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情色另类 >

日本贱婊子受虐记
栏目分类:情色另类   发布日期:2016-04-26   浏览次数:



  小女孩趴在她爸爸的身体上放声痛哭着,少妇坐在丈夫的身旁也不停的抽泣。

  少妇哭泣不仅仅是因为丈夫的去世,还有一层意思则是因为丈夫的去世,她则要从此开始一种非人的奴役生活,她将遭受各种各样的凌辱和玩弄……这还得从头说起。少妇的丈夫叫寺田显悟,他是一所中学的教师。少妇名叫寺田夏绘,是一位温柔、贤惠、美丽的女人,她婚前是一位舞蹈演员,因为人长的漂亮、身材又极好,所以还常常被服装公司请去拍内衣广告。婚后少妇则专心在家服侍丈夫和女儿。两人的女儿今年五岁。

  寺田显悟在两个月前不幸被诊断出得了胃癌。因教师收入微薄,夏绘婚后又没去工作。所以这个病给这个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为了交纳巨额的医药费,夏绘不得不出去干一些杂工。本来她可以重操旧业再去当内衣模特,但因为丈夫的坚决反对,她只有放弃。只好去给人家收拾收拾家、洗洗衣物什么的。因为长的漂亮,在雇主家干活时,常被男主人调戏、对她动手动脚的事时有发生。而女主人则因为嫉妒她的美貌,经常对她干的活挑三拣四,心情不好时还拿她出气。真是让她吃尽了苦头、受尽了委屈。但是为了丈夫她还是咬牙坚持着。有时受了委屈她便独自一人躲在家里哭一场,但她从不在丈夫面前显露出一点痕迹,她怕丈夫为她担心。

  但是靠她这点收入,要用来交纳丈夫的医疗费是远远不够的。丈夫住院两个月后,家中已是分文皆无了。这时医院又开始催交住院费。夏绘急得到处借钱,但跑遍了亲戚朋友处也没借到多少,和医院的费用相比还差不少。急的夏绘天天晚上以泪洗面。正在一筹莫展之际,夏绘突然间想起自己曾经打过杂工的一户人家。

  这家只有父子二人,据说女主人五年前死于一场车祸。男主人叫级川武宫,是东京有名的黑社会组织山口组的首脑人物(这些是夏绘进入他家后才知道的。借钱时只知道他很有钱,并不知道他是黑社会的成员,否则夏绘也不会去找他借钱)。

  夏绘想找吉川武宫试试看,希望武宫能借钱给她。但夏绘一想起武宫的样子,心里便不由的害怕起来。她在武宫家干活的那一段时间,经常被武宫调戏,有一次还差点强奸了她,吓得夏绘从此不赶再去他家干活。害怕归害怕,夏绘现在已经走投无路了,她也知道这次去求武宫,武宫一定不会放过她。但为了丈夫,夏绘愿意牺牲自己,最后她终于下定决心去求武宫。

  第二天一早,夏绘来到了武宫家。她敲了敲武宫家的门,不一会门开了,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武宫。

  “武宫先生、您好!” 夏绘很恭敬的向武宫鞠了个躬。

  “哦,是夏绘啊!今天怎么会到我这来呀,又想回来上班了吗?”武宫的表情有点不高兴。

  “不,武宫先生不是,我今天有事求您。对于我的不辞而别,请您原谅。” 夏绘又向武宫鞠了个躬。

  “有事求我?进来说吧”武宫把夏绘让进了屋子里。

  夏绘进屋后详细的向武宫诉说了自己的遭遇,请求武宫借些钱给她,以帮助她度过现在的难关。

  武宫听完夏绘的诉说后,“武宫先生,求求您帮帮我吧!”夏绘流着泪求着武宫。

  “帮你?凭什么?”武宫用色迷迷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跪在脚下的少妇。从少妇微微敞开的领口,他看见了少妇那雪白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当他的目光落在少妇那丰满的屁股上时,他裤裆里的那东西已经勃然而起。

  “您让我干什么都行!就请您帮我这一次,行吗?”夏绘流着泪苦苦哀求着。

  “让你干什么都行?这可是你说的!来你先起来。”武宫向夏绘缓缓的伸出手。

  武宫并没有去扶跪在地上的少妇,而是从少妇那敞开的领口摸了进去。少妇没想到武宫会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本能的侧了一下身子。武宫对少妇躲避大为不满,他狠狠的瞪了少妇一眼。少妇被武宫这一瞪吓慌了,她知道她现在的命运已完全掌握在这个男人的手上,今天只要让这个男人对自己稍微有一丝的不满意,那么这个男人是一分钱也不会借给她的。想到这些她不敢在反抗,任由男人摆布。

