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难忘的一次江苏出差】【作者:不详】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5月的天气,不冷也不热,这个时候出差一直是本人向往的,在一个跨国轮胎企业一直做了10年的我,正是花骨朵的年龄(如果说男人40一枝花),家里妻子美貌善良,女儿聪慧可人,和一个同事(狼友)突然接到一个去江苏设备调研的任务,一下子心潮澎湃了好一会,于是在星期一就和同事整装出发。虽然都是鱼米之乡,但是从我们工作的城市到本次目的地车程有近7个小时,早早的出发了,到那边才下午两点,于是想,累归累,正事还要办,于是乎,打的前往恩来故乡的设备制作公司,公司规模不大,但也不小,300人左右,到门卫登记后,他们的设备经理(在本故事的角色是导嫖员)急冲冲的赶到门卫迎接,一行人来到总经理室,落座喝茶,然后参观厂房(因为想看到真实的情况,所以没有通知他们直接就杀过去了),不知不觉中,晚饭时间到,我们本来想任务完成(总体感觉还好),草草果腹后,宾馆大睡一觉,明天再去恩来故居看看,后天返程。

但是事情的发展一直是出乎本人意料的,他们老板虽然看上去老实木讷,但是骨子里的精明无时不刻不在迸发。因为他知道,我们两个虽然不是拍板的人物,但就是小鬼难缠啊,所以他和设备经理极尽所能的想拍我们的HOUSE屁。一阵激烈的推脱之后,还是禁不住他们的软磨硬缠,去了当地一家最好的海鲜馆,5个人干了整整3千只SHEEP,心疼中(折现多好啊,顺便鄙视一下自己),一看时间,快9点了,人也已微醺,准备打车回府。

又一个意外发生,这时设备经理说,找个地方醒醒酒吧,于是提议去SN(其实去前我们对当地的SN做过调研,发现那边的廉价SN为节约成本,用工业余热水的很多),于是无意中,我的同事说了,这里的SN质量太差,连干净点的水都不用,不去了,还是宾馆好(看来这家伙酒后吐真言了)。这时我尴尬的看着他们老板和设备经理,突然发现一股寒光闪过老板的眼睛(应该在暗下决心),他和设备经理耳语了一番,只见两人会心的一个对视,叫来秘书兼司机,把我们赶上车后,驱车前往一个宾馆(非我们准备入住的宾馆)。

下车,看门头不大,但是霓虹灯映照下,显得非常奢华,进入门厅,真皮***大气整洁,水晶吊灯跟中石化的差不多(呵呵),这时由于酒精的作用加上抬头看灯时炫目的原因,突然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我慢慢的闭上眼准备睡觉(傻了),这时服务生的声音把我从虚幻中拉了回来,于是坐下换鞋。

他们的结构很奇特在别的地方很少见到,一楼只是更衣,洗澡在二楼,大厅和包厢在三楼,于是在洗澡前先换了他们的澡袍(感觉身上痒痒的,怪怪的),在二楼洗了一个澡,疲劳消除的差不多了,慢步走上3楼,在楼梯拐角处发现技师结构图,还有照片,仔细看完后,发现旁边还有小字,足底按摩,强生健体(哦,原来是这样啊),于是进入包厢,4头猪一字排开,服务生进来问,请问喝什么茶,随便,4头猪异口同声(喝茶来这里干嘛,无聊),于是统一的四杯绿茶端了上来,恩,突然发现是真的龙井新茶(靠,真舍得啊,免费茶也这么有档次)。

这时主角的老大上场,请问是做足底还是全身,我们这里的妹子是新来的哦,这时发现室内精光闪过,带上来看看先,导嫖员发出了指令(也不问一下我们,鄙视一下先),不到2分钟,4个模特身材的妹妹鱼贯而入,清一色的黑色低胸晚礼服(这时可能有人会说,你他妈吹吧),不过当时的情况,你可以想象,是相当的震撼啊,我的同事刚才还在喊想吐,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夸张了),眼睛瞪得像铜铃,从座位上一下子从睡着变成了站着。这时正常的男人几乎都会受不了,于是我也目不转睛的毫无保留的扫视着(和其他地方最不同的就是可以让你看的很清楚,很透彻,因为光线强的几乎让人炫目),反正顾不了这么多了,发现从左边数第2个最合我的胃口,胸部估计在C和D之间,关键的皮肤好白,胸型也很美(这个在后来证实了)鹅黄色的BRA的花边适当的露了一点在礼服外,当然还是半透明的那种。

