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古典武侠 >

【触手恶堕】【作者:人外娘】【下】
栏目分类:古典武侠   发布日期:2016-04-19   浏览次数:

——春暖的花开带走冬天的感伤

  ——微风吹来浪漫的气息

  ——每一首情歌忽然充满意义

  ——我就在此刻突然见到你

  化妆间忽然响起了优美的歌声,是化妆师为了驱散我的伤心,特地为我放出的音乐,这首歌说出了多少新娘和新郎的心声,是所有有情人最喜欢的音乐,也是以前我最喜欢的歌曲。过去一年中每个夜晚,我都会抱着伊飞的胳膊,在他的耳边轻轻唱着这首歌。伊飞会转回头,摸着我的脸,我们两个人嘴唇对着嘴唇,一起哼唱着。

  ——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饥寒

  ——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

  ——鸟儿的高歌拉近我们距离

  ——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

  在音乐声中,我的手慢慢的摸到化妆师的手背上,化妆师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置信的看着镜子里的我。我眯着眼睛,媚眼如丝的摸着化妆师的手,放到自己红彤彤的脸上。我的脸上露出淫荡的媚笑,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嘴唇。

  「你看我现在漂亮吗?」

  化妆师呆滞的点点头。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你愿意操我吗?」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说着,一边捧起化妆师的手指,用小舌头舔弄了一会,含进我自己的嘴里。

  「操我,好吗?」我真诚的问化妆师,化妆师像是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镜子里的我!

  ——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创造幸福的生活

  ——昨天你来不及

  ——明天就会可惜

  ——今天嫁给我好吗

  优美的音乐声像爱人的倾诉,女孩的娇笑从我嘴里传出。我缓缓跪倒化妆师胯下,仰起脸看着化妆师的眼睛,一边媚笑,一边解开他的腰带。化妆师的裤子落到地上,我又把他的裤衩拉到膝盖,露出黑丛丛的阴毛间,已经狰狞胀大的鸡巴。

  「呵呵呵呵呵」我浪笑着抚摸男人的鸡巴,「先生你也不老实呢,对着新娘子也能硬起来!」化妆师没有说话,他只是喘着粗气,似乎被我的动作吓住了。

  「女……女士,你……你怎么能……」化妆师磕磕巴巴的想要把自己的鸡巴从我的手里抽出去。

  「呵呵呵」我紧紧握着男人鸡巴的根部,轻轻一捏他的睾丸,化妆师口中发出痛苦的闷呼,吓得不敢动弹。「女士……你别——」「不要叫我女士,」我目光流转,吃吃的笑着对男人说,「叫我小姐,小姐。」「小……」男人没有说出口。原本的小姐是对未出嫁少女的尊称,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小姐二字已经变成对风尘女子的称呼,是婊子的别称。男人在给我化妆的过程中,已经确认了坐在自己手下的这个女孩年纪绝对不会很大,应该是上初中的年纪。他看我那含苞欲放的身体和青涩的脸,可能还在暗中猜测我为什么这么早就穿上婚纱。他绝没有想到会发生现在的情况。

  「什么嘛,让你喊我小姐你都不乐意嘛——」我拖长声音撒娇的说,「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喜欢掩饰嘛——」我装作娇羞似的用男人的鸡巴蹭着我自己的脸,「真是太羞耻了,那你就称呼我——」「称呼我——婊——子——吧!」我的话像一个重锤一下砸到男人的头上,他像是晕乎乎一般看着胯下我这个妖娆的装扮也掩饰不住稚嫩和青涩的女孩,不敢置信我的话。

  ——jolin in the house

  ——dt(david tao)in the house

  ——our love in the house

  「我是个婊子哦——」我又发出浪笑,笑声中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苦涩,「已经是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了哦——小婊子现在最喜欢和男人做爱了,小婊子的臭逼里面已经被上百个男人操过了!」我用最粗俗的话侮辱着自己,心里充满了自毁的快感,「我已经被操烂了哦——你看!」我把自己身上的雪纺纱裙掀了上去,露出自己早已湿漉漉的下体,「看着你的鸡巴我就这么下贱了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疯狂的大笑着继续把纱裙向上拉去,露出光秃秃的阴埠——「——你看,这就是我哦!!」一个鲜红的大字歪歪扭扭的刻在我的阴埠上,但可以清晰的认出那个字。这个字不是纹身,它是寿江用刀和针刻下的永远不会消退的伤疤。那个字张牙舞爪的站在那里,会一辈子跟着我,直到我的身体彻底腐烂。妓!正是这个字,让我最终陷入疯狂,被拉入堕落的深渊!

