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妻?妹】【全】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一

  我叫吴旭,今年29岁,大学毕业后上了3年班,由于脾气倔强不肯与某些下贱的同事共事而辞职做了点小生意,供养妹妹上大学,一直到她大学毕业。

  我的妹妹吴雯婷比我小7岁,当年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去世了,父亲3年后也离开了我们,那年我才10岁,从此我就和妹妹相依为命,吃了很多苦,我也靠亲戚朋友的资助上了大学,高中开始我就在外面打零工给妹妹赚钱,直到把妹妹供养到大学毕业,我自己的生活才正式开始。

  我在28岁之前几乎没和女生多说过一句话,因为那时候我已经靠自己生活了很多年,一切的重担都在我的肩膀上压着,家里还有个小妹妹等着我养活,我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在打零工赚钱上面了,所以我没有谈过恋爱,直到妹妹上了大学后,她很懂事,开始鼓励我出去玩玩,也一直担心我的终身大事了,妹妹大三那年帮我报名了一个驴友旅行团,还用自己勤工俭学的钱帮我买了野外专用的服装,也就是在那次,我遇到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女孩,也就是我后来的妻子沈乐。

  说起来我和沈乐属于那种一见钟情的感觉,认识后不到一年就结婚了。刚开始认识的时候,我们俩就觉得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后来聊天中无意说起自己上学的事情,才知道原来我们俩一直都是同学。

  小学我们就是隔壁班,中学时我们俩也是在同一所中学就是没见过面,那时候我在2班她在13班,我天天下课就往家里跑,去接妹妹放学回家给她做饭吃,所以每次我都是匆匆忙忙的,下课的时间只要不去厕所我一般都是在写作业,因为回家还有很多家务要做,对于一个当时只有14,5岁的孩子来说还是相当困难的,我很少和同学一起玩,也都不和女生说话的,因为我没有他们那些幸福的时光,她们还在父母怀抱里撒娇的时候,我和妹妹已经开始过上了独立的生活。

  高中时我和沈乐各自去了自己的学校,而大学我们俩又在同一所大学只是不同系,由于我的情况比较特殊,大学时学校给我做过一些宣传,还有捐款,我没有接受,因为我已经靠自己的双手把妹妹供入中学了,但是学校还是很着想的给我找了一些勤工俭学的工作去做,好让我能够多赚点钱贴补家用。

  其实那时候沈乐已经认识我了,她对我的经历很同情也很感动,好多次她都想约我出来聊聊天,可是那大学时的我天天都要照顾妹妹,她正好是中考阶段。

  我每天都要接送妹妹上下学,因为妹妹虽然生活在一个残破的家庭中,但是她享受到了我作为一个哥哥,以及父母能给的所有关爱,我从来没叫他觉得自己不幸,想尽办法让妹妹生活得好一些,妹妹也很争气,不但学习好,人长的也十分漂亮,才上初中一年级那年她就已经一米六一身高了,所以我更要看紧一点,当时的小流氓还是很多的。

  大学几年我都没和女生有过过多接触,说实话我有些自卑和自闭,我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妹妹身上。

  雯婷这几年变化很大,逐渐从一个小姑娘蜕变成一个青春萌动的少女了。每天下学回来我都深深体会到女性开始迅速发育的那种羞涩与不安。

  给妹妹洗澡,从独立以来就是我的任务,小时候开始辗转在亲戚家住了几年,还有他们照顾,由于父母留下了老房子,后来在我上中学以后,家里的亲戚也不乐意管我们了,我们住回了自己的老房子,亲戚也就是偶尔那些钱过来接济一下我们,剩下的时间都是我们兄妹二人度过的。每天晚上妹妹都要缠着我给她洗完澡讲故事给她听,有时候就把我的语文课本拿出来给她念,我顺便也能学习。把她哄睡着了我才能学习,白天送到幼儿园里,下学去接她,日子过得很快。

  妹妹小学6年级的时候,身体开始迅速发育了,原先的稚嫩已经开始显露出少女的风韵,胸部的奶核微微隆起,像两个尖尖的小竹笋似的乳房已经成型,好在她还没有长出阴毛,而我这么多年照顾她,已经形成习惯了,根本就没把她当做一个女人来看待,有时帮她洗澡的时候她都会很开心,看得出来被男人抚摸身体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有了快感,只是当时单纯的我们俩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有时候她会吵闹着叫我和她一起洗,因为这样既能互相擦背,也能省水,我们俩生活不是很富裕,一向节俭。