  武宫看见跪在地上的少妇停止反抗,一边得意得淫笑着,一边慢吞吞的一个一个的解开少妇上衣的钮扣,不一会少妇上衣的钮扣就被全部解开了。武宫抓住少妇的衣领,把她的上衣向下剥去,直剥落到少妇的肘部才停下来。这时少妇的香肩、戴着胸罩的乳房、和她那白晰的肚皮,都露了出来。武宫停了下来,他点了支雪茄悠然自得的欣赏着少妇的上身。

  少妇被武宫看的不知所措,她不知道武宫色迷迷的看着她是什么意图。为了博取武宫的欢心,少妇背过双手开始去解胸罩上的扣子。武宫立刻制止了少妇的行为,他把手伸进少妇右边的胸罩,用拇指和食指捻住她的乳头揉搓着。在武宫的把玩下,少妇的乳头不一会就勃涨了起来。武宫淫笑着用手指捏住少妇那勃起的乳头,开始向上扯,少妇的右乳很快就从乳罩里被拽了出来。接着武宫又用同样的手法,把少妇的另一只乳房也拽出了乳罩。

  “现在,你可以脱去乳罩了。”武宫这么做明显是要污辱夏绘。

  少妇顺从的脱去了胸罩,这时她上身已完全赤裸了。武宫叼着雪茄烟,细细的欣赏着眼前的这个少妇。他这一生玩弄过的不少女性,但没有一个能和现在跪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少妇相比。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她拥有一张漂亮的脸庞,弯弯长长的秀眉,杏眼桃腮,双唇红润而性感,皮肤细腻白晰,一对丰满的乳房高高的鼓涨着,在乳房的顶端是两片不大不小的暗红色乳晕,乳晕中间还在勃起着的乳头大约有1.5厘米高、小手指那么粗。她的乳房比一般女性的乳房略微偏大,加上又给孩子哺过乳。所以看上去她的乳房不像那些未婚少女的乳房向上微翘,而是略微有些下坠。但这不但不影响整体的美感,反而因为这对乳房,更衬托出一种让男人疯狂、痴迷的成熟女性所特有的美感来。

  武宫完全被迷住了,他呆呆的盯着夏绘,一句话也不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上帝赐给他的。

  发了半天呆的武宫终于向夏绘伸出了手,他疯狂的用双手揉搓着少妇那柔软的乳房,少妇紧闭着双眼任由武宫揉捏着她的乳房。

  “好了!站起来,把裙子脱了,全部脱光!”武宫终于放开了少妇的双乳。 少妇顺从的从地上站起来,脱去裙子和内裤,全身赤裸的站着。

  “你为你男人洗过脚吗?”武宫一边问少妇,一边贪婪的盯着少妇双腿间的阴毛。“ ”洗过……“少妇不知道武宫为什么问这个。

  ”怎么洗?“武宫露出一丝坏笑。 ”用手……这样!“少妇比了一下动作。 ”用手?不舒服。“武宫摇了摇头。

  ”……“少妇抬头看了一眼武宫没有说话,她觉察到武宫的坏笑,心里不由紧张起来。

  ”用嘴给男人洗过脚吗?“武宫放肆的污辱着夏绘。

  少妇默默的摇了摇头,她想不道武宫竟会问她这样的问题,她内心羞耻极了,但为了不得罪武宫,她还是以摇头的方式回答了他。

  ”每天用嘴为男人洗脚,是一个女人诚心诚意服侍男人最基本的要求,连这个你都没做过,看来你并没有真心服侍过你的丈夫?是不是?嗯?“武宫大声训斥着跪在地上的少妇。

  ”我……“少妇被训斥的不知怎么回答。

  ”既然以前没做过,那么现在你就得学习!免得以后你不会伺候男人。过来先把我的鞋和袜子脱掉,用手托着我的脚,然后用你的舌头轻轻的慢慢的舔,要舔遍整双脚的每个部位,特别是脚趾和脚趾缝一定要认真仔细的舔,每个脚趾都要含进嘴里轻轻的咂一下。还有一点你要记住,脱掉我的袜子后,先要亲吻一下我的双脚,要表现出一种你很尊重它们的表情,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你表示对男人的尊敬。懂了吗?“武宫猥亵的命令着少妇。

