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家庭乱伦 >

我和姨姐的真实记录【作者不详】
栏目分类:家庭乱伦   发布日期:2016-04-26   浏览次数:


本帖最后由 cuiyun 于 2009-4-24 10:18 编辑

  我有两个姨姐,据我丈母娘说,她原本只打算生两个孩子就不想再要了,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一个五七干校的路线,让我丈母娘去了农村接受贫下农民的再教育。我丈母娘在接受再教育的同时,为了打发百无聊及的生活,36岁时,在农村生下了我的妻子:一个漂亮而又聪明的女孩!

  所以我的妻子和前面的两个姐姐年龄相差得挺大,和老大差11岁,和老二差7岁。老大的长相很一般,在读书的时候正赶上文化革命,所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工人阶级。二姨姐就不同了,从小就能歌善舞,多才多艺。

  高考恢复后的没几年,她就考上了一所很不错的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国营的研究所工作。她不但有了一个很不错的工作,而且长相和身材都是那种令男人神魂颠倒的女人我妻子和她二姨姐长的很相似,只是身材和身高稍微差了一些。我妻子一米六五;她二姐一米六八。由于她二姐在学校的时候练过舞蹈,所以她的身材比我妻子更加挺拔一些,双腿更加健美修长。

  对从来没有见过她们两人的外人来说,初次见到她们两个人,一下子就能说出她们是姐妹俩。打冷眼一看她们两个人简直就是张曼玉年轻时的翻版。都有着一双眼角略微上翘的眼睛和一幅精致而优雅的五官。

  所以在我追求我妻子的时候,真是费了不少功夫,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我和我妻子结婚的那年,我二姨姐刚生完小孩,我二姐夫在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做市场营销部经理,他是个相貌和气质都很不错的男人。人品和事业方面都做得不错,两个人是我丈母娘做得红娘。

  我比二姨姐小五岁,性格也很开朗,幽默感十足,因此二姨姐一直把我当作自己的弟弟。我们相互之间混得很熟,经常在一起开些无关大雅的玩笑,和说一些有关性生活上的事,一直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

  日子流逝得很快,转眼我的小孩也五岁了,二姨姐的小孩已经上学了。她自己也在中国的经济浪潮中下海了,先是在一家外资公司做了几年的财务,后来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凭着她的才华和智慧在同行业当中创出了一番天地!没几年就开上了属于自己的一辆日产丰田轿车。公司的利润也在年年的增长。

  我们之间处的更加融洽,从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逐渐地有了一些浑色的玩笑。也许是二姨姐所受的教育以及它所处的环境,她在外面的谈吐是很优雅和风趣的,在酒席上往往是人们交谈的重心,给和她交往的客户都留下了很深和很好的印象。平心而论,二姨姐的成功不是靠她的外貌取得的,完全是经过自己人格上的魅力获得的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她在没有其他人在场的时候,经常和我开起一些很在外人看来比较过分的玩笑,比如说到一些开心的事。她呵呵笑着,出其不意的用手摸一下我的阴部,嗓音甜甜地来一句:「你笑个鸡巴蛋子!」然后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我想也许是她在外面永远都不会说这样的话,然而不管是男人还是美女,心底的最深处总有一份想对人说出这样话的情绪,来缓解一下平时工作的压力吧。她在别处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也只能在我的面前过把瘾了。因为她一直把我当作自己的亲弟弟,曾经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小时侯就希望能有个弟弟,现在感觉我就是她的弟弟,因为这个缘由吧,所以对我也就毫无顾忌地说出一些对别人不可能说出的话。

  有一次,我们聊到夫妻性生活的问题,她问我和她妹妹一般多长时间做一次爱,我回答大概一个礼拜一次吧。我接着问她和她老公多久来一次,她说她们两个人平时都很忙,很少有精力和时间做爱,每个月做一次爱都平均不上。

  我嘻嘻地笑着问道:「每次你们做多长时间啊?」 她看我嬉皮笑脸的样子就气我说:「我们是集中时间打歼灭战,不像你总是站着打游击战。」  我追问道:「那你们的歼灭战能打多久啊?」她呵呵笑着,用手飞快地捏了一下我的裆部阴茎,小声细语地说:「反正比你的鸡巴蛋好用!」转身就从我身边溜走了,弄得我心里痒痒的而又无可奈何!我呢开始的时候也有点不太好意思,后来习惯了,也不在意这些低级趣味的玩笑话了,甚至有的时候,我还会反戈一击: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嘴里也念叨着:「去你个奶奶的。」我们都没觉得怎么样,反而会觉得很开心。而且有的时候在丈母娘家里,我们也开过类似的玩笑,大家也都没当真。因为大家觉得越是这样就越是心里坦荡无邪。我们当时也真是这样的,心里根本没有想得太多。可是后来的一次事件彻底地改变了这种状况。

  那一年我开了一家饭店,二姨姐就经常带客人去我那里吃饭。在一个九月份的傍晚,她带了几个客人来用餐。大约不到九点钟的时候,她的客人酒足饭饱的走了。

  我当时正在另一个包间里看电视,她推门进来,可能是生意谈得很好,她也非常高兴,席间多喝了几瓶啤酒,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红晕。见我一个人在沙发上看电视就坐在我身边,用有点醉意的语气和我说:「你一个人在干吗?还关着门,我还以为你在做坏事呢,我在这坐一会儿醒醒酒,不会影响你做坏事吧?」「你不是看见了吗?就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有别的女人,我还能做什么坏事。」 「呵呵,谁说一个人就不能做坏事了?自摸算不算做坏事啊!」原来她是说这个,我笑了笑没放声。却发现她的目光盯在我的阴部。我低头一看,原来由于天热,我下身只穿了一条丝绸的大裤衩子,我的阴茎从宽松的裤衩边上软软地露出了一个头,我就坏坏的说道:「你看看,自摸的鸡巴能这么软呀!」她可能也是喝了不少酒,居然大咧咧地说:「让我检查检查。」 她边说边伸过一只手,拽住了我露出一点头的阴茎头上的包皮,看着我的阴茎用手慢慢地摸着。我当时有点犯傻,以前玩笑归玩笑,可是从来没有怎么亲密的接触啊!

  我也没敢动,知道她有点醉了,任由她在轻轻地抚弄我的阴茎。后来她更过分了,竟然用另一只手掀起我的裤衩底端,那一只抚摸阴茎的手轻轻撸开我阴茎上端的包皮,并且开始用她那只美仑美奂的手握住我的阴茎套动起来。嘴里还郁郁叨叨说着:「我要看看你的色蛋能硬多大。」

相关热词:

相关内容
电影 色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