  雯婷第一次来月经那年,她上初一,那天我接她下学,她迟迟没有从学校大门出来,我很担心的走到她们教室,发现她在自己座位上坐着,看见我来了,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不站起来,原来她的裤子被经血弄脏了,屁股下面有巴掌大小的一块血痕,她不好意思走出学校怕被同学看见。

  我只好脱下自己的外套帮她系在腰间才把妹妹接回来,路上我帮她去超市买了一包卫生巾,说实话我也很头疼,妹妹自己不好意思去买,非得叫我代劳。

  回家的时候,我帮妹妹洗了澡,顺便和她说出我一直都想说的话「妹啊!以后洗澡就要自己洗了好吧?哥已经很大了,你现在也是大姑娘了,哥不能一直帮你洗澡啊,你得自己学着洗了,好不好?」妹妹在厕所里一边脱衣服一边说「才不要呢,哥,就得你给我洗,我自己洗不干净,怕什么啦?难道你害羞啊?哈哈!」妹妹调皮的过来脱我的衣服,非得和我一起洗。

  「哥,最近你和我洗澡,你的小鸡鸡总是变得好大,我们卫生课学过,那叫阴茎,怎么和书上画的不一样呢?来,你给我看看!」说完她就开始解我的裤子。

  「雯婷!你,你是个大姑娘了,很多事情你要知道,哥是男生,和你不一样,你不能这样知道吗?」说这些话的时候我也有点脸红。

  「干吗这么凶嘛?人家好奇嘛,以前和你洗澡都没注意过你的小鸡鸡,最近才发觉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才问问你呀,臭哥哥,讨厌!」雯婷已经裸体站在浴缸里,屁股沟里还有她月经初潮的血迹。

  「好啦,哥不凶你了,好吧。但是你要知道,你是个女孩子,这些事情不能和外人做,有什么不清楚的回来问哥哥,哥哥不会骗你的,知道吗?你现在有了月经,也就说明你是个大姑娘了,成熟了,以后要懂事,要听哥哥的话,明白吗?」我用莲蓬头冲洗着妹妹屁股上的血迹,妹妹配合的打开双腿,我才发现她阴阜上面已经长出细小卷曲的绒毛了。

  「哥,我尿尿的地方,长了好多细毛毛,是不是以后也会变得和你一样,黑黑的一片啊?」「嗯,可能吧,不过应该不会有我的多,放心吧!」「哼,好讨厌啊,多难看!能不能不长啊?」「傻丫头,女人成熟了才会长毛毛的,有了毛毛也是漂亮的,懂吗?乖,转过来,洗澡了」「……」后来的几年里,妹妹的身体发育迅速加快,她自己也知道了男女有别,所以洗澡的事情就不用我帮忙了,只是偶尔还叫我给她擦个背什么的,自己也知道用毛巾挡住重要部位了,我很欣慰,妹妹不但没有由于这个残破的家庭变得性格不好,反而是个开朗活泼的少女,也很懂事,我经常教育她,不要被男孩子骗了,她也很听话。

  雯婷上大学前都没有交过男朋友,虽然她长得很漂亮,也有很多人追求过她,但是她一直听我这个哥哥的话,没有早早的谈恋爱,一直到她上了大学,我交代妹妹,可以找个男朋友了,不过还是要谨慎,处女这东西有的男人还是很看重的,交往可以,要不要献身自己要考虑清楚。

  妹妹上了大学,我这个当哥哥的也辞去了正式工作为了能给她多赚点学费,我和几个朋友合伙做起了生意,小打小闹的赚了点钱,比上班能多拿点,也能叫雯婷在大学里生活富裕点,不要像我一样,上大学每个月只有300元生活费,我清楚的知道那种感受,我能忍,不能叫妹妹也受这种苦。

  据说妹妹在大二的时候谈了一个男友,是个学美术的男生,还听说他和另一个男生为了追求我妹妹还打了一架,是个挺会照顾人的男孩,就是有点冲动。雯婷偶尔会问我一些问题,有关感情方面的,我这个哥哥还没和女生说过几句话,很多事情我还不如她懂得多,所以我帮不上忙。

  雯婷这才发觉,自己的哥哥为了她终日忙碌,已经26,7岁的年纪还是个处男,还连一次初恋都没有过,她十分心疼我这个哥哥,那天晚上她抱着我哭了起来。

  「哥!都怪我,把你拖累了……呜……」雯婷抱着我,哭得很伤心,这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妹妹哭得这么伤心。

