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骚【作者:夜车】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那个年头,大家一窝蜂的往国外移民,现在依然保持这样的情况,不过其中的性质和迁移的目的却大不相同。有人为了留学,有人为了赚钱,有人为了绿卡……总之,各种理由都有。这是受了媚洋浪潮的鼓舞,反正咱们长期积弱不振!

  不过,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种盲目的远走他乡近年逐渐减少,因为很多人发现外国的月亮并没有比较圆。

  我的父亲和她的妹妹,也就是我唯一的姑妈,当年是因为到美国读书而远走他乡的。祖父母只有爸爸跟姑妈这对宝贝子女,当初是很舍不得,不过没法度,子女长大了。兄妹俩个学业告一段落后,双双留在美国,这可把俩位老人家气炸了。

  父亲因为是独子,后来奉命回台湾娶了近村的一位姑娘为亲妻。半个月后,父亲带着妻子返回美国。不过父亲向祖父母保证,绝对不会久留在美国。

  一年后,我诞生在落山矶。我的姑妈在我出世的第叁年,嫁给一位来自台湾的商人。姑妈以后生了两个女儿,老大叫雪红,二女儿叫雪紫。

  姑妈的家离我家很近,两个表妹是我们家的常客,她们成了我青梅竹马的好朋友,雪红年龄与我相彷,俩人常玩在一起,雪紫给我的印象反而不深刻,因为当时她才四、五岁而已。

  我十岁那年,因为祖父母年纪大了,而且思孙心切,再加上母亲一直住不惯美国,于是父亲决定全家搬回台湾住。从此,我便没有再见到表妹她们了。

  一直到我念高一的时候,才再一次的见到大表妹雪红,这也是她第一次返台探亲。以后她每隔一年会回来一次,不过雪紫小表妹却一直没有回来过。

  我高中毕业后,幸运的考上台北一所私立大学,然后离开南部北上求学,我在学校就近的地方租房子住下来。

  我的姑丈在此时,事业达到顶峰一帆风顺,他近年常往台湾跑,发现台湾的场相当具有潜力,这也就是表妹后来会相继来台的前因。

  这一段时间,我常提笔给雪红写信,而她也勤快的回信,令我的游子生涯提供不少情趣。我发现,大表妹跟我已经发生了情愫,那爱苗已经逐渐在彼此的心田中滋长,雪红为了有机会跟我相处,在她中学结束后,毅然以侨生的身份回台参加大学联考,经过加分后,她考上了一所公立大学。

  此时,我已经是大四了。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后俩人常在一起,那爱情的火苗立刻燃烧起来。我们除了研究功课外,也时常去看电影,坐咖啡屋,到了最后俩人发生了性关系。

  雪红说:“胜哥,你一定不能辜负我。”

  我说:“你是天上的仙女,日后必定娶你为妻!”真是情浓意蜜。

  毕业后,我立刻入伍当兵。军旅生活颇为枯燥乏味,常令我想起雪红。

  但是我的假期并不一定,而且是在偏远的东部山区,交通颇为不便。所以我跟雪红聚少离多。因此,在当兵的这段时间,因为平常刻板单调,所以每次一放假,我便尽情的放松自己。我常跟一些同伙利用休假期间去寻乐子,也就是在这个时期,我学会了风流韵事。

  好不容易熬了六百多个日子,我终于退伍了。

  此时的雪红已经念到大叁了。我先回家小住两个月,然后北上工作。

  我在台北租屋而居,过着上班族的生活。如此又过了一年,雪红毕业了,我跟她的距离似乎又拉近了许多。雪红并没有打算回美国,因此这位千金小姐的父亲替她在台北近郊买了一栋别墅,真是羡煞我了。

  买了房子还不算,家里还请了一位来自印尼的外籍女 ,以便照顾她的起居这位外籍女 年仅十七。八岁,是一位华裔女孩,是姑丈一位在印尼从商的朋友介绍的。雪红另外还告诉我,她的妹妹雪紫近日也打算来台湾跟她同住,二表妹要来学中文,据说她的中文程度不怎么样!

  雪红目前正在学开车,姑丈打算让她买一部像样的跑车,真是香车配美人。

  不过这一些在我还没有看到成为事实之前,因为工作上的需要,我被公司派往到义大利跟英国做为期不短的考察工作。

  “一路小心!红妹祝福你。我爱你!”雪红含情脉脉,那天在机场送我时。

  “乖乖,别担心,我每夜都会想着你的!”

  “唔!真的吗?你会吗?”

  “我白天也想、晚上也思,望穿秋水呢!”

