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现代激情 >

【邻居那些少妇们】【作者:不详】
栏目分类:现代激情   发布日期:2016-05-01   浏览次数:


  官太太,年四十余岁,生的如花似玉,容貌娇美,皮肤白皙,身材苗条而丰满,乳隆臀丰,腰似摆柳,走起路来是扭腰摇臀,风情万千,迷人极了。其所生一女名素心,芳龄二十,长得和其母一模一样,身材丰满,隆臀挺胸,不输其母,现就读某国立大学二年级。

  华珍与官太太、师美珊女士,在菜市场买菜相识,由点头之交,进而深谈,前者是中年孀妇,后者是中年旷妇,二人由同病相怜,而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两家时相往来。

  某日中午,文祥因学校放假在家,华珍因爱儿在家,则去美容院做头发及购物,吩咐文祥不要出外乱跑,好好看家,她大约五点左右回家烧饭,文祥正聚精会神的看书,门铃声响,他去开门一看,原来是官太太来访。「官妈妈,你好。」官妈妈说:「你好,文祥,你妈妈呢?」「妈去洗头发和买日用品去了,官妈妈,你请坐。」「嗯。」官太太就坐在大沙发的中央。文祥去冰箱倒杯果汁,端给官太太饮用。「谢谢。」官太太用玉手取接,跟着一弯腰。文祥一看,官太太玉手白嫩丰肥,十指尖尖,擦着鲜红色的指甲油,因天气炎热,官太太穿一袭无袖,露胸洋装,裙子下摆长及膝盖上三寸左右,短短的有点迷你裙之风味,粉腿大部份裸露在外,露胸洋装内虽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颈项及酥胸连丰满的乳房,大部份清晰的暴露在外,官太太接过茶杯后放在茶几上,抬起白嫩的粉臂,理理下垂的秀发。

  文祥一看,官太太雪白的腋窝下,丛生一片乌黑浓密的腋毛,虽已还是处男之身,但还是头一次欣赏如此多腋毛的女人,真是性感极了,看得文祥汗毛根根竖起,全身发热,阳具突的亢奋起来,忙坐在对面沙发上,两眼呆视看着官太太,双手按在大腿中间的阳具,不发一言。「文祥,你妈妈几点钟回家。」官太太娇声问道。「妈说大概五点左右回来。」官太太抬起左臂看一下手表:「啊!现在才一点多,还要三、四个小时嘛!」「是的,官妈妈有什麽事找我妈妈呢?」「也没有什麽大事,只是在家无聊,来找你妈妈聊聊天。」「真对不起,妈妈不在家,我陪官妈妈聊聊天好了。」「嗯,也好。 文祥你今年几岁?在那里念书?」「官妈妈,我今年25岁了,在大学二年级。」文祥口里应着,但双眼直视官太太迷你裙下摆,两腿中间。

  此时官太太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微微张开了六、七寸宽,粉红色的三角裤,上面一层黑影,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文祥的眼前,看得文祥是魂魄飘荡,阳具坚挺。

  「文祥,官妈妈有件事想跟你谈一谈。」官太太此时尚未发现文祥异样的眼色,又娇声道。

  「是什麽事?官妈妈请讲。」说完,抬眼注视着她美丽的娇靥。

  「嗯,是这样的,我看你长得体格健壮,又英俊潇洒,所以官妈妈很喜欢你,我想把我唯一的女儿,介绍给你,先交个朋友,有缘的话,再谈婚嫁,不知道你的意思怎样呢?」「这个……」可是他年纪大我许多。

  「别这个、那个的,现在这个社会不就流行姐弟恋吗?是不是我的女儿不够漂亮,你不喜欢?」「不是的,你们母女都很漂亮,尤其官妈妈更艳丽非凡,又年轻,比花更娇美,你所生的女儿,当然也漂亮嘛!」「真的?你没骗我吧!我都四十多了,还把我说得如此年轻、艳丽。」「不,官妈妈一点都不老,看起来像三十刚出头的少妇一样,和你的女儿站在一起,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官太太一听芳心暗喜:「文祥,你的嘴真甜,真会讨我的欢心。」文祥一见,知道她动情了,心想机会来了:「官妈妈,要不要尝尝看,我的嘴甜不甜。」文祥边说,边站起来走到官太太身边,一屁股就坐在她旁边,不管她的反应如何,骤的抱着官太太,吻上她的樱唇,右手在胸腹之间来回抚摸着。