  「傻妹妹,哭什么,哥不就是稍微耽误了几年谈恋爱了吗?再说哥还不老,男人到这年纪才刚刚开始啊,你哥才27,怕什么的,你还担心哥哥我找不到对象啊?」我哄着妹妹,但是心里也嘀咕,我连和女生说话的经历都很少,怎么能谈恋爱啊?谈恋爱什么感觉的?我一头雾水。

  「我不管,你必须现在开始就给我找个嫂子回来,要不我就嫁给你了!我当你媳妇!」妹妹眼圈红红的看着我,俏皮的脸蛋上还挂着泪珠。

  「啊?你?我可不能要你当我的媳妇啊,你都有自己的男朋友了,再说哥哥喜欢成熟点的,哈哈,傻丫头!别哭啦。」「不许不要!」妹妹说这就抱着我亲我,我赶忙推开她。

  「雯婷,哥知道你疼我,别激动哈,哥明天就去给你找嫂子,好吧?」雯婷搂着我,不停地亲吻我的脸颊,把她自己的泪水弄得我满脸都是,我只好赶紧安慰她。

  「这还差不多……明天就去找哦……」妹妹哭哭啼啼的好歹被我哄住了好不容易把妹妹哄睡着了,我折腾了一晚上才得到一点安静的时间,躺在床上想想这些年,确实是脚打后脑勺的,没什么时间为了自己的事情想想,是该找个女人了。

  想着想着,我的手自己就伸到了裤裆里,摆弄着自己的老二,这种把戏男人都会做,没有女人的我自然也会,正当我要发射的时候,突然房间的门打开了,妹妹定定的站在我面前,全身赤裸的走过来,扑到我身上就一口含住了我的阴茎,我霎时间感觉自己的龟头被一团湿湿软软的东西包围起来,妹妹的舌尖使劲的舔着我的马眼。

  「雯婷!」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妹妹已经开始给我口交了。

  「你这是干吗?」我一把推开妹妹,她一屁股摔倒在地上,看着她嘴角还挂着口水拉出来的细丝,我挺着被妹妹口水弄得亮晶晶的阴茎看着她。

  「我刚才想过来和你说晚安来着,谁知到你没锁门,自己弄……,我就想帮帮你,哥,我还是处女,我要把我的第一次给你!」妹妹光着身子坐在地上,看着我坚定的说。

  「好妹妹,别逼哥哥了,哥只是发泄一下,还被你看见了,我不都答应你给你找嫂子了吗?你的处女一定要等到你结婚后给你的老公,听话好吧?」好说歹说,才把妹妹哄回去,妹妹全裸的身体,从她初二以后我就再没见过了,这是第一次,乳房圆润,乳头粉红挺立,细腰肥臀,而且阴毛长成倒三角形状特别好看,双腿修长的妹妹,简直就是一个模特身材,想着想着我就睡着了,梦里,我竟然梦到个女人梦见和这个女人做爱了,可是我根本没经验,只是觉得很舒服,老二很好受。

  梦里那个女人我看不清楚,只觉得她在我下面弄得很舒服,在我奋力一射的同时我醒了,顿时吓了我一跳,我躺在床上胯下真的有个裸体女人伏在我腿间,她抬起头来,我一看竟然是妹妹,雯婷嘴角挂着我白色的精液,笑眯眯的看着我,一双小手还抓着我的鸡巴轻轻地揉捏着。

  「唔~ 早,哥哥!」雯婷嘴里含着我的精液和我打招呼「我一猜你就没解决好,早晨我过来看你,你被子都被小鸡鸡挑起来了,我就帮你用嘴含了出来,哥,别骂我,这算我对你的报答好吗?」妹妹咽下精液,一边用手擦嘴一边和我说。

  「雯婷,哥求你,别再这样做了,哥心里不舒服,知道吗?」我真的头都快爆了,遇到这么个傻妹妹该如何是好。

  「知道了哥,你今天就去给我找嫂子吧,我上学去了!」妹妹说完,光着屁股蹦蹦哒哒的跑开了,留下我自己躺在床上,说实话,刚才射得的确很舒服,这是我这些年来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身体里射精,虽然只是妹妹的嘴巴里……后来的一天,雯婷帮我报名了一个旅行团,叫什么驴友,都是一些和我年纪差不多,也有比我小一点的男男女女组成的自发性的旅行小团队,妹妹还帮我买了一套户外用品,是她自己假期打工挣钱帮我买的,说实话我当时真的很激动,妹妹已经能帮哥哥买衣服了,靠自己的双手能赚钱了,即使我成家立业,她自己也能够照顾好自己了,我终于松了口气,这些年的苦日子没白熬。