  这一趟考察之行,足足花掉我半年的光景。返台的前一天,我打越洋电话给雪红。此时的雪红已经住到新的别墅里。她接到我的电话非常兴奋。

  “啊!胜哥,你坐几点的飞机?那一家航空公司,雪紫也在台湾呢!她现在正努力学中文昵!”

  “唔!那太棒了!到中正机场后,我打电话给你,你来接我。”

  次日晚上九点左右,我步出中正机场,然后打电话给雪红,雪红立刻出门接我,约莫一个小时,雪红开着车出现在中正机场,她怕我饿肚子先在就近的地方吃点东西,然后才回台北。

  十一点半,仍然由雪红驾驶,载着我驱车驶至郊区,在一座双层的洋房前停下。两声“嘟嘟”的喇叭声,大门徐徐洞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郎探问道:“大小姐回来了!”

  雪红一颌首带着我让进客厅坐,自己就像花蝴蝶一般,飞到楼上更衣去了。

  我甫行坐定,那位候门的少女,已经端来一杯热茶,很恭敬的送到跟前。当我一手接住茶杯,往脸上一看,只觉得她虽然没有雪红那样的 丽动人,但那一对黑溜溜的点漆双睛,和甜甜的笑容,也够引人入迷的。

  一阵楼梯声过后,雪红已经改穿一件薄薄如蝉翼的粉红色睡袍,笑意嫣然的出现在眼前。在隐约中透视出那叁点式微妙的部位,她甜甜的笑说道:

  “胜哥,又叫你等上老半天,来坐坐!”

  她不待我坐定,早已一屁股依偎在长沙发上。

  一股清逸的高贵香水的气味,不断地从玉体上飘涌出来,闻得我迷糊糊的怦然心动。肌肤相依,情意益浓,力胜年青英俊,气血方刚,体内热潮,有如奔马。我情不自禁婉住柔夷,含笑说道:

  “表妹,你愈来愈美了,美得有如……”我故意把话顿住。

  “有如什么!表哥!快说!”

  “有如天仙一般呀!”我俯在耳边轻声细语,同时乘着这一紧贴的姿势,在俏颊上吻了一下。

  被人赞美,是少女觉得最为轻松惬意的,雪红闻言,有如大热天吃了冰淇淋,一叠连声的娇笑不停,更加贴紧着说:“表哥真会取笑人了。”

  “这是真心话,一点都不假的,像你这样的美,就是神仙佛祖看到,也会动起凡心的,表妹!你实在是太美了!”

  我似乎有点情不自禁地俯在樱唇上吮吻。雪红毫不犹豫的轻启朱唇,伸出丁香来承受。两舌相贴,情意益浓,偌大的客厅,静肃肃的连刚才端茶的少女,都不知躲到那里去了。

  我在热情激动之下,颤抖着声音道:“雪红!我爱你,雪红,我们到你的房间去好吧!”

  雪红此时也已沉醉于热情奔放之间,四肢娇软无力,她满怀蜜意地颌首笑道:

  “我……我走不动!”

  这是难得的机会,我岂能错过,我展颜一笑,抱起了娇躯就往楼上跑。玉躯在抱,环绕在胸前颈上,全身都觉得有点酥麻麻的。

  雪红的房间,布置得有如仙宫一般,席梦思的床,新奇而美术的长短沙发凳子,独出心裁设计的梳 台,一切都表示出最高的艺术气氛。而粉红的微弱灯光,更是让人产生奇妙的感觉。

  我来到床前一骨 随着娇躯滚向床中,有意无意中在 腿上捏了一下。少女的肌肤,光润有如凝脂,雪红生自富有之家,自幼娇生惯养,在白皙的皮肤上,有如涂上一层油,光滑柔润无比。当我手指在峰顶乳尖的紫葡萄上轻轻一捏。

  “嗯……胜哥不要嘛……”

  似黄莺出谷般的声音非但没有停止我的动作,而且增加我不少的勇气,顺手解下了她的乳罩扣。耸立在跟前的一对雪白双峰,蜂顶的两颗紫葡萄又圆又大,顶边的一圈红色乳晕,更衬出葡萄之可爱,双峰之间一道深似山沟般的乳沟,只看得我神魂颠倒、心跳、 渴。

  “嗯……胜哥别这样,这样我就要生……”我没等她说完早已把自己的 ,封了她的嘴唇。

  吻是情欲的升华,我上面吻着,右手在乳峰顶不断的抚捏,慢慢的加重,像想把葡萄摘下来一样。

  “嗯……嗯……”这是雪红被封了口后的声音,我左手已顺腹而下,迈进了小溪……嘿!柔毛茸茸,柔软胜似丝绵,洞 紧闭,中间留一条缝,我的手指无法插入,无奈何,就停在溪边小游一番。