  「嗯…嗯…不要嘛……不可以……不……」官太太摇头晃脑的挣扎着,最先有力的挣扎,闪避着文祥的嘴唇,慢慢的力量减弱而停止闪避,任由文祥拥吻抚摸,张开樱唇把香舌送入文祥口中,二人尽情吸吮着对方的舌尖。

  文祥的右手,顺着低胸领处直闯而入,摸着了真实的乳房,美极了,又嫩又滑的肥奶,乳头大大的,被捏得尖挺而起,硬如石子,另一手去到官太太背后,寻着拉链,顺手把乳罩的扣钩也解开,再用双手来拉洋装时──官太太如梦方醒,骤的挺身坐起,衣服及乳罩马上滑落下来,一双白嫩肥大的乳房显露了出来,她赶忙拉上衣服来盖住双峰,粉脸羞红、气急心跳,喘喘而道:「文祥…你怎麽可以对官妈妈如此的……」「对不起,官妈妈,你实在是太美了,使我情不自禁的冒犯了你,我不是故意的,请你原谅。」「太不像话了!」「请官妈妈原谅我嘛!我给你跪下来陪礼。」噗通一声,双膝跪地双手放在官太太的两条粉腿上。

  官太太一见文祥当真跪下陪礼,於心不忍的急忙用双手去搀扶文祥,双手一放,衣服及乳罩整个滑落在腰腹之间,官太太「啊」的一声,要去拉衣服时,文祥一见,那能错过良机,忙用双臂搂紧官太太,跃身而起,张开大口将一颗艳红色的大乳头含入口中,又吮又咬,另一只手则伸入裙底,插入三角裤内,摸到了高突的阴阜及浓密的阴毛上,中指插入阴道扣挖,食、姆二指再轻捏阴核,官太太被文祥上下夹攻得:「啊…文祥…停……停……手……快……别这样……你太过份了……官妈妈要……生气……了……啊……你……」她一边挣扎,一边喘叫,淫水被扣挖得流了文祥一手,乳头也被吸吮得硬涨坚挺,全身酥麻,欲火快焚烧起来了。

  「文祥…先放开你的手……我……我有话……跟你说,乖,听……官妈妈的话,快放手。」官太太被文祥那年轻刚阳之气息所感染,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快感。

  「好。」文祥抽出插在阴户里的手指,双臂再次搂紧她的细腰,半坐半压在雪白的胴体上,以防她起身逃脱。

  「文祥,你真坏,怎麽这样欺负官妈妈?我是跟你说把女儿介绍给你交朋友的事,你却对我动手动脚的乱来。」「官妈妈,我不是欺负你,你不知道我好爱你。」「你爱我,真是开玩笑,你几岁?我又是几岁?你的妈妈比我还小三、四岁,我要早结婚三、四年,都可以生得出你来了。」「话不是这样讲,爱情不分年龄、身份,只要喜欢对方就行了,你刚才不是说喜欢我吗?怎麽说了不算数?」「你别会错意了,我说的喜欢你,是为我女儿挑男朋友,将来好做女婿,以后也有半子之靠,你呀!真是!想到那里去了?」「现在先不谈你女儿之事,我喜欢的是你,爱的也是你,我爱定你了,庄妈妈,官伯伯长年在外,你不寂寞吗?」「乱讲,我一点也不寂寞,你别想歪了,真奇怪,我都快成小老太婆了,凭那一点你爱我,真是胡说八道。」「我没有胡说八道,官妈妈你长得实在太美、太迷人了,我爱死你了。」官太太一听,心想:自己都已经超过四十的人了,可说是到了人老珠黄不值钱的阶段,还能使像文龙这样年轻健壮、英俊潇洒的小伙子,对她那样的意乱情迷,而爱恋着她,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再一想丈夫经年在海外飘流一、二年才回家一次,不到一个月,又要出国,两年中有二十三个月独守空闺,虽然偷偷交过几个男友,俱是中年以上之人,不是阳物短小就是后继无力不中用,毫无情趣而分手了,年轻者不愿要我,中年者我不愿要他,至今尚未觅得意中人,每晚孤枕独眠、空自叹息,性的饥渴无法填满,不知咬碎几许银牙,今日既有年轻俊男相爱,何不接纳寻欢,此非第一遭矣,就算丈夫返家,亦检验不出小穴已被人用过,沉思至此,故作女性矜持状道:「文祥,你真的认为我美吗?你不嫌我老吗?你为什麽喜欢中年妇人?