其他的妹妹都直勾勾的迎着我们火辣的目光,只有她微微的低着头,眼睛看着我们背后的墙上(焦点放远时,我们一般都会多一点自信),“先生,晚上好!”这时,我们似乎发现了自己的窘态,开始稍微收敛一些,这时我撤回目光,看到设备老板的嘴角微微上扬,好像在说,兄弟,上钩了吧。

“小张,你是客人,先挑吧。”因为刚才看到所有人的焦点都在2号妹妹身上,所以,我就不像以前那样推辞了,“我要2号”,这时包厢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这里,特别是2号妹妹,我很明显的看出她的眼睛在说:“希望你不是一个很坏的人。”这个感觉,让我一下子来到了9年前的恋爱季节,我于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意思是:你放心,我不是的,我只是偶尔比较坏。不知道她读懂了没有(看客们说,怎么不备注了,留点悬念,呵呵)。

哪来的轻微叹气声(靠,这个你也敢想啊,浑身一个激灵),由于焦点失去,于是,接下来就是随便挑一下,因为身高都差不多,身材也差不多,脸蛋也差不多,连纹身也差不多,
轮到我的同事开始选了,他很顺利的选到了胸部纹着一朵牡丹的江西妹妹,估计在E左右,鄙视一下他(难道又想玩波推),另外两个配角选了两个身材匀称的东北妹子。

下面进入所谓的正题,估计很多狼友在骂人了(猪啊,废话这么多)。

跟着妹妹走到外面,右转再左转,走过一个门帘,眼前突然一黑,向上走了5级楼梯(难道是3楼半),这时出现的是两边密密麻麻的炮房,估计足足有20间之多,有敌情,原来是隔音不好(后来发现,原来是包厢改装的),进入其中左边的第2间,突然发现和大部队失散了,不过想想,这样也好,不会拘束。

进入房间,妹妹把房门关好,然后说,先生请坐,暗红色的氛围营造的很好,妹妹站在那里,两手不断的在互相捏着手指,虽然动作很轻,“请问先生想做那种服务”,“有哪几种啊”,我开始装成专家一下,“快餐268,半套368,全套468”,“嗯?还有半套?”我不禁问出了声,于是同时妹妹听出来我可能对这些业务不熟悉(我本来就不熟嘛),很明显的我发现妹妹笑了(我以为是她估计找了一个傻鸟,其实我误会了),我开始懊悔,于是暗暗下决心,就来个半套我也让你受不了,哈哈。

“就给我来半套吧。”,“半套就是先咬,再奸。”(省略N字)

于是报钟,好了以后看见她从电视柜下面取出百宝箱(后来才知道,她们有固定的房间,虽然可能只是一个星期的专用),突然隔壁又传来噼噼啪啪的战斗声,我发现在红光的映照下,妹妹的脸更红了,她过来帮我脱衣服,我说不用了,自己来,她哦了一下,走到角落开始慢慢的褪下肩膀上的黑色晚礼服吊带,鹅黄色的BRA后背的带子完全露出来了(讨厌,还背对人家),衣服褪到腰部以下,哦,一套的,两只脚交替着把礼服彻底脱下,挂好,把双手翻到背后开始解BRA扣子,由于没有了刚才脱礼服时的声音,她可能感到好静,于是警惕的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我呆呆的看着她,于是把手护在胸口,虽然我什么都看不到,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害羞(后来才知道,干她们这行的就怕警察和记者,我衣冠楚楚的坐在那里,又看上去不像坏人,像那些人,当时她怕死了,难道又看走眼了,第一次看走眼让她直接进了火坑,后面详叙)。