  雪红被我侵占了这块最神秘的地带,再加上不断的抚捏,心里已发生了作用,但她不愿当面的表露出来,就很不自然的轻微扭动了一下腰肢,佯装反抗,但我只觉双乳不断的在胸前转动,那一对挺突丰满的双峰,不断的在胸前颤转,欲火不断升腾,已达沸点。

  左手趁着雪红的扭动已慢慢入港,再经我努力的结果已经快到河边, 觉得阴唇不住的在跳动,指上也越来越滑。雪红双眸微闭,笑意嫣然,美人的憨态,益倍惹人心动神驰。

  她更舌尖轻吐,伸入我的 腔,两舌相缠,丁香生津。这时雪红的双手缠着我的颈上,早已一身无力,像梅花一样俯贴在身上。

  “不害臊!把人家吻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美人哀怨,另有一番俏境。我心痒难禁,在意马心猿之下,一个饿虎扑羊,俯压在娇躯上面,雪红如痴似醉,心里一阵乐陶陶的,突然抽出玉手在我裤裆里一掏,好烫、好粗、好长,真是活宝一件,爱不释手地套动起来。我那经得起这样的鼓助,全身微一抖颤,急不等待的把衣裤迅速脱下,抱住雪红暖似绵羊般的玉体,一口气的长吻。

  “慢一点吧!别老在小肚上擦!”雪红手握铁棒似的玉棒导进小 口。

  “呀!”小二哥已插入迷人的小肉 。

  “噗哧……噗哧”雪红早已水满金山。

  我只觉自己龟头一紧,一根玉茎紧在温香的小肉 中,同时我双手不断地抚摸着 满的双峰。一时插送,吻抚吮,小 又不息的擦动,阴毛与阴毛之快感,使我两一时进入痛快的深渊,但听雪红连声的在“嗯嗯”的哼着,而我更是浑身是劲,勇往直前,鼻息又在慢慢的加重。

  我不觉勇气倍增,猛的一挺下身,一根七寸长,有小儿臂粗的大棍,已尽根而没。“噗哧、噗哧”这是玉棍在抽插时引起的节奏,声响极为神秘美妙。

  “嗯……雪……呜……”娇滴滴的嗲喘。

  “胜哥,好痛快,我的小 大概快裂开了,呀!你……嗯!是这里,快别动,我要上天呀……”

  一阵快感,雪红 中放出了第一次水,我听到这迷人的鼓助,更加的大演身手,一时声音大作震动得床 发出的加油声。

  “卜滋、卜滋”小腹碰撞也在加强。

  “噗滋、噗滋”玉棍在小 中冲锋着。

  “哥!……不要那样!啊……”

  “吮得我心快跳出来了……哥!我好痛快,哥!我的亲哥,大鸡巴哥哥,会捣哥哥,哟哟 的小 快捣烂了,快!不能停止,一停小 就受不了,好哥哥……妹的小 就是要你插,呜呜……哎啊……捣烂小 吧!”

  这时我抬头一瞥,只见她双颊泛红,俏脸上笑意嫣然,两眼水汪汪的快要滴出水来似的, 中喘气如兰,阵阵娇喘,声声呼。肉洞中一阵阵的紧吮真配合得恰到好处。美人骚态,最是逗人入迷,我热火潮涌,恨不得一 气把她吞进肚里去,抽插愈益加劲。

  “哥,好哥哥……别吮,呜!再……再里面一些……别……啊,是这里……呀……亲哥……你好会吮,呜!……嗯……再……重一些……”

  她不觉双腿高举,尽量使阴部向上挺凸,并更张大了嘴巴,让我的舌尖尽量的深入,一面爱抚着我的神仙棒,慢慢的捏动,口中的浪哼不断,双腿一收,硬把我的鸡巴狠狠的夹住。

  “呜……嘿……”

  “哼……哼……”

  她哼声不断动作,我就动作加剧,一直到她再度出水。

  我觉得 内一阵紧密的吮吸,并涌出大量的液体,心里知道,这小妮子又已进入了高潮,雪红娇喘不已,但按在鸡巴上的玉手始终没有放松过。玉棍勇猛似旧,抽插,心潮升沸,龟头充血激增,涨得更难受。我不由喊道:

  “妹啊,你痛快吗?但我小二哥快要涨死了,好妹妹,把身反过来,我们变一个花样玩玩好吗?”