  少妇点了点头,默默的脱下了武宫的鞋袜,把他那双沾满污秽的臭脚,托在自己那双柔嫩白皙的手上。她低下头用自己那温柔的红唇,亲吻着武宫的脚背,她吻的是那么的用心,充满了一个卑下的女人对男人的屈从。

  ”好!很好!就要象这样亲,好了开始舔吧!“武宫没想到夏绘会这么听话。

  少妇顺从的伸出粉舌在武宫的脚上舔了起来。她舔的很仔细,从脚跟开始的每一处她都舔了个遍。最后少妇把武宫的脚趾一个一个小心翼翼的含在自己的口中……武宫闭着眼睛,享受着夏绘的口舌给他带来的快感,他舒服极了!

  夏绘用尽全力的讨好着武宫,她内心屈辱极了,她想哭但又不敢,她制道武宫现在正在兴头上,她如果一哭,会让武宫立刻败兴的,自己白受了羞辱不说,钱武宫也不会借给她了。所以她必须得忍受现在及接下来的一切。

  武宫一直闭目享受着,他没有喊停,少妇是绝对不敢停下的。少妇一直仔细的舔着他的脚,在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少妇把武宫的脚舔了无数便。

  武宫猛的睁开了双眼,他一把揪住少妇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拽到了沙发上。

  ”躺下!把腿并拢,然后抱住你的右腿,往上抬。膝盖要碰到脸上,两条腿都要绷直,成一条直线,让我看看你的骚屄!快一点听见没有?“武宫恶狠狠的命令着少妇。”

  可怜的少妇被武宫的暴力吓住了,她乖乖的抬起了腿,露出了自己的阴部。

  “保持好这个姿势,我不让你动,你就不准乱动,听见没有?”武宫边说边把手伸向少妇的阴部。

  武宫用手指缓慢而猥亵的玩弄着少妇阴部。少妇躺在沙发上紧闭着双眼、咬着牙忍受着,她觉得下身痒的难受,不由呻吟起来。

  “骚屄,受不了啦?爽吧?我再给你来点更爽的。”说完武宫走到酒柜旁,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又走到少妇身边。

  “我让你尝尝它的滋味,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叫做梅花欲放,你看你这里多像一朵似开不开的花,不过它现在没开,等一会我会让它怒放的!哈……哈……哈……”武宫一边淫笑着一边打开了酒瓶盖,他猛的喝了一口酒,然后喷在少妇的私处里,少妇立刻感到下身火辣辣的,接着便是一阵奇痒。武宫觉得还不过瘾,又朝少妇下身喷了两口酒。

  “好了!坐起来看着!”武宫伸手抓住少妇的头发,把她从沙发上拽了起来,然后用手使劲把她的头,向她两腿间压下去,逼着少妇看自己阴部的样子。

  少妇低头看见了自己大张开的下身,羞的脸不由红到了耳根,马上闭上了眼睛。

  “混蛋,谁让你闭眼睛的?睁开眼睛看着你的屄,看着它被喷上我特制的酒后是怎么开始怒放的,快点!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武宫用一种下流的语气羞辱着少妇。

  少妇吓的连忙睁开了眼睛,她相信眼前的这个家伙,说的出做得到。何况她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反抗了。

  “怎么样?感觉如何?你觉不觉得你的骚屄里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呀?痒的难受吧?还受得了吗?受不了你就大声的叫出来吗!啊……啊……啊……好爽啊!。哈……哈……哈……!想知道我喷在你屄上的是什么东西吗?告诉你吧!这可是专门为你们女人发明的。

  在中国的明朝时期,有一个叫周纪承的人,他写过一本叫《研梅录》的书,这本书里写着各种如何凌辱女人的方法。你可能要问书名为什么会起的这么文雅,告诉你这本书的开头写着这么一段话:”梅花虽然清香,但不它置于钵内仔细地研碾,它的清香就不会发出来。女犯虽然娇弱,但不把她绑缚在厅前严酷的拷打,她就不会供出内情。“知道吗?这个周纪承是中国明朝一个叫东厂的机构里的主管,他每天的事就是审问当时朝廷里钦犯的家属。他在隐退后写下了这本奇书。

