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人生无常】【作者:不详】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有人常常讲,说人生就像一场戏,我们每个人在戏里面都是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可能自己的点正点,就能扮演个主角,运气不好点可能自己也就是个配角,不幸运点,也许只能当个小小的角色。更有甚者,在这场戏里也只是悬花一现,只那么的一瞬间而已。

  就是在人生这场戏里,「YW」在我的生命里也只是那么的一闪而过,可我至今对她依然难以忘怀。

  我还清晰的记得那一年的冬天来得格外的晚,可是越晚的冬天就越是让人感到寒冷,似乎冬天也在酝酿着爆发一样,酝酿着给我们点教训,让我们知道大自然已经在发怒了。

  窗外的树木在眼前有节奏的一闪一闪的,似在比着赛一样,争先恐后的奔跑着,不过他们奔跑的方向和我们不是一个方向罢了。

  我坐在前往「CK市」的汽车,窗外的景物让我是那样的着迷,冬日里的太阳照在一排排挂满白雪的杨树,发出耀眼的彩光,刺的我轻轻的眯着眼睛继续认真的欣赏着难得雪景。

  车辆发出突突的声音,和人的心跳一般美妙,因为是回家的旅途任何的事情让我的心都格外的高兴,随着车的有节奏的上下颠簸我渐渐的放弃了双眼无谓的挣扎,静静的进入了梦想。我梦到我回到了家,看到了妈妈正给我准备着饭菜,从屋子里飘出的淡淡幽香,灵敏的鼻子知道那时妈妈在给我烙的油饼。此景让我禁不住口水在自己的嘴边上转动。

  「伙子,到地方了,快起来,一会赶不上火车了。」售票的阿姨说着。

  一紧张,呼的就从梦境了醒来,刚想起身出去的时候,我发现嘴角有什么东西挂在嘴上,我一抿嘴,原来是我的哈喇子,自己不好意思的赶紧把它擦下去,背起书包,钻出了大巴车。

  一下车我的身子不自主的颤动了几下,外面的虽然没有什么风可是,东北的冬天就是这样,干冷比风好可怕,冻的是人的骨头。

  我看了眼时间,9点多了,20的火车,这可再耽误不得哦。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临走的时候就不应该和刘娜姐再弄那几动,可是刘娜姐的浪样,听到她的叫床声我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弟弟,尤其是那大屁股,被我开垦的现在不但丰满还满是弹性。

  昨天我还特意的玩了我最喜欢的姿势,狗肏屄的姿势,本来好几个星期没得到满足的她更是淫荡不堪,大屁股晃啊晃的,还前后随着我的抽插使劲的顶着夹着我的大鸡吧,本来想肏她两动就好了,没办法,放假回家后一个多月不能见面了,在听到刘娜姐啊啊的叫着……亲老公你在肏肏我吗,我的小穴好要,里面好痒啊,亲哥哥你就在肏肏我吧。要是你我,你能拒绝这样的要求吗?

  没办法,一直折腾第二天3点钟,我才筋疲力尽沉沉的睡着。一早上起来就已经7点多了,抓紧时间收拾才赶上最后一班大巴,要不是司机快开,弄不好我今天就回不去了。不容我多想,快跑两步就奔火车上跑去。

  「开车开车了,都快点。」乘务员大声的吆喝着。

  我头上流着微微的汗,跑到车上找了一个靠门的位置做了下来。

  心脏飞快的跳动着,好象在埋怨我一样。还好今天我穿的不是很多,穿的是一件秋天的单衣,里面是毛衣,还不算冷,温度适宜,怎么讲我也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为了青春美吗。冻死了也不后悔。

  一会就火车就开了,我还是比较幸运的,一上车就找到了一个座位,现在离春节越来越近,回家了探亲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不我刚坐下没有几分钟,这节车厢就涌来许多人,不过因为座位还算充裕也都坐下了。