  “嗯!”她心中虽想,身却不动,我无法只得转过身,吊起她的小腿,一时桃源毕露,整个的屄更清皙的展现在眼前,溪边风光虽好,但是这时的我已无暇欣赏。“哧”的一声一根发怒的玉棍,再度插入玉门中。“嘿”一声嗲呼一阵插捣,雪红已再度获得欢畅。

  阵阵酥松,阴壁在慢慢的蠕动,溢出更多的淫水,泡满了整个阴洞,她甜美的笑道:

  “好哥哥,这样你也感到痛快吗?”

  “好妹妹,现在觉得那一个花样好玩?”

  “嗯!都好,哟哟插重一点,这个姿式好,亲哥哥别把宝贝提得太高,嘿!插进去……深一点,呀!美极了,我觉得我的身子到了空中,哎呀,阴 快要捣烂了呀!大鸡巴哥哥插死我吧!”

  “啊!好玉棍哥哥我的小屄水快出干了!”

  雪红双眼紧闭,牙关咬出声来。一双玉腿拼命的挺动摇滚。她已到达了快感的顶峰,她已进入了狂态,除了欲,忘却了一切……“哦……好哥哥我受不了,我要被插死了。”

  “大鸡巴哥哥,我要死了,痛快死了……”小腹一热屁股一挺,两腿不断的顶动着,她咬紧了牙关在拼命冲击呢!

  “呀!”的一声,雪红的小屄里又涌出大量的精水。龟头被一股热流烧得酥痒难当,腰肢一挺劲,急剧的冲刺了几下,背脊骨一酸,一支水箭样的热精,直射雪红的 心。

  “呀!好烫,好舒适!”

  我 了,她也 了。双双跌落在床上,一再长吻,相拥而眠。

  晨光透过重重房 ,一对情侣尚在梦中,雪红反身时特别觉得有一件东西碰在玉腿上面,张开一双尚未睡醒的俏目一看。“呀!”一根足有七寸长红头硕大的玉棒儿,正昂首探颈的骚动着。

  雪红慢慢闭上双眼,细细的回味着昨夜的战况,一面笑容嫣然,顿然觉得小肉里又在蠕动起来,双手紧紧握住玉茎连续的套动着。

  我在睡梦中但觉自己的鸡巴好像在肉 似的好受,不由张开了惺忪的睡眼 见她双眼含春,笑意洋溢,自己的玉茎正握在她的手中不断的套动,粉颈低垂,似在沉思。

  突然“嘻!”的笑出声来,我想到得意之处。再看她现在一丝不挂,胸前双峰微动,乳浪层层,一对紫葡萄又跟着在不断的向我点头。再向上看有黄豆般大的肚脐平整贴在小腹中间,在平坦的小腹下,一片茸茸茵草,真是愈看愈觉入迷。

  “哟!”我抿了一嘴唇。甜意犹浓。

  小溪中殷红湿润,双瓢阴唇微微的在吮 ,真是黄、白、红叁色分明,相映成趣。我已欲火上升,情欲重起,一手向乳峰上开始游抚,嘴唇啮住另一玉峰的紫葡萄,一手游向溪边,中指一伸,顺隙而入,桃源洞里,潮湿微温,手指滑溜插入,扣扣、捏捏。

  “不要嘛!挖得人家难过死了!”

  “哟!妹的乳尖要给你吃掉了!”

  瞧!嘴中叫着,手中却也不闲,玉茎经她的套捏,马眼不断地在开合。

  “好哥哥,别挖了,快上来吧!”

  我好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我非但没有停止,反而猛吮,猛挖起来。

  “亲哥,求你别那样,小妹的屄实在吃不消了,快把你的大鸡巴插进去。”

  她已被逗的淫浪不已,但见她的大臀部一再向上狂挺,另一手猛捏自己的玉峰。

  “亲亲,你美不美?我是在给你服务,你难道还觉得不好吗?”

  “亲哥哥,好!好,你快把你的宝贝放进去,你知道妹的小肉 好难受吗?”

  “痒死了,有虫在小 里爬,好哥哥,快点救命呀!”

  “噢!”我没有行动。雪红无法,只得自己扭掉我的双手,反身坐起,玉腿一分,把自己的屄对准了玉茎直坐了下去。

  “噗哧!”嘿!好一个老君坐洞。 见她那雪白的臀部上下在摇动着。看情形还相当的卖劲呢!上面一双既高又挺的乳房又不断的跟着跳动。“噗哧”声不断传来。“吱、吱”……床又曲意奉承的唱着小曲。

  “浪 这样美不美?看你的浪水,把我的小肚都弄湿透了!”