  你是真心诚意的爱我,还是玩玩而已?那我女儿之事,你作何安排?」「官妈妈,第一,你实在很美、很迷人,第二,你在我心目中,一点也不老,第三,中年妇人有种成熟之美,第四,我是真心诚意的爱你,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决不是玩玩而已,第五,你女儿的事,日后一切听你安排做主,怎样,我的答覆你满意吗?」「嗯,大致上我都满意,但是我再问你两件事,第一,你妈妈若是知道我俩的事怎麽办?第二,你为什麽喜欢成熟的中年妇人呢?」「第一,我妈妈若知道我俩的事,由我来讲,决没问题,这点请你放心,第二,我对中年妇女有特别的偏爱,因为妇女到了中年,生理及心理都已成熟到巅峰的状态,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性经验,做起爱来,火辣辣而淋漓尽致,风情异味特佳,那才够劲!」「文祥…乖……官妈妈好难受……别再逗我了……我……」引得文祥哈哈一笑:「官妈妈,我知道你难受…来……」於是双手抱起官太太进入房中,放倒在床上,帮她脱光全身衣物,再把自己衣裤脱光,站立床前,互相凝视对方身体,二人同时「啊!」的一声,齐声而呼出口来。文祥是被官太太的美艳胴体惊住了,原来官太太不但貌美如花,双乳雪白肥满,乳头大而呈艳红色,乳晕乃浮岛式呈粉红色浮岛式乳晕乃是再乳头下面、乳房上面,呈突出状,此种乳晕,千人中只能寻出一、二来,摸捏在指掌之上,其味无穷,因乳晕突出者比平坦者,另有一种风味,实乃珍品平坦的小腹上生有细细的花纹浅浅数条,此乃仅生产一胎的记号,雪白小腹上长满了浓密的阴毛,乌黑粗长,生满小腹下一大片,真是那性感迷人。

  官太太一双媚眼,也是死死盯着文祥胯下高翘的大阳具,一眨也不眨眼的瞧着,芳心噗噗跳个不停,估计大约有七寸多长,二寸左右粗,大龟头像小孩拳头般大,紫红发光,一柱擎天,真像天降神兵、勇不可挡,心想等下被他插进去后,不知是何滋味,一定美死人了。

  文祥看得再也无法忍耐了,用手轻抚高突阴阜及阴毛一阵后,再抓起一把粗长阴毛,看大约有四寸左右长短,这是文祥经历第一位妇人,使他又增长不少见闻,原来每一女体,生有不同之型态,真叫人拍案叫绝,叹为观止。只因阴毛太密太长,却无法发现桃源洞内之妙境,於是分开粉腿,再分开浓密的阴毛,这才发现那春潮犯滥的桃源仙洞,两手拨开两片阴唇,粉红的阴核似生米一样大小,阴道呈鲜红色,手指触在上面湿滑滑的,食、姆二指捏弄大阴核一阵,揉得官太太娇声哼道:「宝贝…别再揉……揉了……庄妈妈……心里好……难受……下面好……痒……快……心肝……快给……给我……吧……」官太太被舐得心花怒放,魂儿飘飘,魄儿出窍,一阵阵酥痒传遍全身四肢百骸,淫水顺势而出,文祥将它一滴不剩的全部吞入肚内。

  「乖儿…别……别再舔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求求你快……官妈……妈……快痒死了……」「官妈妈……我来给你止痒了……」大龟头一挺而入。

  这也难怪,官太太的丈夫,物小年迈,软弱无力,她几曾尝过如此粗长硕大的阳具,当然令人吃不消嘛!