  「看到没有?我真的是婊子啊!」我笑的泪流满面,「我是个最下贱的婊子,我天天想着被男人操啊!你还在等什么,快来操我啊!」我像一只贪婪的母狗一样把化妆师扑倒在地,疯狂的撕扯着他的衣服。「女……女士!你冷静点!」「叫我小姐!」我大喊,「叫我婊子!我是个婊子!!」——夏日的热情打动春天的懒散——阳光照耀美满的家庭——每一首情歌都会勾起回忆

  ——想当年我是怎么认识你

  我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化妆师的脸,像个饥渴的母兽,「不要动!」我威胁似的握着男人的鸡巴,示威一样的拔了拔,让化妆师不敢动弹,「这样就乖了……」我伏到男人的胸膛上,把自己的脸凑到化妆师的眼前,「我美吗?」化妆师疯狂的点头,的确,他应该从来没见过比我更美丽的新娘。

  「那你想操我吗?」我又扭了一下化妆师的鸡巴,化妆师又疯狂的点起头。

  「这就对了!」我笑着用嘴在化妆师的嘴上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了一下。「这是给你说实话的奖励哦。一会用力操我,把我操死,我会给你更多奖励哦!我的逼,我的屁眼,我的烂嘴,你想怎么操就怎么操!」我大笑着把纱裙盖到男人的身上,握着男人的鸡巴就要送进我的阴道。

  「不对哦……」我用手指点着自己的嘴唇,像是想起了什么,「嫖客一般都喜欢看着操婊子的样子吧!」我对身下的化妆师眨着眼,「你想不想看着操我逼的样子呢?」化妆师都要哭出来了,他应该现在十分后悔接了这个活,脑子里满是一会被人捉奸在化妆间里的场面。我知道,他还年轻,刚从事这个行业不久就发生这样的事情,会让他以后无法再在这个行业里立足。即使眼前的我这个女孩再漂亮,也比不上被毁掉前途来的可怕。

  「那我就让你看吧,看着我这个婊子被操的模样,好好嫖我吧!」我掀起纱裙,用嘴叼着裙角,露出泥泞不堪的下体和血红的「妓」字,熟练的把男人的鸡巴吞进我自己的体内。化妆师的鸡巴并不算大,只有10厘米左右,但是我的身体是那样的青涩,还没有完全张开,阴道也很浅,被这男人的鸡巴几乎贯穿了我的阴道。

  我仰着头,嘴里死死的咬着自己的纱裙,身体颤抖着接受男人的鸡巴。我的双眼流下热泪,这是我第一次,在意识清醒的时候,主动去诱惑一个无辜的陌生人。刚才我说的那些疯狂的话语,并不是为了刺激眼前的男人,而是为了让自己下定决心。从我失去处女那天,到今天主动露出逼去诱惑男人,才仅仅过去9 天。

  9 天的时间,就让一个清纯天真洁身自好的女孩堕落成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我嘴里呜呜的笑,眼泪止不住的流,心里不停的淌着血。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正式的当一个婊子吧!

  我扭着腰,让男人的鸡巴在自己的身体里抽动,感受着火热和充实的感觉。

  我剥开自己阴蒂上的包皮,露出充满血胀得像黄豆一样大小的阴核,疯狂的用手揉搓着。我感受男人的鸡巴不停的骚过自己阴道里的兴奋点,但却发现再多的性快感也掩饰不了从身体深处出现的空虚。

  我渴望「天堂。」

  现在我已经知道,当初伊飞背叛我,正是被寿江用天堂控制。意志再坚强的人,在天堂之下,只能做一个摇尾乞怜的狗。那天我在淫乱中,被寿江扎上了天堂,从那天起,我就变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婊子。

  现在的我每隔两天都主动要求寿江赐给我天堂。在得到天堂以后,我会躺在床上,闭着眼享受那比做爱还要强烈100 倍的快感。在没有天堂的日子,我会和一群认识不认识的男人滚在一起,让他们操我的逼,操我的屁眼,追求性快感作为天堂的替代品。我不愿意去回想以前的生活,再也没有去过学校。我扔掉了我和伊飞家里的钥匙,掰断了手机卡,不再去接触过去的一切。为了天堂,我答应去做寿江的性奴,在妓院接客,进入娼门,当一个妓女。就是在前天,她在接受寿江的调教后,看着寿江满意的把一针天堂打入我的阴蒂中,享受了身在「天堂」一样的快感。

  ——冬天的忧伤结束秋天的孤单

  ——微风吹来苦辣的思念

  ——鸟儿的高歌唱着不要别离

  ——此刻我多么想要拥抱你

  「我要!我要——!」我像是一只不知饥渴的母兽,剧烈的摇着自己的腰,渴望着快感,渴望着高潮。但是体内的空虚像一个黑洞,不停地吞噬着我的快感。

  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漏了水的杯子,快感不停地涌入,确从那个漏了的缺口不断流出,无法积攒,无法溢出,无法高潮!