  沈乐就在我们这次旅行的队伍当中,当我们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居然没人出来她,沈乐一身非常专业的户外运动装备,姣好的面庞,被衣服遮盖都不能掩饰住的风韵身材,头上带着个护目镜卡在帽子上面。她一眼就认出来我,我们这才互相相认,后来在这几天的旅行途中,我才知道原来这些年来,沈乐都一直这么关注我,我却没有察觉,一心抚育妹妹成长。

  也就是在那次旅行中,我和沈乐正式建立起来感情了,10天的行程里,我们互相扶持,时刻保持2人没有分开过,由于我们都是在野外露营,帐篷我俩也是挨得最近的,晚上的时候,我们拉开帐篷的拉链,躺在草地上欣赏星空,一边聊着以前的事情,我听着她描述当年的我,仿佛是在听别人的故事,她嘴里说的那个人似乎根本就不是我,在她眼里我总是忙忙碌碌,一脸的心事,可沈乐又何尝知道一对年幼的孤儿是如何成长到现在的我们。

  几天来我们似乎要把十几年一来没说过的话都说完,她听我独自带妹妹生活的点滴,经常听的泪流满面,我还得安慰她说,这都已经过去了,我妹妹如今已经是个成熟漂亮的大姑娘了,最终,我人生里的第一次接吻,就是和沈乐,我们幕天席地,在深夜的野外,完成了我们的初吻,没想到沈乐竟然也是第一次和男人接吻,这么多年她一直暗恋着我,我却毫不知情,我深深地被她的执着和真诚所打动了,正式和她交往了。回来后妹妹都说我神速,二十几年没谈恋爱,没想到第一次出击就成功了。

  之后我和妹妹同时有了自己的男女朋友,每天她下课都给我打电话,问我和沈乐进展如何,雯婷大学住校,只有周末回家和我小聚两天,在她大四那年我已经和沈乐决定要结婚了,婚礼的日子就定在妹妹毕业后,沈乐十分感谢我的妹妹能安排那次旅行,把我送到了她身边。那次我叫妹妹带着他的男友小白,就是那个学美术的小伙子,一起到家里吃饭,四个人那天在家里吃火锅,我和小白都喝了点酒,很是开心,这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妙,这么的顺利,有点不真实的感觉……我和沈乐互相很是恩爱,但是沈乐也一直没有和我做爱,我们最多也就是互相拥抱接吻,她还是处女。她一直为了我保留着自己的第一次,没想到真的等到了我们结婚的这一天。

  结婚以后,我们还是住在我和妹妹原先住的老屋子里,我们自己装修了一下把我的大屋作为婚房,妹妹由于大学毕业暂时没有找到工作,就整天宅在家里,她和男友小白还保持着恋爱关系,这一点也是我非常看好小白的原因,这小子虽然和我没说过什么话,但是看得出是个性情中人,而且对雯婷是真的好,我必须给妹妹找个合适的人才能把她嫁出去。

  婚礼那天,我和沈乐手挽着手,妹妹和小白两人是我们的伴娘和伴郎。我们在庄严的婚礼进行曲中完成了我们的结婚典礼,那天,妹妹笑的是那么灿烂,我也舒心的笑了,一是我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二是,我和妹妹都长大了,我们终于把困难的日子都度过了。

  婚礼当天的晚上,当我和沈乐送走了闹洞房的朋友们,我也多少喝了点酒,我抱着我的娇妻沈乐,进到了我的婚房,雯婷和小白今晚也在小屋里住,我还叮嘱了妹妹两句,妻子的魅力太大了,我终于可以结束我近30岁的处男之身了。

  妻子坐在床边上,红色的床单上面,沈乐穿着白色的婚纱,我帮她把衣服脱下,沈乐的身体第一次没有遮挡的展现在我面前,我简直看见了一件艺术品,乐乐的皮肤几乎和妹妹一样好,虽然比妹妹大很多岁,而且胸部很大很挺拔,屁股很圆很白,两条大腿肉感十足,穿着白色的丝袜很漂亮。