  就当我拿出报纸准备看看的时候,她出现了。前世的五百年的修炼才能换来今生的一回眸,那我们的相遇可能我前世已经修炼了千万年。

  我抬起头来,看到「YW」穿着淡淡的粉红色羽绒服,虽然因为衣服厚,但是我还是能从她纤细的身材,看的出来她很苗条,扎着自然飘逸的马尾辫,一米其七的身高配上那诱人的鸭蛋脸,真让人挑剔不出来什么,那就只能算她脸上的眼镜了,不过她那精致的五官,小巧的嘴巴,微微挺起的鼻梁,加上她眼镜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真的让人迷醉。

  当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她都自然的微笑起来,她的笑是那样的暖人心怀,那样的温柔动人,我的心也随着她的步伐在跳动。

  我当时大脑可能已经短暂的失了神,直到她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才反映过来。

  原来他和家人一起出来的,他身后的两位老人坐在了,右面的位置上,因为是靠着门的位置多少有些凉意,所以也没有几个人,正好我坐的是一个两人座,我看着「YW」站在两位老人身边,我心中不知道那里来得勇气,说道:「这里有位置,你坐这里来吧。」她听到声音看着我,又那样迷人的笑了一下,然后象花一样带着淡淡的清香座在了我的身边,羞涩的道了声谢。

  啊,好动人好美妙的声音。我耳边许久还回荡着她的声音。

  虽然开始是好的,可能是因为大家都累了原因吧,四周的人都没有的声音,有的在看窗外的景色有的在闭目养神,有的在吃着东西,有的在发着短信,就连「YW」也闭着眼睛。

  就这样不知道沉静了多久,就听「YW」的老爷首先说起话来,问问身边的人都是哪里人,这样大家的话匣子都大了开来,我也渐渐的和大家聊了起来,不过「YW」似乎不喜欢这样的交流,依然自己坐在那里。

  通过了解,原来「YW」和姥姥老爷一起去亲亲家了,这不快过年了吗,所以就抓紧时间回来,他们是到「NJ」站下车,离家里就差一站,我心里想着真的好巧啊。

  我的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是我和「YW」的关系有的质的飞跃,我实在无聊于聊天,所以我就把报纸拿出来继续看,就在这时她叫我一声说道:「给我几张看看。」受宠若惊的无飞快的给她那了几张报纸,就这样我和她通过几张报纸聊了起来,谈到了上学,谈到了喜好,谈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当我问起她有没有QQ号的时候,她并没有,我利马抓住这样的机会把自己珍藏一个不错的QQ号码给了她,可是我没带笔怎么办啊,她说没事情我有办法。

  原来她跑到乘务员那里价的笔,我们一直聊到她下车,很投缘,很开心,我们都依依不舍,临走前我们都互留了电话号码。

  临下车之前,我鼓起勇气轻轻地抓着她的手,盯着她迷人的眼睛说道:「我们回去再联系。」美好的时间过的好快,我恋恋不舍的目送着她的离去,心里有许多向往,也有许多幻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还能相遇,在茫茫人海里我能遇到她是我的缘分,可是我还能见到她吗?

  我的心里好乱。就这样在不安中我到了「HY」站。

  我感叹的在心中喊着,到家啦。

  看着熟悉的车站勾起我无限的回忆,仿佛现在我已经回到童年时代的我了。

  看着车站忙绿的人们,勾起了我美好的回忆,还记得那是在我上初中时候,那个时候几乎就和个傻孩子一样。不知道什么性,更不知道什么是性爱。每当看到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和小姑娘在一起抱着亲亲的时候,一帮小同学们就象发现鬼子一样,大喊大叫的,而且会一起大喊:「有人耍流氓喽,快来抓流氓啊。」这个时候每每都会吓的男的落荒而逃,不过有的时候也会发现脑袋硬的主。

  现在我还深深的记得那次我们是如何的作弄两个人的,也记得我们是如何被他抓到打的直流鼻血的。想起来就想笑,那次是我们三个小哥们无聊,跑到桥墩子去玩(桥墩是我门小哥们的秘密据点,在一座荒废的桥的地下,很隐蔽,不注意看一定发现不了的地方)。