  「我要高潮!给我高潮!给我鸡巴!」

  我咬着纱裙在喉咙深处嘶吼着,我用最粗暴的动作像摔沙袋一样摔着我自己的屁股,让身下的男人射了精。但这点精液丝毫无法让我满足,我终于吐出嘴里的纱裙,自暴自弃的大喊了起来:

  「操我啊——你们都来操我啊——寿江!你们快来操我啊——婊子开始迎客啦——你们都快来操啊——」毫无廉耻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着,很快无数的脚步从走廊里传来,身下的男人痛苦并快乐着,他已经连射了3 次,感觉自己腰酸背痛仿佛已经要被榨干了一样。我的大喊让他心理一阵惊慌,脚步越来越近,随着门被重重的推开,化妆师的心也沉到了心底。

  「完了!」他的脸上清清楚楚的写着绝望:他的工作,他的前途,已经断绝!

  他像是在幻想能想到,一会会有无数男人冲进来,拉起夏馨,对他拳打脚踢。他们会愤怒的把他告上法庭,甚至狠狠的讹上他一笔!

  「呦!小婊子怎么这就搞上了!」

  「啧啧,真是个不知饥渴的婊子!」

  「她就是天生婊子命!不出来卖都对不起她的逼!」「这还没到她出来迎客的时候吧!」「我看她干不到一年,就要变成烂逼了!」化妆师目瞪口呆的听着门口男人们指指点点的说着我,看着我从他已经软绵绵的鸡巴上爬起来,跪着爬到那群男人们中间,迫不及待的拉扯着他们的腰带,「给我鸡巴!给我鸡巴!给我鸡巴!!」我的嘴里一边神经质的念叨着,一边疯狂的撕扯着男人。

  「她……她不会是……那个的时间到了吧……」一个男人看着我又哭又笑的表情,犹豫的说着。

  「什么不会,就是那个时间到了!」一个男人拉着我的胳膊,把她拽起来,「走!婚礼现在快开始了!」我又哭又闹的被一群男人拉拉扯扯的拽了出去,只留下化妆间里搞不清楚情况的化妆师。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啊啊!!!」化妆师站起来,看着自己被撕烂的衣服和软趴趴的阴茎,抓狂的喊着。

  ——听我说

  ——手牵手跟我一起走

  ——过着安定的生活

  ——昨天你来不及

  ——明天就会可惜

  ——今天你要嫁给我

  我昏昏沉沉的被男人们拉扯着,我感到自己的身体里有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无情的吞噬着我的一切感觉和情绪。我所有的快乐,高兴,兴奋,开心,甜蜜被这个大洞一点点吞了进去,消失不见;忧伤,痛苦,发狂,害怕,难过,自暴自弃等负面情绪充满了我的全身。「给我鸡巴!给我鸡巴!给我鸡巴!」我嘴里喃喃的念叨着,直到寿江把一个人头放到了我的手上。

  我的意识苏醒了过来。

  那是一个17岁的男孩。他闭着眼,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他的嘴唇和下巴光滑的没有胡茬,只有软软的黑色绒毛,以前我最喜欢的就是把我的脸贴到他的下巴上,感受那柔软的绒毛。男孩曾经笑话我,我却撅着嘴说:

  「或许明年这里就要变成硬邦邦刺人的胡子啦,像现在这样软软的感觉永远不会再享受了呢!」男孩正是伊飞。

  看着手里伊飞的头颅,我的眼泪止不住又流了出来。我是那样的爱着他,但他却冷冷的背叛了我。现在我知道他有苦衷,他迫不得已,但正是他的背叛,亲手把我推下了深渊,一辈子只能做一个叉开双腿毫无廉耻的婊子。那天寿江一手天堂一手尖刀,让我亲手杀了伊飞。我原以为自己对伊飞会恨之入骨,但此时手捧着他的头颅,脑中又一遍遍浮现着两人相处时的甜蜜,和伊飞那充满阳光的笑容。

  (「那长大以后,我娶你!」)

  (「嗯,长大以后,我嫁给你!」)

  (「你是我的未婚妻了!」)