  我一边说着一面抚捏着二片圆润的雪白屁股。只觉得滑不留手的,看不见一点疤痕。阴唇随着玉棍的出入,而不断的吞吐着,深红色的 口每吐一次终要带出不算太少的淫液,把我们二人的阴毛全部淋湿,同时沾得光耀异常,还发出迷人的小调。

  “嗯……嗯……”

  “亲哥,你把屁股提高一些,我快累死了!”

  我亲看自导自演的活春宫,觉得趣味十足,同时又知道是时间差不多了,知道她已临无法再动的地步。

  “小淫妇,小浪屄,不要这一会儿就力尽了,你叫我叁声我再上来。”

  “好哥哥!亲哥哥!”

  “不是!不是,这些听多听厌了!”

  “会插屄的好哥哥!”

  “不够,不够,还要好听些!”

  “嗨!亲哥哥别把你的屁股放下去,这样小浪屄就会死去,快抬高一些,我马上要叫了!”

  “干得小浪屄上天的大鸡巴哥哥,是小淫 命根的亲哥哥,别把宝贝抽出,这样小屄要受不了!”

  我双手抱紧娇躯,叫她也同样的俯压下环抱过来,于是二人相贴得紧紧的,两股一挟,以免鸡巴滑出,一二叁同时一滚,雪红就压在下面了。

  “快些别那么慢吞吞的,浪 里又在蠕动啦!”她半要求的命令着。

  我不管雪红娇喘连连,每碰上重插的时候,总尽量的高抬臀部,而她双手按住我的腰背,唯恐让我溜开似的,好承受这甜美的狠插。

  “好哥哥,你美极,你插得我太痛快了!”

  “亲哥,唔!哦!我……哦……我要上天了!”

  她在一阵长插猛抽之下,浪 里终于挤出了精水,她静静的享受这高潮的巅峰,可是我的那根鸡巴,仍然不断地在插送。

  “噗哧、噗哧!”在我连续抽插之下,雪红又有了新的反应。

  “哥呀!起来把小 的浪水擦掉一些,这样会比较紧一些,可以增加肉感呢!”

  我应声下床,拿叁角裤在她的肉 里外擦个干净才重新把玉棍插入嫩 中小擦乾以后滑溜消除,快感自然随之增加。

  “亲哥哥,哦,就是这里,深一点!”

  “浪 !我的小淫妇、小亲亲、小浪 ,你的 里这么紧,我的鸡巴好舒服呀!”

  “干死小 的亲哥哥,不要停,小 快溶化了,呀,妈呀,上天呀!”

  阵阵的浪叫,加以交沟、床第之声,一时声音大作。

  “呀!小浪 姝妹,你这么没有声音,你的娇呼嗲叫到那里去了呢?”

  “亲哥哥,好哥哥别停插送,我……快……要出了,我的亲哥哥!我身子飘起来了!”

  我一听她这样的浪呼淫号,动作上又一再加速的插送,我的心跳更加急促,喘气声也更加重了。

  “噗哧!噗哧!”淫水之声不绝。雪红喘气连连, 中不断哼着不知名堂的淫语。

  我感到浑身一麻,知道已到最后关头,双臂紧抱她的玉体双腿挺得笔直,小腹一紧,一股热精猛然冲出,从马眼中直射入雪红的屄心。

  雪红被我抱的连气都喘不过来,但是她不愿就此推开我,因为这是她目前所急切需要的。龟头在屄中已暴涨到极限,她觉鸡巴又在暴涨,把阴 塞得更紧更好受。

  但仅仅一刹那,一股热精射向花心旋即退缩下来,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烫得雪红不由连声娇笑道:

  “美!烫死我了,好舒畅。”话说一半顿然觉得自己屄心又涌出了更多的浓液。

  “甜心,好妹妹,好极了!你的浪水又烫得我大鸡巴好舒适啦!”

  “亲哥哥,你太辛苦了,就睡在我的身上休息一会吧!别把大鸡巴拿走!”

  我在疲累之馀,紧紧伏在玉躯上面,微微入睡。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我从迷糊中转醒过来,一看手表已是七时四分,知道无法再拖下去,因为这天正是我向公司报到的日子,所以急急起床,略事收拾,起身要走。但见雪红正如一只绵羊般的瘫在床上,小 经过二度的猛插又略现红肿,心中怜惜不已,但无奈只得在她樱 中轻轻一吻就匆匆而去了。

  “哦,你记得星期六要来,我做几个菜,在家中等你吃夜饭,那天二妹也回家,别忘啦!”她在半睡中仍不忘叮嘱我一番……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