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情色另类 >

强奸漂亮女生
栏目分类:情色另类   发布日期:2016-04-26   浏览次数:


那五层楼的老旧房舍仅只是普普通通租赁给学生居住的鸟笼格局,但坐拥满山樱
红与镇日的徐徐山风,实在让我爱极了这陪伴我四年的温馨小窝。

  因为怕弄丢,当时我额外复制了一份钥匙,一大一小,大枝是楼下铁门的,
小枝是房间门的,我将它们跟我的汽车钥匙串在一块,随身携带,一直到大学毕
业后都带在身上,并没有还给房东。

  转眼间毕业已经一个多月,我一如许多社会新鲜人一般,把原本的木村拓哉
长发剪成西装头,把T恤牛仔裤换成衬衫、西裤,胡渣净了,颓痞气息也没了,
每天东奔西跑尽忙些求职面试与毛遂自荐的无聊玩意。

  可是忙了大半个月,工作依旧没有着落,难道是我眼高手低,还是大环境的
不景气一至于斯,每天在车阵与人堆中穿梭,我开始怀念起大学时代那小窝所带
给我的悠闲、顺遂与种种好运道。

  我一直有回小窝造访的冲动,尤其是每次面试落空钻入老旧二手汽车时,那
扑面而来的炙热暑气总让我不禁回想起无数个夏日我打着赤膊躺在小窝,慵懒地
吹着凉爽山风的美好辰光。

  渐渐的我以为我的好运道是遗落在小窝中忘了带出来。

  然后有一次我在面试过后同样得到「静候通知」的结果,我沮丧的开车经过
士林,不知不觉回到小窝楼下,我以为应该进去找找遗落的运气,于是拿出钥匙
试试,没想到熟悉的门锁一如往常应声而开,我蹑手蹑脚走回小窝,很幸运的,
房间依旧保持我搬离时的状态,床上发黄的薄被完好不动的卷成麻花,地板上两
团烟蒂也没有清理乾净。

  我很庆幸房东还未及时把房间出租,于是在走廊觅了支扫把将地板的粉尘清
理乾净,也找了块毛巾将弹簧床垫抹拭一遍。最后我到附近的7-11买了份报
纸和两罐台湾啤酒。那个下午我就在小窝里洗澡、看报纸、喝啤酒,还吹了一个
多小时的凉爽山风。

  人跟环境一定具有某种奇妙的相生相克,像是一只开屏的孔雀,把它丢在动
物园总是病恹恹的要死不活,真放回山林中,却又精神抖擞的五色斑斓。也像一
只乌龟,总往理想的气场游走,气场稍差它连头也舍不得伸出。

  而小窝便是我的福天福地。

  那天我看着报纸的求职栏打了两通电话,第二通是一家大型租赁公司应征业
务员,当我清楚说出我是社会新鲜人,没有丝毫工作经验时,他只问了我两个问
题,是不是商业科系毕业?以及会不会喝酒?当时我还正灌着啤酒哩!答案当然
是肯定的,二话不说,电话那头要我第二天立刻带着履历上班报到。

  我似乎在小窝里洗除了霉气,带着满心雀跃,我离开小窝,开始上班族的忙
碌生涯。

  由于做的是放款业务,我必须周旋在许多中小企业经理人之间,蒐集信用资
料并了解客户公司的营运状况。因为手握放款的生杀大权,他们对我无不竭尽所
能的百般逢迎,粉味、酒摊无所不用其极,于是进公司的二个礼拜后,我已经摆
脱不了每天中午开始的美酒笙歌日子。

  浸染在酒精与铜臭的变调生活里,我依旧渴望心灵的宁谧,于是小窝成为我
忙里偷闲的一个避风港,每一天疲累的交际应酬空档,一有可能,我就驱车躲到
山底的阒静小窝里,洗去一身汗垢、喝沁凉的啤酒、然后躺在弹簧床上看烟尘笼
罩的大台北市。

  我总是偷偷摸摸的在午后二、三点钟过去,趁着街口无人,掏出钥匙打开铁
门,然后猫咪一般溜进房里。我知道同一层楼里住的多半是上班族与学生,在这
过午光景,他们不是在山上挥汗上课就是在办公室里吹着冷气,所以我不虞有被
发现的可能。