  「官妈妈,那我抽出来吧,看你痛得这?厉害的样子。」「不要…不要抽出来……停会再……」她双手又像蛇般的,紧紧缠住文祥,娇躯及丰臀轻轻扭动起来,只感觉大龟头塞在阴户中,火辣辣、涨噗噗美极了。文祥见她粉脸含春,媚眼如丝,风骚淫荡的模样,使得文龙心摇神驰,插在阴户的阳具是不动不快。於是再也顾不得她是痛,还是不痛,猛一用力,只听到「噗滋!」一声,大鸡巴长驱直入,直捣到官太太的花心。

  「亲儿……心肝……你的大鸡巴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官妈妈……好美……好爽快……你……动……动……」她口中淫声浪语,刺激得文祥暴发了男人的野性,再也顾不得怜香惜玉,猛力的开始抽插了。

  「哎呀…亲丈夫……宝贝……官妈妈的小心肝……我可让你……插死了……又碰到……我的……花心了……」她将文祥搂得死紧,梦呓般的呻吟着、浪叫着,柳腰摆款,肥臀猛摇及抬挺,使阴户与大鸡巴贴合得更密切、更紧凑,而更增加快感,其阴户底之花心,一收一放的吸吮着大龟头。

  文祥是越抽越快、越插越猛,他也是舒服得要死。「啊…亲肉……乖儿……我……不行了……我出来了……」官太太浪哼着,刺激得文祥性如发狂,更如野马似的,用足力气,下下到底,次次着肉,急抽猛送,大龟头像雨点似的吻着花心,淫水随着大鸡巴的抽送,顺着臀沟,流满床单,经这一阵急抽猛插,直插得官太太死去活来,魂飞魄散,秀发散乱,娇靥阵白阵红,全身颤抖,娇喘吁吁。

  说完阳具暴涨,官太太是过来人,感到阴户里大鸡巴暴涨,知道是射精的前兆,只得再打起精神,扭动肥臀来应战,文祥拼命的几个冲刺,只感到龟头一麻,背脊一酸,双手搂抱更紧,下体紧压猛挺阴户,一股热精飞射而出。

  「啊!」庄太太的花心被滚热阳精一射,烫得她全身一抖,银牙紧紧咬住文祥的肩肉,双手双腿紧紧缠住情郎的健躯。「啊…爽死我了……」一霎那间,二人都魂游太虚,不知身在何处,飘向何方了。

  过了好一阵子,二人双双醒来,官太太一双媚眼凝视文龙一阵:「祥儿,你真厉害……刚才你差一点把我的老命都要收去了……」「亲爱的官妈妈,你舒不舒服、满不满足?」「亲儿,我好舒服,好满足,亲爱的小丈夫,我好爱你。」「我也是好爱你,你的小穴好美,尤其是那一大片阴毛,真迷死人了。」说着伸手抚摸阴毛及阴户。

  「宝贝,你人生得英俊、健壮,想不到这条阳具也好棒,刚才你的表现真惊人,时间又长,使官妈妈连泄了三、四次身,你才射出那宝贵的甘露给我,如果我是未婚的小姐,非被你死不可。」「官妈妈,官伯伯跟你玩得痛快吗?」「他呀!一点用都没有,阳具才四寸多长,也不太粗,加上年纪也大了,体力不济,三、五分钟就泄了,没味得很,宝贝,希望以后你多给我一点安慰,心肝,经你过一次后,使我以后不能没有你,真想让你这条大宝贝,能天天插在我的小穴里,才心满意足,爱人,能答应我吗?」「好,我答应你!」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