  事情就因为这个地方让我们三个人弄的鼻青脸肿的,原来我们和往常一样来这个地方玩,就在我们还没有到桥墩子的时候耳朵灵光的小三子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他说好象是猫叫春一样,咿咿呀呀的,好像喊号子一样,仿佛有一啊二的声音。

  我和小四子一听就来了兴趣,我们搓手挫脚的来到桥墩子的秘密居点,每个人大气都不敢喘,然后我们就静静的等着听听是否真的有什么乱遭的声音?要是没有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和小四子对了一下眼,都心照不宣的想着。

  别说小三子的耳朵真不是吹的,果真有声音,不过声音什么变了。

  「啊,啊啊啊啊……哦哦啊……哥哥……哦我的好哥哥、你轻一点,我的小穴要坏了啊,不行了……你可饶了我吧,我以后一定好好的听……你……的话。哦哦……快点啊……」忽然,又出现一个男的声音:「妈的你个小浪货,让你清高,你倒是再清高啊?看我不肏死你,爽死你。妈的,我肏我肏,一啊二……一二一……」原来是这个男的在喊号子啊,我心里暗暗的笑着原来有人在这里办事情,我们早就偷偷的看过多少会的三级片里都是这声音。

  嘿嘿,看哥们我一会儿怎么折腾你们一下,嘿嘿!我隐隐地笑着,小三和小四,心有灵犀的一起嘿嘿地笑着。

  我给小三子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我们就分开行动。

  就听小三子扯着脖子喊道:「快来人啊,有人在通奸啊,快来看看啊……」这声音在别人的耳朵里一定是一个大老娘们的声音。原本说话就像女人的小三子学起女人的声音最象了。

  就听里面本来急触的撞击声音不但没有停,反而更快的叫着,而且能清楚的听到肉和肉啪啪地撞击声音。速度越来越快。

  我不信邪的给小三子和小四子使眼色,本来一个人的声音,现在又变成了好几个人在争吵发现什么一样。

  小三子学着一个女人说道:「这是谁家的姑娘啊?怎么这样不要脸啊!」小三子又学到:「是啊是啊,你看看和那男的日的正爽呢,我们等着他们出来抓起来去他们父母那去。」小四子学到一个老爷们的声音道:「孩子他妈你别拦着我,我的进去把他们揪出来,真是一对小贱人!」忽然里面的人大喊一声:「妈的!臭小子都给我滚出来!」小三子一听当时腿就不顶用了,傻呼呼的告诉我那是他哥的声音。我日,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就在我乱想的时候一个魁梧的男的和一个长相一般的小姑娘出来了。

  我刚要跑,日的,他一把抓住我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就一把把我扔一边上去了。疼的我浑身像散了架子一样。

  就见转眼的功夫我们三个人都被小三子哥哥打的鼻青脸肿的。都瞪着眼睛气愤愤的看着他哥……心里还想真他妈的倒霉。

  原来他哥哥是和女朋友来这里幽会,因为小三子以前说过这个地方,所以他记住了,没想到今天弄出这样的事情来……我们在回去的路上彼此看着对方,一个个和大熊猫一样,不由得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仿佛自己又回到从前的日子一样。抬头看着天,淡淡的云彩,好像在对着我笑一般,本来就很开心的心情更是舒适。

  我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到了家中。当我还没有进家门的时候我就闻到了家中的饭香,原来妈妈没去接我,是在家中给我准备好吃的呢。

  我看着熟悉的景象,心中无限的激动,原来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我看到妈妈那亲切的眼神,心中由衷的开心与幸福。一切都是那样自然,妈妈还是给我准备好了我最爱吃的菜,一年多没见的母子心情很开心激动。本就丰盛的美食更是吃的格外的美妙。

  吃完饭妈妈就去收拾碗筷了,我也收拾东西准备睡觉。我一掏口袋的时候看到一张条子,我的心就如同被针扎了一样,我怎么可以把她忘记啊!