  我蹲在沈乐身前,把她的高跟鞋脱下,将她的小脚放到脸上,轻轻吻着她的美脚,弄得她咯咯直笑。

  「呵呵,老公,好痒痒啊,别弄我脚丫好吧?」「老婆你真美,你叫我什么,再叫一声听听?」「老公!我的老公,你是我的!我也是你的了!」「好老婆,我爱你!」我承认,从我和妹妹独立开始,第一次有了依靠的感觉,我觉得老婆就是我的避风港,当然这个避风港还能给我带来很多快乐「让老公好好爱爱你把,哈哈」我将火热的阴茎,挺起,放到沈乐面前,看着她红润的嘴唇帮我吸吮着我的宝贝,那陶醉的滋味仿佛在吃美味的棒糖。我摆动着腰部,看着自己的阴茎在沈乐嘴里一下一下的抽动,红润的嘴唇包裹着我膨胀得已经冒出青色血管的阴茎,老婆虽然在和我交往的时间里一直保持处女之身,但是口交已经是做过了,她熟练地吞吐着我的鸡巴,用嘴唇包裹着龟头使劲摩擦,让我突然想起我第一次在妹妹嘴里爆发的事情来了,我想可能是喝太多了吧?小白和雯婷此时在隔壁,会不会也做着同样的事情呢?脑子里很乱。

  我翻身抱起沈乐,让她平躺在床上,她羞涩的蜷曲着双腿,我却不管那一套,用力向两边分开,把她脚上白色的丝袜脱掉,她现在就像一个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嫩嫩的等带我去品尝,我低头靠近她的阴部,乐乐的阴毛不是很多,大多都集中在阴阜上方,大阴唇由于还没被开发过,是紧紧闭合的状态,我用手轻轻翻开她的外阴,凑上前去,闻了一下,一股淡淡的尿骚和甜丝丝的阴液味道,令我兴奋异常。

  我一口含住老婆的外阴,用我的嘴巴把她的屄整个罩住,舌尖快速的挑逗着她的阴蒂和尿道口,咸咸的淫水流到了我的口中,还有一丝丝甜骚的味道。

  「嗯,老公,嗯,好舒服,不行,啊,太难受了,痒痒……」乐乐抓着自己的一对乳房,在床上扭动着,呻吟着。

  「老公,快,求你,别弄了,受不了了。」我抬起头,喘口气,顺便问道「舒服吗?宝宝?」「嗯,想尿尿,嘻嘻,老公,你快插进来吧,我等你等了好久了,想死我了。」此时她将两条大腿,毫不羞耻的用力分开,几乎成了180度,叉开自己的阴部,把外阴冲着我用力向上挺,让我看的特别清楚,我第一次觉得,文雅性感的老婆如此淫荡。把自己膨胀已久的阴茎对准她的阴部,顶了上去。

  「宝贝,我要进来了,我爱你!」我趴在她身上,胸前感觉她心跳突突的,她也红着脸点点头,等待我的插入。

  「嘶~ 啊~ 」当我把龟头插到沈乐阴道口里之后,顶上她的处女膜时,她因为疼痛发出了咝咝的喘气。

  「疼么?老婆?」「嗯,没事老公,进来,快,我要,我要你……」她皱着眉头,闭着眼说「要我什么?」我发坏的问她沈乐立刻睁开眼睛,带着一脸媚态,瞪着眼睛假装生气的亲了我一口,说道「我要你的臭鸡巴,肏我!老公,肏进来吧!」她故意把肏字说的特别重,我听了很兴奋。腰部一沉一下子把自己的鸡巴插到了她纯洁的阴道里。

  「啊!好疼,慢点……」我听从老婆的指挥,慢慢的移动着自己的阴茎,叫她适应一下,逐渐的摆动起来,慢慢把鸡巴抽出再顶回去,她美妙的阴道里面紧紧夹住我的龟头,异常的舒服,我只好放慢速度,阴茎根部上沾满了沈乐处子之血。

  经过我缓慢的抽送,沈乐的阴道里面已经不是那么疼了,成熟女孩子的处女膜已经完全准备好被开采了,所以没过半小时她就已经能体会到做爱的快感了,第一次经历阴茎摩擦的阴道壁兴奋地散发着火热的温度,流出仿佛无限的粘滑淫水。

  「嗯!嗯!老公,肏,使劲肏……我,好舒服!」沈乐闭着眼睛,脖子上的青筋都崩了出来,双手紧紧搂住我的后背,大腿环抱着我的腰部,两只脚丫纠结的扭在一起脚趾头用力蜷缩起来,脚心上都挤压出来了皮肤嫩红的褶皱。她的腰部用力上挺,配合着我的阴茎一下下的插入,充分体验着被肏的乐趣。