  只有几次我在屋前遇见房东,但也许是我头发短了,人也光彩些,她并没认
出是我,我装做陌生人走过她身前,然后一直走进街尾的7-11。

  拥有一个隐密空间对我来说,似乎适度调解了我绷紧的神经,在小窝里,我
会关上手机,卸除身上所有衣物,然后裸着身子,居高临下的观看喧嚣震天的大
都会。那吹过身上的风是凉的、是清的,与眼前迤逦开来的变形、扭曲、灰白的
现代都市丛林,一点也不同。

  这样偷偷摸摸好几次都成功得逞,就在我几乎已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秘密基地
时,某一个礼拜五我一如往常的打开房间门,却发现屋里头塞满了东西,空气中
弥漫一股浓重的脂粉香气,我的小窝已经换了新主人,还是香喷喷的女主人。

  所幸新任屋主并没有更换门锁,我大剌剌的走进去,在一件件新来乍到的橱
柜、家俱、摆饰间搜寻浏览,试图了解新房客的蛛丝马迹,并思忖将来共存共荣
的可能发展。

  毫无疑问的,新任屋主是个年轻女人,我由门边一双双时髦的高跟鞋以及家
俱的鲜嫩色调可以清楚判断。打开占据一整面墙壁的衣橱,里头尽是流行贴身的
衣物,有露脐的小可爱、网状的背心、紧窄的迷你裙、低腰的窄管牛仔裤、合身
套装以及一些低胸的小礼服,这更说明了新任屋主是个追随时尚的时髦上班族。

  虽然是擅闯的不速之客,我依然抑制不住想了解屋主模样的慾望,我想找她
的照片,于是离开衣橱我往她的书桌与抽屉间翻找。

  很容易地我找着一大本相本,里头起码百来张相片,有在阳明山拍的、垦丁
拍的、阿里山拍的还有国外像是奥地利又或者比利时拍的,每一张相片里的女人
都是一式的身材完美、娇艳如花,及肩长发洒在粉背上,两颗小虎牙亮如白玉。
我最喜欢其中一张她穿比基尼躺在躺椅上小憩的相片,蔚蓝的池水衬着她晶莹剃
透的肌肤,散发出一种完美的慵懒气息。当然我不是爱这种气息,而是爱那比基
尼后呼之欲出的美好丘壑。

  泳衣是要命的纯白色,角度由脚趾往前拍摄,紧贴三角地带的小尼龙布似乎
溶为身体的一部分,把私处的逗人肌理忠实的展现出来。还好场景是私人泳池,
要不然肯定会有众多男人为之鼻血狂流。

  我如获至宝,全身血液剧烈的往下腹部移动,偷窥女人私密的刺激让我极度
亢奋。然而我全身汗臭,于是我先冲过澡,然后继续搜寻这漂亮女人的物品。

  我在橱柜里竭尽所能地翻箱倒柜,最后我找着她的内衣裤、亵衣、胸罩、丝
袜、睡衣与衬裙,单单三角裤的材质便有棉布的、真丝的、莱卡布的、皮制的、
PVC的、纱网的,数量之多、型式之广令人大开眼界,我看看时间才午后三点
出头,便小心的拿了十来件用布极省、式样火辣的内裤与睡衣坐落床头。

  光着身子,我将她穿着比基尼的相片摆在膝前,一边想像她全身赤裸的魅惑
情景,一边逐一嗅闻手中她的贴身衣物,另一支手就老实不客气的打起手枪来。

  那剥落了比基尼后该是怎样的一幅景象,是不是有一根根球曲的阴毛笼罩在
一亩贲起绽开的热丘之上?热丘内是否吹送着丝丝热气并涌出春水淫浪?那清晰
可辨的两团耻瓣会否随男人抽插而不断搐动?而当我连根没入小穴时那感受是否
销魂蚀骨?

  不知道其他男人在我这种场合是不是都会有点变态?我那时手枪打得火热,
亟欲濒临崩溃边缘,而我居然穿起她的内裤一条银色发亮的莱卡布低腰丁字
裤,没错!一条女人的内裤!我穿着它,老二就从裤档边伸窜出来,发红发亮的
龟头高高的指着天。

  感觉狭小的裤档磨擦着我的阴囊、我的屁眼,那丝丝入扣的淫秽感觉,几乎
让我昏眩过去,我不敢搓动老二,慢慢走向穿衣镜前,仔细观察镜中我的变态模
样,哈!我发誓那真是我所见过最变态的男人,是我!一个穿着狭小女性丁字裤
的二十二岁男子,瘦高的精赤身子就只一条银色女性内裤由生长茂密毛发的阴囊
边穿入,伸缩布料伏贴地包覆在男性性征上。