  (「我伊飞,对着注视众生的父神和父母起誓:我愿意娶夏馨为妻。我会从此爱护她,保护她,不让她再伤心,让她永远幸福,让笑容永远留在她的脸上!」)(「我夏馨,对着注视着我的父神和父母起誓:我愿意嫁给伊飞,我会照顾他,爱护他。给他洗衣,做饭,收拾家务。让他有一个温暖的港湾。」)「伊飞————!」我搂着伊飞的头,跪倒在地。我把自己的脸贴到伊飞冰冷的头颅上,失声痛哭起来。再也见不到他了,再也听不到他的甜言蜜语了,就算死后,也无颜再面对他了。这一分别,就是永恒。

  「起来吧!今天是你的婚礼,不要让新郎等急了!」耳边传来那个威严的声音。是寿江在说话。我身体颤抖着,因为天堂,我不敢违背寿江的命令。我虚弱的站起来,看到眼前有一片鲜红的地毯,铺在地上,延伸到远处那神圣的地方。

  我摇摇晃晃的抱着伊飞的头颅,迈步上前。

  「那么,婚礼开始。」寿江平静的说。

  ——听我说

  ——手牵手我们一起走

  ——把你一生交给我

  ——昨天不要回头

  ——明天要到白首

  ——今天你要嫁给我

  歌声继续响着,我捧着伊飞的头颅,在这轻松欢乐的歌声中,走上了鲜红的地毯。我头上披着洁白的头纱,身穿神圣的婚纱,脚底踩着镶钻的水晶婚鞋。我的肩上披了一片白纱,层层叠叠的与身上的婚纱一起,在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白纱披风。我随着音乐的节拍,缓步向前走着,像雨中的小百花,让人心怜,惹人怜爱。我走在教堂里,这是寿江在昨天夜里等我沉沉睡去后,把她送到的地方。

  我走过鲜红的地毯,两旁的长椅上坐满了赤身裸体的男人。他们用贪婪的目光巡视着我优美的身体。他们有这个权利,因为他们才是我今天婚礼真正的丈夫们。

  我走到了鲜红的地毯尽头,小心的把伊飞的头颅放到了应该由牧师证婚的台上,轻轻把伊飞的眼皮拨开。

  「亲爱的,在今天,就由你来见证我夏馨,最盛大的婚礼吧!」伊飞是今天我的证婚人。他是我的未婚夫,理应由他来见证他的未婚妻夏馨与男人们的婚礼。

  「你是新娘夏馨吗?」一个庄严肃穆的声音在教堂里回荡着,是寿江,他借着伊飞的口,说出这最神圣的婚礼上的证婚词。

  「你是新娘夏馨吗?一个16岁最低贱最肮脏的婊子,一只最喜欢被男人把鸡巴插进臭逼里,甩着屁股追寻着快感的母狗?」「我是。」我平静的回答。

  「你们是她的丈夫吗?最喜欢嫖她,喜欢操她的逼,让她痛苦让她快乐的男人?」「是!我们是!」男人们哄笑着,纷乱的回答。

  「新娘新郎已到,我宣布婚礼正式开始!」

  歌声响起,还是我那个熟悉的旋律,我最喜欢的那首歌。我随着歌声的节拍,在喉咙里轻轻哼着。我身在自己一直以来最憧憬的婚礼上,却没有一点感动。

  ——听着礼堂的钟声

  ——我们在上帝和亲友面前见证

  「你愿意从此嫁给世上所有的男人,无论年轻还是老迈,无论富裕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从此对他们一视同仁,用你的身体温暖他们,给他们慰藉,为他们解除疲劳,做他们身下的女人。你愿意吗?」「我愿意。」我平静的回答。

  ——这对男女生就要结为夫妻

  ——不要忘了这一切是多么的神圣

  「你愿意从此岔开双腿,迎接世界上一切鸡巴。无论长短,无论粗细,无论是真是假,无论是人是狗,都给他们最大的享受。吞下他们的精液,怀上他们的孩子,即使你永远也不知道你孩子的父亲的名字。你愿意吗?」「我愿意。」我平静的回答。

  ——你愿意生死苦乐永远和她在一起

  ——爱惜她尊重她

  ——安慰她保护着她

  ——两人同时建立起美满的家庭

  「你愿意从此迈入娼门,做主人寿江的母狗。无论身体受到何种调教,受到受到何种虐待,被多少男人操过。从此无怨无悔,服从你的主人,听从你的主人,哪怕背叛世间一切,也不会背弃你的主人。你愿意吗?」「我愿意。」我平静的回答。

  ——你愿意这样做吗

  ——yes i do!

