道。『月娘给我一次机会好吗?』真平哀求道。『你要玩弄我!是不可能的,麻烦您去找那些小女生骗。别来找我。请尊重我!将开关扳上吧!』月娘防御味道很重的说道。『月娘!给我一次机会!我表现给你看好吗?』真平恳求的说道。『再说吧!』月娘自己将键扳上,电梯开始动了起来。

  真平看着月娘面无表情的关上电梯门。

  真平每天中午的失踪,加上业绩不再往她们身上挂,让单位里的小姑娘们怀疑。这几位经常巴结真平的小姑娘,开始怀疑月娘在跟她们抢夺真平的业绩。几位失去被挖角的机会的小姑娘,在失去被对手挖角的可能性后,愤怒的火气上升下,在月娘下班路上堵她找她谈判。这晚门铃声又响起。看看电视十三台的监视器,真平不敢相信的看着画面,月娘居然来到他家,在楼下按着门铃。飞快的按下电动门锁的真平,站在门口等候月娘的莅临。

  月娘面无表情的进入,听到真平关上大门的声响后,开始褪下身上衣物。『经理!现在这肉体给你!请你放过我好吗?』月娘用那没有感情的平淡语调说着。『你这是干嘛?』真平一头雾水的,看着月娘裸露的后背。月娘慢慢转身,双手掩盖着酥胸及下体说道:『我这肉体今晚让你发泄,请您发泄完后放过我吧!这年头,单身抚养一个家庭很难过的,请您今晚后放过我吧,不要在玩我了,好吗?』『月娘!我是真的要追求你!我这半年多来的做法,难道还得不到你的信任吗?』真平看着赤裸着身体的月娘说道。

  婚姻失败一次已经没有信心的月娘,感谢真平这半年来在她两个小孩及家庭父老所花下的金钱与努力。随后留着泪的说出,被这一票小女生骚扰、辱骂、讽刺的过程。最后在月娘说完后,真平接着说道:『除非你肯嫁给我,不然我是不会碰你一根汗毛的。』

  两人就这样互相望着,直到腿酸才在沙发上坐下。月娘还是赤裸裸的,面对面,离真平一段距离。两人互相望着,直到天色发白。其间夜晚的寒冷露气,让真平将月娘脱下的衣物,给她披上。两人就没有再出现任何动作。

  真平在帮月娘穿上衣服送她出门之后,还是每天固定,中午跷头出去,接送月娘的小孩下课及陪同她们姐弟俩上麦当劳,然后才返回公司。或者例假日带着礼物,去笼络月娘双亲。但是前次的婚姻,让月娘心里面的防御,没有丝毫的减弱。

  一年365天!整整一年的时间,月娘再次来到真平家中。『跟我求婚吧!』月娘在真平打开门后说道。这时的真平,已经被调降为其他单位里的业务员。董事会为了这单位的业绩量衰减,关闭了真平这个业务单位。社会经济衰退下,人员紧缩的公司政策,正好把这无心开拓业务的真平,打入裁员名单中的一员。刚刚打好包回到家中的真平,正在整理物品。听到这句话,喜出望外的真平单膝立刻跪下说道:『嫁给我吧!我无法让你过得很富裕,但是请你嫁给我!』

  月娘扶起真平关上大门,开始脱衣服。但是真平阻止了她的动作。『我要在新婚夜才要!』真平刚说完这话,月娘已经转身扑在他怀里,留着泪说道:『我值得你这般对待吗?』真平没有回答她,只有牵着她的手进入卧房。两人和衣相拥而眠,在月娘说出:『我愿意!』后,真平抱着月娘睡了一年来最安稳的觉。

  喜宴只有两张桌,真平的双亲及姐姐加上月娘的亲属,刚好两桌。花童当然是她那两个小孩。已经四十岁的真平,让双亲没话好说,只要求月娘,赶快再生一个真平的种,给他们俩老抱。

  月娘双亲今晚带走两个小孩回家,让小俩口的新婚夜无人打扰。一身红色旗袍的月娘,在真平的怀抱下回到新房。贴着大大的『囍』字的床头,真平缓缓的放下月娘。深深的一个吻后,月娘挣扎地起身将身上旗袍脱下。

  『高跟鞋不要脱,请留给我!』真平阻止月娘的脱鞋动作。扶着月娘回到床铺上,还是一样略施淡妆的月娘风姿卓越,抚育过而发黑的乳晕,生育过的腹部可以看出有些许妊娠纹,一小辍的阴毛稀疏的长在阴阜上,微微外露的阴唇,在雪白修长的大腿衬托下,散发着淫荡动人的气息。

  真平抬起月娘右脚,脱下白色的高跟鞋。看着这一直不见天日的玉足,不住地把玩着。一口含住月娘脚指,用舌头在指间灵活的舔弄﹔另一只手也不得闲的将左脚高跟鞋褪下把玩。

  『进来吧!今天是最好的受孕日!』月娘对着含舔着自己玉足的真平说道。『等一下!除了今天的婚戒外!我还有一样东西要帮你挂上!』真平难掩激动的心情说道。『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不用那么急!』