  想到这条内裤曾经同样紧紧贴在另一个漂亮女人的阴唇、屁眼上,沾染她日
夜不断泌出的体液与爱液,我克制不住兴奋,冲回相片一股脑的把阳精喷洒在她
白色比基尼上。

  那一天我把所有衣物全回复定位,连同那一条沾有我体味的莱卡布低腰丁字
裤。我翻看她抽屉内的证件知道她叫做林明莉,并且得知她在广告公司工作,最
后我喝了她冰箱里的一罐可口可乐,躺了她床舖三十分钟,才带着那张比基尼相
片大摇大摆离开。

  由这天起,我开始对女朋友感到兴趣缺缺,老实讲我女朋友并不难看,娇小
的身材、白净的肤色却有不小的乳房。但我总觉她欠缺某种味道-女人味,女人
味就是那种只要男人一遇到立时就会竖立致敬的一种味道,你看见这种女人的奶
子马上就想摸摸捏捏,看见这种女人的屁股马上就想撩上一把,看见这种女人的
大腿马上就想将它分开,看见这种女人的裸体一不小心你就会射了出来,我女朋
友不属于这种女人,而林明莉明显就是。

  一个礼拜我几乎有二天会回到小窝里打手枪,也许在林明莉床上,也许在她
的梳妆台前。有时候我穿着她的睡衣,有时候我闻着她未洗的内衣裤,更有一次
我头上戴满她的内裤将精液射在她喝水的玻璃杯里,我想我病了,而这病是要命
的性变态。
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那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入秋的某个星期一,我在
早上的业务会议上被老总噱了一顿,问我最近是不是纵慾过度,老是两眼发黑、
精神萎靡,操她妈的老总,谁不知他是因为最近两家客户相继倒闭,好大一笔呆
帐收不回来才会如此大发雷霆,可那也不是我放出去的款呀!

  我满腹牢骚,捱了一个上午,好不容易下午趁公出空档又溜回我的小窝。

  当我吹着口哨在浴室淋浴的时候,居然听见房间门被打开来的声音,我急急
噤声,把水龙头用力旋紧,侧耳聆听房间内的动静。隔着门扉我听见高跟鞋的足
音停在门边,应该是林明莉回来了,她在门口脱完鞋子,走向书桌,然后咿啊一
声,她坐在书桌前拉开抽屉,不知焦急的找寻什么东西?

  我摒气凝神的站在浴室,渐渐脑中居然浮起强奸她的歹毒念头,有一对撒旦
与天使在心中不断交战搏斗,最后撒旦一剑刺入天使心窝,血液开始往我脑门上
涌。

  其实这也难怪,对着相片意淫如此之久,如今活生生的人就在眼前,我怎按
捺得住心中翻腾的色慾。

  我首先擦乾身子,用纯棉背心牢牢幪住脸,其他部位就让它保持光不溜丢,
免得待会穿穿脱脱自讨苦吃。至于工具,我拿了几条毛巾、发束,还有一把马桶
刷以备不时之需。

  听见门后林明莉窸窣的声音,我轻轻推开门,瞥见一个娇俏背影侧坐在书桌
前,美丽的右脸微微向着我,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飞身扑了过去。

  「哇!你是……」

  她面色倏地转白,惊惶的娇呼失声,我没让她来得及喊叫出来,一把环握她
的上身,另一手没命的摀住她的小嘴。

  「嘿嘿……安静!你吵着别人,我就不让你好过。」她在我怀中剧烈挣扎,
一双粉腿试图往后踢我要害。

  我双腿夹住她的粉腿用力蹬上了床舖,然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她嘴巴堵上
毛巾,双手绑在两侧床柱,而双脚就用被单牢牢捆在一块。

  等到大致搞定后,我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生平第一次干这种勾当,我有点胆
怯,可是事情既已经开了头,就不可能会有中止的打算。

  她一如耶稣被钉上十字架般,整个人张成了十字型,可是耶稣受死是从容以
对,她却目含泪光,娇躯活像虾米一般乱弹乱跳。

  我低头仔细去瞧我的猎物,她穿着一套合身的灰色套装,小背心、衬衫、窄
裙,伏贴的裹住曼妙的胴体。巴掌大的脸庞明眸皓齿,五官深邃,比照片上更显
明艳动人,随着身躯不断挣动,窄裙上缩到大腿根部,露出浅灰色丝袜里窄小的
银色内裤,正是我第一次闯入用来自渎的那件。