  我喷在你下身的酒,就是这本书里的一个刑罚,它是在酒里加入了雄黄和蛤蚧干研成的粉和一些特殊的中药材酿制而成,不管是多贞节的女人,阴户内只要喷上这个酒,马上她就会变成一个荡妇。对了忘了告诉你这个刑罚的名字叫做梅花欲放。你看你这像不像一朵要开的花,哈……哈……你看你的花蕊出来了……你现在一定很痒吧?痒你就叫出来吗?叫出来会好过一点,我听了也会更爽!哈……哈……哈……”武宫一边对少妇极其猥亵地讲述着喷在她阴部上的酒的来历,一边下流的用手指玩弄这少妇那已经勃起的阴蒂。

  武宫刚才那一番极其猥亵地讲述,把少妇羞得无地自容。虽然少妇被羞得满脸通红,但她仍很听话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阴部。少妇亲眼看着自己的阴唇慢慢的肿了起来,阴蒂也探出了头。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骚热传遍了全身,阴道内奇痒无比,她连忙咬住下唇,拼命忍住,但这一切早被武宫看在眼里了。

  武宫拿过两根拴着粗鱼线的鳄鱼齿金属夹子,然后把它们搭在少妇的阴唇上。 “你要做什么?做什么?呀……”少妇吓的浑身直抖。

  随着少妇的惨叫,武宫开始淫笑着把夹子夹在了她肿胀的阴唇上。少妇两侧的阴唇都被夹上了夹子。武宫又把鱼线绕在沙发的两个柱子上,把她的私处大大拉开,少妇感到下身刺痛钻心,不住的呻吟起来。

  武宫揪着少妇的头发,强迫她看着自己的阴部。她那里被夹子拉得变了形,向两边大敞着,里面的层层粉肉暴露无遗。因为被喷了药酒,私处仍然又热又痒,阴蒂变得十分硕大,鲜红的阴道口已经张开,并在不停的轻轻蠕动。奇痒无比的阴户内往外渗出大量的淫水,阴道内不时涌出像米汤一样的液体,顺着会阴向下流淌着。

  “不要……啊……呀……放开我!”少妇看见自己的下体起了无法控制的反应,连汁液都分泌了出来,被羞的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钻进去。

  少妇甩动着头部,想挣脱武宫那死命抓着自己头发的手,但这是她又感到下身一阵骚痒,这感觉一直传遍了她的全身,又慢慢的向她骨头里渗透着。少妇无力的挣扎了几下,身子就慢慢的软了下来,臀部不由自主的向前一次次挺抬着,两条腿也越张越大,阴道开始轻微的一张一合的蠕动起来。少妇紧咬着牙,想忍住从下身传来的阵阵奇痒。但她又怎么可能忍的住这种——从一个成熟女人要命处传来的强烈的感觉?眼看着自己下身流出的汁液越来越多,少妇的心里防线崩溃了。

  “啊啊啊……嗯……”少妇一边急促的呼吸着,一边开始淫荡的呻吟起来。

  “怎么?受不了了?受不了,就求我呀!”武宫放开抓着夏绘头发的手,冷笑的看着被欲火折磨着的夏绘。并掏出他那粗大的阴茎,身到夏绘的脸不前玩弄着。

  “求求您……我……受不了了……”对现在的夏绘而言,武宫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能对她产生强烈的刺激,更何况武宫现在正在她眼前,放肆的把玩着自己的阴茎。

  “过来!含着它”武宫用手抓着阴茎把它凑到了少妇的嘴边。

  少妇顺从的挪过身子,跪在武宫的双腿间,张嘴含住了在自己眼前,不停晃动着的武宫那粗大的阴茎。她知道她必需这么做,武宫才会满足她肉体上的需要。她从来没和男人口交过,在婚后她丈夫曾经让她看过口交的影片,想让她模仿影片中的动作和他做爱,但她拒绝了丈夫的要求,她认为只有那些下贱的妓女,才会为男人做这种事。可是今天,她却不得不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做出这种她曾经不愿为自己丈夫做的事。少妇想起这些往事不由流下了屈辱的泪水,她一边流泪,一边凭着对影片中口交动作的记忆,用一只手圈着武宫的包皮上下捋动,嘴里边含着龟头吮啜,边用舌尖轻轻的对着阴茎的尖端撩舔;接着她伸出舌头,慢慢的顺着武宫的阴茎向阴囊舔去……在少妇温柔的口舌侍奉下,武宫的阴茎渐渐的勃涨了起来,变得又粗又红,青筋毕露,热的烫嘴,不住跳动,龟头状如怒蛙,像蘑菇一样塞在她的口中。暴涨的阴茎几乎顶到了她的喉咙,令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武宫抓住少妇的头发前后拉动起来,少妇头发被制无计可施,只好含着武功的阴茎随着他手上的频率,让他的阴茎在自己嘴里快速的抽动着。