  「我宣布,婚礼有效。你的婚礼将受到父神的祝福!」听到父神的祝福,我的身体微微颤抖,却又立刻恢复了平静。主人的证婚稍微顿了一顿,继续说道:

  「在你前未婚夫伊飞的注视下,我宣布,婚礼庆典正式开始。」「新娘夏馨,新郎在场的所有男人,圆房——开始——!」——听我说——手牵手一路到尽头——把你一生交给我

  ——昨天已是过去

  ——明天更多回忆

  ——今天你要嫁给我

  我被男人们高举着,抬到神圣的教堂台上。阳光穿过教堂屋顶的马赛克透了下来,在我身上洒下神圣的光芒。我的婚纱耀眼而夺目,我是男人们心中的天使。

  他们掀开我身上神圣的婚纱,露出我不停向外流出精液和淫水的下体。我被男人们惊叹着,无数双手在抚摸我的身体。男人们拉起我套着白纱手套的手,扶上他们的阴茎,男人骑上我的脖子,捏开我涂着粉色唇膏的嘴,把鸡巴用力塞了进去。

  我的唇膏被鸡巴抹去,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伊飞的头颅看着眼前这一切。我被这么多男人所钟爱,我以后会有一个幸福的人生。恍惚间,我仿佛看到他幸福的看着被男人包围起来的我,满意的笑着。

  宋辉摸着我穿着白丝的腿,把我的双腿抬到自己的肩膀上。他摸着我刻在阴埠上的「妓」字,手仿佛带着魔力,让我身体微微颤抖。「你是母狗夏馨吗?」他问道。

  「给我……给我……」我的意识仿佛已经不太清楚了,我用潜意识追寻着快感,去填补我怎么也无法填满的欲望之洞。

  「告诉我,你是母狗夏馨吗?」

  「我……我是!我是下贱的母狗夏馨!」我流着泪高喊着,侮辱让我的欲火更加旺盛。

  「你想要什么?」

  「鸡巴!我想要鸡巴!」我咬着嘴唇,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当着这么多男人的面,说出这么下贱的话语!

  「你要鸡巴干什么?」

  「操我!操烂我的臭逼!」我终于彻底的抛弃了自尊,自暴自弃的大喊着,「我是婊子了!我终于是婊子了!你们随便操我,我不要钱,你们随便操我!」宋辉大笑着,把鸡巴捅进了我的阴道。他满意的拿出一个针剂,剥开我阴蒂上的包皮,扎进我娇嫩的阴核上。

  我翻着白眼,被这剧痛刺激得抽搐身体,随着宋辉把针剂中的药水推进我的阴核里,我胡言乱语的高叫着,迎来了高潮。

  宋辉用力在我的身体里冲撞着,小腹啪啪的在我的屁股上打出声响。我被药剂和做爱的快感顶上了天堂,呻吟和浪叫声回荡在庄严肃穆的教堂里。

  男人们没有把我完全脱光,他们保留着我身上的婚纱,似乎这样让他们干起来会更加性奋。宋辉把我抱起来,纱裙团成一团被抱在他和我的身体之间,他向后躺了下去,让我倒在了他的身上。「我是婊子,我要让每个人品尝我的嘴唇!」我昏昏沉沉的脑子这个念头让我撅着嘴想要去找宋辉的嘴唇,但我和宋辉身体之间卷着的婚纱让我无法把身体趴下去,被一个男人拽着我的头,用鸡巴羞辱般的拍打我的脸。

  我「啊啊」的张大嘴,发出想要喝奶的婴儿一样的声音。男人调笑的问我,是王伟的声音。

  「这是谁在张大嘴啊?」

  「是我……我……臭婊子母狗夏馨!」

  「喔,是母狗夏馨啊,你想要什么啊?」

  「鸡巴!母狗夏馨要男人的鸡巴!」

  「你要鸡巴干什么啊?」

  「操我,操烂我的嘴!」

  王伟大笑着,把鸡巴插进我的喉咙里。

  男人们学着他们的样子,每个人在插入我之前都会用鸡巴拍着我,问出那三个问题。我已经完全丧失了羞耻心,我大喊着说自己是母狗,想要男人的鸡巴插进我的嘴,我的逼,我的屁眼。我听着男人们羞辱她的话语,不断的迎来高潮。

  我忘了时间,忘了身在何处,忘了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是条母狗,自己想要鸡巴,想要高潮。我作为人的意识慢慢消失,感觉自己真的变成了一条母狗,摇着尾巴,被街上无数条狗排着队,操着逼。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感觉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时分。我感到自己全身的婚纱已经湿透了,上面沾满了精液和汗水。我感到自己喉咙已经肿起,火辣辣的疼,那是被男人们毫不怜惜的插我喉管导致的。下体凉苏苏的,能感到肛门和阴道被大大张开,无法缩回去,教堂里没有暖气,凉风从阴道和肛门大洞吹进来,让我自己的子宫和直肠冻得痉挛。