  看到她充满弹性的大腿,鼻子闻到她身上飘来的兰麝香味,我的老二马上硬
得立了起来。这时她知道降临到身上的将会是什么,停下了挣扎,满含企求的望
着我。

  我看得几乎怔了,妈的!怎么会有这么动人的女人,笑也漂亮,哭也漂亮,
越是哀惋无助,越发撩动我心中炽热的慾火,我傻傻望着她半晌,然后我计上心
头,对她说:「你该知道我要对你做什么吧!不过只要你不吵不闹,乖乖听话,
也许我还没插到你的小穴穴里就射了出来,那样你就逃过一劫了!」

  「唔……嗯……」她委屈的频频点头,鼻子发出模糊的鼻音。

  「现在我拿出你嘴里的东西,只要你一叫,我就塞回去,还马上强奸你的骚
屄,不管你有几个洞,我都会狠狠的它。」我斩钉截铁的说。

  拉开嘴里的毛巾团,果然她没有大声嚷嚷,只嘴里低声的说:「我不叫,只
要你不强奸我,我一定会听你话的。我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求求你让我把第一次
留给老公,好吗?」她恳切的望着我。

  「呸!我就不相信你还是处女,先前我已经把你的东西翻过一遍,你的内衣
裤全是骚包火辣的式样,穿这样的衣服怎么可能没给男人插过?」我难以置信的
回她。

  听到「给男人插」四个字,她脸上不禁升起红霞,小嘴嗫嚅的说:「是……
是真的嘛!」

  「那你总该看过男人的鸡巴吗?」我将老二提在她的眼前问她。

  她目光躲避着眼前的庞然大物,羞赧的点点头。

  「没听到耶!到底看过没?」我佯装不懂的追问。

  「看……看过!」她的声音低若蚊蚋。

  我很满意她的答案,起码她没扯谎说未曾看过,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女子连
男人的性器官都没看过,打死我也不信。

  我松开她脚上的束绑,卸下她的丝袜、窄裙,并且由胸前解开背心、衬衫以
及胸罩,她只本能的闪躲几下,大约知道在劫难逃,最终柔顺的任我除卸衣衫。

  「你说过的,只要我乖乖听话,让你射……射精,你就不插……进来的。」
她夹紧双腿,疑惧的提醒我。

  「呵!你还真有把握,知道我会提早射出来,莫非你都这样帮男朋友解决掉
的,嘿嘿……难怪可以保住处女之身。」眼前的她已经接近全裸状态,两颗莹白
的乳球从对开的衣襟跳脱出来,悠悠颤颤、玉白无暇。

  我搓了几下丰盈的乳房,她眼光无助的望向一边,眼角滑下泪珠,贝齿紧咬
樱唇,娇躯簌簌的直发抖。我心中有气,冷哼一声:「干嘛!给我摸一下会要你
命呀?装一副什么处女样!」手掌更是用力揉弄那对热呼呼的乳房。

  她乾脆闭上了双眼,双腿紧紧阖起。

  「哼!」我一伸手用力将内裤往上提,银色小内裤陷入小阴唇中,两片肥厚
的外阴唇翻将出来,紧紧嵌住狭长的布条,在暗沉的唇瓣上阴毛修剪整齐,只剩
短短的毛根。

  「啊……痛!」她低嚎一声,粉腿往一旁闪躲。

  我没让她躲开,压住双腿,我把头凑近她的阴户,用舌尖拨开深陷中间的布
条,一个肥美鲜嫩的小穴就此坦露在我的面前。而当舌头划过阴唇的那一瞬间,
她全身一震,双腿在我手中一阵大力,没能挣脱开来,迳自呜呜咽咽饮泣起来。

  乍闻酸涩的女穴气味,我的气血几乎全涌向胯下,脑袋昏沉沉的,只想恣意
狎玩。

  眼前的小穴是年轻的、曼妙的,色泽稍沉却不晦暗,肌理紧实而不下弛,丰
盈的恰到好处,芬芳的赛过珍飧,两道伏贴的春瓣密密的遮蔽花径,只在我舌尖
踩探之下,才显露其中的别有洞天。

  我疯了似的品尝她的下体,没错过任何一寸肌肤,没放过任何一处沟壑,而
她的悲泣也未曾停过,直到我的舌根了、老二麻了,我才停下动作,跨到她的 $False$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