  终于经过了40多分钟的抽动,我射出了第一波在女人阴道里的精液,火热的精液打在沈乐的阴道内壁上,老婆脸蛋红红的,额头上渗出细细的汗珠。我伏在老婆身上,胸口压在她的乳房上,乐乐心跳很快,但是很快乐,两个多年前本就应该结合的肉体终于如愿以偿,享受了最快乐的时光。

  「老公,我爱你,你刚才把我弄得好舒服哦!」沈乐捧着我的脸,睁着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说。

  「好宝贝,我会永远这么爱你的,你天天都能这么舒服,嘿嘿!」「哼,就会欺负人家,怪累的,刚才我好几次都差点晕过去呢,诶?屁股下面湿湿的,凉凉的,怎么了?」我低头一看,原来老婆在刚才我不断地抽插中似乎是失禁了,屁股下面一大片水渍,阴唇边上还沾着一些水滴「宝贝,你好像尿床了哦,哈哈」「哼,还不都是你,把我都给肏尿了,罚你给我舔干净了!」老婆说完,翘起屁股来对着我,我当然义不容辞的把嘴巴靠近过去,帮她舔舒服。

  新婚燕尔的我和沈乐,开始的几天几乎天天都要尽情的做爱,沈乐也是处女,在和我洞房那天之前,她没有把自己交给任何一个男人,她一直都在等我娶她,我们从笨拙到熟练,运用着各种姿势和动作尽情享受着男女做爱的欢乐,美丽的沈乐似乎要把所有的爱倾泻出来,没想到美丽儒雅的妻子竟然这么开放,什么姿势都毫不羞涩的配合我,她是处女,真真实实,我们把第一次的处女之血放在一方白色的真丝的小手帕上面,那记录着我和妻子第一次交合的处子之血,作为永久的珍藏。

  「老公,呼……使劲,干我……哦,舒服死了,啊,不行,我要,我要死了,啊,肏死我……」沈乐一边骑着我在我身上扭动,一边淫荡的叫着。

  「乐乐,我爱你,舒服吗?」我亲吻着沈乐的奶头,一边问她。

  「嗯~ 嗯,舒服,老公,我也爱你,肏我,把我肏死吧,求求你了……」沈乐平时是个温文尔雅的淑女,但是一旦上床就变得十分的开放淫荡,而且非常喜欢和我一起研究如何做爱才能更快乐,应该是这些年没有跟男人有过接触,现在我们结婚了,我们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失去的快乐找回来。

  新婚没几天,妹妹就对我提出意见了,一天早晨,经过前一晚上的性爱肉搏,沈乐还在酣睡,她趴在床上,被子都给踹开了,露出白滑的脊背和屁股,露着的大屁股上红色的枫叶形胎记特别迷人。我早早的被尿憋醒,阴茎憋得硬硬的,爬起来去厕所,顺手给沈乐盖好被子。刚走出我的房间,在客厅正好看见也刚刚起床的雯婷,穿着一件我的大T恤,小内裤似乎都没穿,T恤的下摆挡住了她的屁股。

  一脸倦容的妹妹揉着眼睛和我说到「喂!哥,拜托你晚上和嫂子嘿咻的时候小声一点好吗?你们好吵哦,知道的以为你们恩爱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发生世界大战了呢,吵得我晚上都睡不好呢!」「啊!你都能听得到啊?哥不知道呢,你哥和嫂子毕竟这么多年没做过,新鲜嘛,我们会注意的啦,嘻嘻。」「哼,臭哥哥,娶了老婆就不管妹妹了,我都嫉妒了!」妹妹说着,伸手抓住了我的小弟弟「一大早晨就这么精神呀?哥?看来昨晚嫂子没叫你尽兴哦?嘻嘻」「松手,坏丫头,什么时候学的这么流氓了呀?哥这地方是你随便摸的吗?」我一把打掉她抓着我被尿憋得硬硬的鸡巴,一把捏住她的脸蛋训斥着她。

  「快去补觉吧,还有,别总穿我T恤了,自己又不是没衣服穿。」「哼,我喜欢穿你的,怎么样?打我呀!」说着雯婷又捏了我弟弟一下,然后迅速的跑到自己房间,把门关上的时候还故意挑衅我,露出半个白花花的屁股来冲着我,果然这丫头身上除了一件体恤什么都没穿。还鼓着嘴巴小声和我讲:

  「哥,你可别忘了,我还吃过你鸡鸡呢,哈哈」「……」我的妹妹,变开放了……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