  但我感觉自己的全身被泡在男人的精液里,自己身上所有的孔洞都被精液灌满,这种感觉让我如此充实。

  「今天的婚礼,你还满意吗?」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挣扎的抬起头,虚弱的把身体翻了过来,抬头看着声音传来的地方。

  教堂里黑漆漆一片没有开灯。透过房顶射进来的月光,我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男人正坐在教堂第一排的长椅上。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西装,全身整整齐齐一尘不染。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手里拿着一本书,借着月光的照明在读着。

  「我很高兴今天的婚礼,我的主人。」我吃力的把头磕在地板上,恭恭敬敬的回答。

  「你似乎对我有些意见,我的爱奴。」主人寿江的话里透着平静,自从我见识到他的真面目以后,他说话永远是这个语气,不急不火,冷静,睿智。

  「夏奴不敢。」

  「你不应该对自己的主人有所隐瞒,是因为什么?」主人寿江的话听不出任何情绪。

  我沉默着,良久才苦涩的说:「夏馨已经……脏了吗?」主人合上书本,站了起来。月光只能照到他的衣服下摆,他的上半身隐藏在黑暗中,让我无法看清他的容貌和表情。

  「你认为你的心,脏了吗?」

  「夏馨身处污泥之中,从内到外,散发着腐臭。夏馨已经脏透了。」主人摇着头。「你在父神的教堂里,受到了父神的祝福。你为什么不把这一切,看做是父神的赐福?男人是生命,精液是一切生命的精华。你作为一个女人,接受男人,接受生命的洗礼,何脏之有!」他威严的声音传来,像是无数男人和女人混合到一起的声音:「看着这个圣徽!看着父神的眼睛!父神从来没有放弃过你,是你自己一直不肯接受父神的祝福!父神会赐福给你,父神会满足你一切的祈求!真心的向父神祈祷吧,祂会赐给你一切!」「我」听着主人的话,吃力的转向教堂的圣徽上。「我」仿佛看到,无数的眼睛,透过圣徽上眼睛的图案,在注视着「我」!父神从来没有放弃「我」,从来没有忘记「我」!祂一直在等待「我」的祈祷,祂会满足「我」的愿望!

  「我」颤抖着身体,跟着夏馨的动作缓缓跪下,用尽全身的力气赞美着父神,祈求着父神的原谅,感激着父神的赐福!

  「我」感到我的身体颤抖的达到了高潮,这个高潮只有附在夏馨的身体上才感受过!不是男人的短短一瞬,而是女人的永恒!

  第八章真实世界Ω

  女人的手轻轻拂去桌子上的蛛网和灰尘,她拿起日记,翻到了日记的第一页,露出似嗔似喜的表情,看着日记的记载。

  2076年元月1日

  我又想念我的妻子了。虽然她曾经是个妓女,但我是如此的爱她。我的天使,不知道现在的你,在旧大陆上还好吗?我们的潜艇已经在西太平洋上迷失4 个月了,今天船长刚刚镇压下了一次暴乱。与以前不同的是,这次的暴乱居然有乘客们的参与。船长痛苦的和我说,即使这一次我们最终到达了新北京,他也做不下去了。我的努力他都看在眼里。我从一个最底层的水手做起,不断的学习,最终在今天成为了极光的大副。他说在到达新北京后,会推荐我成为这艘船的船长。

  他告诉我,作为一个预备船长,我需要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我要在这本日记的第一页上,记下你的名字。美月,我狄天的妻子,我爱你。

  ……

  2076年元月2日

  我们还在这一片地区打转。很奇怪,即使我们开启了自动航行系统,潜艇仍一遍又一遍的在这里绕着圈子。这一片沉船的墓地我们已经路过不下几百次了,船长说3 个小时后,我们将出去探索这片沉船的海域。我不知道一会会遇到什么,是凶还是福。美月,你总是会给我带来幸运,请允许我再一次记下你的名字。我爱你。

  你的丈夫,狄天。

  ……

  2076年元月11日

  船里出现了很奇怪的事情。大家似乎都开始变得健忘起来。今天船长用手掐着兰花指,捏着嗓子说他是女人!我的天!他是一个50多岁的绅士,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我去上层客房去安抚客人的情绪,却发现他们也产生了性别认知障碍!