我们僵持在那里,其实是她僵持在那里,我呢是呆在那里,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于是把衣服脱掉了,装着还要脱裤子,她微微笑了一下,两个胳膊一挂,BRA顺势落下,接下来把裤裤也解放了,整理了一下脱掉的内衣,然后放在角落的凳子上,转过身朝我走来,停住了,又停住了,手抱住了重要的地方,“你再不脱我走了”,好像被欺骗了一样,我想想算了,人家也不容易啊,于是把一次性内裤外面的裤裤脱了,这下她走过来了,轻轻的坐在床边,拿出百宝箱里的套套,要撕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眼光真的不错,乘机从她腋下把两只魔爪伸了过去,哦,一只手还不能全部抓完,估计是D的(后来证实是75D),天哪,心脏开始激烈跳动,手感很好,让我想起日本AV的镜头,不知道怎么描述,请见谅。

她被我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套套掉到了地上,于是她站起来要捡套套,于是我的手也顺势从腋下一直游走到了腰部,一般做的时间长了,赘肉就会毫不留情的在腰部生长,但是我发现连他弯腰的时候,小腹和肚子上也没有赘肉(再次佩服一下我的眼光,也感谢一下敬业的导嫖员同志),“讨厌,别急,哪里去了。”我这是从遐想中回来,把她转过来,正面对着我,好漂亮的毛毛,不是很多,整齐的排列在中轴线的两面,在毛毛的下面还可以清楚的看到大阴唇夹出来的痕迹,非常的饱满,颜色也和肤色一样,白白的,这时我想我受不了了,于是对她说:“再拿一个吧,不要浪费时间啊。”

她嗯了一下,从百宝箱里又拿出了一个,撕开,然后给我慢慢的去除一次性裤裤的束缚,再缓缓的套上(从看她脱BRA开始,我就已经投降了),所以不用先拿手套弄,她看着我的家伙笑笑,调皮的轻轻弹了一下,这下正中我下怀,于是我把她翻倒,压在身下,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呼吸开始急促,我偏不让你咬,于是看着她的眼睛,我慢慢的亲吻着她的额头,然后是眼睛,确切的说是眼睫毛,然后看见她的鼻尖相当的美丽,有着一点点细细的汗珠,如果不是靠的像我那么近看的像我那么专注是发现不了的,于是情不自禁的亲了一下,恩,刚才还闭着的眼睛怎么睁开了,不行,我要争取主动,于是开始亲吻她的下巴,脖子,回过来开始伸出舌尖轻轻的舔着她的耳垂,这时瞄了一下,发现她的眼睛又闭起来了,在头部慢慢的来回亲了大约5-6遍,大家要问:“为什么不去亲她的嘴呢?”晕倒,这个是行规,不许亲嘴,除非妹妹主动,这时她已经慢慢的不能自持了,两只顶在我胸口的胳膊开始放松,然后不自觉的箍在我的脖子上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强烈的冲动,想要亲亲她,于是正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我的动作停了下来,她被这时短暂的停顿惊醒(如果说刚才的一切只是在梦里),眼睛睁开看着我,正好和我的眼神碰在了一起,我于是从强烈的接吻的冲动中恢复过来,看着她的鼻尖深情的问了下去,她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无奈,猛地一抬头,于是我们两个的炙热的嘴唇很意料之中的碰在了一起,一口,两口,慢慢的吻得越来越深,我于是忍不住把舌头伸了进去(忘了是去嫖妓的),她也很配合的把嘴巴形成负压,牢牢的吸住我的舌头,好像生怕我溜走了,于是我们就这样紧紧的相拥着狠狠的喝着对方的口水(当时怎么这么糊涂,万一是装纯的浪女怎么办,后怕中,顺便鄙视一下自己的控制力),这时我们慢慢的进入了半疯狂的状态,我的套套里的东东涨的比刚才大10%以上,突然想找个归宿,但是仅存的一点点理智让我不想现在就进入她的身体,因为我要的是半套,还没有咬呢,于是我挣脱她热情的怀抱,一下子把舌头从她嘴里抽出,身体也转了180度,分开她白皙的双腿,趁她意识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时候,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私处,虽然没有杨海玲同志那么的极品,但也是属于珍品的级别,样子怎么描述呢,因为光线的问题,看的没有第2天清楚,所以具体的在第2天在描述,为了安全起见,我还仔细的闻了一下气味,还好没有异味,只有淡淡的体液的气味(鄙视那些说有香味的文章,除非喷香水),小阴唇只有一点点露在外面,在灯下有点亮亮的体液滋润着这个部位,不是白白的黏在那里的,我发现这时她的头翘了一下,估计有点回过神来,这样会前功尽弃的,于是我毫不留情的把我红肿的火腿肠放在了她的嘴边,她毫不犹豫的张开嘴巴含了进去,因为这个也是她的服务项目之一(可能当时她是这么想的)啊,天那,角度不对啊,有点痛,这些都是我当时的感觉,但是我还是不舍得离开她的体热,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妹妹啊,慢慢的我看到她的小蛮腰在轻轻的扭动,腿也不自觉的一张一合,当然,我是不会让她全部合起来的,激情在释放,热血在沸腾,我的双手不自觉的开始玩她的阴唇上的体液,怎么越来越多呢,再次确认了一下,没有异味,这时,可能她发现角度不对,然后用手把角度扳了过来,越来越舒服了,于是差一点喷涌而出,不行了,在这样下去会提早结束战斗的,不管了,听说女人也很喜欢男人咬她们,于是我奋不顾身的把头埋进了了她的双股间,把舌头伸了进去,刚开始还不知道书上说的口技如何施展,慢慢的,感觉到我吸她阴核的时候,她的嘴巴会不由自主的停止动作,然后大口的喘气(他妈的,到底我是鸭子,还是她是鸡啊),接下来,好像默契形成了,我舔到她舒服的地方,她的腰肢就会扭动,好像在逃避,又好像在寻找,说说体液的味道,他妈的,鄙视说过是甜味的那些人,微微的有点咸,滑滑的,而且有些腥味(只是不可避免的尝了一下,没有像第2天那样喝下去),现在终于知道了,其实很多所谓的良家还没有这种类型的妹妹干净,还装的那么纯。