  我怀着坎坷的心想着,我不经意的往屋里扫了一眼,忽然眼睛一亮,我发现妈妈买了一部手机。

  我喊道:「妈,你什么时候买的手机啊?」妈说道:「我早就买了。怎么啦?」我在脑袋里盘算了半天,终于我想到还是给「YW」打个电话,准备明天约她出来上网。说做就做。我和妈妈说道:「妈妈我要给同学打个电话,用你手机一下了。」我有点紧张的拨通了电话,我当时几乎不知道自己怎么打完电话的,反正我约了她明天上去一起去上网……心里捏了一把汗的我坎坷不安的简单洗漱一下就匆匆的睡着了。夜里我做梦了,我不知道自己梦到了什么,不过我早上起来发现内裤湿湿,我想可能是累到,也许是晚上我想到了她迷人的微笑。也许是梦到和刘娜姐在旅馆里猛肏吧。

  我起来飞快的洗漱,吃饭,收拾好一切,然后就去付我的网上约会去了。人生何处无知己,天涯何处无芳草。

  我来到网吧的时间比较早,8点多的时候还没有几个人,我找到一个比较人少的角落里做了下来。熟练的打开QQ,看了一眼没有一个人。无聊的等着她。

  等了有20分钟没有反应,我看到旁边一群小孩在打CS,我这心啊,就激动起来了,心动不如行动,我熟练的进去,咣咣的杀了能有20多个人的时候,我的耳机了一阵声响,原来她上线了。

  我说着:「好啊?」「好啊。」她也回答着。

  我们谈了好多,谈到了天,谈到了地,谈到了将来,我们就如同好久没见的朋友一般愉快的聊着。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都马上中午,我看着时间很是无奈。想着马上就得回家吃饭心情就不是很好。可是她的一句让我惊喜的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

  今天晚上我去看你好吗?她说着。

  当时我的心都要静止了,难道这是真的吗。我揉揉眼睛看着电脑屏幕,是啊这是真的,不过她怎么这样快就要来见我,是因为喜欢我吗,对我一见钟情吗?

  我胡乱的想着。然后飞快的发了一条说道:「好啊。」然后我们简单的聊了几句我就匆匆的下了机,怀着激动地心情回家吃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去了。

  我不知道这接下来这段时间是怎么过的……一下午我就浑浑噩噩的。我和妈妈撒了谎说我去同学家。然后急急忙忙的就到火车站等着她。

  几分钟在我看来都是那样的漫长。我在站台上等着她的到来。一阵寒风吹得我脸颊好痛,我用手轻轻揉搓了下自己冻发红的脸蛋。希望这样可以让自己能好受些。

  不多一会,我就远远的听着急促的停车声音,车门刷刷的都打开了,可是没有一个人下来,就在我失望的时候,我看到还是那一身淡淡的粉红色的羽绒服,还有那略带霜的眼睛,是那样的迷人,让我看着都迷醉。恨不得现在我就可以抱着她,紧紧的抱着,亲吻她,爱恋她,疼她。

  一个不速之客出现在我的面前,原来「YW」带着她的好朋友一起来的,是个一个长相一般,但是不失可爱的女孩子。很耐看,身材凹凸有致,很让人联想翩翩。

  我很自然的领着他们,似乎她就是我的女朋友一般,我一想我们去哪里呢。

  我抬头一看,原来车站的旅馆让我忘记了,就这样,我交了20块钱钟点房的费用,领着两个人进了房间。

  当时啊,我心里真的是不知所措啊,根本没有面对两个陌生女孩子的我,那里知道应该干些什么啊。还好,旁边叫小Y的小姑娘告诉我说:「我们可没有吃饭呢哦。」我欣慰感激的看了眼叫小Y的女孩,然后匆匆的买了些面包,水还有肠什么的。最后我长了一个心眼,我有买了扑克一起带着。回到屋子里后我问她们吃饭吗,可是他们告诉我不想吃,没办法,我就说那我们打扑克吧。