  似乎现在只有我没事,或许是我那天捡到的那个硬币的关系……哈哈,是我瞎猜的了。我知道,一定是美月你的名字护佑着我,那就请你一直护佑下去吧。直到我们再次见面。想念你,爱你,美月。

  你的丈夫,狄天。

  ……

  2076年元月20日

  怪物!怪物终于出现了!今天上层的客房里,有一个胖胖的女人突然变成了一个肉球!它伸出了无数触手,缠住了客房的客人!我带着他们逃出了上层,但又不得不忍痛把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关在了那个绝望的地方。现在我似乎还能听到上面凄惨的哭喊声。是我下的命令,我想我辜负了船长对我的期待,我的手上也沾满了鲜血。但我不后悔,我拯救了大多数人。说到船长,船长最近几天一直把他锁在房间里,我叫门只能听到他狂躁的叫喊声。他的嗓子变得越来越尖锐了,像是一个更年期的老太婆!最近我出现了一些健忘的情况,我差一点找不到这个日记本!幸亏最后我在抽屉里发现了。差一点没有办法和你说话了,亲爱的。

  你的丈夫,狄天。

  ……

  2076年元月29日

  我们逃不掉了!我再也见不到亲爱的你了!又有女性客人变成了怪物,她们一个接一个,变成肉球,又融合到一起,最后慢慢的铺满了中层!我带着几个水手放弃了中层,退到了下层货仓里。船长不肯离开船长室,我只能放弃了他。我现在能清楚的听见我头顶上人们的呻吟声,但为什么全是女人?现在的我浑身燥热,但是亲爱的,我一直在想你。亲爱的……不不不,我又健忘了,我居然忘了你的名字!父神,不要这么惩罚我!你是我的幸运之星,我怎么能忘了你的名字!

  但是我没有忘记我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没有忘记你是东瀛省的人!我要牢牢记住,永远不要忘记。我叫狄天,我是你的丈夫。我爱你。

  ……

  2076年2月11日

  船里似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当初带下来几个人?我已经记不清了。我找遍了每个船舱,都无法找到他们。亲爱的,一会我就要去中层去看一下情况。如果我还能继续写下去的话,说明我活着回来了,虽然我感觉希望不大。给我勇气,亲爱的。爱你的狄天。

  ……

  2076年2月17日

  他们都变成女人了!他们被怪物变成女人了!他们被怪物变成女人了!(潦草的字迹,无法辨识)触手!无数触手!那些触手把女人全都举在空中!(潦草)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是狄天!

  ……

  2076年2月20日

  我把我自己所在一个货仓里,然后彻底的断绝通往外面的通道。现在我将一个人在货仓里迎接死亡。这里有水,有面包合成机,但是没有其他人。我只能一个人在这里瑟瑟发抖,还好可以通过这本日记和亲爱的你对话。我每天起床都会拉开裤子拉链检查我的阳具。确认我的男人身份。记得当初我说船长的诡异事情吗?我想他锁住自己的那几天里,正是他逐渐变成女人的时间。所以我每天都在对自己说,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是男人。我会每天都把这句话记在日记本里。

  亲爱的,我是男人,我有20厘米的鸡巴,我喜欢操你。爱你的狄天。

  ……

  2076年2月29日

  最近这几天似乎都在做一个梦,但是我醒过来却不记得梦里的内容。我只是感到梦对我很重要,今天少说一些,我想去睡一觉,体验一下梦里究竟是什么。

  愿父神保佑我们。狄天

  ……

  2076年3月1日

  我终于记住梦里的内容了,一个温馨的场景,似乎是我们以前看过的一个电影片段。里面那个女孩真是太可爱了。但是我好像忘记了什么……算了,既然忘记了那就不重要了。还有,我发现我的皮肤最近似乎变得很白皙,这让我很高兴。

  原来无数人说我像是野兽。他们说我是野蛮人,真是太让人家伤心了。不过我始终感觉有什么在注视着我。狄天……2136年4月15日

  感觉昨天距离今天很长的样子。我现在很困,心情很不好。我很想像你倾诉一下,亲爱的。你说女娲造人是不是很不公平啊,为什么会有男人这种生物出现?

  女人的高潮是多么美妙,相比而言,男人确是如此丑陋不堪。希望这个日记不要被别人看去,做个男人真是太糟糕了,我真想和你一样,做一个彻彻底底的女人。

  你知不知道,今天我自慰的时候,真想把我那个丑陋的小虫子撕下去!不过我照了镜子之后,忍了下来。我和那些野蛮人不一样。我有漂亮的长发,我没长胡子,我的皮肤白白净净的,我有一些像是女人。中国有句古话,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我想从泥变成水,是不是就是目前的状态:水泥?哈哈,希望无情的你还能记得我,我的婊子爱人。狄天……2199年7月19日

  为什么我是男人!为什么我是男人!为什么我是男人!为什么我是男人!