再次进入正题,总不能一直为她服务吧,于是趁她大口喘气的时候,把我的火腿肠拿了出来,人也走到了床下,并把她也横了90度,对准了,直接刺了进去,因为有工业的和人造的两种润滑液的共同作用,所以一下到底,对于我还剩下1厘米左右在外面,靠,她他妈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差一点撞到我的头,我估计太突然了,使她反应过于强烈了,奇怪,这个妹妹不是哑巴,怎么到现在一点叫声都没有啊,难道是还没有到兴奋点(其实我错了),于是我想虽然我不是很厉害(跟吃药的比),但是既然已经到底,我再努力一下,应该没有问题的,于是在想的同时,我开始半蹲着开始动作(鄙视一下SN老板,不把床的高度设为可以调整的),突然开始同情日本的男优,因为我本来以为用这个姿势会很爽,其实,好累哦,而且发现血液也来越往腿部流去,火腿肠越来越没有感觉了,不行,这样怎么可能让她发出呻吟呢,于是拦腰抱起她,重新把她放回枕头上,我也上了床,刚才一用力,差一点全部软掉,幸亏现在可以舒服的躺着了,一想到这个有感觉了,然后开始亲她的咪咪,刚才怎么忘了亲啊,鄙视一下自己,一边亲一边用两只手掌托住,尽量让它们保持原来的形状,突然,我的目光移到她的脸上,发现这时,她正紧紧的咬住嘴唇,眼角竟然憋出来一点点的泪花顺着她美丽的眼角开始慢慢的往下流,我突然停住了所有的动作,难道我弄痛她了,这个在SN里面可能被打哦,但是事情好像没有那么复杂,因为我看她的表情好像不是由于痛苦而变形,而是有点星眼朦胧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她的眼睛开始慢慢睁开,发现我正在看她,于是娇羞的把目光移向了别处(这个不是妓女应该有的表情,而更像新娘的神情),看我想问她什么,她用刚才还紧紧抓着床沿的手,象征性的包住了我的嘴巴,然后像我点点头,我还以为她点头的意思是痛呢,傻了,于是我松动了一下我稍稍发胖的身体,准备拔出我的火腿肠,她感到我的动作后,摇摇头,眼睛看着我,突然往我腰上把两条腿一交叉来个锁定,两条胳膊也给我的脖子来了一个环抱,这时,我轻轻低下头,吻干了她眼角的泪,咸咸的,像我当时的心情一样(靠,他妈的,嫖个妓女还要看她脸色,真菜),可能她曾经是个好女孩,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然后她闭上了眼睛,我又轻轻的拿嘴唇拨弄着她的眼睫毛,慢慢的,轻轻的,然后是鼻尖,,最后是热情的嘴唇,这时我突然想到,我刚才亲过她的竖嘴,然后又开始亲她的横嘴,嘴角一咧开,轻轻的笑了,她睁开眼睛看看我,骂了我一句:“你傻啊。”,然后又甜蜜的闭上了眼睛,我扫了一眼墙上的钟,靠,还剩3分钟,算了,准备走人,就当为祖国的花朵浇灌了一下,靠,还没有浇灌呢,加钟,算了,这种状态,再加两个钟也不能浇灌了,准备起身了,这时妹妹确紧紧的抱着我,我说,我要走了,朋友们在等我了,她说不要走,你还没有给我全部的爱呢。我说:“时间差不多了,加钟的话对不起请客的人。”