  月娘疑惑的看着真平,这个新任老公到底在搞什么鬼?只见真平在梳妆台小抽屉里,拿出一个红色装潢金饰品的小盒子。『月娘!麻烦抬起你的腿!』真平温柔的说道。月娘只好抬起满是真平口水的玉足,伸到他眼前。真平将红盒内取出的金链子,帮她挂上。月娘轮流地将自己挂上金链的玉足,高举到眼前观看。『月娘,这金链将会挂住你我的心!永不分离!』真平深情款款的看着月娘说道。『真的吗?请你别伤害我的心!我就很满足了!』月娘起身抱住真平说道。月娘哭泣激动的胸部在真平身上起伏着。

  真平两手扶着月娘的脸颊,用舌头舔舐着她的泪水,边说道:『我X真平如果负你,将会天打雷劈!出门被车撞死!永世不得超生!』月娘将真平推倒在床上,起身扶起阴茎用她那薄薄性感的嘴唇含舔起来。那种温柔细腻的抚弄,是真平没有过的经验。那种爱怜着他的感觉,不是那种急需浇熄欲火般的含舔。

  自懂人事以来一直在追求的感觉正在下体燃烧,真平在心中感谢着上苍,让月娘她那白痴前夫放弃了她。月娘的每一舔就好像一个火把的划过,从龟头到阴囊,然后沿着肚脐眼到嘴中。火把已经点燃真平周身,浑身的欲火好像已经烧着月娘。月娘那久未经人事的阴道,正慢慢的将真平坚硬火热的肉棍吞没。月娘弯曲的腹部妊娠纹微微起皱褶,但是不失月娘这娇媚姿态。

  『啊~~~~~~!』伴随着月娘满足的声音,真平开始配合着她的起伏,挺动起臀部。『啪…啪…啪…啪…啪…!』耻骨撞击在月娘美臀上的肉击声。真平把手伸向了月娘这好不容易追上的老婆,一手捏住老婆因为兴奋而勃起的阴蒂,慢慢地揉了起来,另一手握住月娘那稍微下垂的乳房。月娘本能地「呜呜」呻吟了起来,被新任老公玩弄的身体,给她带来了许久未曾尝过的刺激,很快又有大量的爱液伴随每一次的起伏涌出。

  爱液随着真平耻骨阴毛处滑落,沿着阴囊、屁股沟直到床单上。「嗷……」随着月娘的一声长长的低吼,坚硬的阴茎全部没入了她的身体中。趴扶在胸膛喘息着的月娘,在真平耳边娇喘的说着:『不…不…不要…玩弄…我…!我…我…真的…无法…再……受伤…一次……!』真平紧紧的抱住月娘说道:『我这世人!今后只有你!』

  翻转改变姿势,真平努力愉悦着数度高潮后的月娘,看着悬在半空中,正在自己眼前挂着金炼晃动的玉足,直喊道:『值得!真是值得!』回答了月娘在求婚时的问题。『老…公…!什…什么……值…的…?』被真平压卷屈着身体的月娘娇虚的问道。『就是你这双美腿感动我!让我下定决心来追求你!』真平边挺动着腰杆边说道:『还记得那晚你在写报表的那晚吗?』月娘点点头当成回答真平。『就是你当时的姿态打动了我!』『那…那你…是…爱…上…我…的…脚…还是…我…的…人…?』月娘艰难的挤出这句话。『都有!全都有!』喘气着的真平,说完后俯身封住月娘性感的嘴,两人上下身部位全纠缠在一起。

  月娘许久没被异物插入过的阴道激动起来,随着真平的不断抽插和阴蒂不断的受到耻骨刺激,慢慢地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中,除了大口的喘气之外,还翻起白眼,身体不停地用机械化式的挺动,来迎接着真平一次次的插入。

  从月娘身上传来一阵强烈的颤抖,整个身体像触电一样的挺起,真平知道老婆又再一次到达高潮的顶端。肾上腺素的分泌让真平开始产生麻痺感,抽动的速度维持与慢跑时的频率一般。真平要让月娘填满这几年来的空虚。

  真平感觉老婆的阴道在不断地收缩,里面的嫩肉一夹一夹的,让每一次的抽插又送出了许多爱液。月娘这高潮的阴道痉挛,让真平再也无法持续下去,感觉腰眼一麻,深深插入的阴茎,在月娘痉挛的阴道中,强力的喷洒着。每一次的喷洒抖动,牵引着月娘娇躯一次颤抖。男人这三秒钟的快感,这回真平感觉好长好长。

  『老公!不要动!就这样子!永远维持这样好吗?』月娘让发泄后的真平趴在怀里,满足但是有气无力地说着。

  【完】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