  本来我是想说我们玩点儿刺激,我还记得我在PP上看的黄片呢,里面就是玩扑克的时候输了就脱一件衣服,然后就这样欲火焚身,男女就弄起来了……呵呵。

  不过我还是没有胆量这样干的。她们俩不把我当色狼就怪了。

  我们玩了几把五十凯,可是是在是感觉没什么意思,小Y突然问我附近有没有网吧,我说有啊,她说她要去玩会儿,当时我就傻傻的说要不我们一起去玩会儿啊,说句不好听的人家小姑娘来看咱们就是为了上网啊。傻乎乎的。

  她临走的时候我给她拿的钱,门轻轻的被关上了。

  屋子静的只剩我们两个人,我们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好,我想明白为什么小Y走了,原来是为了给我和「YW」创造机会,我来到她做的床边上。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我抓住了她的手,好滑好软纤细的每个手指都是那样的精致。

  我不知道当时我的手是受什么控制的,我刚要抱着她的时候忽然屋子里一片漆黑,原来她把屋子里的灯关掉了。我的眼前忽然一片漆黑,不过马上我的眼睛就适应过来了,眨着眼睛,我看见「YW」把着她的大屁股对着我,上身只穿着一件毛衣,依然是粉红色的。

  我一看大好的景象怎么可以没有点动作啊,我把鞋脱掉,然后迫不及待的上了床,一只手从下面搂着她的腰,然后另一只从她的上面搂着她的小腹,我并没有进一步动作,我们都静静的体会着彼此的温度,没有下一部动作,但愿这样子天长地久的。

  就这样抱着她不知道多久,她轻轻的动力一下我才反映过来,我的怀里还抱着一个迷人的宝贝呢。我意识到我应给做点什么,我把放在她小腹上的手移到了她的奶子上,隔着衣服我都能感觉到她的热量和大小,软软的我就和小孩一样欢喜着得到自己心爱的玩具,我并不满足隔着衣服摸,手和小泥鳅一样伸到了她的内衣里,手没伸到衣服里的时候我就在掀开衣服的时候感受到她身上那滚烫的温度。

  感觉真的很棒,当我摸起她的奶子的时候,我不经意就拿刘娜姐的奶子和她比了起来,刘娜姐的奶子经过我的开垦已经失去了少女的羞涩,已经是少妇办的丰满圆润,而她的则是少女的花香,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是那样的让人着迷。让人沉醉,让人无法自拔。

  我用整只手把「YW」整个奶子盖住,可是奶子真的太大了,我的手掌不能全部覆盖住这诱人的山峰,我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在我轻轻的揉搓奶子的时候而颤抖,是冷吗?不,这是发自身体深处的欲望,是对异性的渴望,我现在是在满足她的欲望,我是在进一个骑士的职责。

  然后我温柔的把她的身子转了过来,我的嘴已经不听我的是换了,它就如同着了魔一般紧紧的贴在了她诱人的红唇上,就如同甘甜的雨露一般,小舌头在她的嘴里寻找着这甜美的源头。

  久久的不能停息,我们不知吻了多久,只知道全身异常的热,身上的衣服都是障碍,我脱掉了她上身所有的衣服,她也配合我脱掉了我上身的衣服,然后我在她的耳边温柔的说着:「我能亲亲它吗?」我揉搓着奶子示意着,她轻轻的点了头,我如同受到了女王的命令一般,在两座山峰上奋斗着。

  当我的手摸到那少女最神秘的地带时,「YW」用手推开我,没有说话,我以为是默许了。我的手又动力起来。

  「不行,我们不能这样,我不舒服。今天不行的。」「YW」对我说着:「我们睡一会吧,我困了。」我的欲火一下子降了一半。我等着她睡着的时候又把手伸到她的小妹妹上摸了一把,可她警觉地醒了。

  后来她的朋友很准时的回来了,好像约好了一样,最后我送她们上了火车。

  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像花一样凋谢的好快。来的那样的突然,去的也是那样干脆。

  (多年以后当我在社会上混的时候,我才隐隐的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一个女孩子第一次见面以后,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就和你开房,然后还像我们这样的深入了解了一下,就差做爱了。也许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因为两个人都很傻,一种就是女孩子真的很开放,不过现在想一想没有上了她也许是对的,如果得病了,我想兄弟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