她说:“你如果想留下来,加钟的钱,我帮你付了。”

我晕了,腰上和脖子上的脚和手还紧紧的盘着,我动了一下,出不来,再用了一点力,我发现她把头转过去了,眼泪,他妈的又是眼泪,我晕了。我妥协吧,不,一个强烈的想法,骗钱,于是,我猛地拨开她的双手,身体往后一跪,两手把她锁住的两腿分开,站了起来,我的火腿肠还直直的挺着,不管三七二十一,总归要在这个时间出去,不然就被坑了,这个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但是,当我穿上裤子的时候,我回头无限留恋的又看了她一眼,猛然间她的目光变成了怨恨,把头转了过去,我想算了,虽然你的肉体很诱人,但是RMB不是那么容易赚的,正想拿起衣服穿的时候,突然,妹妹抱住了我(太突然了,如果她没有说话的话,我还是会走的),但是接下来她说了一句话:“你如果喜欢我,今晚我跟你走。”而且是那么的斩钉截铁,柔软的胸部紧紧的贴在我的脊背上,我这时又动了心,想想可以顺便解决一下,就同意了,我留了电话给她,说好,20分钟后大门口见。

等我回去的时候,包厢里空无一人,我心想,他妈的,我还为他们省钱,他们不会走了吧,还是还在战斗呢,于是叫来WAITER一问,才知道这帮畜生10分钟就他妈的结束了,还全套,真浪费,还好已经结账完毕,走了已经一个小时了(后来才知道,我同事晕床了,吐了小姐一身,自己还被搞到医院了,哈哈,顺便鄙视一下他的酒量和色量),那两个仁兄把他送医院去了,我的手机在柜子里锁着,所以他们走先。

于是,过了10分钟左右,我开始整理行装,因为我想20分钟的约会可能是真的哦。穿完衣服后,看看手表离约定时间还有2分钟,于是在大厅开始换鞋,慢步走出宾馆,这个城市和我们3年前比完全不一样了,快11点了还是人来人往,灯火辉煌啊,看着街上川流如梭的车子,我陷入了沉思,我真是贱,还跟一个妓女妹妹搞一夜情,哈哈,这在自嘲的时候,宾馆隔壁的一扇小门开了,走出来一个带着棒球帽的妹妹,嫩黄色的吊带衫外面罩了一件白色的披肩,下面一条牛仔短裤把白嫩的腿部完全的展示在了我面前,脚上一双可能是匡威的帆布鞋,我靠在电灯的杆子上看看手表,又看看宾馆的大门,想着,可能被涮了,妓女哪有上班时间这么自由可以出台啊,呵呵,刚准备拦出租走人,突然看到棒球帽妹妹在朝我微笑着走来,我以为在跟我身后的人打招呼,回头看了一下,发现有个红绿灯的杆子,难道我这么有魅力,或者她在跟马路对面送秋天的菠菜。

正想着,活力妹妹已经走到我跟前,一把挽起我的胳膊,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这下仔细的看了一下,哈哈,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一会功夫,野鸡变凤凰了,因为完全不同的衣着,完全不同的化妆,正在惊艳中,妹妹说了一句相当雷人的话:“穿上衣服就不认识了吧。”可能她的意思是换了衣服就不认识了吧,说的快了,就变成了这样,至今我还经常用这句话取笑她,哈哈!!!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