  少妇正在用心的服侍武宫时,突然觉得下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搔痒感,她低眼一看,原来武宫正用右脚那粗硬的脚趾夹弄着她的阴唇。随着侵入阴唇间的脚趾的不停的蠕动,她的阴唇也再一次开始充血。少妇羞辱的闭着眼睛,她不敢想象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此刻她正被一个下流的男人,用他那肮脏的脚趾放肆的奸淫着。想到这些少妇不由抽泣起来,羞辱的泪水从她眼中流了下来。

  “妈的!哭什么?老子在让你爽呢!你不爽吗?现在你抱着我的脚自己动,听见没有?快点!”武宫察觉到了少妇的表情,开始放肆的羞辱着她。

  少妇不敢反抗只好伸手托住武宫脚跟,前后移动着刺激着自己。武宫蜷起另外四个脚趾,只剩下大脚趾直楞楞的伸着,并不停的在少妇的阴道口附近拨弄着。少妇马上明白了武宫的意思,她抱紧武宫的脚,把他的大脚趾对准自己的阴道,慢慢的插了进去。武功的脚趾在少妇的阴道内上下搅动着,出入个不停。

  少妇那女人最为敏感的部位被武宫不住的肆意撩弄,阅人无几的少妇,哪经的起这奸淫过无数妇女的武宫的玩弄,不一会,她就觉得全身燥热,坐立不安,心开始蹦蹦乱跳起来,下身传来一种无法形容得冲动感,呼吸也不由自主的越来越急促起来。

  “不要……啊啊啊……放过我……啊……求……不要啊……”少妇禁不住一面娇喘,一面呻吟起来。

  武宫把手伸向少妇的乳尖,用食指在她的乳晕上环绕着,并不时用指甲刮弄乳晕上的小疙瘩。受到这样的刺激,少妇暗红色的乳头很快就勃起了,宛若两个小肉指。突然武宫用手指拧住这两个肉凸,用力拉扯起来,少妇浑圆的双峰变成了奇异的锥形,锥顶便是被拉拽、拧转的乳头。

  “呀……不……呀……好痛……”少妇疼的惨叫着,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武宫见少妇张着嘴大声惨叫着,便顺势把阴茎朝她喉头深处狠插去,跟着一拔一送的不停抽动起来。少妇不知该顾那一头好,上面的嘴被腥臭阴茎满满的塞着;中间的两只乳房被一双粗糙大手狠狠的揉搓着、拧拽着;下面的阴道又被肮脏脚趾用力的搅动着、抠挑着。少妇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呻吟着,她想用这呻吟来宣泄她心中的羞辱感,可是口中被武宫那不停抽动的阴茎满满的塞着,令她发不出声来,只能从鼻孔里“呜……呜……”的发出一种痛苦的哼声。少妇三面受敌,不觉心底里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发开去。她全身打颤,小腹一紧,一股淫水憋不住就从阴道口往外流了出来。

  “妈的!你这个骚货,流了这么多水,今天老子可要好好的爽一下”武宫从少妇下身拔出沾满淫水的脚趾,然后顺势把少妇按倒在沙发上。

  武宫蹲在少妇的两腿中间,用手把少妇的大腿向左右掰开,少妇的整个阴部毫无保留的显露在了武宫的眼前。少妇阴阜上的阴毛不是很多,两片深红色的小阴唇由于充血硬硬的向外张开,就像一朵初开的兰花形成喇叭口状;粉红色的阴蒂在顶端交界处露了出来,模样就像一个小小的龟头,微微的肿胀着;阴道口不断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的动着,依稀看的见里面浅红色的嫩肉。

  “想要吗?想要,就求我干你!”武宫用手扶着阴茎,用龟头在少妇的阴唇上磨擦着。由于少妇阴部沾满了粘滑的淫液,被武宫的龟头这么一摩擦,不由发出“嗞嗞”得淫摩声。 $False$

相关热词:

下一篇:强奸漂亮女生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