  (重复,潦草)为什么我不是女人!为什么我不是女人!为什么我不是女人!为什么我不是女人!(重复,潦草)让我变成女人吧!让我变成女人吧!让我变成女人吧!让我变成女人吧!(重复,潦草)女人的手合上了日记。她轻轻叹了口气,拿起日记中的圣徽,放在自己赤裸的胸膛上,流着眼泪祈祷着。

  「感谢全知全能的父神,如今的我终于满足了自己的心愿,摆脱了丑陋的男人之躯,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女人。我会为你奉献一切,我这就来到你的身边!」从房间的墙壁处传来梆梆梆的砸墙声,合金的墙壁一点点变得凹凸不平,终于在女人欣喜的目光中,墙壁发出震天的响声,被一根巨大的触手打穿!墙洞的另一侧像是肉质的甬道,无数的触手在甬道中挥舞着,像是在欢迎女人的回归。

  女人欣喜的流出眼泪,她高举着圣徽,大声赞美父神。几根从远处延伸过来的触手缠住女人的身体,在女人高声的赞美中,插入女人身下的孔穴中。她的阴道和肛门被触手塞的慢慢的,高声呻吟着释放她的愉悦。「我是如此的充实!感谢父神赐给我的鸡巴!父神你将是我狄恬永远的主人!」她泪流满面,激动的痛哭着。

  触手缠着她,把她送入了潜艇的最顶层。一路上,她看到无数的女人被触手缠裹着,在触手的操弄下不停高声呻吟,一次次的达到高潮。看过日记的她用嫉妒的眼神看着那些女人,她知道那些女人比她已经多享受了123 年的时光。她们不会衰老,不用吃饭,不用喝水,只需要被那些触手缠裹着,享受永恒的高潮。

  你们是多么幸福!狄恬嫉妒的大喊,她深深的后悔没有早一些投入主人的怀抱。她感受着身下触手带给她的快感,感觉作为女人是如此的幸福!

  终于,触手将她带到了潜艇的最中央,一个巨大的肉球那里。在狄恬的眼里,这个肉球是那样美丽,浑身长满了触手,每一根都能带给她最高的享受。肉球用意识与狄恬交流,让狄恬又一次感动的哭了出来。

  「主人!我是您最卑贱的仆人,最卑贱的女犬!您居然屈尊和我说话,我愿意为您去死!」她大喊着,高举着圣徽,按照主人的要求,将圣徽贴到了肉球上面。肉球蠕动着,将圣徽吸到体内的正中央。狄恬迷醉的看着眼前的肉球,像是在看自己的爱人。她知道,这个圣徽是主人的核心,当初正是因为她私藏了这个圣徽,隔绝了主人的呼唤,她才需要主人那长达100 多年,在梦境之中的改造!

  她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把圣徽归还主人,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回应主人的呼唤!在一百年前,她就应该幸福的投入主人的怀抱!

  肉球在获得这个圣徽之后,终于恢复了完全体。它挥动着触手,带着那些触手上的女人,吸允着她们的乳房,噬咬着她们的乳尖,抽插着她们的身体,把它的孢子,灌满女人们的子宫!

  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潜艇上所有女人的心中响起,是主人向她们下达了最终的命令——(潜艇将载着你们前往最近的一座海底城市。你们的目的便是在那里潜伏下来,作为妓女,作为妻子,作为情人与你们见到的每一个男人交合。你们的子宫中已经充满了主人的孢子,你们的目的就是把孢子散布到海底城市的每个人的身体里。当你们完成任务后,潜艇将前往下一座城市。直到————这个星球布满了主人的孢子!

  当你们把孢子扩散到全世界后,主人的真身将会降临到这个世界。那时候,你们将会获得最好的奖励——在天堂中享受女人永恒的快乐!)女人们痛哭着,感谢主人的恩赐和信任。潜艇缓缓的又开始使动,这一次,它将载着慢慢一船的妓女,周游世界。

  在另一个空间,一个天使一样的女人展开圣洁的翅膀,微笑的看着投影中的这一切。她的嘴角微微挑起,自言自语:

  「夏馨啊,你的故事似乎总能引起男人们的共鸣呢!身为主人最低贱的奴隶,这似乎是你现在唯一的用处了……」她的目光穿越了无数星空,最终落在一个由蠕动的肉块组成的星系团上。她们战天使的主人:古神——地狱星系团,又将占领一个位面!

  【完】

字节26146

相关热词:

电影 色图 小说